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恩伯卖师求荣 致该民国党二级上将被蒋介石处决
热文

汤恩伯卖师求荣 致该民国党二级上将被蒋介石处决

2022年01月12日 08:48:50
来源:清風明月逍遥客

原题:汤恩伯“卖师求荣” 背负一生骂名终不得善终

国共内战末期,战争形势急转直下,陈仪曾劝告蒋介石,对国民党丧失大陆政权要看开。

1949年1月23日,北平和平起义。此时远在浙江省的省主席陈仪在李济深等人帮助下,决心以傅作义为榜样。1月上旬,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向陈仪提出要与中共地下党联系人作商谈。1月28日,陈仪派外甥丁名楠持亲笔信赴上海见汤恩伯,函谓:“兹有xxx先生应邀去见你,请你和他畅谈。我们以前的计划他都同意,希迅速实行,以免夜长梦多。”此函被上海警察局长、军统特务毛森发觉。蒋介石立即命保密局局长毛人凤派特务对陈仪进行严密监视。而汤恩伯为了个人安危,次日将密函送溪口蒋介石处告密,并向蒋介石誓言效忠,自请诱捕陈仪归案。

汤恩伯原名克勤,1898年生于浙江武义县汤村镇。辛亥革命后,他赴杭州,投考浙江陆军小学,因耽误了考期,困在旅店,上书给担任浙江都督府军政司长兼陆军小学校长的陈仪,恳求收留。陈仪惜才,破格录取汤恩伯,又保送他进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十八期步科学习。1927年底,汤恩伯回国,由陈仪推荐到南京总司令部任参谋和作战科长。后调到中央军校六期当大队长和上校教导总队长。1932年,陈仪又向何应钦推荐其为89师师长。

汤恩伯非黄埔系,在国民党军队中资历浅,结识蒋介石较晚,得陈仪的极力举荐及自身努力,平步青云。人前人后,常言他有两个父亲,一个是“生我者”,一个是“育我者”。为了不忘陈仪的知遇之恩,他改名恩伯。平日对陈仪感恩戴德,毕恭毕敬,言听计从。陈仪对汤恩伯推心置腹,爱护备至,视如亲子。

因陈仪对汤恩伯而言是有提携之恩的恩师,因此汤恩伯恳求蒋介石从轻量刑,指定一个地方,叫他居住,以了残年。2月,陈仪因涉通中共有据,在上海被看管,后押至台湾。蒋经国函电宋美龄:“陈仪曾联络共党谋和,幸早得发现未成事实,时局不安人心大变,前途殊堪忧也。”

1950年4月,陈仪被押到台湾后,“即对任何人不再发一言一语,终日如老僧入定。”后囚禁于基隆,又转移到万华的宪兵第四团看守所。5月19日,蒋介石亲下手谕纸条“枪决可也”,指示台湾军事法庭判决陈仪死刑。

6月18日凌晨2时,毛人凤下令由技术总队少将队长杜长城执行。临行前毛人凤特别交代,考虑到陈仪以往对国家诸多贡献、方面大臣、为政府要员,执行时要特别注意两点:在执行前要保密,告知其18日晨蒋介石要召见;执行时不要枪击头部。

当时约4点50分,还没天亮,刘学仁害怕陈仪情绪波动,不利枪决,欺骗陈仪,说蒋介石要召见陈仪,陈仪起身盥洗沐浴,并用餐,还盛装打扮,穿戴淡黄色礼帽,配上黄色西装外套、白衬衫,并配上派克对笔,手戴劳力士白色手表,衣冠楚楚地上车。

途中,陈仪方知原来是押往枪决,陈仪腿软不前,被两名特务一左一右扶陈仪至军法官面前,军法官验明正身之后,即宣读判决书,并说:“奉手批,执行枪决,你有什么话说没有?”陈仪强作镇定,答曰:“我人死,精神不死,我流的血,是替京沪杭一千八百万同胞流的血。”军法官又问:“那对你的亲人子女,还有什么话要说?”陈仪沈思片刻,回答:“没有。”随即向行刑者说:“向我的头开枪。”,但保密局已经决定向他的背部开枪,以保存其面貌完整,连开两枪,陈仪摔了个四脚朝天,仍不死,呼吸甚为急促,特务冲上前去,又补了一枪,方将陈仪击毙。

陈仪死时68岁,成为民国政府有史以来处决者中,军阶最高的一位。

“卖师求荣”的汤恩伯得到蒋介石的嘉奖,但其这件事做得非常绝,以至于妻子王竟白与其决裂,带着三个子女远走美国。许多逃跑至台湾的国民党元老都怒骂汤恩伯忘恩负义,其人品一落千丈,被撤销了一切实职,只挂个虚职养老。

1950年2月2日,路透社从东京发出一条新闻:《蒋介石透过一个中国高层官员在日本东京近郊购豪宅》。蒋介石得知后大骂道:“混账!怪不得上海和东南沿海败得那么快,原来汤恩伯早作了逃往日本的准备!”

1950年3月,汤恩伯去日本,上飞机后机上验票人员要他出示赴日证件。汤恩伯声称是受政府委派到日本执行特殊任务,未办签证。机上工作人员要他下飞机,他坚决不下,并与工作人员发生激烈争吵。蒋介石判断汤恩伯想逃往日本,于是下令阻止。几名军警接到命令后,强行将汤恩伯拉下了飞机。

当年陈仪在被押往刑场时,曾愤恨地说道:“忘恩负义的东西,他也多活不过五年!”1954年5月,在家闲居的汤恩伯胃病复发,经人介绍赴日本做手术。结果看起来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小手术,却要了汤恩伯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