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帝国的波斯都督府为何“都督”到了阿富汗
热文

唐帝国的波斯都督府为何“都督”到了阿富汗

2021年09月09日 16:47:34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本 文 约 6070 字

本 文 约 6070 字

阅 读 需 要 16 min

原题:大唐波斯都督府,究竟都督了什么?

公元661年,唐朝境内来了一支波斯使团。使者在献上礼物之后,向唐高宗李治表示:我们的国王被杀,王子逃跑,国家已经灭亡,希望唐朝能够出兵,帮助打败阿拉伯人,重建国家。

这不是波斯人第一次求援了,7年前,就有波斯使者提出同样的请求,李治以“路途遥远,难以用兵”回绝了使者。但这次,李治却派出使者前往西域,宣布建立波斯都督府。为什么波斯要向千里之外的唐朝求援?唐朝为什么在这时转变态度?波斯都督府又是否支援了卑路斯呢?

阿拉伯人与波斯人

波斯会向唐朝求援,不得不提阿拉伯人的“功劳”。

7世纪初,阿拉伯半岛西部的麦加城下,穆罕默德与麦加贵族签订合约,伊斯兰教正式成为阿拉伯半岛的主流信仰,此后不断有阿拉伯部落归附,形成了一个阿拉伯穆斯林国家。统一阿拉伯半岛后,穆罕默德的继承者、阿拉伯的哈里发们向周边发起了声势浩大的征服运动。这场大征服中,阿拉伯人家门口的拜占庭帝国与波斯萨珊王朝首当其冲,成为早期征伐最为主要的目标。

5世纪亚欧民族迁徙路线图。来源/02版《世界历史地图集》

5世纪亚欧民族迁徙路线图。来源/02版《世界历史地图集》

相较于蒸蒸日上的阿拉伯,萨珊波斯呈现出一幅江河日下的场景。末代国王伊嗣俟(Yazdegerd)三世上台之前,外战、政变、内战先后光顾波斯,经济凋敝、赋税沉重、王权旁落,已然一副行将就木之象。632年,伊嗣俟继位时还只是个孩子,此前一直过着隐居生活,国家事务全听宫廷顾问摆弄。在此情景下,即便阿拉伯与拜占庭打得不可开交,国内仅有小部遭入侵,萨珊波斯亦无力整合国内贵族,只能被动防御,苟延残喘。

伊嗣俟三世(中)的加冕式。来源/网络

伊嗣俟三世(中)的加冕式。来源/网络

伊嗣俟继位之初,阿拉伯人就已经出现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南部,开始蚕食萨珊波斯在两河流域南部的领土。公元632年至633年,阿拉伯人在短时间内扫平了萨珊南部要塞,进而向北方挺进,双方在两河流域展开拉锯。636年的卡迪西亚(今伊拉克巴格达以南)战役中,包括重装骑兵与象兵在内的萨珊精锐部队遭到毁灭性打击,全军奔逃溃散,萨珊主将亦被俘处死。卡迪西亚的失败对于萨珊而言,不仅是大批军官与全国范围内精锐的损失,更使得首都泰西封(巴格达东南)门户洞开。伊嗣俟与城中贵族听闻大败的消息,瞬间惊慌失措,连财宝都顾不得收拾,紧急逃向伊朗高原地区。

银币上的伊嗣俟,萨珊波斯的末代皇帝。来源/网络

银币上的伊嗣俟,萨珊波斯的末代皇帝。来源/网络

阿拉伯人追击而至,对伊朗高原发动猛攻,主力从高原北部下手,自北向南进攻。642年的尼哈旺德(今伊朗哈马丹)战役中,波斯人再次惨败,米底地区门户洞开,萨珊后备兵力尽失。如果说卡迪西亚的失败让萨珊元气大伤,尼哈旺德的失败就导致萨珊再无反攻的可能。尼哈旺德战役后,伊嗣俟再次逃跑,躲入呼罗珊地区,于651年在木鹿(今土库曼斯坦马雷)被杀,成了萨珊最后的“沙汗沙”。

伊嗣俟死后,他的儿子卑路斯(Pirooz)王子在呼罗珊又抵抗了一段时间,又在吐火罗叶护的支持下,保留了部分领地。

波斯与唐的交涉

在萨珊波斯遭到阿拉伯人的猛烈进攻时,唐朝成了波斯人手中仅剩的几根救命稻草。

伊嗣俟三世在位期间,曾于贞观十二年(638年)、二十一年(647年)先后向唐朝派遣使者。伊嗣俟的第一次遣使发生在卡迪西亚战役与泰西封围攻战后,此时的萨珊波斯已经失去了大批能够与阿拉伯军抗衡的精锐部队,首都泰西封与城中财宝也被阿拉伯人夺取,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也被全部占领。

第二次遣使则是在法尔斯战役左右,萨珊波斯的“龙兴之地”与祭祀重地岌岌可危,在世俗王权与宗教信仰两方面遭受重创。在如此惨败之下,伊嗣俟遣使来唐,其目的明显不是称藩诉求,请求唐朝出兵协助才是最主要的目的。史书中记载:

(贞观十二年)高丽、新罗、西突厥、吐火罗、康国、安国、波斯、疏勒、于阗、焉耆、高昌、林邑、昆明及荒服蛮酋,相次遣使朝贡。

(贞观二十一年)是岁,堕婆登、乙利、鼻林送、都播、羊同、石、波斯、康国、吐火罗、阿悉吉等远夷十九国,并遣使朝贡。

二十一年,伊嗣俟遣使献一兽,名活褥蛇,形类鼠而色青,身长八九寸,能入穴取鼠。

由此可见,唐朝方面对于波斯的出兵诉求反应冷淡,史书中只对波斯使者的到来简要记述,对于使者的要求与唐朝的回复均不见踪影。波斯的政治诉求甚至没有使者送来的“活褥蛇”引人注目。

卑路斯时期,也先后向唐朝求援两次。第一次在唐高宗永徽五年(654年),这一年中,木鹿遭阿拉伯围攻,卑路斯慌忙之中向唐朝求助,史书中记载:

子卑路斯入吐火罗以免。遣使者告难,高宗以远不可师,谢遣,会大食解而去,吐火罗以兵纳之。

伊嗣俟之子卑路斯奔吐火罗。大食兵去,吐火罗发兵立卑路斯为波斯王而还。

唐朝的救兵终究没有来到吐火罗,高宗用“路途遥远”的说辞搪塞,使者只能如此回报卑路斯。

影视剧中的唐高宗。来源/电视剧《武媚娘传奇》截图

影视剧中的唐高宗。来源/电视剧《武媚娘传奇》截图

而另一方面,卑路斯则逃出木鹿城,躲进吐火罗地区,在吐火罗叶护的保护下,得到了一定喘息。在吐火罗的萨珊残部也尝试着同吐火罗人一道进攻呼罗珊,驱逐当地的阿拉伯军队,不过收效甚微。而卑路斯的第二次求援是在龙朔元年,也就是文章开头的一幕。萨珊残部此番终于得到了唐朝方面的支援,不过唐朝的支援力度却有待另述。

唐朝对求援态度的转变

萨珊前后四次求援,唐朝回绝了三次,第四次才同意提供一定援助。可见,唐朝方面对此反应冷淡但又出现缓和,这同唐朝内外形势的变化不无关系。

伊嗣俟向唐朝第一次求援时,唐朝正在对西域高昌国用兵。高昌国王麴文泰同西突厥结盟,劫掠商道并向伊州进攻。为了消除西部的军事压力、切断西突厥同西域各国的联系,确保控制西域商道,639年,唐太宗以侯君集为行军大总管,进攻高昌。次年,唐军抵达碛口,西突厥援军迟迟不至,麴文泰竟被吓死,子麴智盛向唐军投降。同年,唐朝设置安西都护府,以监控西域遏制西突厥。

影视剧中的麴智盛。来源/电视剧《贞观之治》截图

影视剧中的麴智盛。来源/电视剧《贞观之治》截图

由此可见,伊嗣俟第一次求援时,唐朝西部边境尚未平定,西域诸国没有归附,西突厥势力仍在,安西都护府也并未设置。此时唐朝对西域的控制有限,影响力尚浅,不具备出兵波斯的能力。如果强行出兵,西域诸国极有可能全部投靠西突厥,恶劣的自然环境与潜在的军事威胁,唐朝此时注定不会同意援助。

伊嗣俟第二次求援时,唐朝正同高句丽开战。644年,唐太宗亲征高句丽,虽然取得许多战果,但并没有消灭高句丽,转而对高句丽进行持续骚扰。647年时,唐太宗命令牛进达、李世勣水陆并进,攻入高句丽境内。次年又派薛万彻进攻鸭绿江口。再加上此前击灭薛延陀,唐朝的军事重心位于东北,次之漠北,西域的优先级更低,而更远的波斯自然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654年,是伊嗣俟之子卑路斯的第一次求援,唐朝堂上正在经历唐高宗废王立武风波。唐高宗以换后为由头,同长孙无忌、褚遂良等元老派展开斗争。一年前又有房遗爱谋反案,江浙一带还爆发了农民起义。唐朝内部尚未稳定,何谈出兵。再加上西突厥仍在,依旧与唐朝为敌,如不平定西突厥,唐朝对西域的掌控仍受威胁,支援波斯也无从谈起。另外,651年,哈里发派出使团来到唐朝,唐朝刚刚与阿拉伯建立联系,对阿拉伯人的迅猛扩张与军事威胁了解有限,故而拒绝。

影视剧中的武则天与唐高宗。来源/电视剧《武则天》剧照

影视剧中的武则天与唐高宗。来源/电视剧《武则天》剧照

待到卑路斯第二次求援时,唐朝已经攻灭西突厥,徙安西都护府于龟兹,对西域的掌控力度大大提升。唐朝此时有意向中亚拓展自己的政治影响力,就必然同阿拉伯在呼罗珊一带的力量碰撞。654年,卑路斯遣使时,萨珊残部被逐出木鹿;次年阿拉伯又派使团来唐;又过一年阿拉伯切断同唐朝的外交联系。

唐代安西都护府位置。来源/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

唐代安西都护府位置。来源/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

这一连串事件的背后,可以判断阿拉伯在向东扩张的过程中,认识到唐朝将是一大阻力,也将是萨珊复国势力的后台。655年,阿拉伯遣使唐朝,极有可能提出要求,希望唐朝不支持萨珊残党与吐火罗,也有可能要唐朝从东方夹击吐火罗,要唐朝让渡部分西域利益也不无可能。阿拉伯第四位哈里发阿里上台后,将东方的军事重心放在萨珊残部与西域诸国身上,对唐朝呈现出敌视的态度。西域诸国在阿拉伯的军事压力下,归附唐朝成为最为现实的选择。龟缩在吐火罗的卑路斯此时遣使,顺应了现实局势,也符合唐朝的期望,故有波斯都督府的设立。

波斯都督府与吐火罗道

唐高宗命陇州南由县令王名远作为特使,以吐火罗道置州县使的身份前往西域,册封包括萨珊残部在内的阿姆河流域国家,共册封16国,包括:

吐火罗,置月氏都督府;嚈哒,置大汗都督府;诃达罗支,置条支都督府;解苏,置天马都督府;骨咄,置高附都督府;鬭宾,置修鲜都督府帆延,置写凤都督府石汗那,置悦般州都督府;护时犍,置奇沙州都督府;怛没,置姑墨州都督府;乌拉喝,置旅契州都督府;多勒建,置昆墟州都督府;俱蜜,置至拔州都督府;护蜜多,置乌飞州都督府;久越得犍,置王庭州都督府;波斯,置波斯都督府。

波斯都督府及周边羁縻府州示意图。来源/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

波斯都督府及周边羁縻府州示意图。来源/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

萨珊残部被编制为波斯都督府,治所位于疾陵城(今伊朗扎博勒),卑路斯被册封为都督,势力范围大概是今天伊朗与阿富汗南部交界处。起初,波斯都督府属于吐火罗道治下的羁縻州,卑路斯是隶属于吐火罗叶护麾下的羁縻都督,这种安排虽然符合当时的实力对比,却不太妥当。波斯都督府位于吐火罗道最西端,是对抗阿拉伯的前线,卑路斯与其他萨珊贵族承担了阿姆河上游守门人的角色,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此外,萨珊波斯虽然被消灭,波斯都督府内只是一支残部,但依旧是一个西亚大国的最后残留,卑路斯也是萨珊王统所在,仍有一定潜在实力。而且萨珊波斯信奉祆教,中亚诸国境内也有大量祆教徒存在,在同信奉伊斯兰教的阿拉伯人对抗时,中亚的祆教徒也可被卑路斯以宗教的名义鼓动起来。在以上因素作用下,662年,唐朝方面宣布改封卑路斯为波斯王。

琐罗亚斯德教神庙顶部。摄影/melanie_10,来源/Adobe Stock图虫创意

琐罗亚斯德教神庙顶部。摄影/melanie_10,来源/Adobe Stock图虫创意

如果说设置波斯都督府还只是对困境中的卑路斯伸出援手,那么册封波斯王就毫无疑问是支持波斯复国。至此,唐朝与阿拉伯在中亚的利益根本对立,两大帝国在中亚呈现对峙状态。双方大致以阿姆河为界,阿姆河以南至呼罗珊为阿拉伯势力范围,阿姆河以北及阿富汗群山为安西大都护控制。

虽然唐朝设置波斯都督府,支持卑路斯复国,但这种支持还是以政治庇护为主,军事上主要还是依靠卑路斯与诸国自己。吐火罗道与下属16都督府的设置,虽然有军事庇护的含义,但更主要的还是以吐火罗道为框架,将各国置于一个政治、军事同盟之下,固定吐火罗叶护为同盟领袖。吐火罗特勤阿史那仆罗曾经上奏,提到:

仆罗兄吐火罗叶护部下管诸国王、都督、刺史总二百一十二人,谢飓国王统领兵马二十万众,嵐宾国王统领兵马二十万众,骨吐国王、石汗那国王、解苏国王、石匿国王、悒达国王、护密国王、护时健国王、范延国王、久越得建国王、勃特山主,各领五万众。仆罗祖父已来,亦是上伴诸国之王。

此时,吐火罗叶护麾下有大小领主二百一十二人,统领诸国兵马九十余万,如果再加上吐火罗本部兵力,当百万有余。虽然百万这个数字的真实性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但将零零碎碎的各国置于同一个政治体中、明确上下隶属关系,确实有助于将一盘散沙的阿姆河流域与阿富汗山区整合在一起。在面对阿拉伯的进攻时,联合抗击总比各自为战的胜算大一些。

综上所言,设立波斯都督府与册封卑路斯,是唐朝支持萨珊复国的举动,但这种支持是一种政治行为而不是军事行为。波斯人恢复旧国的行动,也如波斯都督府一样,只是心中的政治抱负,难以成为实际的军事胜利。

波斯人复国愿望的失落

波斯都督府与吐火罗道设置之后,萨珊残部背靠中亚诸国,对呼罗珊进行军事试探,尝试从中捕捉机会重建国家,但都只是尝试而已。面对庞大的阿拉伯帝国与穆斯林军队,卑路斯与其他国君自保已颇为吃力。661年,穆阿维叶继任哈里发,伍麦叶家族与前任哈里发阿里之间的矛盾告终,伍麦叶家族成为阿拉伯帝国的统治者,哈里发头衔在家族中传递。短暂的内斗过后,是新一轮的扩张。

公元7-9世纪的阿拉伯帝国。来源/02版《世界历史地图集》

公元7-9世纪的阿拉伯帝国。来源/02版《世界历史地图集》

如果说卑路斯与麾下的波斯人渴望重建国家,那么阿拉伯人也迫切希望歼灭萨珊残党,消灭中亚各国。656年,阿拉伯人将扩张的拳头收了回去,又在663年重重砸向波斯、吐火罗。史载,当年“大食(阿拉伯)击波斯、拂菻(拜占庭),破之,吞灭诸胡,胜兵四十万”,波斯都督府治所疾陵城沦陷,波斯都督府名存实亡,卑路斯躲入吐火罗,在西突厥阿史那步真的援助下苦苦支撑。

在这一过程中,全然不见唐军的身影。

影视剧中的唐军。来源/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截图

影视剧中的唐军。来源/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截图

实际上,不是唐军不想支援,而是根本不能。661年,青藏高原上的吐蕃北进,切断了安西四镇前往吐火罗的通道,阻断了唐军对吐火罗的支援。662年,吐蕃又进攻安西四镇,并挑动周边西域国家起兵反唐。同年,又有西突厥阿史那都支反叛归附吐蕃,波斯都督府在内的吐火罗道诸州事实上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处境,随后是663年的阿拉伯大进攻。

这一系列的军事冲突中,阿拉伯与吐蕃似乎达成了某种反唐同盟,双方的军事步调呈现出惊人的默契,凶猛打击唐朝的西域势力。

在吐火罗苦苦坚持的卑路斯,注定等不到他的援军,自保成了头号问题。667年,阿史那步真突然死亡,部将改附吐蕃,卑路斯再无外援。同年,阿拉伯再次渡过阿姆河,向吐火罗大举进攻,波斯都督府被彻底消灭,阿拉伯人宣称“卑路斯被赶到中国去了”。

实际上,卑路斯带着家人亲信躲到西州,在安西大都护的庇护下度过了一段时光。好景不长,咸亨元年(670年)薛仁贵等惨败大非川,安西四镇遭到吐蕃的猛烈进攻,尽数沦陷,卑路斯等又辗转来到长安,被封为右威卫将军。

卑路斯最终死在长安,他的复国梦同他的身躯一起,留在了异国他乡,留在了千里之外的中原。在乾陵的石像群中有一尊属于他的雕像,这也是千年之后卑路斯残留的痕迹。

乾陵中的六十一番臣。摄影/bestview,来源/图虫创意

乾陵中的六十一番臣。摄影/bestview,来源/图虫创意

卑路斯死后,他的儿子尼涅师(Narsie)先是在长安当了几年人质,于679年被册封为波斯王,又组织了一支由番汉兵构成的波斯军,在吏部侍郎裴行俭的护送下返回吐火罗。裴行俭行至碎叶城后(今吉尔吉斯斯坦托克马克)按兵不动,转而发起对西突厥阿史那都支的进攻,尼涅师与随从进入吐火罗。尼涅师在吐火罗同大食周旋二十余年,在刚到吐火罗时,确实掀起了中亚诸国反抗阿拉伯的热潮,但在屈底波(Qutaybah)出任呼罗珊总督后,情况急转直下。屈底波对阿姆河下游与以北的国家发动猛攻,吐火罗叶护亦请降归附,中亚从此再无尼涅师立足之处,只得返回长安。回到长安后,唐中宗封他为左威卫将军,后死于长安。

尼涅师之后,中亚还有部分波斯贵族坚持抵抗,萨珊王朝虽然被消灭,但它的余脉仍在抗争。直到9世纪,萨珊波斯君主巴赫拉姆(Bahram)六世的后裔建立萨曼王朝,卑路斯等人的萨珊复国梦在某种角度上实现了,不过,这时的波斯,已经是伊斯兰教的波斯了。

参考资料:

《旧唐书》

《新唐书》

《资治通鉴》

吕思勉:《隋唐五代史》

[美]希提:《阿拉伯通史》

薛宗正:《波斯萨珊王裔联合吐火罗抗击大食始末》

李方:《怛逻斯之战与唐朝西域政策》

王义康:《唐朝的化内与化外》

韩香:《唐朝境内的波斯人及其活动》

韩香:《隋唐西使活动与西域经略》

李宗俊:《瓦罕走廊的战略地位及唐前期与大食等在西域南道的角逐》

END

END

作者丨咸奶茶

编辑 | 詹茜卉

校对 | 王用鑫 李栋

排版 | 薛梦缘

*本文系“国家人文历史”独家稿件,欢迎读者转发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