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权已袭取荆州三郡 为何还非要斩杀关羽不可
热文

孙权已袭取荆州三郡 为何还非要斩杀关羽不可

2021年07月31日 21:59:35
来源:历史大学堂

建安二十四年,孙吴吕蒙利用关羽北攻曹操之际,利用巧计偷袭,成功夺取了本由关羽镇守,属于蜀汉的荆州三郡(即南郡、武陵郡和零陵郡),腹背受敌的关羽无奈败走麦城。同年底,关羽被俘,而后被孙吴斩杀。关羽被杀后,“孙刘联盟”出现了严重的分裂危机,蜀汉与孙吴的关系也跌入冰点。

在这段历史中,可能有很多朋友会有这样的疑问,孙吴此时已经袭取蜀汉荆州三郡,为什么还要无情地斩杀关羽?难道孙权就这么不顾忌蜀汉实力,以如此卑鄙龌龊的手段将关羽斩杀?难道孙权不知道孙刘联合抗曹战略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斩杀关羽岂不是让曹操坐收渔翁之利?总而言之,孙权斩杀关羽是一招臭到不能再臭的臭棋。那么,事实是这样吗?

其实关羽的结局早已注定,而孙权更不是一个无所作为的庸碌之辈。所谓事出必有因,我们就从宏观与微观两大方面分析,孙权为什么一定要取关羽性命。

上图_ 关羽(160-220年),本字长生,后改字云长

上图_ 关羽(160-220年),本字长生,后改字云长

孙吴并不惧怕蜀汉

《三国演义》的广泛流传,给了广大读者朋友一个错误的认知,那就是孙吴是一个极其没有作为的国家。其实不然,在孙权执政并掌握领导大权之后,孙吴的政策变得极为务实,不但大力开发南方的不毛之地,使国力与日俱增,而且更是积极发掘并启用人才,让孙吴无论在军事建设还是统治稳定等方面都大有作为。到了建安末年,孙吴的实力虽不敢大话肩比曹魏魏,但是领先蜀汉那是妥妥地没问题。

换句话说,孙吴既然敢于夺取蜀汉荆州三郡,就已经做好了与蜀汉动武的打算。在综合国力,以及军事实力等方面领先的孙吴,自然不惧怕蜀汉所谓的军事打击。事实证明,蜀汉刘备御驾亲征,声势不可谓不大,但面对江东才俊陆逊,结果还是输得一塌糊涂。

上图_ 刘备(161年-223年)

上图_ 刘备(161年-223年)

其实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孙刘联盟”

所谓的“孙刘联盟”,又是《演义》中编织得一个美好传说。其实,当时三国之间的关系极为复杂。简言梳理一下,真正绝对的敌对关系,只是魏蜀(汉)之间。至于孙吴,正如前文提及,一向追求务实的孙权,绝对是“墙头草”,哪有利益哪里倒。如果单从道义角度衡量的话,孙权绝对是行为最不讲究的君主,没有之一。但是,国家之间的外交,尤其是在你死我活,相互较量的情况下,道义往往是最“要不得”的东西。

在一个极不讲究的时代,所谓的联盟,只不过是为了渡过眼前危机的权宜之计,一旦危机渡过,联盟的关系立刻“变质”。无论是孙夫人委曲求全的政治婚姻,还是各退一步的荆州划江而治,孙刘之间关系之恶劣,昭然若揭。

以上是孙权斩杀关羽的宏观背景,主要分析一下孙刘之间的实力对比以及在关羽被俘之时吴蜀(汉)之间的关系。接下来说说微观情况,即以关羽自身原因为着重点,分析一下关羽最后身首异处这一悲惨结局的原因。

上图_ 孙权题跋像

上图_ 孙权题跋像

性格决定命运

关于关羽本人性格缺陷问题,想必读者朋友从很多途径有所耳闻,孤傲、瞧不起士大夫、更看不惯两面三刀之流等等,本文就不做赘述了。但是有一点需要说明一下,关羽因为如此刚猛的性格,深深地伤害并得罪了孙权。孙权最后决定斩杀关羽,不排除有一解心头之恨的意思。

而关羽另一个相对不为人知的性格缺陷,也间接葬送了自己的性命,那就是爱心泛滥和爱兵如子。说关羽爱心泛滥,是在俘虏了大批曹魏降军之后,不是选择简单有效的杀降,而是选择仁义之举的圈养,这不但拖累了自己军事力量,更是加速消耗自己的后勤补给。

上图_ 吕蒙(179年—220年)

上图_ 吕蒙(179年—220年)

正是因为爱兵如子,在自己的大本营被吕蒙偷袭后,关羽竟然第一时间,将兵将家属被孙吴控制且被善待的消息公布于众。结果蜀汉军士立刻无心恋战,原本斗志昂扬,团结一致的军队,瞬间变成一盘散沙,投奔孙吴的更是不计其数。此时对于关羽来说,真的是大势已去,无力回天。这也许就是“慈不掌兵”的最好注解。

最终,关羽不得不带着仅剩的贴己部下败走麦城,不得不成了吕蒙的阶下囚,更不得不做了孙权的刀下鬼。

上图_ 关羽败走麦城

上图_ 关羽败走麦城

蜀汉的战神必须死

实际上,相比什么性格缺陷等一系列软实力问题,孙权必须斩杀关羽的更重要原因,是关羽太过强悍的硬实力。那么什么是关羽的硬实力,又有多强悍呢?硬实力就是带兵打仗,而且强悍到战无不胜,是蜀汉的绝对战神!而且更是蜀汉水军的灵魂与绝对统帅!

至于关羽在三国史上留下的赫赫战绩,笔者就不必累篇介绍了。就单凭荆州水军一己之力,可以打得曹魏满地找牙,这一个战绩,就足以威震华夏。如前文提及,虽然论国力,蜀汉确实比不了孙吴,但是有关羽这般以一敌十的战神存在,孙吴谁也不敢说能扛得住。而且,更关键的是,真正让孙吴忌惮的还是蜀汉的水军。《三国志-陆逊传》在夷陵猇亭之战时,明确记载了陆逊所顾忌的就是蜀汉军队水陆并进。当得知刘备让水军上岸当做陆军使用时,陆逊清楚地知道,孙吴一举战胜蜀汉的机会来了。

上图_ 陆逊(183年-245年3月19日),本名陆议,字伯言

上图_ 陆逊(183年-245年3月19日),本名陆议,字伯言

虽说当时的情况,刘备改水军为陆军,有很多客观条件制约而不得已为之,但是也不可有否认,这是缺少强有力的水军指挥官而退而求其次的办法。设想一下,如果此时关羽依旧在世,假以时日,逐渐收拢荆州水军旧部,结合益州已有水军,再打造一支战斗力极强的水军并非无稽之谈。到那时候,吕子明(吕蒙字子明)白衣渡江的成果,很可能化为泡影,这绝对是孙仲谋(孙权字仲谋)最不想看到的。

以绝对务实为做事目标的孙权,怎么可能给自己“挖大坑”留隐患?因此绝不能放虎归山,关羽必须处死!

上图_ 曹操(155年-220年)

上图_ 曹操(155年-220年)

事实上,孙权对关羽的处理,可谓是绝对理智,干净利落,关羽被捕后直接就地正法。首级被孙权“赠”给了曹操,这又是孙权拉曹操下水的权宜之计,意思是说,关羽之死,曹操你也脱不了干系。虽然,这个举动只是个“把戏”,但孙权又一次表现出他的狡诈。

一代战神关羽之死,对于蜀汉来说,绝对是致命打击。而蜀汉接下来的祸不单行,更是失去关羽的“蝴蝶效应”。甚至可以大胆的说,关羽之死,才是彻底断绝了蜀汉光复中原的最后希望。

参考资料:《三国志》、《后汉书》、《资治通鉴》、《三国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