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最浪漫爱情故事 从西汉“断匈奴右臂”开始
热文

西域最浪漫爱情故事 从西汉“断匈奴右臂”开始

2021年07月02日 17:36:06
来源:冷炮历史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的牛郎织女

“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的孟姜女哭长城

“人人同情白娘娘,雷峰胜迹留美名”的白蛇传

“双双化蝶翩翩舞,恩恩爱爱不绝情”的梁山伯与祝英台。

这是中国四大爱情故事,有凄美,有悲壮,还有绵绵长恨。

而在遥远的西域也不乏美丽的爱情故事,最令我动容的还是龟兹国王绛宾与乌孙公主弟史的自由恋爱。

佳人只在梦里

弟史生在大汉王朝经略西域的时代,她是乌孙的公主,影视作品里把她塑造成了一个身穿铠甲横刀立马的女汉子,其实她是一个知书达理、举止优雅、精通诗书、通晓乐律的大家闺秀。

那是因为她有一个伟大的母亲,那就是汉武帝时期嫁于乌孙和亲的解忧公主。

为的是和亲民族安戎马,为的是交欢琴瑟传文化。重任付儿家,雪岭冰川跨。论功勋岂在萧房下?——赵朴初《塞鸿秋》

解忧公主第一任丈夫叫军须靡,军须靡死后继嫁给了其弟弟,即新的乌孙王翁归靡。而解忧公主和翁归靡的感情很好,共同生育了五个子女,弟史是他们的第三个孩子、长女。

在当时西域的天山之北有一个叫龟兹的国家,是艺术之都,唐代时颇受欢迎的龟兹乐舞就发源于此。国王叫绛宾,也是一位颇有音乐才能的统治者,他最拿手的乐器叫觱篥(bì lì),这乐器后来还传到了中原,成为唐代十分流行的乐器。

乌孙在军须靡的统治和解忧公主的影响下,选择坚决亲汉,疏远匈奴。可以说要是没有解忧公主,大汉的“断匈奴右臂”的策略也许很难实现。

而在其后的岁月里尽管发生了很多难以预料的事情, 解忧公主的心里始终没有忘记和亲的使命,不但促使乌孙和大汉来往密切,还经常派自己的儿女到长安学习汉文化。

次子万年就曾在长安学习,莎车国国王甚至将王位传给了这个优秀的年轻人。另外,长女弟史在常惠的带领下也前往长安学习乐舞艺术。

还有一个女性对弟史的影响是极大的,她就是中国历史上著名女外交家冯缭,她也是在出使西域各国的时候,冯夫人都会带上弟史,见识各国的风俗人情,弟史也非常喜欢冯夫人,经常模仿冯夫人的言谈举止,学习精明干练的行事风格。

在天山以北的龟兹,年轻的国王绛宾早就听说有一位乌孙公主才名斐然,倾慕已久,只是苦于无缘相见,日思夜想,苦煞人也!

每每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望着窗外皎洁的月光,卸下一天的疲惫,脑子里又浮现起自己印象中的曼妙身影,像一层薄雾,轻轻的一阵风就吹散了,只留下遗憾叹息的良人。

他多么希望梦中人能够走出来,与自己合奏一曲,可再多的想念在梦醒时刻都会一瞬即逝。

音乐结姻缘

某天清晨,绛宾得知自己的梦中女神要和冯夫人及常惠去往长安,顺便途径龟兹进行访问,这个男人顿时来了精神,他准备给弟史一个惊喜。

一场王室高规格的音乐会紧锣密鼓的准备着,为了给弟史留下最好的影响,我想龟兹王绛宾应该是没少花费心思,可不能浪费了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绛宾在龟兹国内招募了最顶级的乐师,挑选了最精美的乐器,布置好最漂亮的大殿,只待佳人到来。弟史如期而至,绛宾的心里应该是紧张中带着狂喜,席间肯定还会时不时偷瞄一下令自己魂牵梦萦的人儿。

在这绝佳的机会下,绛宾想要让弟史看到的不光是自己国家的艺术水平,更要让佳人的心里留下自己的好印象。

绛宾接过乐师手中的龟兹特色乐器觱篥,调整音调,弹奏了为梦中人创作的一首龟兹乐曲,他的神态优雅自如,每一个音符都落在了弟史的心坎上。

一曲过后,绛宾很礼貌的说道:“早就听闻公主殿下精通音律,弹的一手好琵琶,可否让我们一饱耳福呢!”

弟史心里明白,是这位年轻的国王想要听自己弹琵琶,也不做作,便痛快的答应了。弟史从小跟着母亲解忧公主学习琵琶,造诣颇深,在龟兹的王庭上她纤纤细指拨动着丝弦,如行云流水,让人陶醉。

弟史演奏到高潮精彩处,大殿里掌声雷动、赞誉不绝,绛宾也忍不住上前吹着觱篥和了起来,曲子更加动人,两个人此刻在彼此的心里相互倾慕着。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这是天造地设的一双人儿。乐曲余音已落,喝彩声却久久不绝。

一般情况下王室婚姻都充满着利益和权力的博弈,有的甚至暗藏杀机。也许绛宾心里也想过通过与强国乌孙联姻,进而与大汉王朝搭上关系,找个好靠山。但他对弟史的爱情应该是至真至纯的,完全没有政治联姻的因素。

绛宾把弟史等人又挽留了几天,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弟史还要到长安去学习乐曲,两人不得不在恋恋不舍中分离。绛宾在心里已经特别明确,弟史就是他将来要娶的王妃。

在城门口,绛宾呆呆的远望队伍朝东而去,不知道下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弟史也是频频回头,这个男人已经走进她的心。

弟史在长安学习的非常刻苦,不仅学到了很多汉文化,还在音乐造诣上更上一层楼,回到乌孙之后成为了一个音乐家。

绛宾的心里早已经受不了相思的煎熬,他决定向乌孙求婚。解忧公主了解自己的女儿,也知道这对儿女是真爱,当然欣然同意。

随后,冯缭也把这件事报告给了大汉王朝,汉宣帝政府或许也想用婚姻把两个国家紧密连接在一起,便于西域的统治,同意了这门亲事。

夫妻情更深

绛宾和弟史的婚礼应该在西域诸国中影响巨大,而婚后两个人的关系也很和睦,弟史给龟兹带来了自己在汉朝学到的乐舞知识,也带来了充满魅力的汉文化。

公元前65年,这对国王和音乐家组成的浪漫CP还结伴到东方的长安旅游学习。汉宣帝召见了他们,并把弟史封为汉家公主,足可见大汉王朝对西域的重视程度。

小两口也将他们的定情信物觱篥和琵琶进献给了汉朝,除此之外还有别的名贵乐器,当然还有之后深受中原王朝喜爱的龟兹乐舞。

汉宣帝特别高兴,肯定心里万念感谢着老祖宗做过的“凿空西域”、“断匈奴右臂”的英明决策,对绛宾和弟史更是大加封赏。御赐了许多黄金彩缎,并赐给金印紫绶,充分说明龟兹是大汉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乐汉衣服制度,归其国,治宫室、作徼道周卫,出入传呼,撞钟鼓,如汉要仪。——《汉书·西域传》

两个人在长安留学一年多才回到龟兹,他们被汉文化深深吸引和痴迷着。龟兹也在绛宾的主导下力排众议,各方面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把汉文化推广传播到龟兹这佛国的每一寸土地上。而独具特色的龟兹文化也通过丝绸之路传到了中原。

赐以车骑旗鼓、歌吹数十人,绮绣杂缯琦珍凡数十万。——《汉书·西域传》

在长安学习期间,汉宣帝还给弟史公主赐予车骑旗鼓和专业的歌舞队,在绛宾和弟史的共同努力下,促进了龟兹乐舞趋于成熟,使龟兹成为了西域真正的歌舞之乡。

解忧公主、冯缭、弟史等女人们在西域与中原王朝的文化交流中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连赵朴初都评价说他们的功劳不在萧房之下,这也是比较中肯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