当时明月在 曾照彩云归
历史

当时明月在 曾照彩云归

汉代 卧羊首金琴轸钥

上海观复博物馆 藏

《笑傲江湖》中,令狐冲初遇任盈盈。洛阳城一隅的绿竹巷里,擅长音律的“婆婆”听出了令狐冲气息不定,所以弹奏一曲《清心普善咒》为其疗伤。这首“柔和之至,宛如一人轻轻叹息,又似是朝露暗润花瓣,晓风低拂柳梢”的琴曲,让令狐冲瞬间就不想和众人回王府了。这绿竹巷一留就是二十几日,古琴一对一零基础教学班就这么开始了。

《清心普善咒》虽是金庸先生为小说创作的曲目,但实际上,这首曲子是有原曲的。《清心普善咒》原曲名为《普庵咒》,是南北朝时期由普庵禅师所做之曲。描写的是古刹中清净庄严,肃穆而悠远的境界。其原是著名的佛门咒语,普庵禅师用琴曲的形式将其演奏出来,据说是庙里的蛇虫鼠蚁听到后都会欢乐的离开。普庵禅师用最慈悲而愉悦的方式化解了虫灾鼠害,听了这样的故事,谁不说一句“妙哉”。

北宋 万壑松琴仲尼式古琴

故宫博物院 藏

如果你曾养过宠物,又碰巧会弹古琴,那你一定会有所发现,大多数的宠物对古琴的声音是十分喜欢的。琴曲响起的时候,小猫小狗们多数会团在你身边睡觉,安静地听你弹琴。古琴的声音,无疑对小动物们起到了疗愈的作用。那么,对于人呢?《笑傲江湖》里任盈盈弹的古琴曲,是否真的有为令狐冲疗伤的功效呢?答案是,一定程度上,是会起到一些作用的。

古往今来,音乐对人体健康的影响,国际上已经有无数的学术报告。在中国,早在《黄帝内经》中就已经有了关于五音可以疗疾的记载。古琴作为中国最古老的乐器之一,为众多文人墨客所青睐,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其声平和而温润,能与大自然亲切地融合。在深夜弹古琴,是不会被邻居投诉的。当然,调式的选择也非常的重要,以全音为主的调式更有平和滋润的效果,而半音为主的调式则容易使人略感焦虑。所以,调式选得不好,就可能出现《清心音》变《乱魄抄》的情况啦。

北宋 《听琴图》赵佶作 故宫博物院藏

古琴原是五弦琴,分别代表金、木、水、火、土,内按宫、商、角、徵、羽,对应心、肝、脾、肺、肾。后相传文王为了纪念其子伯邑考加了一根,武王伐纣时为了搞气氛又加了一根,就变成了现在七弦琴的样子。古琴面有十三徽,分别代表一年十二个月加一个闰月,是演奏时左手定音用的,经常使用云母、黄金、玉石或各种宝石制成。古琴背面有七个琴轸,分别拴住七弦的前端。旋转琴轸可以调节琴弦的松紧,起到调整音高的作用。现代古琴的琴轸一般有半指长,所以可以轻松掌握。但是在古代,琴轸只有短短一截,所以,琴轸钥就这样诞生了。用类似钥匙的琴轸钥将短小的琴轸套在里面进行旋转,就可以起到调音的作用了。

战国 青铜兽首琴轸钥

观复博物馆 藏

古琴有一位好朋友,它的名字叫做箫,它们常常一起演奏。《笑傲江湖》中令狐冲被王家人当做《辟邪剑谱》暴力抢走的《笑傲江湖之曲》就是一首琴箫合奏的曲子。箫是单管竖吹的乐器,分为琴箫和洞箫两种。依按孔数量又分为六孔箫和八孔箫,吹口皆在上方。八孔箫是现代改进的产物,为前七孔后一孔的设计。《射雕英雄传》中,东邪黄药师的大神之作《碧海潮生曲》就是一首独奏箫曲。

竹红漆描金云龙纹箫

故宫博物院 藏

虽然这首曲名貌似与“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有着异曲同工的平静感,但是小说里却描绘这首曲子为:表面上仿佛是模仿大海的潮汐之声,曲调飘忽不定,忽远忽近,时而婉转悠扬,时而又慷慨激昂。随即听着听着就心烦意乱,手舞足蹈,然后就进入下一个吐血程序。

如果你尝试过演奏箫这种乐器,你就会知道,虽然我们平日里听到的箫曲常常沉稳低调,但是箫的声音,其实非常有穿透力。这种声音如果演奏不好,确实有令人想挠头皮的惊人功效。所以相较于古琴的低沉稳重,“凤箫声动,一夜鱼龙舞”这样的画面显然是高调热闹得多了。

竹笛

故宫博物院 藏

丝竹乐器中,笛子是非常重要的一件,它和箫一样,多以竹为原料制成,但以横吹的形式出现。虽然老话说“千日的胡琴百日的箫,笛子喇叭一个早上教”,但是,吹笛子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因为吹得不好,邻居立刻投诉不说,你家猫都要炸毛!

在音乐疗愈方面,笛子的声音属于高亢振奋型,用于提神与解乏,功效十分的显著。所以,这可能就是经常喝酒精神不太好的李白非常喜欢笛子的原因吧。“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看吧,古人诚不欺我,半夜吹笛子就是几条街都能听到的效果。

唐代五弦琵琶 日本正仓院藏

琵琶,文人墨客最爱的乐器之一,它的形象常常伴随着一位美丽婉约的女子出现。史上最为琵琶着迷的文人莫过于听琴听到青衫湿的江州司马本人了。《琵琶行》洋洋洒洒一气呵成的871个字,每一个都表达着白先生温柔怅惘又不失格调的心情,让人看完不禁一片唏嘘,立刻想去抓起琴来挠两下。

琵琶与歌女,婉约词中的标配。出身豪门却中年受挫的晏小山也是琵琶的忠实爱好者。小山词曾被批评学谁不好学柳三变,才有余而德不足,是而像晏小山这样的文艺爱好者,往往就被扣上了不关心国家大事每天就知道唱歌跳舞的罪名。所以命途多舛的文人们从琵琶哀怨却清丽脱俗的曲调中听出了自己明明有才却怀才不遇的认同感,疗愈的功效,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抚慰了受伤的心灵。

明代 文嘉《琵琶行图》 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藏

所以说,音乐于人,究竟有怎样的作用?是身体还是心境,是真实的治愈,还是曲中的悲喜哀愁让情感产生了自然的共鸣与升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但音律之美,依然是这苍茫人世中令人安慰的存在,不然,也不会有“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的如梦之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