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古埃及第25王朝 亚述帝国全靠孙子兵法一句话
热文

灭古埃及第25王朝 亚述帝国全靠孙子兵法一句话

2021年09月11日 16:09:27
来源:冷兵器研究所

编者按:冷兵器研究所介绍了古埃及第二十五王朝的事迹,但是因为篇幅有限,所以对于建立第二十五王朝的努比亚人与亚述的战争,说的不是很详细。本文就来说说亚述与埃及第二十五王朝战争的具体情况。很有意思的是,努比亚很符合韩非子说的,力弱不知卑、国小而辱大邻。而努比亚君主又是典型的古代版懂王。

亚述帝国和古埃及努比亚王朝的恩怨,开始于二十五王朝的沙巴卡法老时期,在之前的文章中,沙巴卡统一埃及的时间,被认为是公元前709年,而根据更新的资料,认为应该是公元前715年。

之前的公元前720年,埃及北部利比亚人出身的埃及法老奥索尔孔四世,曾因支援以色列,和亚述军队发生过冲突。所以,沙巴卡法老通过利比亚人,多少听到了一些关于亚述军队的事。沙巴卡法老在公元前715年征服了整个埃及后,为恢复国内稳定,对亚述采取了友好的外交策略。

▲图1、古埃及木弓

比如公元前712年,西亚的阿什杜德国王亚玛尼逃亡埃及。结果,那个倒霉的国王,直接被沙巴卡直接送回了亚述。从亚述都城遗址发现的一些 文物中,就有沙巴卡字样的印章。虽然信件内容不得而知,但是大致看出双方是友好相处的。

这种外交策略获得了丰厚回报。当时亚述和埃及的贸易很发达。埃及获得了包括雪松木在内的各种中东木材。埃及人从雪松里提取松香,以及用于造船。而埃及除了出口农产品、珠宝、矿石外,还出口当时重要物资——军马。

▲图2、亚述四马战车

虽然传统印象中,黑人似乎不会养马,但是冷研之前的关于非洲骑兵的介绍中,就提到努比亚地区养马历史悠久。亚述人对努比亚马评价还不错,甚至有努比亚人担任了亚述国王战车的车夫,还有文献表明,在亚述的尼尼微附近,还有有努比亚人定居区。

对于亚述这个军国来说,金银珠宝再好,也不如军马以及军事人才重要。加之当时的亚述忙于镇压巴比伦地区的反抗,以及与乌拉尔图王国、埃兰以及米底等国作战。处于四战之地的亚述根本管不到埃及。所以亚述国王萨尔贡二世设立了专门的通商口岸,保持跟埃及的良好关系和贸易往来。

之后,萨尔贡二世在公元前705年去世,沙巴卡法老也在公元前702年去世。两个国家新君主改变了双方的外交立场。新上台的亚述王辛那赫利布是个好战之人,而新埃及法老沙比提库则是希望做第二个图摩斯特三世。

▲图3、根据神庙浮雕复原的亚述士兵大战努比亚士兵

之后,亚述攻打犹太王国,埃及出兵支援。双方在巴勒斯坦一带正式交锋。这场战争的结果,按照亚述的说法是俘虏了一个埃及的战车指挥官。也有人认为这场战争是埃及胜利了,因为亚述帝国并没有完成消灭犹太王国的企图。

根据其他一些记载,比如按照犹太人的说法,后来的二十五王朝法老塔哈尔卡也参加了这次战役。但是这场战役,似乎没有让他对亚述军队有正确的认识。之后亚述和埃及的关系似乎还可以,双方没有较大的冲突。

十年后,这位王子继位。他依靠外贸获得的财力修复和兴建神庙,并且给神像贴金,还给阿蒙神庙造了一艘80肘尺长的雪松木圣船。这位黑人法老还从中东雇佣工匠管理花园。这些措施给当时埃及人一种太平盛世的景象,因为第三中间期动荡而失去的信心重新回来。

除此以外,这位法老还征服了一些不服管的利比亚部落和沙苏部落,并且逐步恢复对巴勒斯坦和叙利亚一带的影响力。

这位法老依然向亚述出口军马,而亚述都城的同时期文献中也有来自努比亚的马匹记录。塔哈尔卡靠出口马匹,获得不少财富,甚至觉得亚述有求于他。对于当时的埃及—努比亚来说,没人比他更懂亚述,毕竟他是和亚述军队打过仗的法老王。但是这位法老却一直把亚述人当成贝都因人。

▲图4、雪松塔香

而亚述因为雇佣不少努比亚人,对埃及反而很了解。比如根据亚述的碑文,亚述人对当时古埃及的二元结构非常清楚。

不过,当时的亚述正在应付北部的斯基泰人,还有东面的埃兰人和米底人,以及压制巴比伦地区的反叛。特别在阿萨尔哈东时期,北方的斯基泰人甚至打得亚述赔款嫁女。所以努比亚人把这种和平,当成了亚述真的怕他们,埃及还有一种宣传法老王战无不胜的习惯,所以埃及人就真的以为自己很强。

▲图5、亚述军队攻城

虽然一直有人说什么亚述装备铁器、武装到牙齿,还拥有早期的弓骑兵和重骑兵,所以才对埃及人形成碾压。

但从武器装备和军队上来说,两个国家倒也是半斤八两。其实亚述士兵除了重装弓箭手和精锐重步兵外,大部分士兵的防护实际很可怜,有的甚至就是一身布衣,最多带个盾牌。至于铁器到底是不是全员装备,历史学家们还有争议。至于早期的弓骑兵和冲击骑兵的战斗力也是很存疑。

▲图6、亚述士兵

而埃及的武备情况也很糟糕。当时亚述和埃及都装备的三角复合弓,在埃及基本上是战车兵使用。盔甲之类也只是给贵族的。士兵战斧从出土文物来看,哪怕新王国时期,依然还是原始安装方式。

▲图7、三角弓

总体来看,亚述人的最大优势就是埃及人心里对亚述人没点数,对自己也没点数,也就是孙子说的,“不知彼,不知己”,其结果自然是“每战必殆”。

公元前674年,阿塞尔哈东想拿下埃及。他先派出一支先遣队试探。结果亚述人穿越西奈半岛时,军中闹起了瘟疫,大量物资也被老鼠咬坏。外加其在阿什卡隆被偷袭伏击,于是最终失败。

这给当时的埃及法老塔哈尔卡一个错觉,就是觉得亚述不过如此。

▲图9、努比亚弓箭手

结果两年后,亚述军队又来了。这次他们准备得比上次充分的多。比如提前将军队部署到腓力斯丁平原,也就是今天的以色列一带,并建立前进基地。

虽然进军途中,亚述军队在推罗遭遇了一定牵制,但是补给充分的亚述军团直接绕了过去。亚述军团到达了加沙地区南部的腊皮胡后,用了27天穿过了西奈沙漠。

最终,埃及人被一路狂推。在短短15天的时间里,埃及—努比亚军队与亚述人大战三次,三战全败,从伊什普库里一路南逃,撤到了孟菲斯。塔哈尔卡法老被打伤,妻子儿女也被亚述人俘虏。

之后,按照亚述人的记录,当时埃及的各种要塞堡垒,在亚述人的地道与攻城塔打击下不堪一击。比如孟菲斯仅仅半天就被打了下来。

最终,底比斯都被占领,努比亚人在埃及的统治宣告结束。

虽然我们常说,落后就要挨打,但落后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在落后的情况下,依然不自知、还自欺欺人。这点不光埃及经历过,1840年中国也经历了,而似乎现在的某个希望国也在经历这个过程……

就像有句话说的,弱小与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