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特殊大桥的桥墩里埋了一人?胡说八道
热文

中国最特殊大桥的桥墩里埋了一人?胡说八道

2021年12月29日 16:02:19
来源:牛戈文草

一次旅游途中,导游小姐动情地讲起一个煽情的故事,说是当年在修建龙骨甸(实为大田菁)特大桥时,铁道兵战士熊汉俊不慎跌落到第七号桥墩40米深的混凝土泥浆中,为了不影响施工进度,熊汉俊对着同志们高喊:别管我,修桥进度要紧,等大桥建好铁路通车,路过的时候鸣笛30秒告诉我。而同样是为了施工的进度,在场的领导们不得不含泪决定继续浇灌,将熊汉俊活活筑在了桥墩里。

好煽情的段子,回来后网上搜索了一下,这才发现,原来这个段子传得远远比导游小姐说得更玄,甚至说产生了灵异效果。有兴趣的自己搜索一下就知道了。

胡说八道!胡说八道!胡说八道!

首先,从技术层面上说:

他没办法掉下去。建桥墩也好,建其他什么也好,都有纵横编织的钢筋。桥墩中钢筋的密度很大,其中的缝隙,不要说一个成年的军人,就是一个幼儿,也不能容纳。他不可能掉得下去。

退一步说,即使没有钢筋(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他掉了下去,混凝土也顶多能陷到他的脚脖子或小腿肚子。这是因为,混凝土的浇灌,不是一步到位的,而是一层一层进行的,每次浇灌的厚度,也就是半米多。

说没法救援而继续浇灌,将烈士活埋,那更是胡说八道。须知每次浇灌几十公分厚的混凝土,要等到它慢慢凝固以后才能再继续浇灌。要等多久呢?在烈士牺牲的六十年代,要等十二个小时左右。仅仅是陷没了脚脖子,就眼睁睁等十二个小时不实施救援,可能吗?

人体的密度远远小于混凝土,混凝土里埋了一个人,不论尸体腐烂与否,都会给桥墩内部形成一个空(软)洞,这个空(软)洞将严重影响到桥墩的质量。铁道兵是一个技术兵种,他们不会连这个都不懂。

其次,从史实的角度说:

牺牲的烈士名叫熊汉俊,是铁道兵8师36团17连13班的班长。1965年8月24日晚,在修建连接龙骨甸至黑井间的大田箐特大桥时,突遇黑井遂道(注意,是遂道,不是桥墩)塌方事故,熊汉俊和排长赵锦坤、技术员袁运重等七名干部战士被埋。部队很快组织了抢救,七人全部被送往医院。后六人经抢救脱险,唯独熊汉俊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牺牲。

熊汉俊烈士是死于铁八师医院,其尸骨安葬在位于云南省禄丰县黑井镇的铁道兵烈士陵园内,墓碑至今保存完好,根本不是在那所谓的桥墩里。

如今,包括熊汉俊遇难时在场指挥的营教导员罗喜、一同受伤的排长赵锦坤、参与抢救的14班班长胡士良和负责为烈士装殓下葬的18连连长张金华等都还健在,几人或亲笔撰文,或通过媒体发声,已经把熊汉俊烈士牺牲的经过说得清清楚楚,不存在丝毫的悬念和争议。

为了修建成昆铁路,铁道兵牺牲了1304名干部战士,个个有名有姓,熊汉俊只是其中之一。他的牺牲,就是常见的一次普通事故,和其他牺牲的烈士没有什么不同。那些杜撰者不过是随意选中了他的真名,以使这段子更逼真而已。

第三,从人民军队的性质和传统上说,你什么时候看到过为了施工进度不顾人的生命能救而不救的?说起来来气,不想展开了。

这年头造假盛行,而只要杜撰出的段子狗血,煽情,就有人信,真……这里不让暴粗口,不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