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在东方并不流行 为何却深受西方人追捧
热文

“香水”在东方并不流行 为何却深受西方人追捧

2021年06月25日 16:58:27
来源:历史大学堂

香水,大家应该都很熟悉,在此不再另外说明。但有一个问题,不知大家有没有想过,那就是为什么它如此的受到西方人的喜爱和追捧以及为什么现代风靡世界的香水由欧洲诞生,改良以致发展壮大呢?

首先,之所以欧美国家的人比东方人更加频繁的使用香水,除了文化历史,流行时尚的原因之外。更重要的就是西方人与东方人在生理上的差异所致。

众所周知,人有汗腺,而汗腺又分为大汗腺与小汗腺,小汗腺分泌的汗水较为稀释,基本无异味。大汗腺则主要集中在腋下和胯下,且排出的汗液中除了水分之外,还有各种蛋白质及脂肪酸。这些物质本身无味,但经过体表细菌分解后则会产生刺激性气体,即臭味,或者说狐臭。

上图_ 中世纪的欧洲城市

上图_ 中世纪的欧洲城市

而在漫长的人类进化史中,某一类人的大汗腺分泌物减少了,这就使得这部分人的体味变得较为淡薄,轻微。

没错,我说的这类人就是以东亚地区为主的东方人。

反观其他人种,则与我们完全相反,白人和黑人是大约只有10%和0.5%没有狐臭。

为了掩盖身上散发的气味,早期的欧洲人开始喷洒大量的香水,不光爱美的女人如此,就连男人们也竞相效仿,乐此不疲。

上图_ 古代外国贵族的宴会餐桌上,出现香料是彰显身份的象征

上图_ 古代外国贵族的宴会餐桌上,出现香料是彰显身份的象征

但要说西方人喜爱香水只是由于生理上的原因,则有失偏颇。其实,在这背后,还有着一段更为隐秘的历史文化背景。

比如,传言中所说的古代欧洲人不爱洗澡,甚至常年不洗,一辈子不洗。

这又是一个广为流传的谣言。

事实上,西方历史中有关沐浴的记载古已有之,且形成了相当流行的日常生活风俗。

以古罗马为例,在它广袤的地域内,有着数不清的公共浴场,据《罗马帝国衰亡史》记载,早在4世纪时的罗马帝国,就建有诸多公共浴场,仅首都罗马城内就有1000多个大小不等的浴场,其中罗马皇帝卡拉卡拉修建的,被后世称为卡拉卡拉大浴场的建筑,其总长412米,宽383米(最宽处达到393米),中心浴池长218米,宽112米,游泳池长54米,宽23米,这个规模在古代可以说是相当惊人。当然,与许多其他浴场一样,它也是男女混浴。

由此可见,早期的西方人对沐浴还是有着相当程度的痴迷。

但是,黑死病的到来却完全改变了这一切。

上图_ 黑死病风潮中的欧洲农村惨状

上图_ 黑死病风潮中的欧洲农村惨状

这场席卷整个欧洲的瘟疫持续了3个多世纪,夺去了至少2500万余人的生命,几乎是当时欧洲人口的1/3,但面对来势汹汹的疫病,当时的欧洲却没有任何有效的控制和治疗手段。

虽说没有治疗的办法,但当时的医生还是积极的寻找疾病传播的原因。他们很快发现,诸多的公共浴场经常会爆发大规模的疾病传染事件。

站在现代医学角度来看,这是一个很简单就能解释的现象,浴场是人群聚集的场所,且人与人之间接触过于紧密,其中也不乏已经感染疾病的个体,这就很容易造成病毒和细菌在人和人之间互相传染。

但在那个年代,医生们却得出了完全不同的结论:他们认为,正是由于皮肤受到蒸汽和水的浸染,导致毛孔扩张,泄露了元气,吸收了有害物质才导致人体染病,因此,他们坚信洗澡才是黑死病大规模爆发的根源。

上图_ 欧洲中世纪大瘟疫 (黑死病) 传播图

上图_ 欧洲中世纪大瘟疫 (黑死病) 传播图

当然,这些医学理论肯定是完全错误的,可当时的普罗大众,只能相信这些,不做他想。

如果只是医生的某些言论,那也罢了。但我们知道,西方人,尤其是中世纪时的欧洲人,他们普遍都信仰天主教。而教会也认为洗澡有害健康,同时,他们还认为,身体越肮脏,心灵越纯洁。不洗澡反而成了神圣的圣洁象征。不过这也是事出有因,正如前文所说,当时欧洲许多的公共浴场都是男女混浴,自然也不能指望来浴场洗澡的男人女人一个个都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所以,很快公共浴场就发展成了男女之间淫乱,偷情的“社交”场所,除了洗澡之外,几乎与妓院无异。这也同样会导致诸如梅毒等性病的蔓延。顺带提一下,古罗马时的诸多公共浴场的水管是用金属铅制成,长期使用下,会使人重金属中毒,这也是当时罗马人普遍生育率低下和身染各种疾病的一个原因。

上图_ 反映西方公共澡堂的油画

上图_ 反映西方公共澡堂的油画

既然洗澡有诸多生理上,道德上的坏处,那么在教会大力推动的不洗澡运动下,不洗澡自然成为一项“朝圣”行为。很多人因常年不洗澡而被封为“圣人”、“圣女"

《西方文明的另类历史》中写道:

隐士亚伯拉罕将近50年不洗澡也不洗脚;

西尔维亚一位圣处女年逾60,且疾病缠身,但"除了洗一洗手指以外,绝不愿意清洗她身体的任何一个部分。";

圣尤弗拉西亚称,在探访过的一座修道院里,其中的130余名修女,她们从不洗脚,且一听说"洗澡"这个词就作呕。

除了苦修的宗教人士,某些世俗政权的帝王也以不洗澡为傲,其中就包括资助过哥伦布的西班牙女王伊莎贝尔,她自诩一生只洗过两次澡,一次出生,一次结婚。以及被称为"太阳王"的法国国王路易十四,传言说他一生只洗过三次澡,分别为出生、结婚和死亡的时候。即使到今天,伦敦仍有部分人基本不洗澡,习惯的力量真是刻入DNA般的强大。

上图_ 欧洲的宗教神学家

上图_ 欧洲的宗教神学家

常年不洗澡,能不能净化灵魂我不知道,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身体只能是肮脏污秽,臭气熏天。那怎么办呢?自然是要用大量的香水进一步掩盖身上的气味。而这又反向助推了香水业的繁荣。

不过,香水本质上只能用来掩盖本身的体味,却不能清除它。

上图_ 西方人用来装香水的容器

上图_ 西方人用来装香水的容器

其实写到这里,香水,洗澡这些事情本身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产生这些现象背后所隐藏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和人类思维的关联。

我们能从香水联想到欧洲人对洗澡的偏见这段历史。但揭开表层,中世纪欧洲人不洗澡除了文化因素外,还有更深层的经济因素。过去不比现在,能源是很稀缺的资源。洗澡就要烧水,烧水就要用到煤炭,木炭,木柴,油脂等各种物质。要知道,煤炭在过去可不便宜,甚至价格不菲,除了富商豪绅,王公贵族,试问,穷苦的平民百姓谁有这个经济能力能做到经常性的沐浴洗澡。

也许有人会说不是还有木柴吗?且不说木柴的热量转化不高,就其本身也并不便宜,再说,要砍柴才有木柴,谁去砍?自己去,地还种不种,生意还做不做。如果买柴,不还是要花钱。由于简陋,不完善,甚至完全不存在的供水,排水设施,欧洲许多城市的污水在街道间肆意流淌,这造成了极大的卫生问题,也增加了细菌和病毒的滋生。

上图_ 中世纪欧洲城市卫生状况很差

上图_ 中世纪欧洲城市卫生状况很差

最严重时,就连供人饮用的水都浑浊,污秽,散发着臭气。即使到了这个时候,欧洲人也没有将水煮沸饮用的习惯,这也许还是经济原因吧!为了使饮用的水不至于造成疾病,他们只能把水和粮食通过发酵制作成啤酒,以此来清除异味,杀菌消毒。而这也是欧洲许多国家盛产啤酒的历史原因。

"仓廪实而知礼节",在基本的温饱都难以完全保证的中世纪,人们只会把重心放在维持生存所需的最必要的地方。

物质决定意识,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及文化,这是社会发展最基础的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