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上空的P-51!遭遇敌军王牌、忘投副油箱、舔地高度仅3米
热文

日本上空的P-51!遭遇敌军王牌、忘投副油箱、舔地高度仅3米

2022年01月15日 09:06:35
来源:燃烧的岛群

1945年4月7号,第15和第21战斗机大队的91架P-51D接近了他们的目标——日本本土,第73轰炸机联队的103架B-29在汇合点整理编队。

第78战斗机中队的吉姆·范德黑少校回忆道:“我们看到了本州的海岸和高耸的富士山,跟照片里的一模一样。”

第45战斗机中队的布里奇上尉说道:“当我们抵达时,那些B-29已经完成了编队,领头的在3600米,其他的相互错开,最高的在5500米。”

“我们的P-51D编队飞在更高的地方,不停地做S机动,以保持和B-29齐头并进。”

▲从B-29里拍摄外面护航的P-1D战斗机,注意翼下的副油箱。

穿过本州海岸时,一百余架日本战斗机迎面飞来。P-51D扔掉了翼下两个410升副油箱,准备迎战。

在很短的时间内,超过300架飞机在东京湾上空穿梭,高射炮弹幕在中间炸开,到处都是弹片。

当烟雾散去,P-51D回到硫磺岛时,美军飞行员声称击落了26架日机,1架可能击落,击伤5架,自身损失两架P-51D和一名飞行员。B-29被击落3架,其中两架被击落,还有一架被空对空炸弹收了人头。

▲P-51D机群往日本飞去,抵达本州后会扔掉副油箱,与日机交战。

▲P-51D在日本上空与敌机交战,注意远处的富士山。

这是第7战斗机司令部远程护航作战的良好开端,P-51D将在日本投降之前再执行50次护航任务,出击的P-51D的数量在60~170架之间,

第7战斗机司令部决定乘胜追击,于4月12号再次出击。P-51D提前进行扫荡,引诱日本飞机升空,或者将其击毁在地面上。

去程的“野马”保持时速330km/h,发动机转速为2000转/分,每半个小时飞行员会将发动机调整到最大功率,以清除积碳。硫磺岛上火山灰很影响发动机状态,加剧了磨损,经常出现故障。

这些P-51D翼下还挂载了两个410升副油箱(后来换成了625升),巡航时油耗严格控制在150升/小时,接近本州时扔掉副油箱。

▲硫磺岛机场上,地勤大爷正在给P-51D挂载410升副油箱,看样子应该不沉。

▲从硫磺岛机场起飞的P-51D造成了扬尘,这对发动机的影响非常大。

在日本上空战斗时,通常都是最大功率,油耗非常大,因而很多P-51D降落时已经没有一滴油了。没能坚持到硫磺岛的,只能在海上迫降了。

范德黑少校回忆道:“有一次燃油不足,我想办法联系上了一架B-29,对方让我跟着他,免得走冤枉路。”

“在距离硫磺岛还有160公里时,我发现已经飞不到机场了。于是B-29发送了救援警报,救援飞机很快就出现了。”

▲B-17H/SB-17救援机,这是战后拍摄的,注意机腹下救生器材上印刷的“美国空军”标志。

在最初的几次护航任务中,日军似乎不愿意交战,只有美机在低空偶然发现敌机时,才会爆发空战,而对面基本无心恋战。

事实上日本到战争末期仍然有上千架各型飞机,但日本海陆军都不想过早地使用这批飞机,它们要被留到最后的登陆战。

5月29号,超过450架B-29在大约100架P-51D的护送下,首次轰炸横滨。这次日军一反常态,派出了大约650架战斗机拦截。

王牌赤松贞明中尉驾驶零战单枪匹马冲进了75架P-51D中间,击落了第45战斗机中队长路福斯·摩尔,然后冲破了美机的阻拦顺利跑路。

目睹了经过的杰克·威尔逊中尉评价道:“那名日军飞行员走位风骚,毫不拖泥带水,我们看上去笨拙得像在开卡车。”

▲在302航空队的赤松贞明用两个模型讲解战术动作。

▲表现赤松贞明驾驶零战升空的彩绘。

第78中队的飞行员鲍勃·罗斯伯利中尉忘记扔掉副油箱就投入了战斗,他回忆道:

“战斗伊始我就觉得飞机反应迟钝,一架J2M3“雷电”很快就追了上来,子弹命中了副油箱和输油管路,这时才发现只有我还傻傻地挂着一个大载荷。”

“我立即甩掉了累赘,在油路受损的情况下,居然飞到了距硫磺岛仅90公里的地方。我跳伞后被一架P-61发现,不久就被一艘驱逐舰救了起来。”

为了救援落水飞行员,从硫磺岛到本州海岸有5个等距的位置,海军的舰艇或潜艇会在该处巡逻,天上还有B-17H、B-29和P-61等搜寻落水者。

在强大的救援实力下,落水的P-51D飞行员有54%被救起,有的甚至是从日军眼皮底下抢回来的。

▲日本海军的J2M3“雷电”局地战斗机,即截击机,以拦截轰炸机为设计目标,与零战等轻盈战斗机有很大区别。

▲美军潜艇救起落水飞行员,强大的海空救援力量挽救了众多倒霉蛋。

这是第7战斗机司令部最成功的任务,只有7架B-29被高射炮和战斗机击落。P-51D飞行员声称击落28架日机,可能击落8架,击伤23架,自身仅损失一架。

在接下来的几周里,日军的抵抗开始减弱,第7战斗机司令部开始集中精力攻击日军机场。一个中队在高空掩护,其他中队全力舔地。

所有P-51D除了挂载两个625升副油箱外,还要再携带6枚火箭弹。每侧机翼的载荷超过了680公斤,大大超出了额定的250公斤。

▲翼下同时挂载了410升副油箱和6枚火箭弹的P-51D,火箭弹貌似是用巴祖卡改装的。

7月份执行17次机场扫荡任务,没有执行一次护航任务。尽管空战难度更大,但飞行员们更喜欢与敌机格斗。

第47中队的汉克·雷尼可中尉回忆道:“我们从东面穿过东京湾,穿过云层下降高度,在600米的高度盘旋,寻找目标。”

“高射炮正在朝我们开始,那是我见过最密集的火力,天空中都是曳光弹和弹幕。耳机里不停地传来类似‘我被击中了’‘我的冷却液泄漏了’‘我的尾舵被卡住了’的话语。”

“天空中没有敌机,但我感到了冰冷的恐惧,感受到生命在慢慢地流逝。虽然高射炮的威胁不大,但这是敌人最能拿得出手的武器了。”

▲日本十式120mm高射炮,机场附近的防空火力很强,没事离机场远点。

第45中队的王牌罗伯特·摩尔少校说:“在7月和8月的任务中,我们变得非常谨慎,我预感自己会死于一次低空扫射。”

“中队里的飞行员不害怕与敌机空战,因为我们比日本飞行员更加训练有素,我们的装备也更好。”

“然而我不敢掉以轻心,即使是训练不足的日本飞行员,射出的子弹总有命中的,如果散热器、油路、冷却液管路被命中,就有大麻烦了。”

▲P-51D在低空攻击一架日机,虽然此时日军飞行员素质极剧下降,但上了战场就要十分谨慎。

在后来攻击名古屋的机场的行动中,摩尔少校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他这么回忆道:“我以大约3米的高度贴地通场,只有这样才能扫射到机库里的日机。”

“由于高度极低,日军的防空炮反而打不到我,但这很考验飞行员的技术。我又扫射了小港口的一排船,很不幸左侧机翼被小口径高射炮命中了。”

“我的机枪被打坏了,子弹也被炸飞,弹片刺穿了左轮胎,还好没有伤到发动机和油箱。由于左侧轮胎爆胎,我在硫磺岛着陆时,几乎是摔在了地面上。”

▲P-51D舔地照相枪录像,高度非常低非常刺激,四散奔跑的地勤大爷清晰可见。

在7月8号到10号连续3天的机场扫荡行动中,出动了327架P-51D,有40架被防空火力命中,其中13架被击落,7名飞行员获救。

对于P-51D来说,从硫磺岛飞到日本本土有1150公里,执行一次护航任务通常需要7个小时,这极大考验了飞行员的体力。

飞行员哈里·克里姆少校曾在地中海战区服役,他驾驶P-38执行了50次任务,飞行时长为211小时。

然而他驾驶P-51D执行了18次前往日本,飞行时长就达到了134小时,几乎每次任务耗时七个半小时。

▲B-29轰炸范围示意图,注意中间的硫磺岛(IwoJima)是护航战斗机基地,P-51D执行一次护航任务需要七个多小时。

第7战斗机司令部的攻击行动总体上是成功的,P-51D在空战中击落了225架日机,可能击落56架,击伤119架。击毁地面敌机219架,击伤450架。

一共有91名P-51D飞行员死于日军、天气和事故中。之后的美军战斗机飞行员再也不会在没有空中加油的情况下,执行如此远距离的任务了。

最后推荐第7本书:《樫出勇:B-29击坠记》,点击下方名片关注公众号,后台回复数字“7”获取。您的“转发”、“赞”和“在看”是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