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蔽战线专家谈地下党:他们演砸了 会丢掉性命
热文

隐蔽战线专家谈地下党:他们演砸了 会丢掉性命

2021年09月23日 20:15:03
来源:红船杂志

9月22日晚,由浙江余姚市姚剧保护传承中心创作为姚剧现代戏的《童小姐的战场》首次在上海上演。全剧再现了一位富家小姐弃家从军,在党的领导下脱胎换骨的经历,向观众演绎了上世纪40年代初发生在余姚梁弄的中共地下工作者的故事。

据悉,该剧的角色原型为董静之、袁啸吟夫妇。董静之、袁啸吟的故事被很多人认为是一部真实的“潜伏”。对于当下一些影视从业者对我党隐蔽战线、地下党员的作品创作,著名军旅作家、隐蔽战线专家、开国大校郝苏之子郝在今也向红船编辑部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真实的历史要远远比作品呈现的精彩,也更加惊心动魄。现在的作品如果没有呈现好,可能也就是经济效益受影响,而历史上的他们是用生命在演戏。

军旅作家郝在今:应该多去实地采访、了解史实

对于当下一些影视从业者对我党隐蔽战线、地下党员的历史的创作,著名军旅作家、隐蔽战线专家、开国大校郝苏之子郝在今向红船编辑部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群众实际上对展现我党隐蔽战线、地下党员的作品都特别感兴趣,但真实的隐蔽战线、地下党历史,是现在一些影视剧、舞台作品远远呈现不出来的。”

郝在今

郝在今

郝在今认为,一些编剧、导演等创作者,为了收视效应,将欧美国家谍战作品的套路,用在我党隐蔽战线、地下党作品的创作中,但实际上,两者的路数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的创作者更应该以我党的实际情况,来展现、还原当年的历史,效果可能会更好。”

同时,郝在今认为,在进行创作时,创作团队应该多去实地采访、了解史实。

郝在今说:“不能照搬文学作品上的内容,甚至直接用国外作品的呈现手法。必须先去了解真实的历史是怎么样的。过去那些隐蔽战线、地下党的先烈,他们自己本身就是这出戏的演员、编剧和导演。现在的作品如果演砸了,可能就是经济效益上受到损失,收视率会低一点,但当年的他们如果演砸了,是会丢掉性命的!他们的演出是非常下功夫的,是用生命在演戏。”

革命伉俪的故事被搬上舞台

据悉,董静之、袁啸吟夫妇这段充满传奇色彩的地下斗争经历,是由其女儿、曾任文学期刊《江南》主编的袁敏创作成纪实文学《三小姐的抗战》。此后,经由浙江余姚市姚剧保护传承中心创作成姚剧红色现代戏《童小姐的战场》,并于2018年9月,在余姚剧场首演。2019年,该剧又在国家大剧院上演,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

《童小姐的战场》剧照

《童小姐的战场》剧照

据报道,在剧中扮演童泗敏的演员曾多次拜访原型董静之,与百岁高龄的她深入交谈,听她讲历史中真实发生的故事。“其实真实的故事比戏剧更加精彩,董静之老太太对革命的热切、忠诚、无悔,这么多年从未改变。”

值得一提的是,演绎该剧的姚剧,正是故事发生地浙江余姚的地方剧种,至今已有近300年的历史。余姚市姚剧保护传承中心作为姚剧剧种唯一的专业表演团体,也被列入“天下第一团”。而这部作品,也是首部表现全国19个抗日根据地之一的浙东四明山抗日根据地历史的舞台剧。

该剧自首演以来,已获得浙江省第十四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第十六届中国戏剧节优秀剧目奖、第二十四届曹禺剧本奖提名作品等众多奖项。

革命伉俪上演现实版“潜伏”

据悉,董静之、袁啸吟夫妇的传奇人生,是抗战时期为革命工作需要,党组织安排他俩假扮夫妻创建地下联络站开始的,在生死与共的战斗生活中,由战友成为终身伴侣,为民族解放和新中国建立作出了贡献。这段经历,与电视剧《潜伏》中的我党地下情报人员余则成十分相似,因此被誉为现实版的“潜伏”。

公开资料显示,袁啸吟1922年生于上虞小越,1939年1月秘密入党并加入上虞县战时政治工作队。6月,任县政工队崧厦区队队长。12月,上虞县工委为加强虞南山区工作,专门建立上虞山乡政治工作队,袁啸吟担任队长,进驻下管十九都,开展抗日宣传,领导农民开展二五减租斗争,激发人民群众的抗日救亡热情。

1941年,袁啸吟被秘密派遣到上浦渔家渡小学教书,建立渔家渡小学党支部,任书记,以教书作掩护,发展党员,从事地下工作。1942年10月,打入汪伪特工总部“76”号杭州区绍兴特工站百官办事处(对外称“10号”,即百官镇安桥10号)从事情报工作,担任百官“10号”联络站负责人,秘密建立中共特别支部。以此为掩护,在敌伪据点内开展对敌隐蔽斗争。在此期间,他结识了一位具有坚定革命毅志的富家小姐董静之。

年轻时的袁啸吟和董静之夫妇

年轻时的袁啸吟和董静之夫妇

据共产党员网刊文介绍,1921年,董静之出生于上浦镇渔家渡村,是村里一家名门望族里的“三小姐”。1941年,袁啸吟在渔家渡小学从事地下党活动,正在该小学读书的董静之,经常看到袁啸吟等地下党员油印宣传资料,她耳濡目染,很快融入到革命洪流。为了抗日,她不顾家人反对,毅然离家参加革命,经过数次考验后秘密入党。1942年10月,董静之与袁啸吟一同打入百官“10号”联络站,担任政治交通员,负责传递情报和信件。1943年秋,董静之利用社会关系,打入绍兴敌工站,潜伏在敌人心脏,建立起一条连通绍兴——百官——丰惠——四明山根据地的地下交通联络站,为浙东新四军取得连战连捷提供了大量情报。

1944年秋,袁啸吟和董静之再次受组织派遣,到余(余姚)上(上虞)县委所在地的余姚临山开展秘密工作,在临山天宝弄开设义成商行,假扮夫妻以开糖行为掩护,为组织输送情报。

红船编辑部注意到,2019年,袁啸吟和董静之的女儿袁敏在介绍媒体采访时说,母亲董静之一开始对这种假夫妻生活感到特别别扭,但考虑到这毕竟是为了革命工作需要,慢慢就习惯了。为了更好掩护工作,袁啸吟还接来了他姐姐的两个孩子,又雇了一个保姆,这样更像一个家庭的架构。这种假“夫妻”的生活没过多久,爱情之花便在两人心中悄悄盛开。1945年春天,经过党组织批准,虽然没有结婚典礼和亲人的祝福,这对假夫妻正式结为伴侣。

在解放战争中,夫妻俩先后参加了莱芜、孟良崮、豫东、淮海、渡江等重大战役。袁啸吟被提拔为一位团级干部,董静之在华野一纵卫生部任卫生队指导员。

2012年6月19日,袁啸吟、董静之一起出席了在上虞陈溪举行的虞南抗日革命根据地旧址纪念碑落成仪式。那时袁啸吟大病初愈刚从浙江医院出院不久,两腿都站不稳,同行的人都担心他的身体难以承受在外出行。但是已经91岁高龄的袁啸吟说的话非常果决:上虞是我的家乡,我们参加革命最早的初心就是从那里开始的,入党后潜伏在敌人内部出生入死搞情报,留下了许多值得回忆的事情。陈溪又是我们一起战斗过的红色根据地,这次无论如何我都要踏上回乡的路!【资料:共产党员网、澎湃新闻等】

编辑:周晓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