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解放军有540万人 为何派九兵团15万人参战
热文

1950年解放军有540万人 为何派九兵团15万人参战

2021年10月11日 16:56:01
来源:有历史

有心人或许会看到一个事实,1950年11月长津湖大战之时,我志愿军兵力不足,急调九兵团15万人入朝作战。

战后结果证明,如果当时投入长津湖——也就是第二次战役的东线战场,兵力再多一些的话,哪怕再多一个军3万人的兵力,极有可能将美军陆战1师卡死在长津湖,创造全歼美军一个整师的辉煌战绩!

我军缺这3万人吗?绝对不缺,1950年10月时,解放军总兵力达到540万人。

为何只派一个兵团仅15万人入朝呢?

一、九兵团入朝原因

讨论兵力之前,先讲一个小故事。

1950年炎夏之际,在青岛疗养的粟裕曾一连接到毛主席三次来信。

核心意思是探讨组建东北边防军、并由粟裕出任边防军司令员的事。兹事体大,粟裕闻此战略重任,身为一代战神,自然是见猎心喜,很想担当下这一重任。

但是粟裕的身体发出了警告。战争年代多次负伤,致使此时的粟裕将军难以治军理事,他患有严重的美尼尔综合症,经常头痛、眩晕,最严重的时候,眼珠都不敢转,一向四处看就天眩地转,痛不欲生。就连吃饭时都不能自如地夹菜,因为一看稍远处的盘子就头晕。

粟裕夫人楚青只好把饭菜全都摆成一条直线,让粟裕直来直去地夹菜。

同时,粟裕还有高血压、肠胃炎等病,身体条件不允许,粟裕只好向毛主席请辞东北边防军司令一事。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东北边防军其实就是为了应对朝鲜日益紧张的局面,后来中央决定由彭总出任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

大家注意一下时间。

中央考虑让粟裕主持东北边防军,大概是一1950年6月到8月间的事,而到了10月就被迫出国援朝。满打满算,只有4个月准备时间。

4个月!太紧张了。

对于抗美援朝这样重大的全局性任务,4个月根本来不及从容调集兵力。

所以中央当时只能重点挑选一些部队进行准备。除了四野的38、39、40、42四个主力军,再加上50、66军,这些部队就近入朝,另外一支主力,就选中了九兵团。

选九兵团,当初最主要的考虑就是让粟裕用着顺手。

九兵团当时是三野的头等主力,粟裕一手调教出来的强悍之极的部队。

看看下面三个军都打过哪些战斗就知道九兵团有多猛了。

九兵团20军,原华野1纵。自来排行第一的部队,差不多都是最强的。20军、一纵的老底子,是当年粟裕在苏中新四军一师,善于打动脑子的仗。志愿军特级战斗英雄杨根思就是一师的老战士——说老也许不符合杨根思同志的年龄,其实直到牺牲他也才28岁。杨根思以爆破大王著称,1946年打泰安三颗手榴弹蒙眼盲炸敌人教堂火力点,一时惊为天神下凡

1纵在华东打国民党军,极其善于穿插迂回,《长津湖》电影中伍千里所在七连号称什么穿插连,我认为就是在向1纵的老传统致敬。

1纵曾经与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之整编11师大战两次,一次是宿北战役,穿插部队一炮差点端掉胡琏的师部;另一次是孟良崮战役,一边将整11师死死阻住,一边还能行有余力地参与进攻孟良崮山头的74师。历来好汉不敌双拳,1纵就是这么狂野地同时与国军两大主力打,得是有多狠!

26军是原8纵,8纵比较低调。坊间有给华野诸纵队战斗力排名的,前四都没有疑问,1纵(叶飞)、4纵(陶勇)、6纵(王必成)、9纵(许世友),但第五名究竟是谁,有说8纵的,有说3纵的,说法不一。8纵的特点,与首任司令员王建安高度契合,人狠话不多,既能打阻击战,又能打攻坚战,这个特质全华野没人能比得上。

27军是原华野9纵,司令员许世友有多狠就不必多说了。九兵团北上时,许上将虽已高升担任山东军区司令员,但9纵的老底子仍在。9纵的特点是独立性相当强,当年在胶东保卫战力战国民党军优势兵力,保住胶东老解放区不失寸土,是当年华野各纵队打的最好的。

这几个纵队是老华野的精华,组合成一个兵团,鲜明地代表了粟裕大将善于打奇峰突起式战役的特点。

想当年,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豫东战役,粟大将三大神作,哪一场不是在极端危急的情况下,于不可能之中生生逆转形势,将优势之敌击败、甚至生吞活剥的。

如果要概括四大野战军的作战风格,笔者认为:

一野可称“韧”,秦兵耐苦战,多苦多难都能坚持下去,以韧取胜。

二野可称“神”,刘帅精通兵法,神明入照,奇正之术统于一身,把国军第一高人白崇禧磨得没脾气。

三野可称“奇”,粟大将最擅于在不可能之中创造胜机,军中无人可及!砸硬核桃,非三野莫属。

四野可称“雄”,气魄雄浑,以力取胜,奇变虽少,胜在内功雄浑,进展迅速,一切强敌在四野面前只能瑟瑟发抖。

中央命令九兵团当入朝第一梯队,就是要九兵团继续发扬华东战场善打奇仗的作风,在朝鲜迅速逆转美军。

事实证明了中央战略的正确性,长津湖之战,敌我兵力对比差距并不大,九兵团以15万人对美军(含一部分南朝鲜、英、土耳其等国军队)9万人。这与当年孟良崮战役,粟裕以30万人对国民党军25万人,情形差相仿佛。九兵团打得如同当年一样奇峰突出,以一连串的迂回、包抄、近战、奇袭,把拥有火力优势的美军打得晕头转向、惨受重创。

九兵团担当第一梯队的重任,可谓不辱使命。

二、四大野战军各有重任

但是,九兵团再强,终究力不从心,敌人火力太强,兵力也不弱,一口啃不下。

当时我军总兵力达540万人,组成了15个野战兵团,为何不多派些部队去呢?但凡再多一个军或两个军,只要死死卡住下碣隅里和水门桥两个地方,美军陆1师很可能就全报销了。

没错,当时我军兵力确实很多,但四大野战军各有各的战略任务,抽兵出国,确实没那么简单。

我们逐个看看四大野战军当时都在干什么。

一野大军1949年8月解放兰州,12月解放新疆,西北虽告解放,但新疆、青海的广大腹地,因为缺乏必要的交通条件,还无法马上实现有效军事控制,说白了就是名义上的解放。彭德怀紧锣密鼓地派军队和干部向新解放的地区前进,组织当地人民恢复生产。虽有二三十万大军,但相比广袤的西北大地,这点兵力真是不够用。

而西北马步芳的残兵败将,退到青海深处,不断裹挟牧民打所谓的游击战,解放军肃清残匪的战斗到1950年底还打得很激烈,马步芳旧部直到1951年还敢聚众数千包围人民政府驻地,西北形势实在不容乐观。

退一万步,就算中央调整优先级,让一野大军撤回来,客观条件不允许。当时陇海铁路刚刚修到兰州,河西走廊仍无铁路,数十万大军徒步数千里转向东北边境,等到走到了,黄花菜都凉了。

那二野呢?情况也不乐观。

刘邓于1950年1月到达西南津会之地重庆,立即感到面临形势之严峻。当时二野总共60万人,却接受了90万国民党降兵。

处理90万降兵很棘手,稍有不慎,就将酿成动乱或复叛。邓小平因此提出了一个著名的“六千万、九十万、六十万”任务,大意是以我们手中掌握的60万人,改造好90万国民党降兵,进而实现解放和发动西南七千万人口中的90%,真正实现西南彻底解放。

其中核心问题就是降兵。胡宗南、宋希濂和川军相继崩溃,首脑人物或逃或擒,但下面的部队却没有受到严重打击,许多国军部队还维持着原有的建制。这些部队都是与解放军周旋许久、从西北和华中等地一路撤过来的,思想中毒很深,部队中的军官结起伙来对抗解放军工作团,刘邓首长一直很谨慎地处理着,既不能过急,也不能过缓,很难消化。

而消化的基本底线,就是我们手中要掌握绝对有力的部队。

再加上二野还担负着解放西藏的重大任务,陈赓兵团进入云南后,还面临着李弥残军从缅甸发起的袭击。

种种情况制约着二野,根本没有力量抽兵北上。

三野更不要说了。

三野四支精锐抽出两支北上,剩下的部队不能再抽。蒋介石集团在宝岛蠢蠢欲动,扬言第三次世界大战即将爆发,不断派兵袭扰东南沿海,三野也不敢放松,万一被蒋匪军袭破福建、浙江两省边防,朝鲜的葫芦还没按下,东南的瓢起来了,得不偿失。

四野当时兵下两广,解放海南岛,两湖两广二十年来被国民党统治,广东是国民党所谓的革命精神起源之地,实在不可等闲视之。加之广东地处沿海,海防压力甚大,1950年4月冒险发起解放海南岛战役,战前101多少会有一些忐忑,生怕重蹈金门之战覆辙。

这一担心即令中央也多少存在,所以当1950年10月间向东北增兵时,不会考虑再从四野抽兵。毕竟前期已经抽出四分之一强的主力,不能可着四野造啊!

纵观四大野战军,都无法抽兵北上。

而当时黄河以北的主力,能在短时期投送到朝鲜的,只有保卫首都的20兵团,该兵团下辖三个军:66、67、68军,原本都是华北野战部队。华北原有三个兵团,18、19、20三个兵团,前两个解放太原后紧张开赴关中,在彭德怀领导下解放大西北,只留下20兵团拱卫京畿。

能调吗?不是不能,而是没必要。连神经中枢都不要了,全放出去死拼,我们还没到那一步。

540万大军说起来煞是威武雄壮,但在我中华960万平方公里的庞大体量下,540万大军也能稀释得不觉其多,哪个军区都觉得兵不够,哪个战略方向都觉得力有不逮。

二野派18军进军西藏,堂堂正规军主力部队,对上国民党任何一支主力都不惧。但在神秘的雪域高原面前,张国华将军甚至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所以说,综合各种情况,只派九兵团入朝,实在是困难。

三、长津湖之战与乾坤大挪移

长津湖战后,彭总立即指挥部队发动了第三次战役,将联合国军赶过三八线以南,解放了汉城,所用主力仍是第二次战役中西线的6个军。

为啥没让九兵团一齐上去打?

九兵团15万人,作战、冻伤亡减员太大,部队需要休整补充,恢复元气。

这倒不是说示弱。九兵团没参与第三次战役,好歹还在濒临一线的位置,时刻准备再度投入战斗。但在长津湖战役中受重创的美军陆战1师、7师都远远地撤到了大后方,一口气躲到大丘、釜山一线,生怕再次遭到志愿军围歼。真要再碰上九兵团这种不要命的,陆战1师这个美军王牌就断了香火了。

另外插一句话,美军南撤过程中,第八集团军司令沃克中将气急败坏地要制止败兵南撤,居然被不顾一切逃跑的南朝鲜卡车撞翻了座驾,一条老命就此留在朝鲜。

真正让我军担心的是美军的反应速度。

沃克死后,李奇微接任第八军司令,命令部队迅速南撤,一直撤过了三七线。只跑不打,找到有利地形再打,而且拉长志愿军补给线后,能找到更多机会切断志愿军后方供应线。

仗打到这个份上,我们就没办法再往前推进了。曾在国军序列中被侮辱为“六十虫”的志愿军第五十军,原是滇军部队,辽沈战役中在长春起义,成为我志愿军主力之一。五十军三次战役中打得都很凶悍,第一个冲过汉江,直逼三七线。可是彭德怀紧急叫停,要部队原地待命,等待后方补充兵力。

彭总比谁都明白,以现有的30多万人,不能再强行打下去了。

那么后方的兵力如何了,能补上来吗?

长津湖战前,其实中央还嫌兵员过多,大陆上的战事基本结束后,立即开展了大规模复员工作。

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结束后,中央看到了战争形势的严峻,紧急停止军队复员,反过头来征召士兵归队。《长津湖》电影中七连指导员梅生本已转业到地方,从上海骑自行车赶来参战,就是这一归队大潮的真实写照。

这一波征兵潮,我军总兵力由540万再度增多,到1951年10月,达到611万人,规模空前。

一边征兵,一边调整国防力量总布局。1949年10月以后,解放军总体上是北轻南重,二、三、四野战军200余万兵力全都压在西南、华南和东南,至1950年年底,南方虽然仍然很重要,但朝鲜形势必须兼顾,三大野战军都有抽调部分主力北上,加入抗美援朝。

一野基本稳定西北形势后,也开始将主力调回华北。

我国国防力量进行了乾坤大挪移!

不得不说,基本上长津湖之战带给我们的震撼。

第三次战役结束后,李奇微立即组织反攻,又夺回了汉城,大兵重临三八线,与志愿军成对峙态势。

志司望眼欲穿,终于在1951年2月间,等来了第一波援军:19兵团。

19兵团堪称我军走路大王。该兵团原本是华北军区部队,和18、20两个兵团一样,都是拱卫中央的。

1949年3月徐向前率华北部队打太原,4月刚解放太原,18、19两兵团就紧急赶赴关中,转隶一野序列,由彭总统一指挥解放西北。19兵团一路从关中打到兰州,打了一场解放战争中惨烈程度排前三的兰州攻坚战。

解放西北,我军无车少马,基本上都是靠步行,几千里路,在西北黄土高原上喝风吃沙,受了不少苦。

1950年11月,中央急令19兵团全体东移,从西北转赴山东。不过这一次终于不用再徒步走路了,而是坐上了火车,从陇海线快速转移至徐州,又从徐州北上至山东兖州、泰安一带,在那里进行了紧急整训与补充,换上了足够的冬装,坐火车北上。

这回吸取了九兵团的教训,部队全都备足了充足的寒区衣物,人民子弟兵不用再担心极寒天气了。

随后几个月,二野的三兵团、四野的47军相继开到朝鲜战场。此时志愿军总兵力达到100万人,其中作战部队82万人。

兵一多,彭总心里有底了,赶紧把战损较大的50军、66军撤回国内休整,美国人怕陆1师断了香火,我们也注意保存部队建制,不能让一线部队一直流血牺牲。

四、“三杨”轮战

打从这时补兵开始,我志愿军启动了一种特殊的作战机制:轮战。

也就是把所有主力部队轮流派出去打,这种模式后来在两山轮战也用过,实践证明很有效。

但我们不准备讨论轮战本身,而是说一说令人印象深刻的“三杨轮战”。

我军高级将领中有三陈、三杨之说。“三陈”即二野三位姓陈的将军,陈赓大将、陈锡联上将、陈再道上将,都是骁勇善战的虎将。

“三杨”即杨得志、杨成武、杨勇三位开国上将。

杨勇

三杨在红军时期都是主力团的团长或政委,作战极为勇敢,各自的成名之战我就不多说了,与本文关系不大,请自行百科。

1951年2月杨得志率19兵团入朝,出发前周总理亲自接见了杨得志,对他说:“你们十九兵团,还有杨勇、杨成武同志指挥的两个兵团,都有着光荣传统,战斗力很强。我曾经说过,要把你们‘三杨’拿出来,叫做‘三杨(阳)开泰’!”

正好再过一天,就是1951年农历正月初一。周恩来借出自《易经》、寓意吉祥的“三阳开泰”,期望他们率部前往朝鲜参战取得好战绩。

下面这张经典的志愿军入朝照片,就是19兵团。

杨得志入朝前,因为中央大力支持,武器装备得到极大改善,配备了大批苏制武器。所以杨得志信心很足,部队士气也很旺盛。之前无论是四野的6个军,还是9兵团的3个军,打美军时最大的难处就是火力不够、装备太差,没办法只能靠近战、夜战缩小与美军的差距。

杨得志19兵团一入朝,兵强马壮,武器崭新,让友军部队看着眼馋。

杨得志

杨得志在朝鲜的封神之战是铁原阻击战。当时李奇微以穿插对穿插,把结束攻势、转入守势的志愿军切割开,准备吃掉被隔在敌后的63军。63军以2.4万人的兵力,硬顶美军4个机械化师近5万人的围攻,打到最后,成功守住了阵地,毙伤美军1.5万人。

这场战斗,我军的传统武功诸如穿插迂回、围点打援、声东击西、围魏救赵等等战术,统统没拿出来,硬碰硬死磕,彻底打服美军。

1951年6月,杨成武率20兵团离开北京,入朝参战,下属三个军,留下66军继续拱卫北京。

杨成武

当年9月,在金城以南的三天激战中,第20兵团就歼敌1.7万多人,重创在两次世界大战中立下赫赫战功的美军第7师,并创造了志愿军在朝鲜战场单日歼敌最高纪录。在秋季攻势第二阶段的10天作战中,第67军以击毁敌坦克39辆和击伤8辆、击落击伤敌机14架、毙伤敌人2.3万多人、自身伤亡仅1.1万多人的战绩,粉碎了敌人对第67军防御阵地的重点进攻。

经过24天激烈的秋季防御作战,第20兵团歼敌7.9万余人,粉碎了敌人的“秋季攻势”,圆满完成预期作战任务。为此,《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杂志惊呼:“现在付出巨大伤亡代价的是美国军队,如果战争继续下去的话,他们在今年冬天将付出更大代价。”

1953年4月,杨勇奉命接任志愿军第二十兵团司令员一职,他是“三杨”中最后一位赴朝参战者。5月下旬至6月中旬,他同政治委员王平率部参加夏季反击作战,并于7月指挥了金城战役。

其中,第68军第609团第二营组成的渗透迂回支队先头侦察班,在副排长杨育才的率领下,在敌后奇袭李承晚军队首都师“白虎团”团部,缴获白虎团团旗——“优胜”虎头旗。

这个经典战例,想必生于80年代之前的许多人都有印象,老电影《奇袭》反映的就是这场战斗。

整个抗美援朝中,我军大部分主力部队都入朝轮战,兵力据统计比例如下:

25个野战军(79个步兵师),占全军34个野战军(109个师)的73%;

16个炮兵师,占全军23个炮兵师的67%;

10个铁道兵师,占全军10个铁道兵师的100%;

2个公安师,占全军17个公安师的12%;

12个空军师,占全军23个空军师的52%;

共入朝10个坦克团,占全军18个坦克团的55%。

全军主力轮战朝鲜,对我军战斗力是一次极大的锤炼,这在军事上的意义是不可估量的。虽然没有与美国打全面战争,但我军大多数部队都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军队交战,这个效费比还是比较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