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早期远洋潜艇思路
热文

英国早期远洋潜艇思路

2021年11月24日 09:07:31
来源:燃烧的岛群

【题图为皇家海军D4号潜艇,拥有一门实验性的12磅(3英寸)甲板炮】

在费舍尔担任第一海务大臣时期的改革中,最为引人注目的莫过于他引入的主力舰设计。而在战列巡洋舰为皇家海军带来了无与伦比的远洋打击能力的同时,由雷击舰艇组成的支队则构成了皇家海军近海防御力量的庭柱。在岸防力量主要由岸炮构成的时代,进行近岸封锁作战的主力舰队需要规避岸炮的射程。鱼雷的出现使得小型舰艇拥有了威胁主力舰的能力,而如费舍尔在他自己于1905年提交给内阁的备忘录中所说,同时期的岸防力量能够威胁到的范围几乎等于潜艇在白天的行动范围和雷击舰在夜晚的行动范围。也正因为如此,近程封锁与远程封锁之间的实质差别正在逐渐消失。

在费舍尔于1903年在Naval Necessities这份著名报告中提出的设想中,一个支队单位应该由24艘雷击舰和12艘潜艇组成。他于同年的另一封书信中提到,皇家海军需要的潜艇总数大约在一百艘上下。费舍尔曾经主张过潜艇的“进攻性运用”,在他的理念中,“由于进攻行动必然包括针对对方自由行动的妨害,因此任何干扰对方行动的目标都可以被视为是进攻性的”。而为了达成针对法国人行动的妨害,使得英吉利海峡中行动的潜艇数量达到“饱和”是有必要的。可惜事与愿违,直到1904年,英国人拥有的潜艇总数只有该计划中的五分之一左右。时任审计官的威廉·梅(William H. May)于一月声称,皇家海军想要的,是一艘能够在任何海况下在公海行动的潜艇。而这个思路下的潜艇直到1905年才被正式提上议程,为新潜艇选型的重任也就落到了新上任的审计官亨利·杰克逊(Henry B. Jackson)头上(值得一提的是,他在前几年就曾经负责过法国潜艇的情报收集工作)。

为了保障潜艇的航行性能,潜艇自身的体量是十分重要的。英国人此前设计过的最大潜艇不过是300吨级的B级和C级潜艇(二者的舰体差距不大)。改变原有的单壳体设计是增加潜艇体量的一个直接途径,而法国设计师Laubeuf早在八年前就实验了自己的双壳潜艇构型。两层耐压壳带来的好处有许多,比较重要的几点包括能够比较自由地为外层耐压壳修型,从而通过接近水面舰艇的船型设计改善潜艇的水面航行性能(相比于单壳设计中常见的纺锤形舰体)。除此之外,双壳潜艇的压载舱位于两层耐压壳之间,而非单壳设计那样位于耐压壳内部,这使得潜艇拥有更大的内部空间,能够容纳更多内部设备,间接增加了吨位。同时,潜艇本身的储备浮力也得到了显著提升。这些优势显著地提升了双壳潜艇的适航性,为其赋予了更加优秀的远洋能力。

被提上英国人的潜艇设计委员会的两个方案都包含了外置的压载舱。其中一个方案将压载舱置于舰体顶部,而第二个则采用了位于侧面的“鞍式”压载舱(saddle tanks,即将压载舱设置于舰体两侧的突出部内,因为其形似马鞍袋而得名)。最终委员会基于理论上更加优秀的水下航行性能选择了第二个方案,也就是后来的D级潜艇。新设计的另一个重要特征是柴油机,根据英国人在四月得出的结论,要达到相同的航程所需的柴油只占汽油重量的一半,而其体积甚至小于一半。换句话说,柴油机的应用可以在燃料储量相同的情况下提供大约两倍的航程。虽然新设计的柴油机需要更大的内部空间,但这个问题已经通过外置的压载舱得到了解决。还有一点,柴油的价格不到汽油的一半。

【英国早期潜艇的对比图,右下即为D级,可以看出体量上的显著增长。最右侧绘出了所谓“鞍式”压载水舱的示意图】

值得一提的是,D级在建造过程中遭到了诸多挫折。1905-06财年,海军部仅提出了一艘试验型潜艇的预算,撇开需要耗费大量资金的其他改革项目以外,这也部分是因为维克斯被怀疑在建造过程中牟取了过多利润。在皇家海军刚刚决定建造潜艇的1902年,为了说服维克斯购买建造所需的设备、招募熟练工人等,海军部被迫给予了维克斯一份七年的垄断合同。双方共享这段时间内发展的所有潜艇技术,并且相关的潜艇只能在海军造船厂或者维克斯的造船厂进行制造,而维克斯则拥有合同的定价权。海军部对于维克斯提出的84000镑的合同价格感到十分不满,并试图通过在自己的船厂建造潜艇来胁迫对方降价。最终,维克斯在1906年八月以69000镑的合同价格开始生产,而有趣的是,有历史学家认为,维克斯在此时依然能从合同中获得高至70%的利润。也正因为如此,D级服役的时间被大幅延后至1908年末。

另一个比较有趣的话题是,英国人在1904-05年关于远洋潜艇的考虑是否是为了取得在北海部署潜艇的能力。换言之,新型潜艇是否是为了在北海应对新兴的德国威胁而准备的。总体而言,这与“1904之后数年内英国的舰队部署调动是不是为了针对德国”是同一话题。在马德尔(Arthur J. Marder)一类的传统历史学家看来,英国此时已经开始注意德国的威胁,并进行了一系列有针对性的准备,而舰队调动和新的舰艇设计都可以被视作战略变化的一部分。而以Sumida(Jon Tetsuro Sumida,笔者并不知道他名字的汉字写法)为首的派别则认为英国在此时的战略目标并没有大幅的变化,而不论是舰队调动还是舰艇设计都可以被视为是手段上的变化。而如果D级的指标不是特意为了在北海行动而准备的,它则可以被视为是费舍尔此前提出过的潜艇运用手段的延申。此前的B级和C级尽管具备在海峡行动的能力,但为了达成费舍尔所说的“进攻性”运用,二者的航程是不够的。他曾在书信中提到过,潜艇的具体运用方式可以包括部署在对方港口外,并威胁所有出港的敌方舰艇,而为了达成这一目的,当时航程不足的潜艇可以通过水面舰艇拖曳的方式进行部署。这样一来,D级的航程在一定程度上允许了新潜艇自行部署到更远的区域内,以达成它们被赋予的职能。

------分割线------

作者的话:

各位好久不见呀,我是野人。之后我会尽量以一定的频率更新类似的随笔文章,内容主要与本人的阅读兴趣相关,大部分应该会是类似的短文风格,还请大家多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