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处机,真的做到了“一言止杀”吗?
热文

丘处机,真的做到了“一言止杀”吗?

后世人评价丘处机:“拯救生灵的功德,甚至超越他在宗教上的贡献。”这是因为丘处机对成吉思汗的劝说,减弱了蒙古帝国进攻金国时的屠杀和破坏,因此丘处机才得到这个高度评价,当然了这也是全真道成为当时最兴盛的宗教的重要原因之一。

丘处机本名不详,金熙宗皇统八年农历正月十九日(1148年2月10日)生于山东登州栖霞。1166年开始学道。1167年拜全真道祖师王重阳为师,王重阳为他训名处机,字通密,号长春子。1168至1170年间,丘处机跟随王重阳在山东和河南传教。1170年春,王重阳在河南汴梁逝世后,丘处机跟随同门马钰、谭处端和刘处玄到陕西终南山拜会王重阳的朋友,及后于1172年将王重阳迁葬终南山。

1174年为王重阳守丧的期限届满后,丘处机先后在陕西宝鸡磻溪和陇州龙门山修炼十余年,自此声望日隆。1186年冬,他重返终南山主持“祖庭”(今重阳万寿宫)事务。金世宗大定二十八年春(1188年),应金世宗的诏书邀请前往燕京会面,受命主持万春节醮事,留居官庵,期间获得金世宗三次召见。他在燕京留居半年后,当年秋天得到同意返回的圣旨,1189年春,返回终南山祖庭。

1191年冬,由于金章宗限制全真道在陕西的活动,丘处机被迫带领部分弟子回到故乡栖霞。稍后,他将旧宅拓建为太虚观,继续弘扬道法。

1203年刘处玄逝世,丘处机成为全真道第五任掌教。他在山东蓬莱、芝阳、掖县、北海和胶西等地传教。因在协助金朝招抚乱民,朝廷赐赠其封号“自然应化弘教大师”。

当时,金宣宗下诏请丘处机赴汴梁,但丘处机认为金朝皇帝有“不仁之恶”,推辞未前往;而南宋宁宗下诏书请丘处机赴临安,丘处机同样认为南宋皇帝有“失政之罪”,也推辞未前往。

然而当元太祖成吉思汗派使者携带诏书前往山东邀请丘处机前往蒙古帝国相见,丘处机欣然同意,说:“我循天理而行,天使行处无敢违。”

丘处机之所以同意成吉思汗而拒绝金、南宋朝,主要原因还是他虽受金世宗推崇但屡遭金章宗压制,而南宋长期远离北方中原,对南国没有任何感情。

金章宗对日益壮大的全真教十分警惕,着手予以压制。先是以“惑众乱民”为名,“禁罢全真及五行、毗卢”。之后,“又禁太一混元受箓、私建庵堂者,并禁止王亲及三品以上官员与之往来”。面对打压,丘处机回到故乡栖霞隐居起来,一面传道,一面率领道众“力服耕耘,分己之粮,以济饥馁”。他将全真教办成了具有互助和慈善功能的教团,虽无官府支持,却教众日盛。丘处机已经看出,无论是颟顸混乱的金,还是苟安软弱的宋,都不再是日后的主角,而曾经地处偏远、时人不知其名的蒙古正蒸蒸日上,大有并吞天下之势。

公元1206年,成吉思汗统一草原各部,建立“大蒙古国”。纵横欧亚大陆所向披靡的成吉思汗,有着对生命逝去的恐惧,希望得到长生不老的法术或仙药。于是,成吉思汗也派人延请丘处机。当丘处机动身之时,成吉思汗已经率蒙古大军西征,不在漠北草原了。

1221年2月8日,73岁的丘处机从燕京踏上征途。 1222 年4月到达大雪山 (今阿富汗兴都库什山) 八鲁湾川(今阿富汗查里卡东北)的成吉思汗行营,谒见了成吉思汗,实现了龙马相会(成吉思汗属马,丘处机属龙)。丘处机决定不顾年迈体衰,西行谒见,既有政治上的考量,也有出家人的慈悲与坚持。他希望通过自己与成吉思汗的会见,减少战乱对黎民百姓的残害。

成吉思汗一见丘处机,便开门见山求取长生之术:“远来有何长生之药以资朕乎?”丘处机毫不隐瞒,直接回答自己只有养生之道而无长生之药,成吉思汗若想长生,需要“外修阴德,内固精神耳”。丘处机拿金世宗为例,指出当年金世宗沉溺酒色,到了“不胜衰惫,每朝会,二人掖行之”的地步,但在修身养性后,“身体康强,行步如故,凡在位三十年升遐”。成吉思汗十分欣赏他的诚实,说道:“神仙三说养生之道,我甚入心”。成吉思汗赐号丘处机“宗师”,敕命其掌管天下宗教。

两人相处了一年之久,丘处机不断对成吉思汗讲授“敬天爱民”的道理。成吉思汗笃信萨满教,以长生天为最高信仰。丘处机因势利导,用天命进行劝谏,指出成吉思汗是“本天人耳,皇天眷命”,那就应该“天下之人,皆陛下之子,愿承天心,以全民命”,因此要“少杀戮,减嗜欲”。

丘处机以止杀为念劝谏成吉思汗,从而留下了“一言止杀”的佳话。其实,“一言止杀”是后世的美化。

成吉思汗见过丘处机之后,征服世界的脚步并未停止,其子孙更是不断征战,几乎征服了当时已知世界的三分之二。战争是免不了杀戮的,战争机器一旦开动,即使其发动者想要“止杀”都难以办到,又岂能因丘处机一言而止?

此后,成吉思汗诏命丘处机掌管天下道教。自此,全真教盛极一时,丘处机的声誉亦登峰造极。寺庙改道观、宗教上信奉佛教更道教者不计其数。

元太祖二十二年农历七月初九日(1227年8月22日),丘处机在长春宫宝玄堂羽化逝世,享龄80岁。他去世三天后成吉思汗也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