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津湖战役中的九兵团到底是一支怎样的部队?
热文

长津湖战役中的九兵团到底是一支怎样的部队?

2021年10月08日 10:23:22
来源:老周的深度军事

老周

摘要:长津湖战役中,志愿军一方的参战部队是九兵团,那么九兵团到底是一支怎样的部队?那可是第三野战军麾下响当当的头号王牌,头等主力,绝对的精锐,名副其实的虎贲之师。

长津湖战役中,志愿军一方的参战部队是九兵团,那么九兵团到底是一支怎样的部队?那可是第三野战军麾下响当当的头号王牌,头等主力,绝对的精锐,名副其实的虎贲之师。

1949年2月,根据中央军委关于统一全军编制及部队番号的命令,华东野战军改称第三野战军,以原苏北兵团和山东兵团机关各一部组成第九兵团指挥机关,由宋时轮任司令员,郭化若任政治委员(后由宋时轮兼政治委员),覃健任参谋长,谢有法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第20军、第27军、第30军、第33军等4个军,总兵力13.8万余人。

1949年4月,九兵团参加渡江战役,在安徽省境内强渡长江后,一部控制芜湖;主力与第十兵团东西对进,于郎溪、广德地区合围歼灭由南京、镇江南逃的国民党军5个军约8万人。

5月,参加上海战役,与十兵团等部先以钳形攻势,切断守军海上退路,再从莘庄一线攻入市区,解放上海。随后,担负淞沪警备任务,兵团部兼淞沪警备司令部。解放上海最繁华市中心南京路、外滩的,就是九兵团的部队。那张著名的解放军官兵睡在大上海马路上,坚决不如民宅的照片,也是九兵团的部队。

【本号关联视频号“老周新观察”,可在站内搜索,同时全网各大视频平台同步推出,敬请加关注多支持】

7月中旬,兵团部免去兼任淞沪警备司令部,所属部队大部在江苏南部无锡、苏州一带转入整训。淞沪地区的警备任务由第33军担负。

1950年1月,第30军军部调归海军,所属第88师、第89师、第90师分别调归第26军、第20军和第27军,第30军番号撤销。同时,第23军、地26军调归九兵团建制,此时九兵团下辖第20军、第23军、第26军、第27军等4个军,总兵力18万余人。

5月,第23军调出九兵团序列,开赴浙东,参加舟山群岛战役和浙东地区剿匪作战。此时九兵团下辖第20军、第26军、第27军等3个军,总兵力15万余人,作为渡海进攻台湾的第一梯队,加紧训练。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后,攻台计划被搁置,九兵团也就自然解除了攻台任务,一边警备苏南、上海,一边继续整训。

8月,随着朝鲜战局的发展,中央军委决定将九兵团北调山东,作为东北边防军的二线部队,随时根据战局发展的需要入朝参战。

10月,九兵团北调山东,11月1日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序列,11月7日开始入朝。由宋时轮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陶勇任副司令员,覃健任参谋长,谢有法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第20军、第26军、第27军等3个军12个师,并将苏南、上海等地招收的数百名青年学生和在四川起义的原国民党军第十六兵团董宋珩部约1.5万人分别补入九兵团各军,基本达到了每个师1万人,每个军5万人的标准,全兵团约16万人。

就这样,解放军九兵团转而成了志愿军九兵团,在九兵团所属的3个军中 第20军是由原来华野第一纵队改编,58师的前身由叶飞领导的闽东独立师,抗战时改编为新四军第三支队第6团,皖南事变后扩编为新四军第1师;59师前身是新四军第6师52团,后来的苏浙军区教导旅;第60师前身是新四军浙东纵队、苏浙军区第三纵队。另外89师则是原来30军的部队。

华野一纵可以说是粟裕的起家老部队,以擅长野战尤其是纵深穿插著称,在解放战争中参加过宿北战役、孟良崮战役、豫东战役、渡江战役和上海战役等著名战役,是解放军军级单位中歼敌最多的,华野的老大哥部队。

而且,在20军里还有一支上海籍子弟兵部队,就是60师178团1营,他们中很多人在抗战时参加新四军,经历了抗战、解放战争,大小数百战,已经从普通的工人、职员、学生成长为真正的战士,这个营包括营连干部,三分之二都是上海人,可以说是整个解放军里上海兵最多的作战单位,而且战斗力也很强,是178团乃至60师的主力营。

入朝时,20军下辖58师、59师、60师和89师,全军50569人。

在长津湖战役中,20军参加了进攻下碣隅里、伏击德赖斯代尔支队、进攻德洞山口、兴南追击等战斗,被美军称为“忍耐一切艰难困苦,忠实地执行命令”的部队。

后来20军又参加了第五次战役,后撤时主动在华川地区转入防御,为稳定志愿军战线,掩护全军撤退,发挥了重大作用。和现在被炒得很火得铁原阻击战相比,华川阻击战无论是对战局的影响还是在战绩方面,都要更胜一筹。

在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20军虽然只参加了第二次、第五次战役,但涌现出来的战斗英雄的数量名列全志愿军第一:特级战斗英雄,全志愿军二名,20军占一名;一级战斗英雄全志愿军五十一名,20军占八名;二级战斗英雄全志愿军二百八十六名,20军占二十五名,一级模范全志愿军四名,20军占二名,二级模范全志愿军七十五名,20军占十六名!当之无愧的头号王牌。

27军是由原来华野第九纵队改编,最早的前身是1935年一一四暴动创建的昆嵛山红军游击队,以及1937年12月天福山起义后成立的抗日武装。在抗战的烽烟中逐渐发展壮大的八路军 胶东军区部队。1946年,胶东军区的主力部队进军东北(后来发展为第四野战军第41军);留在胶东的第5师、第6师和警备第3旅于1947年3月整编为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许世友任司令员,林浩任政委。九纵的资历并不算老,但在解放战争中表现却非常出色,先后参加了孟良崮战役、胶东保卫战、济南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上海战役等重大战役,以敢打硬仗恶仗擅长攻坚而著称。在济南战役中最先突破济南城垣,因此九纵25师73团(后来的27军79师235团)被授予“济南第一团”荣誉称号;淮海战役中最先攻入黄百韬兵团部所在地碾庄;渡江战役中最先突破过国民党军长江防线……由此成为华野最锋利的尖刀部队。

入朝时,27军下辖79师、80师、81师和94师,全军50501人。

在长津湖战役中,27军参加了进攻新兴里、进攻柳潭里和兴南港追击战,尤其是在新兴里战斗中,创造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唯一歼灭美军团级单位的战绩。

可以说,20军和27军是志愿军的两大王牌,堪称双雄并立。

九兵团另一个军26军,是由原来华野第八纵队改编,最早的前身是1938年1月徂徕山起义成立的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4支队,司令员洪涛,政委黎玉。后来逐渐发展到八路军鲁中军区部队。1945年11月,鲁中军区主力第3师、警备1旅、警备3旅大部调往东北。留下的部队第4师、警备2旅、警备3旅、警备4旅整编为华野第八纵队。

在解放战争中先后参加过莱芜战役、泰安战役、孟良崮战役、沙土集战役、洛阳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上海战役,虽然战绩没有20军、27军这么抢眼,但也算得上是主力。

入朝时,26军下辖76师、77师、78师和88师,全军48894人。

在长津湖战役中,26军一开始作为战役预备队,当20军、27军伤亡很大,战斗陷入僵持,九兵团才急调26军投入战斗,但26军配置位置较远,而且在向战场开进途中遭到了美军猛烈空袭——战役开始前20军27军向长津湖开进时,美军的空中侦察和空袭都比较松懈,但战役开始后,美军就大大增加了对志愿军后方空中侦察和空袭的密度和强度,对此美军有个专门的术语“空中遮断”,因此26军不但在空袭中损失很大,而且部队开进在美军的猛烈空袭下极为分散,只能零星投入战斗,无法形成拳头,这样战果自然难以达到预期目标。因此26军就背了锅,军长张仁初在志愿军总部作了公开检讨,88师师长吴大林和政委龚杰被撤职。26军也由此成为长津湖战役中“最窝囊”的部队。26军上下则这样的处理很是不满,他们认为是九兵团战前部署不当,将26军配置在远离战场的后方,这完全不是26军自己能决定的。

不过,26军在之后的第四次、第五次战役中表现不凡,涌现出6名一级战斗英雄,这个数字仅次于20军,比27军、15军和38军都要多,位列志愿军全军第二!虽然战斗英雄的数量不是衡量一支部队战斗力的标准,但可以从侧面反映出这支部队的战斗力。

长津湖战役,九兵团经过二十七天的惨烈鏖战,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

九兵团减员高达4万余人,其中冻伤达3万多人,冻死4000多人!(见《第一次较量:抗美援朝的历史回顾与反思》)。根据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开国第一战》披露的伤亡数字是“战斗伤亡19202人,冻伤减员28954人,冻死1000人,冻伤严重而不治3000人。

根据27军和20军的军史资料,27军减员约1.9万,其中战斗伤亡8339人,冻伤减员10588人。20军减员约2万,其中阵亡4339人,负伤2890人,其他减员764人(失踪被俘),冻伤减员11200人(死亡62人,严重冻伤6262人)。26军虽然直到12月5日才参战,而且没有确切伤亡数字,估计战斗伤亡约5000人,冻伤减员也在1万人左右。据此推断,九兵团的战斗伤亡约2.2万人,冻伤减员约3万人,与第一次较量一书资料相比对,冻伤减员基本相符。这里的减员是单指阵亡、失踪以及伤残无法归队的纯损失人数,

战后20军将89师拆散撤编,兵员补入另外3个师。1951年3月还另外补充兵员就达1.5万人(其中华东军区从21军和22军抽调5300余骨干和9600余东北地区翻身农民),这1.5万应该就是此次战役的纯消耗,也就是战斗减员和冻伤减员中死亡、失踪及残疾重伤无法归队的总和。如果再算上伤愈归队的轻伤员,伤亡数字将更为惊人。

27军情况也基本类似,1951年1月补充皖北地方部队1440人;2月拆散撤编94师,人员补入另外3个师;3月中旬补充华东军区地方部队4884人,东北地区新兵8493人,合计补充兵员高达14817人。

再算上26军的减员,整个九兵团的减员至少在4万人以上,几乎占兵团总兵力的四分之一,一线战斗人员基本损失殆尽。20军军史称之为前所未有的减员损失!战后九兵团不得不在咸兴地区转入休整,经过整整三个月的休整补充,直到1951年3月中旬才再次出现在第一线,期间九兵团这支精锐部队错过了朝鲜战争中成果最为辉煌的第三次战役,可以设想,如果九兵团减员情况不如此严重,经过短暂休整后就参加第三次战役,势必取得更大的成果!

九兵团司令员宋时轮,1907年出生,湖南醴陵人。1926年考入黄埔军校第五期,1927年4月被捕,1929年出狱后到湖南浏阳、醴陵和江西萍乡边界地区组建游击队,任萍醴边游击队队长,后编入红军,历任红35军参谋长、独立第3师师长、红21军参谋长、中央苏区西方军参谋长、江西军区作战科科长、红军大学第二大队大队长、军委干部团教员、红15军团作战科科长、红30军军长、红28军军长,参加了长征。抗战爆发后,历任八路军第120师358旅716团团长、雁北支队支队长、八路军第4纵队司令员、津浦前线指挥部参谋长。抗战结束后参与军事调停,任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中共方面执行处处长。解放战争中历任山东野战军参谋长、渤海军区副司令员、华东野战军第十纵队司令员、第三野战军第九兵团司令员等职。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宋时轮善于指挥防御作战,解放战争中他指挥的华野十纵,是最擅长打阻击的部队,在华野历史上著名的桃林岗阻击、淮海战役中的徐东阻击,都是宋时轮率领十纵打的,因此军中也就有了“排炮不动必是十纵”的赞誉。但机动作战,攻坚作战方面,就有些逊色了。长津湖战役中,第一阶段对新兴里、柳潭里和下碣隅里同时发动进攻,而没有区分重点,基本上是平均使用兵力。实际上美军在下碣隅里是陆战1师师部所在地,又有长津湖地区唯一的简易机场,是陆战1师最重要的补给基地,但却只有2个连的作战部队,是整个长津湖地区美军最薄弱但同时又是最重要的节点,如果集中全力拿下下碣隅里,那么新兴里、柳潭里的美军就会失去指挥和补给,而且退路也被彻底切断,必然是在劫难逃。如果长津湖之战,九兵团换了叶飞或者韩先楚来指挥,情况可能就会有所不同。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九兵团参加了第二次、第四次(第26军)和第五次战役、1951年夏秋防御战役、1952年春夏巩固阵地作战(第26军)、1953年春反登陆作战准备和1953年夏季反击战役。

1953年9月,也就是朝鲜战争停战两个月后,九兵团班师回国。

1955年4月,九兵团番号正式撤销。九兵团所辖三个军20军、26军和27军依然保留在解放军的作战序列中,80年代百万大裁军中,这三个军也没有被裁撤,而是整编为集团军,20军和27军还作为解放军的快速反应部队和重装集团军,以解放军的头等主力担纲重任。

直到2016年最新一轮军改,原来18个集团军整编为13个集团军,并且全部换用新番号,20军和27军番号撤销,所辖部队并入其他集团军,以26军为基本班底组建第80集团军,由此26军反而成为九兵团唯一军级建制的血脉余存。

【本号后续还会有关于美军陆战1师、31团支队的介绍文章,敬请期待】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