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宣传海报:可口可乐和防空扑克
热文

二战宣传海报:可口可乐和防空扑克

2021年10月08日 10:41:08
来源:燃烧的岛群

在一部分军事历史爱好者中,有个有趣的说法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如果不预先准备好可口可乐和冰淇淋,就不可能把美国大兵们拉上战场。这当然只是个笑话,不过也揭示出美国军队相当“豪华”的伙食供应,足以让他们的所有盟友和敌人都心生嫉恨。这同时也是美国国内供应商头疼的问题,他们要冒着欧洲战场德国人的炮火和太平洋上日本人的子弹给出生入死的士兵们送去一箱箱的...汽水,是的,某些情况下,汽水和巧克力比弹药补给还重要。汽水是非常重要的补给,可以让士兵在啃干粮的时候有些东西可以润喉,无论是陆军,陆战队还是水手,甚至是金贵的飞行员,都对它们爱不释手。不过可口可乐早在二战前就已经是风靡全世界的解渴饮品了,可口可乐公司在二战时尽一切可能保障生产使得美国士兵能边喝着汽水边走遍全世界。实话说,有一整支迈向胜利的军队为你的产品做宣传,听上去也不坏吧?

正如所有公司在做的那样,可口可乐公司也制作了自己的宣传海报,不过大多数都是面向军队的:

可口可乐无疑是受欢迎的,左侧的苏联军人和英国军人正手握瓶装可乐,等待工厂里的轰炸机组装完毕,他们将会是新飞机的飞行员;中间的美军飞行员,很显然已经从战场上回来,向后方的亲朋好友描述如何击败日本人,右侧的他的战友们则正一边享用汽水一边下国际象棋进行放松。顺便提一下,在当时国际象棋是相当受欢迎的娱乐项目,在军队的宣传里这种脑力竞赛有助于保持一定的神经紧张和注意力集中,另一种受到追捧的棋类项目则是40年代的大富翁游戏。

可口可乐不仅是伟大的,更是“神奇”的,左侧的中国士兵正在和驾机归航的飞虎队飞行员讨论他P-40战机上的弹孔,可口可乐的爽滑口感冲淡了回航的紧张;来自金钟岛(Admiralty Islands)的当地人(中)喜欢可口可乐,但是战列舰上的水手(右)却不是特别喜欢这种饮料,他们想要更有劲的东西,不过作战中嘛,忍忍啦!

有时仅靠可口可乐还不足以与当地人建立关系。对严酷的毛利人来说,要成为自己人,如你所见,你需要展示刺青(左)。美国士兵不仅给全世界传播去了希望和民主,还带去了他们独有的“假日精神”,圣诞节就是最好的例子(中)。女兵们也是可口可乐非常忠实的消费对象,宣传海报里自然也少不了她们,喝着瓶装可乐想念自己的恋人也是战时最真实的写照。

回家的主题,对任何士兵来说都是迫切希望的,也被可口可乐公司无情地利用了——士兵是否去度假、是否庆祝圣诞节或在战争结束后离开军队并不那么重要——只要他们继续消费的话。

德国人在1940年的不列颠空袭给英国人造成了很大的压力也间接催生了一些和空袭有关的物件。战争年代的英国人是雷达使用方面无可争议的先驱,然而,他们并没有能力在其海岸线上建立覆盖全部航线的雷达场,而雷达自身无法发现低空高速目标也时常被德国人钻空子。于是英国在民间建立了对空警戒网,利用数量庞大的对空观察哨来完成英国空域的预警覆盖。

上图就是防空哨中的一名辅助国土服务局(ATS)的准下士。不过为了使预警行动有效地发挥作用,光是招募人员是不够的。只有训练有素的观察员才能确定以500公里/小时的速度飞行的飞机的国籍和类型,进行培训的主要道具就是飞机模型。正是在战争年代,形成了后来广泛流行的飞机工作台模型的热潮,现在通用的模型比例都是当时确定的。

不过制作精细的模型毕竟是很难大规模制备的产品,更方便或者说更廉价的产品——扑克牌很快就传播开来:众所周知,以游戏的方式学习的原则不仅适合于幼儿。在战争年代,英国人,以及之后的美国人推出了许多品种的扑克牌,描绘了盟国和敌人的飞机,然后是船只和坦克。在此过程中,可口可乐公司也出了很大的力,毕竟扑克牌的背面可是可乐的商标!

最早的一副带图片的扑克牌,四种花色分别对应英国空军、美国、日本和德国。有趣的是,1942年在美国发行的这副牌可以在欧洲使用,但在太平洋上却完全没有用处。英美情报部门的失误是显而易见的——代表日本飞机的梅花里的头牌零式战斗机,完全不是它该有的样子,而日本陆航的主力战斗机Ki-43隼式则完全没有收录,有的都是一些日本不再使用或是根本没有大规模使用过的飞机。

后续的扑克牌有了一些改进,比如这张和Bf-109有关的卡牌,开始从各个角度来表现飞机的特征。但是这张牌里的梅塞施密特飞机显然也不是它原本的模样——晚期型的飞机机鼻和早期型的机翼混在了一起。

好了,这就是我所说的可口可乐公司专属防空扑克牌,实际上制作也很精妙,背面有着大大的商标,也算是相当不错的宣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