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津湖之战有美军为当逃兵 “妙用”榴弹自残
热文

长津湖之战有美军为当逃兵 “妙用”榴弹自残

2021年11月22日 14:49:47
来源:陶慕剑观察

关于长津湖战役,西方战史一直吹嘘美军陆战一师的表现,尤其是所谓的“作战勇敢”。但是,美军官方战史却往往回避一个史实,那就是长津湖战役中严重的逃兵现象。

战役期间,美军在下碣隅里机场强行打开了空中通道,使用C-47运输机向外运送伤病员。但是,这条空中通道却被一些逃兵利用了。

下碣隅里强行打开空中通道

1950年11月27日,长津湖战役打响,此时陆战一师指挥部所在的下碣隅里虽建有一座简易机场,但此时尚未完工,只能使用轻型飞机。然而,战役打响后,陆战一师主力的陆上通道被迅速切断,逼迫美军加快了下碣隅里机场的修建。

在陆战一师师长史密斯少将督促下,仅完工40%、跑道长880米的下碣隅里机场在12月1日下午成功着陆了一架C-47运输机,从而强行打开了长津湖美军的空中生命线。此前,下碣隅里机场只能使用直升机和轻型飞机对外输送伤员,平均每天输送数字仅有60名,C-47起降成功后大大增加了这个数字。

12月1日下午,也正好是第31团级战斗队覆灭的日子。从这天傍晚开始,一批又一批“北极熊团”伤员涌入下碣隅里。三天后,柳潭里通往下碣隅里的陆上通道也被打通,更多陆战队的伤员也被送进了下碣隅里。

截止到12月5日夜间,美军利用这条空中通道共向外运送了4300名“伤病”人员。但是,不少“伤员”的真实性在第一天就被揭发了。

几百人冒充伤员坐上了飞机

“冒充伤员”的问题,最先是陆战一师外科医生尤金·赫林上尉的报告披露的,史密斯少将的回忆录也提到了这份报告。赫林上尉确信,在C-47不断从下碣隅里机场起飞的同时,大批“装病者”已成功从战场逃脱。

他列举了自己的数据:12月2日上午,外科医生赫林手下负责的伤员有450名,都属于优先疏散的对象,然而经过一天的空中转运,在傍晚时分竟然仍有260人。然而12月2日当天空运的“伤员”实际却是919人。这天白天确实增加了一些第31团级战斗队的伤员,但伤员总数绝对没有这么多。所以,他认为其中有相当数量的士兵实际并没有受伤。

赫林指出,陆战一师当时急于加快疏散速度,根本没想到还有“有人装病”的可能性。当时,空军派出了一名“疏散官员”监督C-47运输机的装载,理论上应该负责对伤员身份的核实。但是,这名“疏散官员”明显缺乏经验,让不少装病的人混上了飞机。到了当天晚上,这位空军军官才发觉问题,并向赫林医生作了报告。

作为补救措施,陆战队和陆军、空军进行了密切协调,终于在第二天(12月3日)勉强“制止”了一些人冒充伤病员的企图。

史密斯少将在回忆录中暗示,第31团级战斗队幸存者假冒伤员情况最严重,该团代理指挥官安德森中校还向史密斯保证,将尽一切可能控制“这些陆军人员”。“北极熊团”的覆灭影响极大,幸存的第31团级战斗队成员几乎无人愿意再战,其中很多人还是被释放回来的,都认为“自己的战争已经结束”。

但是,在陆战一师嘲笑陆军人员“逃兵多”的同时,很多历史资料显示了陆战队也存在大量逃兵。

美军自伤的闹剧

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1炮兵团士兵艾伯特·H·斯泰尔斯,就在下碣隅里遇到了一次奇葩事件。

陆战11团和陆战5团、7团在12月1日开始从柳潭里突围,经过三天血战才走完10公里的路程,在12月4日进入下碣隅里。斯泰尔斯等人刚刚抵达下碣隅里,就被分配到步兵连,准备继续从下碣隅里突围,前往古土里。

在他们等待命令的时候,路边生起了几堆火,有人开始加热C口粮充饥,但有人却干出了令人震惊的事——提前在火堆里埋了手榴弹。斯泰尔斯回忆称,这是有人想借机“制造几百万美元的伤口”,以获得登上飞机的权利。

然而,当埋在火堆里的手榴弹突然爆炸时,始作俑者并没有“受益”,挨炸的却是一个刚下飞机的补充兵。当时,C-47向下碣隅里运来补给品和送走伤员的同时,还送来了一些陆战队的补充兵,以填补战斗损失。

这位刚下飞机被冻得哆嗦的补充兵,正试图跑到火堆旁取暖,结果被炸了个正好。于是,这位幸运儿被迅速运上了来时的同一架飞机,成为在长津湖落脚时间最短的人,惹来无数人的羡慕。因为长津湖还有一万多名美军,都要靠自己的双腿,在冰天雪地的山里杀开一条逃亡之路。

很明显,谋划这件爆炸案的人不太可能是陆军人员,因为美军第31团能干这种事的“逃兵”基本早走了,剩下的都是刚释放的真正伤员。可见,美军陆战队的逃兵现象当时并不输给美国陆军,而且花样更高明。

后来也有人回忆,美军陆战队里还流传着“如何装病”的秘诀,例如把手脚涂黑了装成“冻伤”,或者假扮“战斗应激反应综合症”等等。后世研究者向陆战队老兵询问这个问题时,往往会遭到严厉斥责,这个话题似乎成了长津湖战史的禁忌。

据美方统计,整个长津湖战役中,美十军战斗伤亡共10505人(战死和失踪5923人,受伤4582人),非战斗伤亡7338人(主要是冻伤),合计17843人,比中方统计还多了四千人。其中,美军的战伤和冻伤统计完全是糊涂账,因为装病逃跑现象的存在,导致空运伤员和最终送医数字都对不上,总数索性砍掉了陆军方面的非战斗伤亡(这是长津湖美方数据的一个奇特现象)。

因此,美军在长津湖到底伤亡了多少人,精确数字仍然是一个谜。(作者:陶慕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