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内斗毛人凤扳倒郑介民 靠的为何是郑的老婆
热文

军统内斗毛人凤扳倒郑介民 靠的为何是郑的老婆

2021年09月15日 16:32:37
来源:有历史

1946年3月17日,军统大佬戴笠飞机失事,摔死在江宁县板桥镇。

戴笠一死,军统内部立即展开了一场权力角逐,郑介民、唐纵、毛人凤三巨头都想当军统局长。

以实力和地位而论,郑介民与唐纵相当,郑介民略强于唐纵,毛人凤则是小字辈,但谁也没想到,争斗到最后,却是毛人凤当上老大。

个中缘由,颇为曲折。性格阴险、内敛的毛人凤终其一生未向任何人说起过缘由,只在一次喝醉后,沈醉半真半假地向他请教,怎么扳倒的郑介民,毛人凤神神秘秘地说了三个字:他老婆。

沈醉极其聪明,后来经过多方对比、参照,终于悟出毛人凤扳倒郑介民的真相。

一、郑介民的三大功劳

戴笠未死之时,军统内部就有三巨头的说法,主任秘书郑介民、帮办唐纵、代理主任秘书毛人凤,是戴笠几个最主要的助手。

郑介民实力最强,是毛人凤通往军统权力顶端最大的阻碍。

郑介民,海南文昌人(解放前属于广东省),黄埔二期毕业。

熟悉戴笠的朋友们应该知道,戴笠是黄埔六期毕业。论年龄,两人同岁(1897年生)。论资历,戴笠却远远低于郑介民,郑介民不愿意在师弟手下干,觉得丢人,因此虽然被蒋介石强行摁在军统工作,却始终三心二意、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这是后来郑介民不安心在军统工作的根本原因,也是毛人凤掀翻的郑介民的根源所在。

不过郑介民即使三心二意、心不在焉,他的功劳与地位,也是毛人凤无法望其项背的。

郑介民曾立过三大功劳。

第一是策反桂系将领。

1929年时蒋桂矛盾激化,李宗仁大军占据湖北,要与蒋介石一比高低。郑介民自告奋勇打入武汉,用重金收买桂系中层将领,同时又散布湖北人敌视广西人的言论,说当官享富贵的是湖北人,打仗拼死却是广西人。

郑介民表面上装得对李宗仁非常恭敬,一口一个德公,叫得宛如亲爹一样,李宗仁对他毫无防备。而下面的将领不明实情,抱怨李宗仁处事不公,好处都给湖北人,自家老部下却吃力不讨好。

后来蒋桂开战,还没打,李宗仁手下的3个旅长拒绝出战,大将李明瑞等直接投奔了蒋介石。桂系遭到极大失败。

第二是刺杀张敬尧。

张敬尧是北洋旧军阀,九一八事变后成了汉奸,勾结日本进占华北,造成很坏影响。1933年5月7日,郑介民经过一番缜密的部署,派特工在北平六国饭店将张敬尧击毙。国内舆论纷纷叫好。

第三是贴身保护蒋介石去开罗。

1943年11月,蒋介石和宋美龄赴开罗,与美、英首脑开会。当时日军尚在东南亚、南亚肆虐,蒋介石一行充满风险。郑介民先去了一趟开罗,把沿途事情打探清楚,安排好沿途飞机经停地点。

办妥后返回重庆,寸步不离地陪着蒋介石夫妇,每到一个经停机场,郑介民就指挥安保人员全面布控防卫。在卡拉奇机场起飞后,蒋介石注意到郑介民一上飞机就呼呼大睡,初时有点不悦,后来一问,原来郑介民一夜未睡,一直在亲自指挥安保人员,蒋介石非常高兴。

有这些功劳打底,戴笠也不敢轻慢他这位老学长,许多事情上都是和他商量着办。

所以当戴笠死后,郑介民毫无疑问地成为军统一号大佬,毛人凤要扳倒他可谓难上加难。

二、毛人凤的忍字诀

那么,毛人凤又是什么资历呢?真的和郑介民差很远吗?

答案是肯定的。

毛人凤生于1898年,比郑介民小一岁。不过这倒不是什么大问题,年龄对于政治人物是可有可无的参照标准。毛人凤最大的劣势在于起步晚、没背景。

他只在黄埔军校的潮州分校上过一段时间学,中途因病退学,学历都没拿到。国民党军界虽说不全是唯黄埔论,但也差不多,有黄埔学历未必能当高官大将,但无黄埔学历基本当不了。毛人凤这个起点、这种背景条件,可谓惨淡之极。

1934年,戴笠组建特务机构,大规模招揽同乡故旧,毛人凤被相中,招入戴笠麾下。第二年,授少校军衔。这时的郑介民已经当上了国民党参谋本部第二厅第五处处长,军衔少将。

从起点上就差了三级。你说怎么比、怎么超?毛人凤在军衔上,一辈子都赶不上郑介民,到死都矮一级。

正因如此,毛人凤特别低调,在军统中埋头抓具体事务,从不与人有什么矛盾,脸上总是充满着笑容,对人十分和气,军统大小特务都愿意和他多说几句话。

戴笠之下,老二是郑介民,老三是唐纵,然后才是各个处的处长。戴笠提防着郑介民和唐纵,尤其怕郑介民抓权,因为郑介民的职务是主任秘书,所有机密事务都要先经过他。

戴笠逐步把老乡毛人凤培植起来,借口郑介民还兼任参谋本部(后来改为军令部)的军职,事情多不好分心,提拔毛人凤当副主任秘书,很多事务交由他办理。

郑介民也很知趣,他绝对斗不过戴笠,也没把心思用在军统上,便顺坡下驴,每周只来军统局两三天,所谓的主任秘书只是挂个名,实际职责都交给了毛人凤。

若换作普通人,一朝得志,肯定翘尾巴。

但毛人凤不一样,他虽然掌握了核心事务,却仍然保持低调、和气,对郑介民、唐纵两人极尽恭敬,言必称“职”(国民党中下级对上级的自称),哄得郑、唐两人很开心,对他没有一点提防。

不仅对长官圆滑,对手下也很会拉拢。

据沈醉回忆,毛人凤有一个普通人所不能及的长处:敢于代人受过。

抗战时期,戴笠有一次亲自撰写了一份攻击政敌的黑材料,拿给文书科的科员郭子良,要他抓紧誊写出来,第二天就要呈给蒋介石。

这些资料写的很杂很急,字数又多,二万字,誊写很费力。郭子良写到后半夜,实在撑不住了,给蒋介石的材料不敢随便糊弄,如果写错了那还不如不写。郭子良大概出于这种考虑,就去睡了一会儿。原打算眯一会儿起来接着誊,可是一觉睡着没起来。

第二天一早戴笠就来要稿子,结果发现郭子良居然去睡觉,气得拿棍子就要打。

毛人凤赶忙说:“是我叫他去休息一会儿的。上午一定抄出来!”戴笠便不打了。

戴笠一走,毛人凤转过来安慰郭子良:“你去睡觉,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差点出大问题。”郭子良免了一场大祸,不由得对毛人凤感激涕零。

对底层小人物如此包容,对处长级的中高级官员也如此。

军统党政情报处副处长叶翔之,和侦缉大队长谈荣章,都和一个女特务杨吉昌发生不正当关系,导致杨怀孕。杨找叶翔之,请他想办法安排自己请长假,到一个稳妥隐秘的地方生下孩子。

谁料叶翔之是个提裤子不认账的流氓,不仅不帮杨吉昌,还把责任往谈荣章头上推。杨吉昌求告无门,悲愤莫名,只能自己偷偷去做流产手术,结果失血过多而死。

此事影响极坏,杨吉昌在军统特训班的众多女同学不胜其愤,要联名找戴笠控诉两个流氓。戴笠曾规定,军统内部不得乱搞男女关系,一旦出事必定严惩。叶翔之、谈荣章两个惴惴不安。

这事与毛人凤并没有半毛钱关系,他却出头找杨吉昌的同学们谈话,还拉来沈醉向她们说情。说人死不能复生,只要叶和谈两人认账,处理好杨吉昌的后事,不如暂且放他们一马。千万不要弄得满城风雨,到时候让军统大丢颜面,对各位同学们也不好。

一番话说得入情入理,叶翔之、谈荣章也按毛人凤的协调安排,为杨吉昌办妥了丧事。此事竟然平息,叶翔之、谈荣章二人都对毛人凤极为佩服、感激。

戴笠知道此事原委,也说毛人凤是“菩萨心肠”,但这种好人主义干不了大事,尤其是在军统。

毛人凤真是菩萨心肠吗?当然不是。他做得这一切,都是在刻意忍耐,刻意压抑政治野心,故意扮出一副与世无争、与人为善的假面孔,使潜在的对手们不防备。

与毛人凤的低调、隐忍相比,郑介民却变得越来越爱出风头,注意力越来越分散。

三、郑介民走歪了路

郑介民和戴笠有一个共同点,权力欲很旺盛,手伸得很广。

郑介民的身份不止是军统特务,他长期在参谋本部、军令部兼职,是少将级别的高官。所以他把很大一部分精力转移到军事、政治情报上,喜欢搞战略分析。

他最广为人知的成绩是,准确预言了盟军在新加坡的军事基地顶不住日军攻击。1942年2月,日军果然击败驻新英军,拿下新加坡。

郑介民还特别喜欢出政治风头。

二战尚未爆发时,蒋介石对希特勒的法西斯统治很感兴趣,派了一个军事代表团到欧洲考察,郑介民名列其中。他想方设法拜见了希特勒,希特勒对这个级别不高的代表团根本没什么兴趣,礼节性地会见了一下。郑介民却兴奋不已,以这次接见而自豪。

后来他又去意大利拜见了墨索里尼,回国后到处宣扬,俨若能取到了法西斯主义的真经。

郑介民在当军令部二厅当处长时,利用岗位优势,搜集了不少特务工作方面的资料,撰写了《军事情报学》《谍报勤务教范草案》《游击战术之研究》等几本专业书。

前两本倒也罢了,第三本跨了领域,和军统已然没什么关系了。

毛人凤对此很不以为然。

一个人,不论在哪个工作领域,专心、专业、专务一点,这是勇猛精进、成为行业精英的基础。

郑介民虽然聪明过人、精力旺盛,但过于分散精力,什么都想染指,毕竟不是正路子。

也就几年时间,郑介民不断瞎折腾,成功降低了自己在军统的存在感。他基本不过问军统事务,出席重要会议也只是露个面。除了照常享受军统的经济待遇,在局内事务上慢慢成了个影子领导。

到抗战胜利后,郑介民与军统的疏离感更强,极度不愿与戴笠同时出现,怕引起尴尬。

1946年1月,郑介民干脆参加了军调部,到北平专一进行军调。连军统例行的重要会议也不参加了。

毛人凤乐见其成。

1946年3月戴笠突然死亡,郑介民十分惊慌。慌就慌在他在军统中地位虽高,却没有什么实际影响力。

一个政治人物的影响力体现在哪?主要是对人事的控制权。

军统人事权体现在三个方面:

1.军统局本部各处的处长、副处长任用。

2.军统局各外勤站的人事任命。

3.军统局编制人员的任用、培训、薪资福利等。

戴笠在时,他只抓总,具体事务都由毛人凤处理。毛人凤不仅掌握着几万军统人员的进退去留,还和处长、站长级的高官关系处得非常好。

郑介民却几乎没有任何影响力。所以当军统局出现权力真空时,身为二号人物的郑介民不仅没有立即抢班夺权的兴奋感,反倒充满了陌生感、无力感。

不过正当他焦虑、忙乱之时,毛人凤却突然给他送了个大礼。

什么礼?毛人凤居然推荐郑介民接任军统局长。

这让郑介民有点摸不着头脑,难道毛人凤真是个菩萨心肠、没有任何政治野心?

四、郑介民的蠢老婆

1946年3月,蒋介石几乎在戴笠死后第一时间,就赶忙询问毛人凤,谁能接任军统局长。

毛人凤不假思索地推荐:郑介民。

蒋介石心中本有两个人选,一是郑介民,二是唐纵。这两人都是军统中仅次戴笠的高官。不论威望、资历还是背景,都没太大问题。

为何毛人凤要推郑介民?

两相对比,郑介民对军统实际事务不感冒,长年脱离军统局本部工作,他当了老大,毛人凤可以继续掌握实权。

唐纵则是一个实干家,只要一逮住机会就对军统实际事务过问,比郑介民务实多了。如果他当了局长,毛人凤这个二管家的位置必然失去意义,局内大小事务归他直管。

所以,毛人凤想把郑介民拉过来当一个空头领导,他继续抓实权。

本来毛人凤还揣着一点不安,唐纵也不是省油的灯,资历比毛人凤老得多,政治能量也很大。万一有高级大佬在蒋介石面前替唐纵说话,鹿死谁手还说不定。

没想到唐纵意外争取到警察总署署长之职,也是一方大佬,他基本退出了军统局长的争夺。

蒋介石便任命郑介民为局长,毛人凤为副局长。

看似斗争到这里已经差不多了,郑介民当名义老大,毛人凤当实际掌柜,这和军统之初贺耀祖挂名当局长、戴笠当副局长管实务是一个模式。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谁是内行?毛人凤是内行。

郑、毛配和贺、戴配,绝不是一个概念。戴笠当年以副局长身份掌握实权,那是蒋介石亲自明确的,贺耀祖压根儿只是个政治牌位,帮助年轻的戴笠镇场子、抵挡外界议论的。

郑介民却是实职局长,真正管大权的。

毛人凤很明白。把郑介民搬到台上是斗他的第一步,再把他从台上斗下来,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毛人凤的策略说白了是四个字:欲擒故纵。

可是这四个字说来容易,实际做起来难比登天。资历、军衔、职务,个个都是看起来无法逾越的高山。

毛人凤暗暗开始抓人事权。

大概有这么几种动作:

1.安排亲信在局长办公室。清除郑介民的心腹。

2.举办特务培训班,争取中低层干员。

3.拉拢唐纵制衡郑介民。

但是一干起来,发现不顶用。郑介民以前不管军统局事务,是因为他不想管,他要真管起来,也是五马长枪、气焰逼人、精明过人,靠这些一般手段根本斗不过。

毛人凤经过一段时间观察,终于发现了郑介民的弱点:他老婆。

郑介民夫人柯淑芬贪得无厌,在国军高官圈子里是出了名的。

有道是,利令智昏。人只要一贪起来,往往脑子会出问题,要么傻,要么疯,要么选择性失明,总之绝不会往正路上发展。

毛人凤就是抓住了这个点,对郑介民发起了致命一击。

五、毛人凤的逆袭

郑介民老婆起初是小贪。

郑介民虽然不怎么在军统上班,动辄好几个月不去,但柯淑芬却给戴笠提要求,郑介民所有公私支出,大到工作经费,小到车马川资,甚至家里请佣人、柴米油盐,都要军统局出。

戴笠不是个小气的人,一概答应。

但在底层人员看来,有点丢脸。

郑介民有点怕老婆,都依着老婆的意见。

军统驻各省的工作站,每年都会向戴笠进贡他们贪污敲诈的巨额财物,柯淑芬也眼红,叫郑介民找戴笠要。郑介民老着脸皮说了一次,戴笠也是满口答应,以后每次进贡,都会有郑介民一份儿。柯淑芬看着越来越大的房子,越来越多的名贵家具,笑的合不拢嘴。

就这样,柯淑芬的胃口被惯的越来越大,也越来越不要脸。

1946年3月戴笠摔死后,郑介民和唐纵、毛人凤、沈醉以及几位处长开会,柯淑芬不知为何也参加了。大家正在商讨是不是有人背后暗算戴笠,柯淑芬却不知轻重地插嘴,要郑介民赶紧处理好戴笠留在青岛、南京、上海等地的大房子和小汽车。

言下之意就是赶紧弄过来占为己有。人死为大,戴笠尸骨未寒,柯淑芬居然这么做,真是令人齿冷。

有意思的是,郑介民既不出言指责,也不表态,众人马上就意会到,郑介民这是拿他老婆当枪,厚着脸皮要抢戴笠的遗产。

毛人凤抓住这个弱点,筹划了一个绝妙好计。

1947年9月,郑介民年满50周岁,当时有不少人提议给他做寿。郑介民怕影响不好,不想搞大。但柯淑芬蠢蠢欲动,想借做寿再捞一笔。

毛人凤私底下串通沈醉,让沈醉出面劝柯淑芬,一定要借这个机会树立起来郑局长的威严形象。柯淑芬贪得无厌,一说就动。她也不管郑介民愿意不愿意,决定在南京新置办的洋房里搞庆寿会。

沈醉帮他一手操办,大撒寿贴,邀请各种高官大佬前来庆贺。军统局各级官员自然少不了送大礼祝贺。

毛人凤趁机找来一帮阵亡特务的家属,唆使他们到郑家闹事要补助要抚恤。

原来这批特务家属,戴笠、郑介民虽然都安排了一定抚恤,但钱很少,很快就花光了。一批家属约好了来南京反映问题,因为郑介民遮掩,国防部并不知情。

这天这么一闹,家属们拖儿带女,哭天抢地,控诉军统不公。弄得狼狈万分,不可收拾。

事情很快传到蒋介石耳朵里,蒋介石震怒,了解了相关情况——当然这些情况也是经过加工的,因为蒋介石的军务局长俞济时和郑介民不和,和毛人凤联起手来对付郑介民,趁机递了很多黑材料。

蒋介石后来得知,郑介民不仅大搞贪污,还因为专业不精,把戴笠留下来的大好局面弄得一团糟,很不高兴。

1947年12月,蒋介石下令免去郑介民的保密局长兼二厅厅长职务,另任他为国防部次长。虽然说不上明升暗降,但拔离多年担任的老系统,也令郑介民好没面子。

毛人凤不为已甚,又来了一系列雷霆手段,对郑介民留在保密局的旧部统统清除。影响力最大的,便是枪毙马汉三。

马汉三原是军统华北办事处处长,接收日伪汉奸财产时狠狠贪了一笔。当时郑介民在北平军调处工作,马汉三给郑介民送了不少好处,两人结为死党。后来郑介民出面推荐,帮助马汉三调任北平民政局长,捞了个大大的实缺。

毛人凤早就搜集了马汉三贪污的证据,他怕光靠这些,定不了马汉三的死罪。又搜集到马汉三和保密局北平站站长乔家才等人,在大选时支持李宗仁,便把这些材料打包全报给蒋介石。

毛人凤还故意引咎自责,说保密局家法不严,竟然出了这种胳膊肘往外拐的败类。

蒋介石被挑拨的火冒三丈,他对贪污倒不是那么在意,主要是痛恨保密局的人居然支持李宗仁。于是下令枪毙马汉三,判处乔家才无期徒刑,家产全部抄没。

马汉三、乔家才等人都是郑介民的铁杆同党,他们被彻底打垮,保密局中郑系的虾兵蟹将们都见风使舵,转投毛人凤帐下,从此保密局成了毛人凤的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