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国家,藏着一个定时炸弹
热文

这个国家,藏着一个定时炸弹

哈萨克斯坦,位于亚洲中西部,与俄罗斯、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中国毗邻,陆地面积272.49万平方公里,人口1900万,是世界第九大国家,拥有典型的干旱性大陆气候,尤其适合发展畜牧业。

中亚五国——哈萨克斯坦——曼吉斯套州所在▼

旧石器时代开始,这片广袤的土地就有人居住,历史上的多个游牧民族,都曾占据过这块水草丰美的牧场。

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辽阔,是欧亚草原世界枢纽所在

(图:shutterstock)▼

这些民族包括斯基泰人、克普恰克人、突厥人等等,其中有些还在这里建立过政权,这也给日后哈萨克斯坦的多民族国家构建奠定了基础。

历史上的欧亚草原,是“风暴”酝酿之地

一茬茬的游牧民族从这出发,席卷世界

(斯基泰骑兵,图:壹图网)▼

公元13世纪初,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削平群雄,统一蒙古高原。之后,武装到牙齿的蒙古铁骑在“黄金家族”的统领下,以草原作为基地,进行了三次浩大的西征,时间跨度长达四十余年。

蒙古大军鸣镝所指,摧枯拉朽,万夫难当

铁骑左突右冲,打出一个辽阔至极的王朝

无敌,是多么寂寞,图:壹图网)▼

在此期间,成吉思汗的孙子拔都建立了钦察汗国(亦称金帐汗国),这个汗国东起额尔齐斯河,西到斡罗思,南起巴尔喀什湖、里海、黑海,北到北极圈附近。而当年的钦察汗国版图里就包括了今日的哈萨克斯坦。

那个年代的草原帝国震撼了整个大陆

金帐汗国分得了庞大帝国的西北部分

莫斯科公国还只是一个唯唯诺诺的附庸▼

1259年,蒙古大汗蒙哥在攻打南宋钓鱼城时重伤不治,在各地征战的黄金家族成员纷纷停下了手中的战事,回到蒙古草原上争夺大汗之位。

蒙古帝国初期,大汗由“忽里勒台”大会推选

这词,现在被一些国家用来称呼国会或议会

(苏鲁锭下的权力游戏,图:壹图网)▼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笑到最后的那个人是元世祖忽必烈。这次政治斗争,也让成吉思汗的后裔们离心离德,庞大的蒙古帝国实质上分裂成了五块。

正因此,钦察汗国的统治者与宗主国大元的联系逐渐减弱。后来,前者放弃了长生天信仰,皈依了伊斯兰教。

在蒙古征服者到来之前,这片土地就已经伊斯兰化了

蒙古人占据了政治上层,但已无法改变社会底层

(阿拉木图与天山山脉,图:shutterstock)▼

虽然,钦察汗国在草原上的统治在名义上维持到了1502年,但早在14世纪末汗国就已经走向衰落。此时,异军突起的帖木儿帝国莫斯科公国,趁机瓜分了钦察汗国的大片土地。

这时,瘸子帖木儿绝对是中亚最强的存在

他甚至要远征大明,和明成祖朱棣决胜负

(图:shutterstock)▼

而黄金家族的后人——苏丹克烈汗贾尼别克汗则在1456年便离开了这艘即将倾覆的巨轮,在钦察草原上建立起了以游牧为生的哈萨克汗国。后世的哈萨克民族,正是由此逐渐演变而来的。

人们普遍认为,他们是哈萨克民族形成的奠基者

(双汗,图:《哈萨克汗国:金王座》)▼

血浓于水,三足鼎立

在哈萨克汗国成立之前,这块土地上已经有过很多统治者,他们无一例外都是剽悍的游牧者。

而游牧民族“逐水草而居”的特性决定了他们要不断地迁徙。因此,他们对土地的掌控力不是很强,更不会有农耕民族所谓“安土重迁”的意识。如此一来,对乡土的感情自然相对淡薄。

这也是其生存环境决定的

草场本身不光有优劣之分,还有季节之分

其生存空间必然是辽阔的、移动的、灵活变化的

(图:shutterstock)▼

各个氏族和部落在频繁迁徙的情况下,通婚现象十分普遍,使得哈萨克人十分重视血缘关系这种家族传承的纽带,父母们都把向儿女传授家族谱系视为重要任务。

哈萨克民谣中,就有记述祖先事迹的题材

(图:shutterstock)▼

在今天的哈萨克斯坦,大多数人都能念出自己七代直系祖先的名字,而那些记得更多谱系的人更容易受到大家的尊敬,以至于哈萨克斯坦有一句民谚:“不知七代祖先姓名的人一定是孤儿。”

一个普通的哈萨克斯坦家庭

(图:shutterstock)▼

在这样的社会和文化氛围下,人们以血缘亲疏为标准,划分势力范围、判定敌我也就成了再正常不过的行为,哈萨克斯坦的“玉兹”传统遂应运而生。

“玉兹”(zhuz)一词源于突厥语中的钦察方言,意为“部分”“地区”。在哈萨克汗国初期,统一的中央集权未能建立起来,地方往往各自为政,封建割据势力层出不穷。

这样,不同地方之间便开始以亲近血缘相似习俗为纽带,建立起多个部落组成的部落联盟以抱团取暖,这种政治实体便被称为“玉兹”。

在古代草原上,落单的人和家族是活不了几天的

依靠结盟和部落庇护,才能有安全和温饱

(自然很美很残酷,图:壹图网)▼

纵观整个哈萨克斯坦的历史,一共存在三个玉兹。

大玉兹,又称“乌拉玉兹”,由乌孙、杜拉特、康里、扎拉亦尔等部落构成,主要生活在今日哈萨克斯坦东南部的七河流域。

相比七河流域,巴尔喀什湖更为有名

而七河就是指流入巴尔喀什湖的七条河

伊犁河是其中最大的一条

所以我们的伊犁河谷其实也属于七河流域(横屏)▼

这里贴近天山山脉,是哈萨克斯坦民族的最富饶的土地,历史名城阿拉木图、塔拉兹、奇姆肯特就位于此处。因此,大玉兹人一直以“正统哈萨克人”自居。

这三座历史名城至今仍是哈萨克斯坦的关键城市

沿天山一线仍是国家的人口重心所在(横屏)▼

在哈国历史上,这里一直是政治精英辈出的地方,哈国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就出身于大玉兹的阿拉木图州。相应的,大玉兹的势力范围内包括阿拉木图、江布尔和南哈萨克斯坦三个州。

东南三州▼

中玉兹,又称“鄂尔图玉兹”,主要由克烈、乃蛮、瓦克等部落构成,在三支玉兹中面积最大、实力最强。

这个玉兹主要生活在哈萨克斯坦的中部北部。对应到具体地区,中玉兹的势力范围内包括东哈萨克斯坦、卡拉干达、巴甫洛达尔、阿克莫拉、北哈萨克斯坦和科斯塔奈六个州。

东南三州+中部六州▼

小玉兹,又称“奇齐玉兹”,主要由巴依乌勒、阿里木乌勒等部落构成。他们本身是诺盖汗国的诺盖人,被哈萨克斯坦击败后,来到了今日哈萨克斯坦西部和俄罗斯西部生活。

没有共处,只有攻伐,直至征服或驱逐对方

这是草原迫使游牧民族必须遵守的自然规律

(诺盖女孩,图:壹图网)▼

小玉兹相对而言最弱,成立时间也最晚,因此内部一直有较为强烈的不安全感,希望与其他势力结盟。不过,这里的油气和矿产资源是三玉兹里最为丰富的一个。

对应到具体地区,小玉兹的势力范围内包括阿克托别、西哈萨克斯坦、阿特劳和曼吉斯套四个州。

按大中小玉兹来分的话,主要三个部分▼

这看起来有点像三国演义,但这三个势力之间的关系还要更复杂微妙。

平时为了争夺牧场和资源,三玉兹常爆发激烈冲突,但若有外敌入侵则立刻团结一致。用一句中国老话来说就是:“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

只有大敌当前,才深知团结的可贵

——哈萨克谚语(图:shutterstock)▼

斗而不破,三蛋舞者

三玉兹初步成型后,最开始小玉兹和中玉兹之间结成了联盟,而大玉兹则相对独立。

16世纪末17世纪初,卫拉特蒙古中的准噶尔部实力迅速扩大,噶尔丹在逐步统一卫拉特蒙古的同时也开始向哈萨克地区扩张,多次西进占领了大玉兹的大片领土。

噶尔丹势力可能算是最后一代的草原征服者了

此后游牧力量在火药帝国面前再也没有胜算▼

面对准噶尔大军,三玉兹虽组成联军奋勇反抗,但三方势力始终未能就哈萨克汗国大汗的人选达成一致。

高度颂扬抗击准噶尔,借此强化这段记忆

是当代哈国民族构建中,极重要的一项叙事

(图:《铁血一千勇士》)▼

1731年,小玉兹的阿布勒海依尔汗迫于压力,向沙俄寻求庇护,正中觊觎中亚的俄国人下怀。同年,小玉兹正式成为了沙俄的附庸国,这也是小玉兹方面亲俄的开端。

曾被游牧民族征服的俄罗斯,后来居上

控制中亚后,皇族巡视中亚用汗的仪仗

(逆袭,图:壹图网)▼

1740年,噶尔丹策零远征中亚,并占领了中玉兹的大片土地,哈萨克汗国一时有覆亡之危。

1755年,乾隆皇帝趁准噶尔内乱之际派兵出击,仅用两年多的时间就彻底灭亡了准噶尔汗国。

准噶尔雄踞中亚,隐隐有与大清争霸之意

清廷用三代人的时间,才解决了这个大患

(对决,图:《平定准部得胜图》)▼

中玉兹首领阿布赉[lài]汗为表感激,遣大规模使团前往北京觐见乾隆,龙心大悦的乾隆不仅给予使团大量赏赐,还册封阿布赉汗为三玉兹之首。

同年,大玉兹首领吐里拜和阿布勒比斯也臣服于清,哈萨克汗国大部为中国所羁縻。

历经康雍乾三朝经营,大清进入全盛时代

正月初一,进京朝贺的使臣中就有哈萨克

(图:new.shuge.org)▼

可惜的是,册封后不久阿布赉汗去世,俄国人的势力则大举侵入哈萨克。1818年,沙俄吞并中玉兹。

哈萨克战士讲求荣誉,作战英勇顽强

面对沙俄的枪炮,他们用剑作出回应

(抗击俄国哥萨克,图:wiki)▼

19世纪末,沙俄扶持阿古柏建立浩罕汗国,后者虽然被晚清名臣左宗棠率大军剿灭,但沙俄还是趁此机会吞并了大玉兹。至此,哈萨克三玉兹全部落入沙俄之手。

当时沙俄侵占伊犁许久,企图渗透新疆

如果不是左公毅然西征,后果不堪设想

(至今思壮举,图:图虫创意)▼

俄国十月革命后,苏俄政权建立了起来,每一代苏联领导人在挑选哈国领导时都十分谨慎,尽量保持三玉兹之间的平衡。

例如,在苏联时期,哈萨克斯坦共产党中央第一书记、哈萨克斯坦部长会议主席、哈萨克斯坦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这三个高位,长期是以一玉兹一人的形式进行选拔的,借此体现苏联对三玉兹“一碗水端平”的态度。

玉兹由来已久,必定是民族工作的重点

如何对待这三个群体,关乎哈国社会稳定

(凡事商量着来,图:壹图网)▼

此外,为了尽量平衡三者之间的实力,苏联将哈萨克斯坦首都放在了大玉兹的阿拉木图;将工业技术交给了资源最丰富也最亲俄的小玉兹;中玉兹的人,则在科教文艺等领域独占鳌头。

这种“三个鸡蛋上跳舞”的平衡策略在苏联时期执行得很好。在共同的意识形态下,哈萨克人几乎已经忘记了三玉兹之间的对立。

强力的意识形态,推进了社会的现代化

在很大程度上淡冲了旧事物,解放女性

(苏联时期,图:pastvu)▼

但随着苏联解体,事情起了大变化。前面说过,哈萨克斯坦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出身大玉兹,也确实提拔了不少来自大玉兹的政治精英。

而为了塑造哈萨克的民族认同,尽量排除俄罗斯文化的影响,同时争取中玉兹人的支持,纳扎尔巴耶夫于1997年将首都迁往中玉兹腹地的阿斯塔纳。

从阿拉木图到阿斯塔纳,迁都二十多年

后者取得飞跃性发展,但前者仍实力强劲

(阿斯塔纳天际线,图:壹图网)▼

2019年3月,哈萨克斯坦政府将阿斯塔纳更名为努尔苏丹,这是纳扎尔巴耶夫的名字。此外,纳氏还大力推广哈萨克语教育,用拉丁字母取代西里尔字母,并在课本中大量引入了哈萨克民族的内容。

这也很正常,苏联早就已经是过去时了

哈萨克斯坦必须走自己的路,未来最重要

(图:shutterstock)▼

虽然在外人看来,纳扎尔巴耶夫的这些举措是塑造国家认同的一环,但在缺乏安全感的小玉兹人眼里,这个国家正变得越来越陌生。作为俄化程度最高的一批人,他们亲眼见证了苏联解体后三十年中,哈萨克斯坦的去俄化过程。

去俄化,是给哈萨克斯坦的意识形态腾位置

这事儿不同的人会因自身立场有不同看法

(传统回潮,图:壹图网)▼

而小玉兹靠着丰富的油气资源给国家创造了巨额财富,但论地区基建建设,小玉兹永远是最迟的;论政界人士数量,小玉兹又远不如中玉兹和大玉兹;论地区发展程度,小玉兹的城市和旧都阿拉木图、新都努尔苏丹完全没得比……

光有资源不够,没决策权话语权,就很被动

(小玉兹的油气管道,图:shutterstock)▼

这多多少少会让人产生一种“我的钱被拿走了,但国家却抛弃了我们”的无力感,这可能也是本次骚乱最早发生于小玉兹地区,但小玉兹的安全部门选择袖手旁观的原因。

说到底,近年来哈萨克斯坦的现代化程度和人民收入是显著提高了,但应该如何处理生活中这种“以玉兹划线”的情况,值得哈国执政者认真思考。

或许,古老的哈萨克谚语早已给出答案

兄弟团结牛羊成群,妯娌和睦丰衣足食

(图: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