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无名英雄夺美军防空车 打倒北极熊团营长
热文

志愿军无名英雄夺美军防空车 打倒北极熊团营长

2021年10月21日 16:28:27
来源:陶慕剑观察

长津湖战役的新兴里战斗(1950年11月27日-12月2日),志愿军第27军80、81师合力全歼了美军第31团级战斗队,并俘虏了美军31团团长麦克莱恩上校。这场战斗有一个谜团,麦克莱恩上校被俘虏后,第31团级战斗队指挥官由第32团1营营长费斯中校接任。

美军第31团为何让第32团的一个营长接手呢?当时31团自己明明还有两个中校营长。为了查询这两个营长的下落,笔者搜寻了英文资料,结果竟找到了战斗中的一个惊人记录,发现了国内史书上从未记载过的一位志愿军无名英雄!

“北极熊团”失踪的两个营长

美国陆军第7步兵师第31团级战斗队(第31团被称为“北极熊团”)编成时,主力包括3个步兵营(第31团2、3营、32团1营)和1个炮兵营(野战炮兵第57营)。当长津湖战役爆发时(11月27日),第31团2营被远远落在后方。因此,投入新兴里战斗的“北极熊团”就只有31团3营、32团1营和第57炮兵营,其中32团1营是临时编入31团的。

当时,第31团团长是麦克莱恩(Allan D. MacLean)上校,因此第31团级战斗队也被称为“麦克莱恩特遣队”。麦克莱恩麾下31团3营营长是雷利中校(WILLIAM R. REILLY),32团1营营长是费斯中校(Don Faith),第57炮兵营营长是恩布里中校(Ray Embree)。当志愿军第27军进攻新兴里、内洞峙的时候,这四名美军指挥官都在包围圈里。

其中,麦克莱恩上校和费斯中校在内洞峙,当地为32团1营和31团重迫击炮连。雷利中校和恩布雷中校,则在新兴里负责指挥31团3营和第57炮兵营。此时,第31团级战斗队(缺第2营)估计有3288人(其中韩国补充兵815人),但团部和一些直属部队处于包围圈外的后浦,大约400-500人(其中韩国补充兵在50人以内)。

11月29日白天,内洞峙的美军第1营南下突围,向新兴里靠拢,麦克莱恩中校在途中被志愿军俘虏。当费斯中校率部进入新兴里后,赫然发现自己竟成了“北极熊团”幸存的最高级军官!此后,费斯中校成了第31团级战斗队的代理指挥官,“麦克莱恩特遣队”此时也改名为“费斯特遣队”。

中美双方战史对雷利中校和恩布雷中校的下落,多数都缺乏描述,似乎凭空消失了一般。实际上,两个人这时候都成了重伤员。

被炸到昏迷的雷利中校

11月27日夜间,志愿军第80师以第238团、第239团及第240团第2营,集中围攻新兴里美军(31团3营和炮兵57营)。另外,240团主力(欠第2营)则攻击内洞峙美军(32团1营)。

在新兴里的夜战中,志愿军三个团攻破美军外围防线,给美军两个营造成重创,第239团2营4连甚至冲进了美军第3营营部。我军战史称,4连在战斗中摧毁了美军31团团部,但实际上这是31团3营的营部。

美国一个收集战争回忆的网站,记录了美军第3营营长雷利中校在11月27日夜间的经历:

当志愿军冲入3营营部的时候,雷利中校措不及防,被吓了一跳。“成群的士兵投掷手榴弹,并用冲锋枪向小屋猛扫”。雷利中校躲在屋子里,手拿着一把.45口径的手枪,试图进行抵抗,但冻僵的手指感觉不到扣动扳机的动作。

志愿军不断将子弹和手榴弹打入3营营部屋里,克里夫顿·Z·科奇少校和梅尔维尔·E·亚当斯上尉被当场击中。更糟糕的是,一发迫击炮弹又穿透了屋顶在屋内爆炸,结果第3营的大部分参谋人员非死即伤。空军联络官奥林·A·约翰逊中尉被当场炸死,导致新兴里美军在第二天(28日)完全丧失了空中支援。

雷利中校虽然在这次爆炸中幸存下来,但他又看到手榴弹扔了进来并在头顶爆炸,他右眼上方、双手和肩膀多处被弹片击伤,随后昏死了过去。

一辆M16防空车突然“发疯”

在27日夜间的战斗中,志愿军第239团2营4连成功端掉了美军第3营营部,并重创了第57炮兵营,还缴获了12门榴弹炮,因而后来被嘉奖为“新兴里战斗模范连”。

但是239团战士在初战告捷的时候,却放松了警惕,不少人开始分散收集战利品。美军第3营营部也被搜查了一遍,甚至还有志愿军战士搜过了雷利中校的“尸体”,武器还有手套等防寒衣物都被尽量拿走。此时已经是11月28日清晨。

这个时候,美军第3营残余士兵在运输中尉亨利·特拉威克指挥下突然发起了反击。分散的志愿军措不及防,被美军夺回了营部。由于即将天亮,围攻新兴里的志愿军也纷纷撤出。美军趁机射杀掉队的志愿军战士。

当雷利中校清醒过来时,美军第3营营部一片狼藉,到处是美军军官的尸体。第3营的主要军官,多数都在这晚战斗中被打死或打伤。闯进屋内的美军发现了雷利中校,尽管这位营长受了伤,但仍然能够走动。于是雷利中校先指挥士兵重新布置阵地,然后走到了另一所负责通讯的房子里坐镇。房子里有一个幸存军官雷博尔特中尉,守在被打坏的总机旁。

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附近突然爆发出12.7毫米重机枪的开火声,多发子弹打进了通讯所(原文:A quad-.50 started thundering nearby and some stray rounds ripped into the communications……),雷博尔特中尉被击中头部当场身亡。雷利中校的大腿也被打中,他回忆“感觉像被大锤击中”。

紧接着,第二轮机枪扫射再次响起,又有多发子弹打进了屋内,雷利中校的几个脚趾头被当场打掉。

这不是普通的12.7毫米机枪,而是美军四联高射机枪!而且现场只有半履带式的M16防空车!

志愿军一位无名战士决定了“费斯特遣队”的名字

这是怎么回事?一辆M16防空车突然“发疯”,在第3营营部周围造成巨大混乱。美方的回忆文章写道,车上的四联高射机枪在疯狂旋转,而且向四周喷吐着火舌,中弹的美军非死即伤。

第3营幸存的副官斯通姆少校,惊慌失措地召集士兵对操作机枪的人进行射击。在美军乱枪之下,机枪操作者终于死亡,才结束了可怕的轰鸣。

M16防空车,是美军二战时期研制的半履带式自行防空武器,采用四联装12.7毫米M2重机枪。在新兴里战斗中,“北极熊团”第57炮兵营装备有4辆M16防空车和4辆M19防空车(采用双联40毫米机关炮),给志愿军造成巨大杀伤,是美军在这场战斗中的关键防御武器。整个新兴里战斗中,估计上千名志愿军战士牺牲在这些防空炮火下。

11月28日早晨,第57炮兵营经过反击恢复了阵地,也将8辆防空车都调到了第3营的阵地内,以集中火力进行防守,没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

是谁操作了这辆M16防空车?美军回忆录没有更详细记载。但绝对不可能是美军自己人或者韩国补充兵,只可能是落单掉队的志愿军战士。这位被困敌营的孤胆英雄,为何一直未被发现,还能偷偷爬上美军防空车,并突然暴起打倒了美军3营营长和多名美军,整个过程永远是一个谜。

这个惊人事迹,笔者目前仅在雷利中校的追忆文章中看到,其他关于新兴里战斗的历史资料都没有出现过。不知是否还能找到其他旁证?战史记载,美军8辆防空车在第一天战斗中损失一辆,不知道是否就是这辆“发疯”的M16?

正是由于这场突发事件,美军第3营营长真的变成了重伤。巧合的是,第57营营长恩布里中校也受了重伤,但不知是否也祸起这次事件。至此,新兴里美军两个营全都失去了指挥官。

28日夜间,志愿军再次向新兴里发起进攻,仍然被美军防空车的猛烈火力击退。美军两位重伤的中校营长只能躺在救助站忍受痛苦,雷利中校腿部感染,又被注射了双剂量的吗啡,因此一度神志不清。

29日白天,美军32团第3营撤进了新兴里。正是由于31团两个营长都受了重伤,因此只能由32团营长费斯中校指挥第31团级战斗队。

当天下午,美军第七师师长巴尔少将乘坐直升机进入新兴里阵地,要求雷利中校和恩布里中校搭机撤退。尽管雷利中校仍然嘴硬,声称要和部下坚持战斗,但伤势却非常危险。此时,雷利的脚已经严重肿大,染满血的裤子又黑又硬,而且身体各部位插满了细小弹片,流出的血在冷空气中已经冻成凝胶状。

最终,第31团的两个营长都搭乘巴尔少将的直升机被疏散。虽然只多了两名伤员,但由于直升机太小,雷利中校几乎是悬在机舱外。好在新兴里距离下碣隅里不太远,很快就抵达机场,随后又被美军运输机转运到了日本。

雷利和恩布里两个营长算是逃出了新兴里,但是费斯中校却只能选择和“北极熊团”共存亡。12月1日下午13时,“费斯特遣队”约2000名残余美军乘坐几十辆车辆,以一辆M19防空车开道,从新兴里突围而出,最终走向了覆灭之路。

“北极熊团”最终以“费斯特遣队”为名,后世历史谁能想到,这是志愿军一位无名的孤胆英雄奋战的结果呢?(作者:陶慕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