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曾有多接地府 如今就有多接地气
热文

他们曾有多接地府 如今就有多接地气

2021年07月27日 14:25:43
来源:最爱历史

近年,一支表情包势力正悄然崛起。

虽然比不过常年霸榜的表情包届巨头,但不失为一支耀眼的新秀力量,实力不容小觑。

它们一般庄重中不失个性,礼貌中不失轻蔑,苦逼中不失快乐。

这就是,陶俑!

唐仕女俑 | 摄图网©

陶俑,这些跨越千百年与现代人相遇的出土文物,正在以一种“奇特”的方式与现代人产生共鸣。世上能穿梭千年的除了爱情,或许还有社会人不屈的灵魂。

当现代人用制作表情包的方式与陶俑进行灵魂伴侣式沟通,抒发生活中的种种情绪,形象生动的陶俑也在绘声绘色地向现代人讲述着它们那个时代的故事。

陶俑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至新石器时代。但在那时,与其称之为陶俑,称之为陶塑则更加合适。

原始社会人虽然生活简单,但不妨碍他们情感丰富,求知欲爆棚,有事没事都想问天问大地。面对千奇百怪的世界,凡是比自己厉害的都觉得“有点东西”,崇拜的种子就这样在心里种下了。

于是,他们利用为数不多的工具和野生的艺术修养捏出了一些陶塑,用来表达他们对未知力量的无限崇拜。

新石器时代陶塑人面像 | 图虫创意©

这些看上去十分粗糙的陶塑作品,是原始社会图腾崇拜等宗教观念的寄托之物,见于日常装饰。

这些人头塑像对比起真人,似乎哪里都不像,又似乎哪里都很像。

仅仅两个眼睛一个嘴巴,完全可以感受到原始人类对世界的惊叹和对力量的呼唤。

左图:新石器时代陶塑人头像 | 《神韵与辉煌:陶俑篇》

正所谓,形不在同,有神则灵。写意一直是中国艺术的灵魂。

不得不说,中国陶塑艺术,起点很高。

五代戴幞头帽弯身男俑 | 喵©

话又说回来,为什么新石器时期的陶塑还不能称之为陶俑?

东汉经学大师郑玄曾解释:“俑,偶人也,有面目肌发,有似于生人。”所以,俑其实是一种人偶。

进入奴隶社会,统治阶级开启女娲模式挖泥巴“造人”,目的只有一个——殉葬。

陶俑是一种明(冥)器。

人类自古信奉灵魂不灭。奴隶社会时期,处于社会底层的奴仆于贵族而言,命如蝼蚁。于是,当贵族去世,不忘把活人带到地底下伺候自己——人殉。根据文献记载,殷商时期,人殉多可至数百人,少也有数十人。

殷墟殉人车马坑 | 图虫创意©

如此残忍的人殉制度很快便引起不满,遭到批评。如此,统治阶级才逐渐用陶泥制作的人俑代替活人成为殉葬品。因此,最初的陶俑主要是人俑,后来才发展出动物俑、建筑俑等。

目前发现较早的人俑应该是殷墟出土的戴枷人,其身份为奴隶或战俘,制作手法依旧粗糙。

商朝戴枷奴隶俑 | 网络

此时,统治阶级满脑子还是想着如何奴役下层民众。

陶俑艺术发展的第一个高峰,来自千古一帝秦始皇缔造的大一统王朝——秦。

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的兵马俑,为我们打开了嬴政的手办世界。

秦朝兵马俑 | 图虫创意©

秦始皇痴迷长生不老,人尽皆知。

前有派遣徐福带领数千童男童女去海上寻找三神山里的仙人,后有派韩终、侯公、石生求仙人不死之药。

自己亲手成就的统一大业,能多看几年总归是好的,毕竟劳心劳力,下了不少功夫。

只可惜,长生不老这个project一直没有起色。

秦始皇遣徐福东渡入海求仙群雕 | 图虫创意©

要是不能活着看到秦后世“传之无穷”的盛景,那么,去世后在地底下继续当皇帝也不是不行。

做两手准备总该没错。

于是,盛世还原项目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

如何在死后过上一模一样的生活?

在地下复刻地上!

没有大江大河,便用水银替代;宫中的珠宝珍奇,满满当当地放到墓室当中;成就统一大业的秦国军队,等比造起来。

秦兵马俑 | 图虫创意©

实现了“书同文,车同轨”的秦王朝,有实力,有底气,崇多尚大,凡事得讲究一个排场。因此,秦兵马俑数量大,体积大,气魄也大。秦俑按照真实情况“排兵布阵”,再现了秦国军队一扫六合的威武姿态。如此,也显示出大一统王朝的宏大气势。

秦兵马俑,按身份主要分为三类:将领、军吏和士卒。秦始皇采用1:1比例建模,让工匠尽量还原每一位士卒的穿着、动作与神态。它们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活”过来了。秦兵马俑,写实风格已较为成熟,成为了陶俑艺术的第一个高峰。

秦高级军吏俑 | 图虫创意©

秦国将士的意气风发,在工匠的巧手下体现得淋漓尽致。秦兵马俑主要采用模制,部分采用捏制。因此,仔细一看,一个个看似规范的人俑实则有着许多形态不一的细节。因此,远看秦俑,整齐划一,气势磅礴;近看则情态各异,十分生动。

秦立射俑 | 图虫创意©

秦始皇热爱写实风格,与秦人崇尚法家思想密不可分。以“法治”为核心的法家思想是秦国实现大一统的重要思想基础,统一以后,也依旧以法家思想巩固政权。“治道运行,诸产得宜,皆有法式”,讲究时效和严谨的治国理政思维也影响了秦人的艺术审美倾向——规范、有序和真实。

秦跪射俑 | 摄图网©

规模宏大、气势磅礴、写实性较强的秦兵马俑,为日后丰富多彩的陶俑艺术奠定了良好基础。

物极必反。

面对厉行法治得有些剑走偏锋的秦王朝,饱受压榨的百姓只能揭竿而起。

那个气势汹汹的大一统王朝确实“如愿”被打包带走了。

汉初,社会生产遭受严重破坏,“民失作业而大饥馑……人相食,死者过半”,情况堪忧。为尽快恢复经济,官方信奉黄老之学,凡事讲究一个“无为”。

在施行轻徭薄赋、约法省刑等政策以后,破败的经济很快支棱起来,“文景之治”出现了。

西汉绕襟衣陶舞俑 | 图虫创意©

国家统一,经济恢复,百姓安居乐业,终于得空关注些温饱以外的事情了。

在旧爱道家和新宠儒家的两相影响下,汉人十分关注生死问题,“事死如事生”的观念深入人心。虽然厚葬自夏商起便为人们所重视,但汉朝的厚葬风俗在众多朝代里略显突出。陶俑文化从西汉至东汉,经历了从帝王将相走向寻常百姓的历程。

东汉吹笛男俑 | 图虫创意©

尽管汉统治者曾对厚葬有所限制,但这种限制主要针对青铜器、金银器而言,尤其是旧时作为贵族地位象征的青铜器。取而代之的,便是既能在墓葬中凸显墓主身份地位,制作难度和资金投入又没那么高的陶俑。简而言之,性价比极高的陶俑很快受到了大家的青睐。

两汉时期,最瞩目的陶俑不再是神情肃穆的将领士卒,而是个性张扬的各行业打工人,如侍者俑、乐舞俑、说唱俑、杂技俑等。社会安定、生活富足的汉人,目光已经从关注战事转变为关注生活,关注享乐,关注个人。陶俑向为墓主提供精神享乐的方向发展。

东汉三人倒立杂技俑 | 图虫创意©

陶俑形象逐渐多元,生活化和动感化是汉俑最突出的特点。

由于受道家思想和楚文化影响,汉俑一改秦俑高度写实的风格,更加注重神韵、精神上的表达。汉俑不一定处处精致,但它们的形态总是富有动感,给人一种轻松、自由的浪漫气息,一下子就能调动起你的情绪,感染力十足。

东汉击鼓说唱俑 | 摄图网©

汉俑在尺寸上比秦俑迷你,一眼望去不如后者霸气外露,气势逼人,但却有着秦俑无法企及的独特魅力。沉稳雄健的大汉之风及灵动飘逸的鲜明个性,和谐地凝聚在汉俑之中。

社会稳定、经济繁荣的大汉帝国,自信却不张狂,总是以看似质朴的方式描绘着前所未有的精彩生活。

低调奢华,说的就是他们。汉俑可以说是陶俑发展的第二个高峰。

唐俑,陶俑艺术的第三个高峰,也是顶峰。

唐俑的动作、神态和色彩都堪称一绝,集写实主义与浪漫主义于一身。

土特产唐三彩,更是扬名海内外。

唐三彩载乐伎骆驼俑 | 图虫创意©

不过,在此之前,陶俑发展曾进入过承上启下的“尴尬期”。魏晋南北朝时,陶俑因动荡不安的政治局面不敌汉俑,略逊一筹。但是,也有着独特的发展。

魏晋时,说唱俑一类玩乐意味较浓的形象数量有所减少,但有一种组合形制大受欢迎——出行仪仗俑。仪仗俑以牛车和鞍马为中心,排列有身着铠甲和手握兵器的士卒之俑,簇拥一旁的侍者俑,还有奏乐的歌舞俑……热闹的出行场景是墓主生前地位的体现。

北魏彩绘仪仗俑群 | 图虫创意©

魏晋陶俑群的构成后来形成定制,世有沿袭。

而南北民族之间的纠缠纷乱,反而促进了民族文化的融合。有些陶俑浓眉大眼高鼻梁,看上去健壮丰腴,后来管它叫胡风。

北齐胡人陶乐男俑 | 图虫创意©

李唐政权上台后,最初仍承袭前朝偏精炼写实的风格,但从“贞观之治”开始,富贵的气息怎么都藏不住了。

“忆昔开元全盛日,小邑犹藏万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

生活在盛唐,天天乐开花。

整齐的发髻,鲜艳的华服,丰腴的体态,加上蜜汁微笑——我相信这就是幸福。

唐彩绘陶女立俑 | 图虫创意©

唐朝人,自上而下都透露出一种自信的气质。从唐俑上看,无论男女老少、文官武将、高官平民等,都有着基底一致的精、气、神。

如果说,每个大一统王朝都有展现“宏大”的能力,那么,前朝更多是通过规模上的排布来营造整体上的大气,而唐朝仅从个体自由、丰盈的姿态就能展现出盛唐气度。

唐彩绘陶抚琴俑 | 图虫创意©

艺术源于生活,能工巧匠对寻常百姓的细致观察造就了一件件艺术精品。

开放包容的唐朝,吸引了世界各国的人前来贸易、交流和居住,胡人成为了唐朝生活画卷中不可缺失的一部分,骆驼的存在感甚至媲美马儿。

唐胡人骑马俑 | 摄图网©

唐朝的生活如同“三彩”,色彩绚丽,富丽堂皇。造型精致、神态怡然的陶俑无不在歌颂着现世生活的美好,于墓主而言,大概是希望遥远的天国也能如此。

然而,当安史之乱终结盛唐,陶俑艺术也开始走下坡路。

唐彩绘跪拜女俑 | 图虫创意©

宋朝起,尽管墓葬中仍见陶俑,但它们已经不是墓葬事务中的重点。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人们的丧葬观念也发生了变化,木制、纸制、瓷制明器逐渐取代陶俑的地位。

陶俑是陶塑艺术中特殊的一类。

在当时,陶俑完成了墓主构建理想天国的“本职”,千年以后,却发挥了更重要的作用——讲述历史。

唐三彩陶俑 | 摄图网©

但愿我们能读懂它们的喜怒哀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