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设历史:楚怀王分封诸侯 项羽远征战略之父汉尼拔
热文

假设历史:楚怀王分封诸侯 项羽远征战略之父汉尼拔

2021年07月22日 15:09:55
来源:纸上谈兵

公元前三世纪末,在东西方战争舞台上同时活跃着两位盖世英雄。其一,就是国人熟知的西楚霸王,公元前208年,各路反秦义军被秦军大将章邯陆续击破,连最为强大的楚军也被秦军击败,统帅项梁战死,曾经如火如荼的反秦事业自从跌入谷底。

就在反秦事业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项羽率领新败楚军于公元前207年在巨鹿战场上决定性的击败了秦军主力,挽狂澜于即倒,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尽管项羽最后在楚汉争霸中战败身死,但是项羽在反秦战争中的功勋是不应该被抹杀的。

另一位,就是汉尼拔(公元前247-公元前183/182),这两位英雄人物不仅处于同一时代,巧合的是命运相似,而且身上都充满了悲剧色彩。论指挥艺术,汉尼拔有西方战略之父的美誉,与亚历山大大帝、凯撒、拿破仑并称为西方四大名将。论个人魅力,两人不相上下,千载而下,无数人对这这两位英雄人物敬仰不已,或为其统帅才能所折服,或为命运悲剧而扼腕长叹。

假若项羽灭秦后奉楚怀王为天下共主,在保障项羽能分得梁楚六郡或者五郡的前提下(历史上项羽主持的分封,他的封地是梁楚九郡),由楚怀王来分封诸侯,将分封不均的矛盾转嫁给楚怀王,这样天下也许能太平一段时间。

当时倘若项羽能打通南洋到地中海的航道,在妥善处理好封地的防御后,率领5万精锐作战部队远征地中海,汉尼拔和项羽这对同时代的稀世名将也许能相遇,从而进行一场流传千年的史诗战役。

远征的后勤问题在此必须阐述一下,为了保证五万作战部队的远征,必然有一只强大的舰队,舰队需要大量水手。此外,为了保障这五万作战部队和水手的一路吃喝,后勤人员数量不可小觑。可能数倍于作战兵力,远征总人数达到二三十万人之巨。

如此庞大的部队,必然对后方基地和沿途的补给造成巨大的压力。我觉得有一个优化的方案,就是派出大量的使者团和商团,争取沿途国家的友谊,以购买的方式获取各类补给,这样大量减少后勤的人员。

如此,把整个远征军精简为5万作战部队,五万水手,千人级别的商团,数百人级别的使者团,百人级别的技术专家(包含农业、航海、地理,造船、冶炼、筑城、武器、盔甲)、千人级别的医生和医护、2000工匠、1到2万人的后勤杂役人员(主要是伙夫和马夫)。远征总人数12万人左右。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远征军扬帆起航,舰队蔚为壮观,在中间的是800艘运输船,60艘护航战舰分列左右两侧。

舰队到达海南岛后,项羽决定在海南岛东部一个天然地形良好的海湾建立一个中转站,他留下了十艘运输船,5艘战舰,五百名水手,五百名士兵,1名农业专家,几名探险者,几名文书,50名商人,并从后方移民10名旧秦文官所管理的旧秦降卒2000人,在海湾深处的某个险要的山顶平原筑城。

大军路过的第一个印象不错的国家是越南,娇小可人的越南女子前凸后翘,给楚军士兵留下深刻的印象,几百名越南女子悄悄跟随楚军上了船。

在经过漫长而炎热的航行后,大军到达了印度河河口,这里物产丰富,高种姓的雅利安美女大眼白肤,性感迷人,有种惊艳的感觉。因为需要等待继业者国王塞琉古的回复,大军在此逗留半年之久。

印度人对于楚国的精美商品如丝绸、茶叶、瓷器十分喜欢,大量印度人来到河口和楚国商团做生意,楚军应该得到急需的黄金、粮草还有其他军需物质。

楚军军容严整,英气挺拔,不少雅利安美女慕名前来印度河河口一睹楚军军官风采,有几百名雅利安美女与楚军恋爱并愿意跟随远征军出海。

半年后,好消息传来了,因为塞琉古深受亚细亚中部的加拉太高卢人之苦,塞琉古半邀请半接受的请求项羽的远征军前往波斯湾,登陆后前往亚细亚中部消灭加拉太人。塞琉古将保证海上的友好,并提供登陆后的粮草补给和运输工具。

大军随即扬帆出海,前往波斯湾。考虑到印度的巨大商业价值,项羽留下200名商人,20艘运输船,10艘战舰,500名士兵,1000名水手,以获取重要的黄金作为军资。

到达波斯湾后,大军将战舰和运输船拆解,用马车载着一路北上,一路上附近乡镇性感妖娆的波斯美女让楚军流连忘返,道路两边都是翠绿的树木和麦田,行军十分舒适。

横行亚细亚的加拉太高卢人仗着人多势众,身高体壮,善于近战,让一众希腊小国忌惮不已,塞琉古虽为大国,但是在多次削弱后也害怕加拉太高卢人。

楚军作战勇猛,武器精良,尤其是强弩,让善于近战的高卢人十分忌惮。在以阵亡近1500人的代价击败加拉太人后,项羽把俘虏的男性加拉太人卖在希腊各地为奴,得到了宝贵的黄金。至于肤白高壮的高卢女人,他们可以选择嫁给远征军中的水手和士兵为妻或者为妾,如果不愿意,也只能被卖为奴隶。至于未参加战斗的加拉太平民,则仍然拥有他们的土地,只需交十分之一的出产给远征军即可。

塞琉古和远征军平分了加拉太高卢人的地盘,远征军分得了靠近黑海的那一块地盘。塞琉古对于远征军十分感激,但是摄于远征军强大的实力,又感到有点害怕。于是塞琉古王后提出了三百名波斯、希腊、马其顿贵族女子嫁给300名远征军军官的建议,项羽由衷开心,欣然答应。

如此,远征军得以在亚细亚中部获取一块地盘作为根据地,并巩固了和希腊人的友谊。

水手们和士兵每人都分到2公顷的土地,并筑了三座城市防御这块地盘,累计留下6000名一路征战中伤病的士兵防守这片地区,至此,在遥远的西方,远征军终于扎根了,可以去放心打击战略之父汉尼拔了。

项羽命令在黑海组装了10艘战舰和50艘运输船,派出地理学家,使者,商团和500名士兵,上千名水手组成黑海沿岸探险队,其余的军队则尽数去对付汉尼拔。这支探险队后来在黑海东面,寒冷的高加索地区发现了一个叫切尔克斯的民族,这个民族社会组织尚比较原始,女性地位低下,可是这个民族的女性可称人间尤物,皮肤白皙如雪,身段丰满,五官饱满立体,走起路要摇曳生姿。探险队以高薪招聘纺织女工的名义,带回几百名切尔克斯女子,在远征军中引起一顿轰动。

“他以最大无畏的气概进入险境,在危险中举止自如,完全置生死于度外。没有任何困难能劳其体,伤其志。他耐暑热,忍冬寒;饮食仅以自然需要为度,而不受享乐欲望的支配。其作息时刻并无昼夜之分,他用以休息的时间只是公余之暇而已。即使是所谓休息,也没有柔软的床铺与安静的环境可言。许多人常常看到他盖着一件野战短氅与前哨部队及哨兵们混杂着席地而卧。他在服饰上与其军中将士毫无区别,但他的兵器与坐骑却使人人瞩目。不管是论骑术还是论行军,他都稳当军中之首。他率先冲入敌阵,殿后退出战斗……他曾在哈斯德鲁巴统帅麾下服役三年,凡是想望成为一代名将的人所应知应为的事情,他无不细心观察研究。”

每每读及这段文字,笔者莫不热血澎湃也。罗马古典史学家李维笔下这段对于英雄人物史诗级别的描写,所描写的对象并非任何一个罗马英雄,而是迦太基人汉尼拔,罗马人又称他为战略之父。

阳光漫不经心的照射在美丽的地中海上,在沿海平原上,正在列阵的是汉尼拔军中的精锐战士。他们中的翘楚是西班牙人、利比亚人,意大利南部希腊人以及少部分迦太基人。铁制的长矛矛头在阳光下闪着寒光,青铜盔上高耸的稚羽随风飘扬,让战士显得武威雄壮。他们通常排成纵深大约8人的横队,前排战士左手挽着足以遮蔽半个身体的青铜盾牌,一个盾牌紧挨一个盾牌,在盾牌以下,胫甲防护小腿以及膝盖,假如敌手奋力冲破盾墙,还要面对遮蔽着胸腹的青铜胸甲,如此在正面,他们用青铜组成一道整齐坚固的防线。

此外,汉尼拔营中的步兵,还有大量士兵以缴获的罗马装备来武装自己。至于高卢人,则坚持他们部落的武装,拿着大盾和长剑,防护装备则较少。

在远程火力方面,汉尼拔主要依赖1000名左右巴利阿里群岛的投石兵。这支远程火力堪称特种兵,曾在坎尼战役的前期战斗中将罗马执政保卢斯打下马来。

骑兵有接近9000人。其中3500努米底亚轻装骑兵,主要使用标枪,通常在左翼。右翼和预备队则是精锐的重装骑兵,一共5500人,他们是西班牙人,高卢人,以及少量迦太基人,骁勇善战,装备精良,以冲锋形式作战。

如此,汉尼拔的近4.2万人的大军,摆出了一条3公里多的战线。汉尼拔和亲卫骑兵飞驰在战线前端检阅全军。

项羽也摆出了4万余人的军阵,其中本部4.1万人,因为赢得了希腊人的友谊,又在商贸活动中获取了大量黄金,得以雇佣500名色雷斯骑兵、500名斯基提亚弓骑兵,1000名希腊重装步兵,500名克里特弓箭手,500名罗德岛投石兵。

项羽在本部人马中选出了3000名楚军步兵守卫营垒,营垒中的伙夫和马夫,以及随营的工匠也经过了简单的武装,项羽营垒外的军阵,战斗人数4.1万人。

楚军的信息我们知道的一直有限,有几点倒是比较肯定:

1、楚军使用铁兵器,秦昭王曾担忧的说:“吾闻楚之铁剑利…夫铁剑利则士勇…恐楚之图秦也。”

2、楚军中骑兵比例较高,彭城之战中多处可见楚军骑兵的记载,如“楚骑追汉王急”、“楚骑来众”,在垓下之战中,项羽最后率领800名骑兵溃围而出,最后28名骑兵面对几千名汉军骑兵仍能取得不小的胜利,可见楚军骑兵战斗力之强。

两边军阵,谁的胜率更高?我觉得项羽胜率6成,战略之父汉尼拔胜率4成。有如下四条理由:

1、为翻越阿尔卑斯山,汉尼拔损失了1万8千人,这些部队基本是随他征战多年的精锐部队。阿尔卑斯山并非不可逾越的天堑,数百年来山外高卢不断有高卢人翻越此山来到波河流域,多年之后,汉尼拔的二弟也曾率领部队翻越阿尔卑斯山,损失极少。汉尼拔翻越此山却遭受了如此之大的损失,客观的说,这也许是他人生少有的几次败笔之一。

2、汉尼拔的战象的使用,不算高明,至少比不上皮洛士,在扎马会战中,他拥有80头战象,被大西庇阿轻松化解,而皮洛士不过20头战象,一度把罗马人打出战象恐惧症。

3、汉尼拔在扎马会战后,在东方指挥过海战,也是败绩。

4、韩信以三万兵力,破赵军20万,破龙且近10万。但是为了击败项羽,韩信集中了三倍于项羽的兵力,可见项羽所部战斗力之强。而扎马会战中,与韩信实力相当的大西庇阿,兵力对比汉尼拔甚至没有优势。

因此,我觉得西楚霸王项羽对阵西方战略之父汉尼拔,项羽胜率更高!六四开!

双方对峙几个月,打了几次会战,双方的损失都比较大,汉尼拔的骑兵损失尤其严重,大量的骑兵战死,重伤,逃跑,但是项羽也无法彻底击败汉尼拔。

就在双方都感到精疲力竭之时,项羽收到来自波斯湾的飞鸽传书,英布因为不满楚怀王的分封,杀了怀王,因为英布以前曾是项羽麾下,现在天下人人都在传是项羽杀了怀王!各路诸侯纷纷起兵,要讨伐逆贼项羽!

至此,声势浩大的跨海远征就此结束。有几千名旧秦军降卒出身的水手,因为留恋肤白高壮的高卢女人,留在亚细亚。远征军其余10万余人,包括来自切尔克斯,波斯、希腊、雅利安、越南的女子,在舰队组装完毕后尽数扬帆出海回国。

没有任何一个希腊或者罗马史学家愿意多谈此事,横行百余年的加拉太人竟被来自遥远海上的民族击败!横行意大利的汉尼拔遭受重创亦非出自罗马人!这对于骄傲的希腊罗马人来说,并非值得大放异彩进行描写的回忆。

前205年到前204年这一两年的历史,在希腊罗马史学家笔下,要么一笔带过,要么含混不清,或是互相矛盾。当汉尼拔在前202年渡海回到北非时,他的精锐骑兵已经损失殆尽,只剩下1.6万精锐步兵和不足2000的骑兵。

西楚项昂之,知名军事论坛sc古代战争区版主,凤凰新闻客户端特约作者,大风号签约荣誉主笔。出版有《征服:罗马人的故事》,作品见《战争史研究》、《突击》、《现代兵器》等。曾在05年撰文猜对凯撒远征西亚游牧强国帕提亚的战争计划。并曾撰文描述陈汤虽远必诛匈奴王的战役,对战役取胜要素分析颇得要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