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被授予“革命烈士”称号的大军区副司令是谁
热文

唯一被授予“革命烈士”称号的大军区副司令是谁

2021年07月04日 20:05:20
来源:少年特战训练营

自动播放

1949年以后,军级以上高级将领被授予“革命烈士”的只有三个人。一个是抗美援朝中牺牲的67军军长李湘,一个是因飞机失事牺牲的福建军区司令员皮定均,还一位就是累死在工作岗位上的济南军区副司令员吴效闵。吴效闵评为“革命烈士”的过程,很多人并不知道。

吴效闵,是陈赓大将的手下。他是山西太谷人,17岁时参加决死队,7年后成为团级干部,是全军有名的战斗英雄。他身经百战,战功赫赫,却没有负过一次伤。陈赓对他的评价是:“吴效闵是一个文质彬彬的战将、猛将、虎将。”

新中国成立后,吴效闵从副师长到师长、副军长,于1964年晋升为少将,第二年升任解放军第13军军长,后来担任昆明军区副司令员。1975年,在十大军区司令员对调时,他调到济南军区,担任副司令员。

由于年纪轻,吴效闵每次都被军区委以重任。

1977年,吴效闵奉命带领部队进行拉练。在途中,他因为患痢疾,住进了山东临沂的部队医院。七天之后,副总参谋长李达要到济南军区检查工作。司令员曾思玉说:“吴效闵当年也是二野的,就由他来陪同李副参谋长吧。”

秘书告诉他说:“吴副司令员病刚好,还没出院。”

“那就派飞机接他。”

吴效闵知道后,打电话给曾司令员:“我自己带了车,飞机一飞要花不少钱。明晚赶回去,没问题。”

结果,吴效闵硬撑着病后虚弱的身子,坐着北京吉普,颠簸了几百公里,第二天晚上9时赶回了济南。

可是,在12时许,他突然感到胸痛。妻子熊若萱要叫保健医生,被他制止:“这么晚了又下雨,不要麻烦医生了。可能是胃病犯了,先找块饼干垫一垫,明天再说。”

熊若萱心想拉练野营之前才作过全面体检,没有发现任何病状,也就没再坚持。不想这句话竟成了吴效闵将军的最后遗言。

吴效闵吃了饼干,躺下后,向右侧翻身,引发了心肌梗塞,“呃”地唤了一声,顿时大汗淋漓,说不出话了。

医生赶来后,打强心针、胸外心脏按压,均已无效,凌晨1时40分离世。闻讯赶过来的曾司令员下命令:

“继续抢救,不许停!”

一个小时后,医生出来对曾司令员和政委萧望东摇了摇头。

萧望东含泪悲痛地说:

“他这样年轻,我们一直都把他当壮丁用,哪里有艰苦的活,他就顶上去,成天下部队啊,他是累死的。可惜!太可惜了!”

10月28日,正好是吴效闵的阴历生日。一颗将星就此陨落,才56岁。

吴效闵倒在工作岗位上,完全是累死的,随后,济南军区党委决定授予他“革命烈士”称号,由此吴效闵也成为新中国唯一一位死后被授予“革命烈士”称号的大军区副司令员。

吴效闵(1921—1977),山西省太谷县人,一九三六年加入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一九三七年参加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一九三八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6年加入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1937年参加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时期,曾任山西战地总动员委员会第三支队政治主任、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游击第一团连政治指导员、太岳军区第二军分区二十团政治处主任。解放战争时期,历任晋冀鲁豫军区第四纵队十旅二十九团政治委员、团长,第二野战军十三军三十七师副师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师长,副军长兼参谋长,成都军区十三军军长,援越抗法时为军事顾问团顾问,昆明军区副司令员,济南军区副司令员。1964年晋升为少将军衔。

故事讲述人王南方,安徽岳西县人,1983年入伍,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记者协会理事,《军营文化天地》杂志原副主编,《解放军生活》杂志原主编,十大博客博主之一,《北京晚报》、《东方少年》杂志专栏作家。现为少年特战兵训练营总指挥,志在为培养优秀少年做贡献。出版的作品有散文集《明星360度》、《情感私语——走进名人的亲情世界》、《苦恋树》、《八荣八耻——辛勤劳动篇》、《中小学课本里的“星火燎原”》,报告文学集《神龙汽车团》(与人合著),绘本《捉迷藏》等。报告文学《星火燎原》曾获解放军文艺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