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熊团被志愿军打败后美军中校为何潜回战场
热文

北极熊团被志愿军打败后美军中校为何潜回战场

2021年11月20日 12:31:49
来源:陶慕剑观察

长津湖战役中,美军第31团级战斗队(费斯特遣队、北极熊团)在长津湖东岸的新兴里以南地区被全歼。“费斯特遣队”的2500多人中,大约有1000人逃离战场。

战斗结束后,美军陆战一师派出少数人员搜寻这些幸存者,其中有一位比尔中校行为最为大胆,也堪称是一段奇遇。

美军中校主动搜救“费斯特遣队”幸存者

12月1日下午1点,美军第31团级战斗队开始从新兴里突围,仍有2000人的规模,但行进至1221高地时被我军围堵。第31团战斗队继任指挥官费斯中校,也在1221高地山脚下被击毙,整个部队完全瓦解。

不少美军要么直接从1221高地穿过,要么绕过1221高地,沿着湖边向南,或干脆从长津湖冰面上穿过,逃向了下碣隅里的美陆战一师阵地。最早几个跑得快的美军,在12月1日傍晚就跑到了下碣隅里。

12月2日凌晨时分,陆战一师中下级官兵就开始了自发营救活动,几辆吉普车和卡车开到了长津湖冰面上,拉回来一些突围的“费斯特遣队”成员。其中,作用最大的是陆战队第一汽车运输营的指挥官比尔中校。

当天上午8时,比尔中校乘坐一辆吉普车开到了长津水库南部的冰面上,当他向北搜索的时候,发现了不少“费斯特遣队”的伤员正在向南移动。他迅速调派了更多的人员和车辆,并出动了一些简易雪橇。

在比尔中校等人的帮助下,300多名“北极熊团”成员被接到了下碣隅里,所有幸存者都带着伤,其中半数伤势严重。为了掩护这些人,还在冰面上设置了一个机枪阵地。

“北极熊团”幸存者的惨状

在12月1日到2日,第一批逃脱的“费斯特遣队”幸存者估计有500-600人。直到覆灭三四天后,仍然有不少伤员通过冰面和陆地进入下碣隅里。最终逃出来了1000人多一点。

很明显,其中不少“北极熊团”伤员是我方九兵团主动释放的。因为“费斯特遣队”最后覆灭的地点,距下碣隅里不过5-6公里,这些伤员不可能在严寒气候下爬了三四天,而是在我方这边待了一段时间才走的。

12月2日晚上,比尔中校向陆战一师师长史密斯少将报告了营救情况。据史密斯少将回忆,比尔中校虽然年龄不小(生于1898年,已经52岁),身体仍然“非常健壮”。比尔中校一直坚持体育锻炼,而且不喝茶、咖啡和白酒,也不吸烟,在当时是非常少见。在两人会面时,比尔中校虽然十分疲劳,但也只讨要了一杯热水

比尔中校对史密斯少将描述了“北极熊团”幸存者们的惨状:多数人只能在冰面上蹒跚而行,其中有些人甚至没有鞋,只能在冰上爬。还有些人在雪地里失去了方向感,一直在原地转圈,幸亏被搜索队发现。

另据下碣隅里的一些陆战队员回忆,“费斯特遣队”的幸存者有些人手脚已冻得发黑,很可能需要截肢手术。

比尔中校竟偷偷潜回战场

2日和3日,比尔中校等人在长津湖冰面上接连搜索了两天。据美军回忆,这些搜索活动完全是在中方士兵眼皮底下进行的,但是没有受到任何阻拦。

比尔中校胆子越来越大,搜索范围也不断向北延伸。在12月4日这一天,比尔中校索性乘着吉普车,从冰面上开上了长津湖东岸,直接登陆来到了“费斯特遣队”遭到伏击的地点,也就是1221高地附近。据史密斯少将后来宣称,比尔中校的潜入侦察还得到了空中掩护,天上有“海盗”战斗机盘旋,但是这个说法受到战史研究者们的质疑。

比尔中校自己描述的这段经历,只能以传奇来形容:“比尔让司机将吉普车停在岸边,自己步行走向了车队……当他靠近第一辆卡车时,看到50码外的山脚附近有一名中国士兵正在注视着他。随后,比尔中校在山上又看到更多的中国人也在看着他。他伸手去拿手枪,结果中国士兵也举起步枪。比尔只好把手枪放回枪套里,中国士兵也放下了步枪。因此,比尔推断只要他手里没有武器,中国人就满足于让他检查卡车,不过比尔仍然担心会被抓。尽管如此,大胆的比尔中校仍沿着一排停着的卡车走动,尽可能多地观察它们。在确定卡车上没有幸存者后,他回到了他的吉普车,然后回到了下碣隅里。”

后来据史密斯少将回忆,比尔中校回来汇报称,他对第31团级战斗队覆灭地点的所有卡车残骸都进行了“侦察”。通过清点,他确定现场已经没有活人,而且他向史密斯少将报告称“数了300具尸体”。

美国海军没给比尔中校授勋,美国陆军却为其申请

美国战史研究者对比尔中校的报告,一直存在严重争议。因为他竟然像公园散步一样,观看了整个车队,让“北极熊团”好不容易逃出来的幸存者情何以堪?

但这个细节对于中国人却很好理解,因为我军是主张人道主义的。在新兴里战斗后,我方对美军救援伤员的行动采取了放任态度,基本没有任何武力破坏。因此,比尔中校偷偷跑回战场数尸体,我方也将其误认为普通的救援人员,对他完全是不在乎的。然而,比尔中校可不是小官。要知道,第31团级战斗队最后一任指挥官费斯也只是个中校而已。

不过,比尔中校自称“清点了所有车辆残骸”应该是夸大其词,因为“费斯特遣队”被击毁的车辆分散在六七公里长的公路上,不可能这么简单就全部巡视一遍,何况有的卡车还掉到了悬崖下。最大可能,比尔中校只是观摩了1221高地附近的主要伏击地点——公路大拐弯处。在这个地方,美军整个车队被路障拦下,仅有少数吉普车闯了过去,但也在后浦被拦截。最终,美军第31团级战斗队损失了全部车辆和重装备。

特别是在1221高地山脚的公路大拐弯处附近,美军车队遭到我军战士的猛烈围攻,不少车辆被白磷手榴弹点燃。车队里有20多辆卡车满载伤兵,这些人躲避不及,死亡极为惨重。这场战斗,也是长津湖美军死亡最严重的一次。

整个新兴里战斗中,美军第31团级战斗队(2500余人)仅逃出1000人出头,被俘有300余人,战死者估计有1100人,其中12月1日突围途中战死人数估计就有600-700人。比尔中校清点出来的“300具尸体”,很可能只是其中一部分。

后续的故事也耐人寻味。尽管比尔中校为营救付出了很大努力,但美国海军方面却完全不在乎这种“功劳”,因为救出来的几百人都是陆军人员。所以,史密斯少将虽然在长津湖战役期间给很多陆战队员申请授勋,却唯独忘了比尔中校。

但是美国陆军方面却非常感激,迅速为他申请了授勋。仅仅几天后的12月15日,美十军司令部就以“总统嘉奖令”的方式,授予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一汽车运输营指挥官奥林·比尔中校一枚“杰出服务十字勋章”,以表彰他在11月29日到12月4日在长津湖地区的“卓越表现”。

1951年2月,美军侦察机曾飞临长津湖上空,对1221高地旧战场进行了拍摄,仍然可以看到不少车辆残骸。费斯中校的遗体,则在2012年10月才被最终找到。(作者:陶慕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