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的兄长太子李建成真是一个无能之辈吗?
热文

李世民的兄长太子李建成真是一个无能之辈吗?

2021年08月04日 08:20:38
来源:清風明月逍遥客

大唐高祖武德九年六月初四(公元626年7月2日),唐高祖李渊次子秦王李世民在长安城太极宫的北宫门即玄武门附近发动的一次政变。太子李建成被李世民亲手一箭射死。李建成除长子早卒,其余五子都在玄武门之变被诛。

据《旧唐书》所说“建成残忍,岂主鬯之才,元吉凶狂,有覆巢之迹,若非太宗逆取顺守,积德累功,何以致三百年之延洪,二十帝之纂嗣?或坚持小节,必亏大猷,欲比秦二世、隋炀帝,亦不及矣。”好像由太子李建成来做皇帝,唐政权就会马上垮台,连秦二世、隋炀帝的结局都不如。难道太子李建成真的是碌碌无为的昏聩之人吗?

隋大业十三年(公元617年),李渊时任太原留守,李建成作为长兄携李元吉等家属在河东居住,李建成受李渊之命在河东秘密结交英才。李渊决定起兵反隋后,立即密召李建成携第四子李元吉等家眷从河东到太原。此行路途艰险,又有隋兵追捕,李建成的一个弟弟李智云便死在路上。李建成的到来,促使李渊下定决心兵变。在随后兵变全程,每逢军政要事,李渊必与李建成等相商以定。可以说李建成参与了起兵的战略制订和组织领导工作。

李建成随李渊西征长安过程中,出谋划策,率军攻城,都表现出了极高的军事素养。攻入了长安后,义宁二年(公元618年)夏,李渊在长安即位,立李建成为太子,协助李渊积极整顿朝纲,调兵遣将,为大唐江山的统一征战南北,立下了汗马功劳。

平洛阳后,在李建成和李世民的政治斗争中,李建成不断得到李渊的信任和支持,李建成、李世民兄弟之间发生了权力碰撞。李世民逐渐有不服从调遣的倾向,威胁着太子建成的权威,开启了兄弟权力之争的序幕。

这个时候发生了“杨文干事件”。

根据《资治通鉴》《旧唐书隐太子建成传》记载:武德七年(公元624年)六月初三,李渊带着李世民和李元吉去铜川离宫仁智宫避暑,太子李建成监国,于京城留守。李建成趁勾结自己的死党,原任太子东宫侍卫庆州都督杨文干,让杨文干为自己招募骁勇,阴谋发动政变。并且命人送铠甲给杨文干。然而,负责送盔甲给杨文干的尔朱焕和桥公山在极端的恐惧之下,主动向李渊报告了这件事情。李渊赶忙召李建成觐见。当高祖的使者到达时,太子舍人徐师谟劝李建成据城起兵,李建成没有听从,而是听从詹事主簿赵弘智的意见,前往行宫请求皇帝宽恕,屏去官属,直接入内叩头请死,自投于地,不能起,几乎丧命。高祖将其囚禁在帐内,以麦为其充饥,同时命宇文颖前往庆州宣召杨文干。宇文颖至庆州以情告杨文干后,六月二十四日,杨文干发动兵变。李渊先派钱九陇、杨师道出兵镇压。六月二十六日,李渊向李世民许诺太子之位,以换取他平息叛乱。李世民出征后,李元吉与妃嫔为李建成求情,大臣封德彝固谏,李渊竟改变主意,令太子回京。七月初五日杨文干为部下所杀,宇文颖被俘斩。李世民回来后,李渊只字不提改立太子之事。最后,李渊将此事处理为“兄弟不能相容”,归罪于东宫的王圭、韦挺和秦王府的杜淹等人,将他们流放到隽州。

此事件为太子谋反,处理结果却是“兄弟不睦”;李世民本是带兵平叛,却遭到部下被流放的处罚。

同年,唐高祖在城南打猎,李建成、李世民、李元吉都相从,高祖命三子驰射角胜。李建成将一匹健壮但特别喜欢撩蹶的胡马给了李世民。当李世民驾马的时候,这匹马屡次撩蹶,差点把李世民从马背上掀下。李世民对属下说:“太子想这么杀我,但死生有命,怎么能伤到我?”李建成得知后,就让妃嫔进谗言,称李世民自称有天命为天下主。高祖大怒,先召李建成、李元吉,再召李世民指责,但正逢突厥入寇,高祖又改变态度与李世民商议对抗突厥。

武德八年(公元625年),李建成召李世民到东宫饮酒,酒席上李世民突然胸中疼痛,连吐了几口血,被叔父淮安王李神通扶回西宫。李世民认为这是太子李建成有心毒杀自己。

李建成招募两千多名少壮人员来增强他在首都长安的力量,因驻扎在太子住地东宫内的长林门附近,称长林兵。李建成长期在长安经营,与长安的官员和高祖许多妃嫔关系良好,尤其与高祖最宠爱的妃子尹德妃、张婕妤两人关系密切,她们经常在高祖面前说李建成的好话:“至尊万岁后,秦王得志,臣妾母子定无孑遗。”“东宫慈厚,必能养育臣妾母子。”等话,使李建成一直保持李渊对其的信任。

即便两人相互争斗,但当齐王李元吉劝说太子李建成杀了秦王李世民的时候,李建成还是阻止了,因为他不想承担杀弟弟的骂名。

当大唐王朝开始渐渐稳定下来的时候,李建成与李世民私下的争斗最终走向了台面,且发展为你死我活的局面。

武德九年(626年)六月三日,李世民向唐高祖告密李建成、李元吉与尹德妃、张婕妤通奸偷情,淫乱后宫。唐高祖立即对四人私通乱伦一事进行查验。次日一早,张婕妤把李世民对他们的控告通知建成和李元吉,他们便决定不去朝廷而径自去见皇帝说明详情,因此打马直奔太极宫,想为自己辩护,结果在玄武门遇到李世民的埋伏,李建成被李世民本人引弓射杀,终年37岁,李元吉也被尉迟恭射死,史称“玄武门之变”。

事后,建成的儿子安陆王李承道、河东王李承德、武安王李承训、汝南王李承明、巨鹿王李承义,李元吉的儿子梁郡王李承业、渔阳王李承鸾、普安王李承奖、江夏王李承裕、义阳王李承度等人都因而被杀,还在宗室的名册上被删除名字。不过,李世民即帝位后,又下诏追封李建成为息王并以亲王礼仪规格下葬。

纵观太子李建成的一生,诸如李渊联络豪杰、酝酿起兵、南下灭隋、在长安立代王及被拥戴登基等都有其身影。而李渊太原起兵后也一直让李建成、李世民共同充当统帅,直到正式称帝为止,其间李建成、李世民都完成了各自的任务,并无显著的高下优劣之分。而李建成当了太子后,李渊放手让他学习并主持日常朝政工作,对此史书并无微词之言,可见还是能够胜任的。

但由于李建成在玄武门之变被杀,李世民即位,所以史臣在编撰实录和国史时,有意篡改了史实真相。在新、旧《唐书》及《资治通鉴》这样的官修史书中,不仅要给李世民的夺位赋予正义的光环,还要对玄武门之变的受害者大加贬斥。如开创唐帝国的主角李渊庸庸无能,而太子李建成在灭隋兴唐的风云际会中更一无是处,或曰他的功绩簿上一片空白。

正是:“成王败寇,胜者可以随意地歌颂自己,败者只能随着黄土被掩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