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斗焕全史(十二):暴风雨前夜
热文

全斗焕全史(十二):暴风雨前夜

2021年11月23日 11:25:41
来源:坐井谭天

暴风雨前夜

然而,就在亚运会举办的一周前,汉城金浦国际机场却遭到了炸弹袭击。9月14日下午三点,机场中一台饮料自动售货机里暗藏的定时炸弹突然爆炸,5人当场丧生,还有38人身受重伤。经过调查,定时炸弹使用的炸药与“仰光爆炸事件”中的完全一致,可以判断是朝鲜所为。实际上,尽管朝韩关系此前已经有了些许缓和的迹象,但金日成对韩国的亚运会十分嫉妒,专门委托巴解组织帮忙制造了这场“金浦机场爆炸案”,目的就是扰乱即将到来的亚运会。不过,全斗焕政府此时已经箭在弦上,严格控制媒体,将这场爆炸案轻轻掩盖过去。可是,在奥运会前夕,朝鲜将会再次制造恐怖袭击,并将有着更为惨痛的伤亡。

报纸对“金浦机场爆炸案”的报道

1986年9月20日,第十届亚洲运动会如期在汉城举办。这场亚运会可以视为1988年奥运会的预演,不仅与奥运会使用相同的场地,就连吉祥物也是与奥运会共用可爱的“太极虎”,甚至喊出的口号就是“将亚运会升华到奥运水平”。既然是“奥运水平”,韩国运动员在场上超常发挥,成功斩获93枚金牌,总奖牌数跃居第二名,创下了辉煌的成绩。

运动员点燃圣火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在亚运会成功进行的同时,韩国政局却是暗流涌动,宛如暴风雨前夜。自从“修宪特委会”成立以来,执政党与反对党不仅在修订宪法的实质性问题上毫无推进,甚至在程序性问题上也难以达成妥协,陷入了僵局。全斗焕明白自己实在是太过臭名昭著,并且距离卸任只有不到一年半的时间,便开动宣传机器,全力宣传内阁制与继承人卢泰愚的个人形象,亚运会几乎成了卢泰愚的个人秀。另一方面,反对党也意识到政府在利用亚运会拖延时间,所以决定采取双轨政策,除“修宪特委会”的活动外,再一次回到国会外的大众斗争。

随着亚运会在10月5日顺利闭幕,原本暂时平息的学生集会再度开始升温。10月28日下午,来自全国各地的两千多名大学生齐聚汉城建国大学民主广场。在那里,他们还成立了“全国反外国势力、反独裁爱国学生联合”组织。当活动即将结束时,一千五百多名警察突然闯入校园,将学生们赶进了教学楼,把那里围了个水泄不通。无路可退的学生只得在那里静坐抗议,这就是“10.28建国大学事件”。为了让事态能够和平解决,校方与全斗焕政府进行了谈判,如果能保证学生们的安全,就让他们自行解散。

“10.28建国大学事件”

面对校方的合理要求,全斗焕的回应却是派出更多的警察,还将包围的建筑断水断电。凑巧的是,就在几天前警察逮捕了几十名左翼大学生,当局大肆宣传,声称这些学生要组建共产主义政党,因此被称为“ML党事件”(ML是马克思-列宁的缩写)。全斗焕政府将“10.28建国大学事件”与“ML党事件”强行联系起来,声称被包围的学生是“亲北的共产主义革命分子”。不过,肆意的污蔑很难让民众信服,也无助于转移视线。于是,全斗焕政府准备制造一个大新闻。

10月30日,韩国报纸突然刊登了一个“爆炸性新闻”:朝鲜正在建设金刚山大坝。在媒体添油加醋的恐怖报道里,建成之后如果朝鲜开闸放水,汉城将会被洪水席卷,水位能达到几十米深,市中心会变成一片汪洋大海。听到如此震撼的消息后,民众们自然惶惶不可终日,不再关注建国大学的事态。趁此良机,全斗焕立刻在第二天出动三千多名警察,在直升机的支援下展开了强攻。在压倒性的力量优势下,一千五百多名学生被强行抓走,创造了单一事件中逮捕人数的世界纪录。

当时电视台对金刚山大坝的报道

不过,尽管全斗焕顺利瓦解了学生们的抵抗,但对于“金刚山大坝”民众们还需要一个说法。全斗焕政府宣布,为了应对朝鲜的“水攻威胁”,将建造“和平大坝”,继而开展了全国性的募捐活动。在电视台的镜头里,上至白发苍苍的老人,下至牙牙学语的孩子,都“踊跃捐款”。然而,这个所谓的“金刚山大坝事件”不过是全斗焕政府为了维护自己统治而精心编造的谎言。事后来看,这场“全国募捐活动”简直是一场的情景喜剧,只是当时民众都被蒙在鼓里。

和平大坝直到2005年才真正建成

利用“金刚山水坝事件”引发的社会紧张气氛,全斗焕政府大肆解散工会与政治组织,并对学生与反对党进行强力镇压。一时间,韩国政局变得高度紧张,部分民主人士甚至认为,全斗焕准备再发动一场军事政变。为了缓和紧张气氛,金大中提出只要全斗焕同意修改宪法,恢复总统直选,愿意放弃大选资格。然而,全斗焕政府却对此不屑一顾,继续维持高压政策。

1986年圣诞节的前一天,新韩民主党总裁李敏雨不经其他党员同意,突然召开了记者招待会。面对无数镜头,他抛出了一个爆炸性的提议:“李敏雨构想”。构想的核心意义便是,只要全斗焕政府同意进行民主化,反对党就可以同意全斗焕政府提倡的内阁制改宪。“李敏雨构想”不仅仅破坏了新韩民主党内部关于总统直选制改宪的共识,更彻底暴露了他不过是全斗焕的一个傀儡。全斗焕政府对“李敏雨构想”表示热烈欢迎,并动员媒体进行大力宣传,极力制造“内阁制改宪已经是既定事实”的舆论。然而,新韩民主党的核心人物金大中和金泳三当即对“李敏雨构想”表示拒绝,直截了当的指出,不实现总统直选,民主化就无从谈起。尽管新韩民主党内部支持李敏雨的只有极少数人,但他这一爆炸性的提议严重破坏了该党的团结。

李敏雨、金大中和金泳三的合影(从左到右)

于是,在全斗焕的高压统治与反对党内的政治背叛中,韩国悄然踏入了1987年。1月13日深夜,朴钟哲的狭小住所门口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此时时间已近午夜,照理说朋友不会在这时拜访他。抱着这样的疑虑,朴钟哲还是打开了房门。然而,等在门外的却是警察与手铐。时年22岁的朴钟哲不久前才刑满释放,他原本是汉城国立大学语言系的一名学生,一年前因为参加游行示威而被捕入狱,并被大学开除。出狱后,他更加积极的参加学生运动,因此被警察盯上。

朴钟哲

警察在没有逮捕令的情况下,强行把朴钟哲带走,逼他说出学生运动领袖的行踪。可是,他对此一无所知,警察便开始了刑讯逼供,几乎毫不停歇的折磨了他一整天。1月14日下午,朴钟哲被警察活活拷打致死,此时距离他被强行逮捕还不到24小时。警察把他送去医院,发现人早已死亡。一名记者了解到了此事,悄悄进行调查。第二天早上,《中央日报》刊登了名为“正在接受警方调查的大学生意外死亡”的文章。朴钟哲的死立刻成为了社会关注的焦点,民众纷纷质问事件真相。全斗焕政府很快就会明白,“朴钟哲拷打致死事件”将会成为连锁反应的起点,而这串多米诺骨牌的终点便是第五共和国的覆灭。

朴钟哲去世时被关押的房间

尸检结果很快证明,朴钟哲死于水刑造成的窒息,并且身上还有多处淤青,证明他死前受到了非人的虐待。但当局却打算继续抵赖。1月16日,警方举行记者发布会,声称“朴钟哲在喝了几杯凉水后,突然怪叫一声,脑袋便撞上了桌子,警察见状赶紧把他带到医院,结果最终在医院去世了”。如此荒诞不经、驴唇不对马嘴的说辞彻底激怒了民众。人们纷纷走上街头,要求公布事实真相,并要求全斗焕本人亲自谢罪。在民众的压力下,警方终于承认朴钟哲确实死于刑讯逼供,并将涉事人员赶紧逮捕,内务部长也被迫辞职谢罪,同时朴钟哲的尸体被匆匆火化。这件“朴钟哲拷打致死事件”似乎得到了平息,但这件事很快便会波澜再次。

民众在1月17日举行的纪念活动

此时,新韩民主党的内部分裂日渐加深。在修改宪法的问题上,“两金”(金大中和金泳三)与李敏雨的分歧越来越大。新韩民主党即将召开全党大会,李敏雨又坚决反对金泳三担任新任总裁。由于双方无法达成任何共识,4月8日,金大中派和金泳三派的73名议员宣布脱党。这对新韩民主党的打击几乎是致命的,它一下子就从国会中的第一大反对党沦为一个微弱的边缘政党。而金大中与金泳三则开始密切筹划组建新党。

全斗焕逐渐感到自己的统治受到了威胁,他认为这是由于社会上存在修改宪法的讨论。于是,全斗焕趁着反对党陷入分裂的时机,在1987年4月13日突然发表被称为“4.13护宪措施”的特别演讲,宣布在1988年汉城奥运会成功举办前,暂停一切关于修改宪法的讨论。他并没有想到,这样的措施只会更加激发民众的怒火。

全斗焕发表“4.13护宪措施”

同样在4月13日这天,金大中派和金泳三派联合推举金泳三为新党“统一民主党”的总裁,并决定在5月1日召开成立大会。为了干扰反对派的活动,全斗焕甚至不惜找到黑社会,让他们进行破坏行动。接连数日,统一民主党在各地的办公室都遭到黑社会分子的打砸抢烧(这些黑社会的头子名叫金龙男,绰号“龙八”,因此被称作“龙八事件”)。最让人气愤的是,警察竟对破坏活动袖手旁观。尽管遭到这么严重的打击,统一民主党却仍然如期成立,这无疑是对全斗焕政府的又一大打击。

“黑社会阻挠统一民主党创党事件”

黑社会头子金龙男“龙八”

1987年5月18日,在“5.18光州民主化事件”七周年之际,汉城明洞教堂举办了规模宏大的弥撒活动,缅怀为民主化牺牲的烈士们。弥撒结束后,金胜勋神父走上台前,宣布政府隐瞒并捏造了“朴钟哲拷打致死事件”的真相。这一声明立刻在全国范围内引起了轩然大波,“朴钟哲拷打致死事件”再度成为了整个社会关注的焦点。全斗焕政府被迫展开复查,把另外三名涉案的警察逮捕,甚至还对内阁进行了全面改组,将涉事的官员全部撤换。可民众的怒火可并不会这样轻易的平息。

随着国民的反抗情绪急剧高涨,全国性的抗议活动也即将一触即发,急需一个能够统一所有反抗力量的组织。于是,全国各大民主组织在5月27日召开大会,宣布成立“争取民主宪法国民运动本部”,计划在6月10组织游行示威。这一韩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反对运动组织就此诞生了,一场规模空前的民主化运动也即将到来。为了应对集结起来的民主人士,全斗焕政府宣布,同样在6月10日,民主正义党将召开全党大会,确定下一任总统候选人。他试图以此分散人们的注意力。

“争取民主宪法国民运动本部”成立

在游行示威开始前的6月9日,全国的大学校园里都进行了预演。延世大学的学生们准备走出校园,在汉城街头进行游行示威。警察却早已埋伏在了校园门口,肆无忌惮的发射催泪弹,阻挠学生们的步伐。照理来说,催泪弹是非致命弹药,正常使用的话相当安全。可警察无视安全守则,直接瞄准学生们的头部发射弹药。年仅20岁的学生李韩烈被催泪弹命中后脑,顿时血流如注,倒地不起。他的同学见状赶紧搀扶着他,把他送到医院进行紧急抢救。此时李韩烈已经脑死亡,无力回天。

李韩烈牺牲时的照片

这悲剧性的一幕凑巧被在场的摄影师捕捉下来,立刻发表在了海内外的各大报纸上。这张照片震惊了韩国,也震惊了世界。人们不禁想起27年前“4.19运动”前夕的悲壮一幕。同样身为学生的金朱烈也被警察的催泪弹击中后脑,不幸牺牲。历史仿佛在此时迎来了一个轮回,全斗焕也即将像李承晚一样,在学生与民众的愤怒中黯然下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