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世友女儿:父亲十分敬重粟裕 和他关系非常好
热文

许世友女儿:父亲十分敬重粟裕 和他关系非常好

2021年11月24日 14:48:29
来源:近现代史前沿

原题:1969年,粟裕给许世友打电话:老母亲在南京生活困难,请关照一下

图|粟裕

前言

许世友与粟裕,是革命战争年代成长起来的一代名将。对于他们之间的传奇故事,其实大多数人都已经耳熟能详。

两人解放战争时期,一个是华东野战军代司令、代政委,而另外一个则是华东野战军山东兵团司令员。算起来也是上下级关系。可我们平常看到的故事是,许世友对粟裕的指挥不大服气,长期以来这种说法有不少,而且多半还都是以许世友这个举动为荣。

许世友的女儿许华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曾提到这一点:

“流传最广的就是解放战争时期,许世友不服粟裕的指挥。这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情,我父亲十分尊敬粟裕将军,与他的关系也非常好。”

许世友与粟裕

两人性格完全不同,这也源于两人的过往的经历不同。

粟裕早年求学时期学业非常出色,1923年还曾考入湖南省立第二师范,后来因为学校进步校长遭到迫害,他们这些学生也被迫转移到了武昌叶挺的24师教导大队之中。自此以后粟裕走上了战场,并逐渐成长为功勋赫赫的战将。

而许世友则不然,他自幼在少林学过功夫,后来在家乡参加农民运动,作为一个武人出身的将军,许世友经常干的事情便是率领部队勇猛冲锋作战。

图|许世友

粟裕与许世友,是解放战争时期才建立起来的联系。

两人土地革命时期,一个是红一方面军,一个是红四方面军。

粟裕曾参加南昌起义,后来跟随南昌起义的部队上了井冈山,早在1926年11月粟裕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7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许世友早年曾在吴佩孚军阀部队里当兵,后来才在家乡参加了农民自卫队,并担任队长,1926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7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抗战时期两人一个是新四军,一个是八路军,也几乎不大照面。

直至1947年1月,华中、山东两大野战军合并以后,粟裕和许世友才真正在一起有了共事的机会。

1947年3月,胶东军区所属的5师、6师以及两个警备旅改编为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原胶东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任九纵首任司令员。

从这一情况来看,许世友没有参加过华野合并之初的宿北战役、鲁南战役,当时两大野战军尚未完全合并。

图|宿北战役

有不少的文章写了,粟裕在指挥宿北战役时,考虑到许世友率领的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战斗力强,因而去派九纵进攻整编69师与整编11师间隙的制高点——峰山。

还提到许世友因为不听警告,认为峰山只有整编69师一个营防守,差点没有拿下来,粟裕还增派了一个炮营,经过两次冲锋才拿下峰山,可惜已经错过了歼灭整编11师的机会。

经考证来看,参加宿北战役的是张震率领的华中野战军第九纵队。而宿北战役中负责抢占峰山的是山东野战军第8师,师长何以祥,第8师一贯以打仗勇猛著称,有“陈军长袖子里的小老虎”之称。而且第8师不仅攻克了峰山,而且还挡住了国民党军两个整编旅的反攻(其实是两个师的兵力),并且在击退反扑以后,全歼了国民党军预备第三旅。

有人为了讲许世友不听粟裕的指挥,张冠李戴地把一些原本属于两人的事儿,强行嫁接扭曲在一起,也不知道目的何在。

九纵组建后,首战建功是在莱芜战役时期。

经过1947年宿北战役、鲁南战役以后,蒋介石集中了23个整编师,准备发起鲁南会战,南线集中欧震率领的整编十九军8个整编师的兵力,北线则抽调山东第2绥靖区李仙洲率领的3个军,采取密集推进的方式,进攻山东解放区首府临沂。

图|莱芜战役时华东野战军

华东野战军除了2纵、3纵在临沂以南采取宽正面布防,吸住国民党军外,调动第1、第4、第6、第7、第8纵队向北移动,原驻扎胶东、渤海的9纵、10纵南下博山、明水一带。

许世友对莱芜一战有过回忆。

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原本是在主力开赴东北以后(组建了东野41军),地方部队组建的部队,胶东本地子弟很多,本身对于故乡有着很深厚的情感。

2月5日9纵接到命令西进参战时,本来是凌晨时分,可乡民们却自发地赶来欢送,把煮熟的鸡蛋往战士们手中塞,放鞭炮、敲锣打鼓之声不绝于耳。

毫不夸张地说,9纵是寄托着家乡人民无限的期望走上战场的。

这一战9纵也确实是打出了彩,他们西进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配合8纵一起歼灭位于和庄的国民党军73军77师,许多战士们对这一战都感到十分期待,毕竟这也是他们第一次走上主战场。

原本9纵是配合8纵作战,可国民党军77师提前一步赶到打乱了计划,9纵根据战场实际变化,临时做出部署,令25师主攻和庄的77师,而8纵取道西南进攻,77师首尾不能相顾,9纵25师率先冲入国民党军77师指挥部,击毙了师长田君健,立下了首功。

图|莱芜战役经过要图

随后9纵25师打扫战场时,意外撞到了从莱芜逃出的73军4000余残兵败将,25师一个冲锋消灭这股敌人,并俘虏了国民党军73军中将军长韩浚。

战后许世友嘉奖了25师、26师,表扬了他们的突出功绩。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也是许世友首次在粟裕的指挥下参与作战。

而让两人产生交集的第二次作战,当属孟良崮战役。

孟良崮战役

许世友所率领的9纵,其实在孟良崮战役之前,是华野新组建的纵队。

原华中野战军部队,都熟悉粟裕的打法不奇怪,山东野战军的部队,经过宿北、鲁南、莱芜战役的磨合,彼此之间熟悉的也都差不多了。

可许世友大概是不熟悉粟裕的打法的,至少光是经过一个莱芜战役,还远远不够的。

莱芜战役结束后不久,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军痛定思痛,决定24个整编师3个兵团的兵力采取加强纵深、密集靠拢、稳扎稳打、逐步推进的战法,由南向北向鲁中山区推进,意图寻找我军主力,并迫使我军与之决战。

图|粟裕与陈毅

为了调动国民党军,以便于寻找间隙作战,从1947年3月开始,华东野战军在粟裕的调动下,积极寻找战机,以便于调动敌人,便于寻找作战机会。

可这一次国民党军是吃了秤砣铁了心,面对我军的行动,竟然是充耳不闻,到4月中旬,国民党军打通了津浦铁路徐州至济南段,占领了鲁南解放区,并继续向鲁中地区推进。

华东野战军在4月下旬发起泰蒙战役,原计划是通过打击泰安的整编72师,调动国民党军来援,可这一战除了全歼国民党军整编72师外,未能实现调动敌人的目的。

由于连续一个多月,华东野战军一直就是在山野间不断的来回调动,当时部队中产生了很大的不理解情绪,尤其是随着不断的回旋,物资也越来越少,生活上的困难不断加剧的情况下。

1947年5月,在中央的精神下,华野主动收缩到了莱芜、新泰地区,等候战机。

蒋介石与国民党军徐州指挥所顾祝同认为,华东野战军收缩兵力,是无力再战的表现,要求3个兵团迅速推进。汤恩伯率领的第一兵团为了抢攻,不等另外两个兵团的配合,就以整编74师为主,自垛庄、桃墟地区进攻坦埠。

图|孟良崮战役要图(9纵位置位于坦埠以南)

原计划打汤恩伯第一兵团所属的第七军以及整编48师,但得知整编74师直扑坦埠的情况以后,华野迅速调整了部署。

许世友的9纵即在被调整之列。

依据1947年5月20日,经许世友批准,聂凤智所写的《第九纵队孟良崮战役总结》来看:九纵自坦埠出发后,应迅速东开沂水西南地区,会同其他部队一起聚歼桂系部队于莒沂地区。

许世友在接到命令以后,立即率领部队出发。可部队才开出十几里地,许世友就又接到了华野总部的命令,要求其返回原地。

事实上大家可能也明白了,许世友一开始被要求向东开,是为了在战略上配合歼灭桂系第七军以及整编48师的,可后来调整为打整编74师以后,九纵任务也就随即发生了变化,负责控制坦埠以南,尤其是坦埠东南的制高点。

图|第九纵队孟良崮战役总结(开头节选)

原本是出于战略的需要,可许世友对此一切都是不知情的,当参谋长接到华野总部打过来的电话的时候,许世友大发了一通牢骚:

“你们只知道在地图上一卡一卡的,当兵的是两条腿。”

许世友不知道电话对面是时任华东野战军副司令员粟裕(粟裕是1948年5月以后才开始任华野代司令员兼代政委的)。

粟裕接这个电话时,也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在原地愣了半天神。

图|聂凤智

也有人觉得,许世友明知道打电话来的是上级,还如此顶嘴,是不服从指挥的表现,也有些人间接上升理解为,许世友不服从粟裕的指挥。陈老总后来还在大大小小的会议上,点名批评了几次。

不过说起来,对许世友来说也确实是有些冤枉。

许世友原本就有些脾气,举凡开国将军中,大多数的将军都有独特的个性和脾气,许世友也不例外。

整个孟良崮战役中,虽然许世友发了一通脾气,可还是不折不扣的执行了命令。9纵的5个团虽然未能及时穿插到位(据聂凤智《第九纵队孟良崮战役总结》),可并非是因为许世友不服从指挥而造成的。相反整个孟良崮战役中,9纵打的非常顽强刻苦。

图|粟裕在孟良崮战役前线

至于有许多人说,许世友自济南战役以后,便离开了一线部队,没有参加后来的淮海战役,也是为了便于协调指挥。

事实上根据《毛泽东军事年谱》记录来看,许世友早在1948年5月就已经生病了。

“根据饶漱石的建议,致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征求对山东兵团、华北军区有关干部调整的意见:因许世友病重,提议请考虙以王建安为山东兵团副司令员。”

钟期光将军也在回忆录中明确了这一点:

“济南战役前许世友同志正在养病,毛主席指名令其返部加强指挥,战后再去休养。”

许世友带病指挥了兖州战役以后,于当年7月休养。

8月王建安调任山东兵团副司令员,8月25日华野前委召开会议,会议中决定,由粟裕、谭震林统一指挥济南战役攻城以及打援的全部作战。

图|济南战役

8月25日,中央军委复电华野前委,电文中要求:

“请考虑在许世友同志身体许可情况下,请他回来担任攻城主要指挥员,王建安同志辅之”。

虽然经毛主席一再要求,许世友也未能立即前行,一直到9月,许世友才在不断催促下,才赶赴济南,上任攻城战役总指挥。

这时济南战役的方案已经初步确定,本来是不需要许世友太操心,可一场大规模的战役,劳心劳力,许世友又是几天几夜没有休息好。因此济南战役以后,许世友便又进入到休养状态,一直到1949年出任山东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

许华山:我父亲十分敬重粟裕将军,和他的关系非常好

从以上具体情况来看,许世友对粟裕,根本也不存在不服从指挥的问题。

许世友的女儿许华山回忆:我父亲十分敬重粟裕将军,和他的关系非常好。

1947年8月,遵照党中央的指示,华野分为内线、外线两个兵团作战,其中留在内线的第2、第7、第9纵队和新组建的第13纵队组成内线兵团,又称东兵团,粟裕与陈毅于8月5日联名上报毛主席,以谭(震林)为司令,许世友为副司令,黎(玉)为政委”,执行内线作战任务。

图|淮海战役总前委粟裕、邓小平,刘伯承。陈毅、谭震林

其中谭震林为华野副政委,当时华野跳转外线作战以后,内线作战指挥机构构成中,必须要有一个足够分量的人留下,谭震林是最合适的人选,而黎玉更不一般,他是华东局副书记,山东纵队政委、新四军副政委、山东野战军政委、华东军区政委,曾长期在山东工作,分管财政、粮秣、支前等多项工作。

只有许世友是纵队司令提拔上来的兵团级干部。

由于谭震林长期负责政工工作,对军事指挥不太熟悉,因此需要选择一个善于指挥打仗的人辅助。按理来说,华野9纵成立较晚,相比来看,不如叶飞、陶勇、王必成等有过大兵团作战的经验,可粟裕仍然选择了相信许世友。

不久以后,许世友改任兵团司令,而谭震林则改任政委,而这时候谭震林仍然兼任着华东野战军副政委,从职务上来看,要高于许世友,但山东战事的布局,已经完全交由许世友负责。

许世友也成为粟裕麾下第一个从纵队司令提拔的将领,也是华东野战军第二个兵团司令( 第一个是谭震林)。

而且从后来的战事发展来看,许世友的确是不负众望。在极端困难的环境下,许世友指挥了胶东保卫战,歼灭了国民党军6.3万人,不仅粉碎了敌人对胶东解放区的进攻,还有力的支援了外线兵团的作战。

开国中将王必成曾经说过一个故事:

1962年的一天,粟裕在上海大病初愈,当年一些华野的老部下都前往看望他,许世友、陶勇、王建安、王必成都去看望他,一行人思来想去没什么事,于是决定一起去打猎。

韩先楚一枪打中了一只野兔,其他的野兔受惊逃窜,王必成在一边大喊:“打,打,打那只最大的公兔。”

可大家谁也没有打中,这时候粟裕抬手一枪,打中了那只为首的跑得最快的公兔。许世友、韩先楚拍手叫好,许世友更是感慨地说道:

“厉害!厉害!我曾经想找机会跟老首长比试枪法,这次见了老首长的神威,我甘拜下风。”

难道许世友连一只野兔也打不中吗?恐怕或许也不尽然吧。

图|粟裕与许世友合照

许世友对粟裕的敬重,其实是体现在小事上。

许世友曾在广州、南京军区先后担任司令员,每次粟裕前去,许世友都是毕恭毕敬地接待。

据许世友的女儿许华山回忆,1969年九大召开前夕,许世友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时粟裕打来的。

原来粟裕的母亲由于不习惯北京的气候,一直是住在南京的,粟裕给许世友打电话,是拜托许世友能够关照一下。

许世友在电话里,对粟裕仍称粟总长(粟裕曾任总参谋长),放下电话以后,即命令李文卿通知军区管理局,要求管理局从这一天开始,就要把粟裕母亲的生活管理起来。

不仅如此,许世友还要求管理局局长王桂生立刻到老人家家里,去看看老人家里有没有什么需要的。

图|1980年1月,粟裕与叶剑英、杨尚昆、许世友等同志在广州白云机场

第二天,许世友回到南京以后,立即把王桂生叫来,亲自询问粟裕母亲的情况,并要求王桂生,先给老人家治病,然后再解决其他问题。

作为为全中国解放付出不懈努力的开国将军,许世友、粟裕然他们日常往来并不多,但他们 两人是有一份情谊在里面的,不仅如此,粟裕作为曾经许世友的上级,许世友对粟裕的敬重,是完完全全刻在骨子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