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电台案”为何是“戴笠特工生涯最大败笔”
热文

“军统电台案”为何是“戴笠特工生涯最大败笔”

2021年07月14日 11:11:23
来源:清風明月逍遥客

1940年国民党军统破获著名的“军统电台案”,我方地下党打入军统电台的张露萍、张蔚林、冯传庆等人先后被捕,此事令军统内部十分震惊,特别是戴笠更是坐卧不安。蒋介石接到报告后更是极为恼怒,大骂戴笠:“共产党都插入了我们的心脏,你都不知道?!”

1939年11月的某天,地下党员张蔚林当时是军统局四处一科 (管通讯业务) 的科员,也是重庆卫戍司令部稽查处电讯监察科的报务员,专门负责监听重庆地区军用和民用无线电通讯有无可疑信号。

一次,张蔚林在值班时,不慎把一只真空管烧坏,该科科长萧茂如认为张是有经验的报务员,不应发生这种事故,定他不安心工作而故意破坏。于是把张蔚林关押在稽查处看守所。张蔚林社会经验差,沉不住气,擅自从看守所逃跑,直奔周公馆,请示怎么办?经组织分析,认为烧坏真空管是工作上的过失,最多受点处分,如果逃跑会完全暴露,反而影响大局。最后决定叫他买个真空管赔上,并迅速返回去。

稽查处发现张蔚林逃跑后,立即派人四处寻找,最后又到他的住地搜查,发现了军统局在各地电台配置和密码的记录本、张露萍的笔记、七人小组名单、报务员陈国柱和王席珍的入党申请书等。萧茂如当即打电话向电讯处副处长董益三报告了上述情况,董益三刚挂上电话,张蔚林就跑来要求面见处长。张蔚林是这位副处长的得意门生,过去很受他的器重。可是这次他却对张蔚林说:“事到如今,我无法帮助你了。”随即写了张条子,派两个卫兵, 将张蔚林押送局本部交毛人凤处理。

当晚,军统局便派人把电讯总台包围起来,先后逮捕了共产党员杨光、赵力耕、王席珍、陈国柱。当时正在报房值班的总台领班冯传庆,发现了敌人的行动,迅速翻墙逃走。次日晨,冯传庆也来到周公馆,汇报了敌人在电台大逮捕的情况。叶剑英分析了形势,要他站稳立场,经受考验,并亲自安排他去延安,临行时还送了他一件古铜色的皮袍子和两百块路费。可是,冯传庆于深夜过江后,也不幸被捕。

这个被破获的国民党军统局电讯处秘密党小组是由一个叫张露萍的年轻女共产党员所领导。张露萍,学名余硕卿,1921年出生在北平,1938年参加中国共产党,1939年11月刚刚新婚不久就被党派到重庆从事地下工作。

张露萍假扮张蔚林的妹妹,领导军统局电讯处张蔚林、冯传庆等党员,成立了中共特别支部。同时将张、冯等提供的情报,通过中间站转送周公馆。

张蔚林、冯传庆出事时,张露萍在成都。敌人假借张蔚林名义,给她发了个“病重望妹速返渝”的电报。当组织上知道此事时,已来不及通知她了。张露萍一回到重庆,即被早已等侯在汽车站的特务逮捕。至此,军统局电台小组的7位共产党员全部被捕,囚在军统局稽查处看守所内。这就是当时震惊国民党心脏的“军统电台案”。

“军统电台案”发生后, 敌人万分震惊, 他们万万没想到共产党已经打入到军统里来了。他们怀疑张露萍是南方局派来的,便故意释放张露萍,并派敌人暗中跟踪,但机智的张露萍识破了敌人的阴谋,从曾家岩50号前通过时,从容不迫,碰到自己的同志就假装不认识,迷惑敌人。戴笠亲自提审张露萍,想从她身上打开缺口。在酷刑下,张露萍始终只讲自己叫徐慧琳,地方军阀余安民是她的亲戚,和张蔚林是兄妹关系。

虽然蒋介石早已下令枪毙,但戴笠想把他们留作人质,所以迟迟没有执行,只是将其关押在国民党军统白公馆,随后又转移到息烽集中营。

1945年, 戴笠到息烽查监,回渝后即令周养浩“将张露萍等秘密处决, 报局备案。”7月,周养浩召集狱中警卫组长刘振乾、股长荣为箴等人,商议密谋杀害办法,最后决定以“奉令将张露萍等人解押重庆”为由,在途中杀害。

7月14日上午,在息烽集中营附近的快活岭刑场,张露萍拒绝跪下,带头高呼“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 开枪的特务吓得不敢打,特务队长荣为箴拔出手枪朝张露萍胸部连开六枪……

张露萍牺牲时年仅24岁。而“军统电台案”也称为“戴笠特工生涯的最大败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