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遗产——捷克斯洛伐克的三号突击炮
热文

帝国遗产——捷克斯洛伐克的三号突击炮

2022年01月15日 09:06:55
来源:燃烧的岛群

本文译自Юрий Пашолок的《Стальное наследство Третьего рейха》,旨在为读者展示二战老车在冷战捷克斯洛伐克的服役历史。

1943年起,德军重型装甲车辆的生产重心就开始向着坦克歼击车倾斜,III号坦克也不再作为装甲部队的主力补充力量,而是改为同底盘的III号突击炮。III号突击炮的总生产数量超过了任何一款德军坦克。战争结束以后,大量的德军坦克存留下来,III号突击炮自然也不例外。作为二战的主要交战地域,捷克斯洛伐克境内有着数百辆III号突击炮,但大多数车辆都残破不堪,只适合拆取零件。大部分遗留下来的III号突击炮都是III突G型(STUG III Ausf. G),这是总共制造了8500辆的大规模生产型,主要的识别特征是类似于“猪鼻”一样的铸造炮盾,还有一些突击炮是在1944年夏天前制造的,采用的是较老的焊接设计。值得注意的是,换装43倍径与48倍径StuK 40火炮的车辆(F型及之后的型号)不同于先前的StuG III,而是改称为StuG 40,在后文要加以区别。

不过车辆还是多种多样的,比如照片里这辆在布拉格广场被打烂的三突B型

对于二战时的捷克斯洛伐克人来说,德国人的遗产并没有什么吸引力,军队里装备的基本都是苏式装备,接装德式装备只会给后勤带来不必要的负担。但1945年末的时候,情况发生了变化。捷克斯洛伐克军队打算扩充自己的装甲部队,那么装备着StuK 40 75mm火炮这种优秀装备的StuG 40自然是不能被放弃的。德国装备被集中到了位于普热卢奇的特殊基地,这些基地当然也是从德国人那里继承过来的。工作持续了很久,第一辆被修复的车辆在1946年9月才离开普热卢奇。

在捷克斯洛伐克电影里充坏人的StuG 40

修复后的StuG 40以ShPTK 40/75N(安装75mm火炮的StuG 40,注意与德文原称的高度相似)为代号投入使用,捷克斯洛伐克人为他们准备了新的序列号,从67947到67949。1947年计划对另外20辆车进行大修,但实际上只有两到三辆ShPTK 40/75N被修复(两辆已知车辆序列号为71860和71861)。尽管大约有50辆StuG 40适合进行改装,但对它们的工作暂时被暂停了。捷克斯洛伐克虽然是一个工业化国家,但在战后的重建工作中仍然很难集中起足够的人力物力,此时工作的重心还放在维护现有车辆上。已经修复完毕的车辆被送到离布尔诺55公里的维什科夫的坦克学校,并由国防委员会进行了测试。评估结果是最好保留原本的机械部件,例如原版的机械变速箱,不过通风装置得到了加强并且尽可能在车身上换装铸造件。

这辆捷军的StuG 40的德军铁十字标志甚至还没去除,车辆序列号为67533,现在保存在当地博物馆中

等到1948年,捷克斯洛伐克版的StuG 40才开始正式装备部队,全年的改装准备是50辆,在坦克学院留下了5辆后,20辆被送到第12坦克旅,20辆被送到第11坦克旅,5辆被送到第14坦克旅,修理后的车辆获得了从67511到67563的序列号。序列号中多出来的3辆(67514、67538和67540)拖到了1949年才完成,2辆并入学院,1辆送到了位于比尔森的第352自行火炮团。1949年时捷军将饱含德国气息的ShPTK 40/75N改称为SD 75/40N(Samohybné dělo,即自行火炮),新修复的车辆序列号为67564-67580,79601-79628,79637和79640。最后的19辆SD75/40N在1950年进行了改装,全部被送到了352自行火炮团。总计有124辆STUG 40被改装到捷军标准并投入现役。

改装成拖拉机用于训练的StuG 40,摄于1972年

和被大幅度改装的IV号坦克不同的是,捷军对StuG 40的表现还挺满意的,没有进行什么大的改动,就连车辆的Notek灯(车尾夜间行车灯)都没有换,因为捷克斯洛伐克此时还在生产这种装备。部队接装后给一些车辆安装过额外的工具箱,不过这种改装并不普遍。但不知道捷克斯洛伐克人是不是有强迫症,统一拆除了所有车辆的裙甲和安装支架,就连本身裙甲完好的车辆也不例外。

Notek灯(组合式夜间行驶尾灯)使用说明,在不同距离上灯带目视效果不同,方便确定距离

捷克斯洛伐克人不是没有想过将这些车辆改得更现代化一些。1948年斯柯达研制新型A19 76mm火炮(注意和苏联122mm的A-19进行区别)时军方就提出用它来替代StuG 40上的75mm StuK 40。与原版德国炮相比,A19更为紧凑,并且炮口初速达到了915米/秒,可以在一公里外穿透100mm的30度倾斜的装甲,有着一定的提升。捷克斯洛伐克军队的炮兵委员会在1949年12月正式批文建议为SD75/40N换装这一火炮,但不伦不类的A19火炮项目却在1950年光速下马。不过这并不意味着SD75/40N的火炮换装计划被否决,1951年6月8日炮兵委员会提出可以用新的100mm A20火炮(后改称vz.53火炮)进行升级,这将会极大提高车辆战斗性能,不过该项目从未获得批准,虽然捷军装甲部门还在52年提出过改成85mm mod. 1944火炮(ZiS-S-53),却也因为火炮产量和换装所需资源过大的问题无疾而终。

76mm A19火炮蓝图

换装A19火炮的设想图

到1951年初的时候,装甲部队的SD75/40N都被摘出来集中到了351和352两个自行火炮团里,一些状况差的被送到了马丁的储存基地,这里也是捷克斯洛伐克新的坦克工厂的所在地。这些车辆在这几年间得到了很好的养护,被视为能够作战的重要装甲力量,不过等到1953年捷克斯洛伐克开始生产Su-100时(捷军称之为SD-100),缺乏备件与完整生产线的SD75/40N就失去了原本的价值,并且逐渐被轮换出来送往日利纳。到1955年3月,捷军全部淘汰了SD75/40N,这些车辆退居二线承担训练任务或者在一些战争电影里充当反派角色。谈到拍电影,还有个有意思的插曲:在捷军改装IV号坦克的时候发现了一辆车况良好的IV号突击炮(StuG IV),并且按StuG 40的标准进行了维护,1948年6月24日,它获得了vz.40 75mm ShPTK N-IV这一独特的名称(序列号67488)并被送去了坦克学院。它的服役时间远比它不同底盘的师兄弟更长,1961年时还参加了《灰信鸽之歌》(A Song About the Gray Pigeon)的拍摄。原本打算在退役时捐给博物馆,不过最后还是在某个不知名的废品回收站里走完了一生。

电影剧照,最左侧车辆就是StuG IV

StuG 40,或者说SD75/40N的历史没有在捷克斯洛伐克终结。1953年捷克斯洛伐克开始恢复对其他国家的武器运输,出口量甚至比1940年代末的飞机出口量还要大。1955年9月21日,捷克斯洛伐克和埃及就各种军备和车辆达成了协议。时常有说法声称,这次军购清单中的大部分武器装备都是苏联提供的,捷克斯洛伐克不过是中间商,但这种观点是完全错误的。几乎所有的装甲车辆都是捷军原本的现役车辆,有些苏联的坦克也是来自捷克斯洛伐克的仓库。在埃及人开了这个头以后,叙利亚人也参与到军购中来。在捷克斯洛伐克人的军火库里左淘右淘之后,叙利亚人看中了这些闲置的SD75/40N。捷军也乐得促成这笔交易,毕竟谁不愿意看见废品变成钱呢。

大马士革阅兵式上的SD75/40N

叙利亚人开口要了60辆,一部分原因是中东战场上装甲车辆奇缺,一部分则归功于捷克斯洛伐克人低廉的价格。不过真正的出货量并不大,根据捷军档案,只有32辆SD75/40N到了叙利亚,其中的28辆在1957年1月参与了叙利亚炮兵团的重组。叙利亚人拿到车以后进行了一些小幅度的改装,外观上最大的变化就是在车顶左侧安装的意大利布雷达SAFAT 12.7mm机枪。

叙利亚SD75/40N及其车组

叙利亚SD75/40N,注意车顶加装的机枪,车辆上的防磁涂装显示这是辆1944年9月前生产的老车

叙利亚三突唯一一次参战是在六日战争。1967年春天,以色列、叙利亚和埃及边境的冲突升级为一场全面的战争。1967年6月5日,以色列对敌方机场进行了空袭并且几乎摧毁了敌方的所有飞机。在取得了绝对空中优势后,以色列开始进攻,目标直指戈兰高地。6月9日和10日,以色列军队前锋已踏上戈兰高地前沿,叙利亚人在此的装甲力量包括前文所属的SD75/40N,IV号坦克,甚至还有一些四号坦克歼击车。这些车辆在面对以色列人不那么先进的AMX-13系列坦克时还有一战之力,但在缺乏空中与步兵支援的情况下也没有抵抗多久。有几辆SD75/40N被以色列人完整缴获,有一辆现在还收藏在拉特伦的坦克博物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