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建74米牺牲30多名战士:怒江大桥背后的英雄
热文

修建74米牺牲30多名战士:怒江大桥背后的英雄

2021年07月20日 13:06:44
来源:正解局

修建74米牺牲30多名战士:怒江大桥背后的英雄

正解局原创

前两天,在西藏昌都怒江大桥桥边,游客自发摆满了鲜花水果饮料,鸣笛致敬当年牺牲的筑桥英雄。网友也纷纷留言致敬。

怒江大桥,背后有怎样的故事?

怒江大桥,背后有怎样的故事?

说起怒江大桥,就必须先从川藏公路说起。

说起怒江大桥,就必须先从川藏公路说起。

川藏公路是川康公路和康藏公路的合称。川康公路1930年代就建好了,康藏公路还得等到20年后。

川藏公路示意图

川藏公路示意图

1950年初,解放军奉命进军西藏。毛主席指示进藏部队“一面进军,一面修路”。

修路之所以被如此重视,是因为西藏的路况实在是太差了。

当时,西藏全域120多万平方公里的大地上,没有一条公路。

从四川雅安到西藏拉萨,不到2000公里,靠牦牛运输,一年勉强跑一个来回,就是骑马,也需要半年多。

修路之紧迫,可见一斑。

建设川藏公路,真应了那句话:遇水搭桥,逢山开路。

怒江,便是横在建设者面前的一条拦路虎。

怒江是中国西南地区的大河流,发源于青藏高原的唐古拉山南麓的吉热拍格,一路向南,途经云南省,流入缅甸,最终注入印度洋。

怒江

怒江

怒江之威,不在于长,而在于险。

由于海拔较高,水流落差大,怒江沿线陡峭、荒凉,被专家定义为“不适合人类居住”。

攀爬都极其困难,更别说建桥了。

位于西藏昌都巴苏县的山沟,更是川藏公路的必经之路,又被称为“川藏线咽喉”。

西藏昌都巴苏县的山沟

西藏昌都巴苏县的山沟

怒江大桥正是建设于此,虽然只有74米长,却是怒江上唯一一座能够通行大型车辆的桥梁,也是国家战略中常年战备的军事通道。

也正因如此,很长一段时间,怒江大桥周边被列为军事禁区。

武警战士24小时把守,禁止在附近拍照,严格限制车速和无故停车,目的是防止敌特破坏。

修建74米牺牲30多名战士:怒江大桥背后的英雄

1950年初,11万筑路大军挺进西藏。

筑路难,太难了。

其一,自然环境太恶劣。

西藏本就是世界屋脊,无疑增加了难度系数。筑路还要跨过陡峭、荒凉的怒江,更是难上加难。

1953年6月,筑路大军来到了怒江东岸,向西便是波密。

这一片是高山峡谷地带,两岸是海拔超过千米的高山,悬崖陡峭,横向绵延数十公里。

悬崖之下则是湍流不息的江水,恰逢汛期,流速达9米/秒,惊涛骇浪,极其危险。

自然环境如此恶劣,建桥地点的选择,就显得更关键了。

筑桥官兵研究后,提出了三个方案,但都不尽如人意。

要么是海拔高、常年积雪,要么是石头多、工程量大。

修建司令部司令员陈明义将军

修建司令部司令员陈明义将军

最后,受昌都喇嘛寺的第二活佛谢瓦拉启发,大桥修建地点选定在冷曲河口附近。

其二,施工装备太落后。

川藏公路修建之时,正是建国初期,无论是施工装备,还是施工经验,都比较落后和匮乏。

这在修建怒江大桥上,表现得尤为突出。

修桥,第一步要过江。

怒江本来就凶险。筑桥官兵使用的是当时部队唯一的一只橡皮舟。

舟小经不住风浪,差点翻船,几经失败,才划到了对岸。

战士们在悬崖上凿炮眼

战士们在悬崖上凿炮眼

又如开凿山壁,因为没有先进的登山设备,筑桥官兵先要攀登到山顶,再从山顶上将几十米长的绳索放下来,做成一个简易的软梯。

筑桥官兵踩着软梯,在悬崖上打炮眼,放上炸药之后再点燃。

每一步都充满危险,54师162团2营4连的工兵排奋战了整整八个月。

怒江大桥建好之后,全排30多名战士几乎全部牺牲,只剩下排长一人。

据说,排长不愿独活,纵身投江。

正是在这样艰难的条件下,中国建成了怒江大桥和川藏公路。

1954年年底,川藏公路正式通车,11万筑路人,4年零8个月,全长2255公里的公路,平均每公里牺牲2人。

川藏公路,壮哉!

修建74米牺牲30多名战士:怒江大桥背后的英雄

今天的中国,凭借一系列大规模基础建设和超级工程,被冠以“基建狂魔”的称号。

公路方面,2005到2017年,中国新增高速公路约7万多公里,通车总里程达12多万公里,位居世界第一。

铁路方面,截至2020年底,中国高速铁路运营里程达3.79万公里,稳居世界第一。

中国高铁、快铁、城铁年度通车里程

中国高铁、快铁、城铁年度通车里程

“基建狂魔”,名副其实。

盛名之下,是硬核的科技力量。

今天,中国的基建工作者,再也不用仅靠着一锤一铲修公路建大桥了。

在《除了湖南卫视,长沙还造挖掘机!基建狂魔背后的湖南力量》一文中,正解局介绍了湖南的工程机械的实力,可以一窥中国的基建科技。(点击标题即可阅读)

比科技力量更硬核的,是中国人不怕苦、不怕累、不怕牺牲的精神。

正是靠着这种精神,中国将电线架设到海拔5200米的珠穆朗玛峰大本营,实现了14亿人口全民通电。

西藏高山地区通电

西藏高山地区通电

正是靠着这种精神,中国人死磕13年,即将打通“全世界最困难的隧道”大柱山隧道。

大柱山隧道

大柱山隧道

正是靠着这种精神,中国人沿着悬崖峭壁修建了一条公路,打通全国最后一个不通公路的建制村——阿布洛哈村。

阿布洛哈村通村硬化路

阿布洛哈村通村硬化路

这才是“基建狂魔”的最大秘密。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建国初期修建的怒江大桥几经改建。

2018年,怒江之上第3座新桥通车。老的怒江大桥已经拆除,特意保留了一座桥墩。

怒江大桥旁的桥墩 新华社记者熊琦拍摄

怒江大桥旁的桥墩 新华社记者熊琦拍摄

这是一座桥墩,更是一座丰碑,记录着60年前建桥的悲壮,亦见证着“基建狂魔”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