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军反攻西安 打到咸阳被解放军何部署搞傻眼
热文

马家军反攻西安 打到咸阳被解放军何部署搞傻眼

2021年06月20日 10:38:19
来源:冷炮历史

1949年5月下旬,一封来自大西北的电报,呈递到蒋介石面前。蒋介石阅完,突感精神大振,连忙下令给西北发电,大加奖励。

当时国民党已经接连丢掉南京、杭州等大城市,小朝廷迁到广州。连月以来收到的都是败报,令蒋介石愁上加愁。唯独这封电报,竟然是西北二马主动上书,请求反攻西安。

末世之下,居然还有“忠勇之士”?连蒋介石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

一、马家军请战

青海马步芳、宁夏马鸿逵两股地方军阀,一贯与国民党中央面和心不和,只求自保青宁两省,为何突然抽了风,主动请缨反攻西安呢?

其实不难理解。1949年5月中旬,胡宗南撤离西安,5月20日,彭德怀指挥一野轻取西安城,解放了这座西北古都,占据了西北政治中心。

本来青宁二马对西安并没有什么野心,胡宗南守也罢,丢也罢,都不影响青宁二省。但是胡宗南退得太快了,不仅丢了西安,连宝鸡都不敢守,一路退入汉中,几乎把整个关中平原都扔掉了。

彭德怀自然是照单全收,大军一路西进南下,很快逼近西府,威胁甘肃东部。原本胡宗南集团挡在关中,青甘宁新四省可谓高枕无忧。现在胡宗南龟缩入汉中,虽然口口声声叫嚣要效法共军大踏步进退、不计一城一地之得失的战法,时刻准备北上夺回关中,但有识者谁不知道,你胡宗南兵力全盛时尚且不能保持全胜,现在主力已被彭德怀打残,所谓大踏步进退,只不过是撤退的旗号罢了。

中央军一撤出关中,甘肃东侧就全部暴露出来,青宁二省门户洞开,青宁二马唇亡齿寒,不敢再坐视不理,这才有了主动向蒋介石请战、反攻西安一事。

蒋介石高兴地回电,要求胡宗南立即出兵,也二马联兵反攻西安,务求收复。

二、矛盾重重的胡马联军

胡宗南接电后非常不满。

二马存的是什么心他自然知道,说起来是联合进攻、收复西安,其实就是替二马封住陇东,避免解放军进入甘肃。为他人作嫁衣裳,胡宗南带着一百八十个不情愿。

本来胡宗南撤入汉中,就是想避免与彭德怀交战,暂时休养生息,以待局势好转,能拖一天是一天。现在却要重出汉中,一番折腾、部队要走回头路不说,还有可能给二马当了替死鬼,先到先挨打。

胡宗南几次三番给蒋介石回电,说明西北情况,但蒋介石急需一场大胜来挽回崩溃的士气,严令督促胡宗南立即北出汉中,与二马联兵作战。

胡宗南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转回头来。他转念一想,二马主动要打西安,那就让他们往前冲,如果彪悍的马家军真能打几个胜仗,收复了西安城,倒也未必是坏事。

因此,胡宗南一边电令手下的第5兵团司令裴昌会,率领驻守在宝鸡一带的残兵先行出发,一边慢慢腾腾大搞蘑菇战术,部队行动几天了,却一直不出汉中。

前面带兵的裴昌会也是个妙人,此人别的不行,论拖延、蘑菇,只比胡宗南更强。裴昌会虽然官居兵团司令,一直以来却没有什么实权,真正的兵权都牢牢把持在胡宗南和他的亲信手里,裴昌会连手下的一个团都调不动,只不过是个提线木偶。

裴昌会起初十分愤恨,一度想过辞职。后来时间长了,居然也想通了,就算做一个木偶,也是吃香的喝辣的,反倒是刘勘这些手握兵权的大将,打了败仗承担不了罪责,竟然自杀了。两相对比,倒是这个木偶司令更好做。

选择躺平后,裴昌会的生活过得相当惬意,每天都睡懒觉,日上三竿也不起,军务大都交给手下们处理。军中都对他指指点点,送了他一个绰号“懒猴”。裴昌会虽然听说了也无所谓,照样躺平。所以说这样一位司令,能指望他在反攻西安中拍马当先?

胡宗南派人带着作战计划,到兰州与二马商量。二马一眼就看穿胡宗南的伎俩,不过,二马也顾不上责难胡宗南按兵不前,二马之间也是一堆矛盾。

二马实力一强一弱,青马强、宁马弱,因此青马一直想压宁马一头,当青宁二省的老大。蒋介石为了笼络二马,让他们和共军死拼,有意把一直由中央系官员担任的西北军政长官一职,让给二马来做。

青海马步芳,生于1903年,比宁夏马鸿逵小11岁,马步芳按照族中辈分,叫马鸿逵“老爸爸”,但实际上一点也不尊重马鸿逵,处心积虑要侵吞宁马的实力。马鸿逵见过大世面,8岁时在西安行宫见过逃难中的慈禧、光绪、李莲英等前清大佬,20岁在北京给袁世凯当侍从武官,可以说是清末以来的革命嬗替史的活化石。

马鸿逵虽然兵力不如马步芳多,却把宁夏经营的铁桶一般,马步芳决插不了手。但在争夺西北军政长官一职上,到底是实力不如人,最终败给了马步芳。

马鸿逵讨价还价,逼迫马步芳提名他担任甘肃省主席,否则便不与他合作。马步芳满口答应,但上任后却迟迟不理会马鸿逵,反而把时任甘肃省主席郭寄峤留下来继续主政,马鸿逵那边则一直晾着,企图让他知难而退,马鸿逵窝了一肚子火,为日后出兵不力埋下了祸根。

胡宗南的参谋官到兰州和马步芳会面,几经商量,定下了作战计划。

二马各出兵4万多,合计9万余。青马的两个军由马步芳之子马继援指挥,宁马的两个军由马鸿逵之子马敦静任司令,卢忠良实际担任前线司令。二马兵团由马继援统一指挥,配合胡宗南第5兵团东进。

不管怎么说,为了夺取西安的共同目的,胡宗南和二马总算是联合起来了。二马对解放军来说有一定心理优势,其军队构成为一半骑兵一半步兵,速度非常快,非常适于在西北的地形机动。而且当年河西走廊那场战斗,马家军都记忆犹新,他们并不惧怕解放军。

而且一直以来彭德怀麾下的野战军兵力不多,攻占西安后也不过15万人左右,二马和胡宗南部队加起来有二十五万之多,数量上占有绝对优势。以多打少,以强打弱,二马信心大得很。

但事实是,1949年夏天的一野,已远非当日之吴下阿蒙了。

三、一野兵力扩大一倍

一野兵力确实不多,1947年3月成军以来,全军才2.6万余人。后来在彭总坚强领导下,部队越打越大,越打越强,兵力扩充到15万人,已经具备和胡宗南打对攻的能力。但从总数量上看,确实逊于胡宗南和青宁二马的总兵力。

但到了1949年4月太原解放后,情况发生极大变化。

此事还要从徐向前说起。徐向前率华北野战部队长期战斗在山西,以6万之众对抗阎锡山10多万人,居然占尽主动,连连歼灭将阎军、夺取晋南、晋中的大城市,到1949年3月间已经直逼太原城下。

徐帅长期以来身体一直不是很好,在山西作战强度非常大,他的肋膜炎老病发作,人瘦得像竹竿一样。当时打太原城受到一定挫折,阎锡山在太原西山构设的阵地十分坚固,徐帅感到有些力不从心,急需要一位有力的指挥员代替徐帅。

正巧彭总到西柏坡开会,中央便让彭总顺路到太原指挥最后的攻城作战。其实指挥作战只是其一,中央另有安排,准备打完太原后调华北18、19两个兵团到陕西,集中力量打击胡宗南和马家军。

1949年5月,18、19两个兵团来不及好好休整,便迅速向关中开进,预定6月中旬左右抵达西安。

18、19兵团是中央直属的部队,战斗力比较强悍,多年来一直战斗在山西、河北,与晋绥系的阎锡山、傅作义两大股敌人缠斗,死死拖住了阎、傅两大坨敌人。

18兵团基本上是徐向前带出来的部队,开赴陕西时,徐向前身体不适,不再担任18兵团司令兼政委,改由副司令员周士第接任。19兵团司令员杨得志。两大主力兵团共有6个军、24个师的兵力,兵力多达19万人。说句题外话,据说解放后徐帅提起这次入陕作战,很有些遗憾,按他内心所想,亲自杀到河西走廊,痛击马家军为当年殉难的西路军战友报仇,方趁平生之愿,只可惜徐帅身体条件实在不允许他再千里转战了。

18、19兵团转隶一野,如此一来,一野兵力达到34万人,迅速超越了胡马联军。

不过兵力虽多,一时间还无法全部投入关中战场,当时我军还不具备远距离投送大量兵力的能力,只有少数兵力能乘坐汽车运到晋陕交界的黄河渡口,其余大部分都是徒步行军。

18、19两兵团开进途中,西北二马联合胡宗南反扑的消息已经为我方探知,彭德怀急令各兵团加快进军速度,务必赶在6月初抵达西安外围。

两个兵团加速行军,以每天80里的速度强行军,70%以上的士兵脚都打了泡。18兵团大多是山西子弟兵,很多官兵不舍得离开故乡,但野司一声令下,大家很快扭转了认识,决心效法上古圣王大禹,过家门而不入,集中力量解放大西北。

186师途经运城出山西,有的干部战士亲人听说了,都赶到部队经过的地方,想再见一面。186师557团的一位排长,刚生了一个儿子,妻子听说丈夫要远征,抱着儿子走了30多里路,好不容易赶到了队伍。连队指导员对排长说:“你快到村里找个地方,好好和爱人说一会儿话,天黑之前赶上队伍就行。”这名排长只抱了一下第一次见面的儿子,向妻子说了句看好老人和孩子,就匆匆赶路了。

两个生力兵团加入西北战场的消息,很快也传到国民党军。二马决定趁18、19兵团还未赶到之际,抢先攻占西安。

马继援年方28岁,骄狂无比,自认为一野官兵不是他的对手,率兵疾进,不等胡宗南部队靠上来,便要迅速投入战斗。

消息传到西安,引起不小的骚动。西安长期被国民党军控制着,解放才一个多月,市民对共产党不敢信任。加上潜伏的国民党特务不断出来蛊惑人心,市民们听闻胡宗南和马家军要卷土重来,一时间人心惶惶,谣言四起,社会秩序出现了骚动。

彭德怀原本信心满满,要趁马家军主力进犯西安时,将其一鼓聚歼于西安近郊,省得日后还要跑到青海宁夏去打他们。可是马家军进军实在太过迅速,以西野15万人的兵力难以实现歼灭马家军的目标。

向中央请示后,彭德怀将目标修改为“阻胡打马”,即集中力量消灭马家军一个军,击退这次进犯。

彭德怀再三电令18、19兵团加快进军速度,18兵团的先锋61军,终于赶在6月10日晚上开到西安郊区。彭德怀为了鼓舞人心,安排了一场盛大的入城式,让61军展示雄壮的军威,借以稳定人心。

61军军长韦杰不顾千里奔波的疲劳,立即安排所属三个师接防西安附近,挑战斗力最强的181师入城。

6月11日上午9时,一八一师排成四路纵队在军号声的引导下跨入东门,全体指战员着装整齐,头带绿色钢盔,脚穿黑力士鞋,肩扛各种武器,昂首阔步,按军乐队、五四三团、炮兵、五四一团、师直、五四二团的序列沿着大街在鞭炮声中威武前进。街道两旁彩旗招展、人群如潮,围观群众高兴异常,纷纷拍手称快。

181师入城后,顾不上休整,迅速穿城而过,开赴咸阳,到那里阻击即将杀过来的马家军。

四、咸阳战斗大破马家军

马家军的残暴、悍勇,在我军中颇有些名头。彭德怀高度重视对马家军的战法,从1947年五六月进行陇东战役开始,就注意研究马家军了,到1948年5月西府陇东战役结束,对马家军特别是“青马”已经有了比较深入地了解,概况地讲,主要是青马的家族体制很强大,对士兵有着封建人身控制关系,士兵不易溃散,战斗意志很旺盛。

一野官兵与马家军有过数次交手,总结过一些的马家军骑兵的特点,彭德怀叫他们多向18、19兵团官兵交流传授经验。19兵团64军专门开展了打骑兵的训练。

其实世上根本没有什么不可战胜的敌人。马家军虽然来去如风、剽悍善战,但世界战争早已进入热兵器时代,战马这种过了时的作战工具,已经被高速度、远射程的枪炮克制。只要找准骑兵的特点,就能用优势火力克制之。

官兵们经过一段时间训练,加上一野老部队传授过来的经验,很快有了心得。相比坦克、装甲车、地堡等新生事物,骑兵好打得多,64军的战士们编了一套顺口溜总结打骑兵战法:

见敌骑兵莫惊慌,

他是铁来我是钢,

掌握部队莫跑散,

沉着勇敢来应战,

目标又大又好打,

集中火力把敌杀。

……

6月11日晚上,一野一、二兵团部队对马家军进行了阻击后,奉命后撤,将敌人引入内线。马继援进兵至咸阳,疯狂叫嚣,再有3个小时就能打到西安,到城里吃饺子。这位骄狂的马家少主,根本想不到,他即将在咸阳城下遭遇什么样的命运。

6月12日下午,马继援部队一个骑兵营到咸阳城外哨探,突然与解放军一个班遭遇。这个班不慌不忙,就地依托地形卧倒射击,马家军骑兵连连中枪,全是战马先中枪倒地,骑兵再被补射中枪。马家军急得哇哇暴叫,立即展开队形向包围攻击。

战至最后,这个班终因寡不敌众,牺牲8人,重伤4人。这4人后来幸运地被当地老乡救走。这个英雄的战斗班非是别人,正是181师侦察参谋王青山带出来的侦察班,王青山在战斗前,就派一名战士骑自行车跑回去报告情况,为181师阻击战斗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6月12日下午18时30分,马家军骑兵第八旅进抵咸阳郊外,稍事调整便向181师两翼阵地发起冲击。

马家军骑兵冲锋时用马刀劈砍,攻坚时则下马由一人牵马后行,几个人在前面冲锋。181师官兵们看到顿时放了心。在冲锋阵地组织冲击,最忌讳的就是人员密集、携带装具过多,跑得密、跑得慢,都将招致巨大伤亡。马家军这种阵地进攻的战术水平,比国民党军正规军都落后,更不要说和我军灵活的战术相比。

果然如官兵们所料,骑兵下马冲锋,马听见枪炮声惊恐乱跳,还得有人专门拉着马往前跑,原本是机动工具的战马反而成了累赘。马家军士兵组织步兵战斗队形非常不专业,其战斗队形被打乱后重新组织进攻缓慢,遇有壕沟更是徘徊不前,成了一个个活靶子。

181师的战士们用在太原战役中缴获的自动武器瞄准敌人猛烈开火,将其成片成片地打倒。激战至黄昏,马家军骑兵以闪电式的冲击一举攻占咸阳的企图未能得逞,只好停止于上召、石村一线,与解放军形成对峙。

181师以前没有和马家军骑兵交过手,据传说对方比国民党的中央军还要难打,初战获得胜利,打破了对敌骑兵原有的神秘感和顾虑心理,大大地振奋了情绪,增强了战胜敌骑兵和完成阻击任务的信心。

初战失利,马家军不免有些沮丧,无往不利的骑兵冲锋战术居然没有成功,马继援三个小时杀到西安吃饺子的迷梦破灭了。马继援本人听说共军如此顽强,居然心生怯意,留在后方礼泉的指挥所,不再前进。

13日,马家军后续主力开到咸阳城外之后,马继援命令各部,要不惜一切代价迅速攻下咸阳城,给胡宗南部队打个样子,壮壮马家军的威风。

此时到达咸阳城的马家军已经有3万人之众,是守城部队181师的4、5倍。敌人有了兵力优势,又狂妄起来。在马继援的死命令之下,马家军不惜以整营的兵力进行连续性的集团密集冲锋。面对疯狂的敌人,181师防守部队沉着应对,把敌人放到100米以内再打,山炮、迫击炮猛烈轰击,步枪、机枪一齐开火,把敌人打得人仰马翻。

经过几次交手,一线部队基本上摸清了敌人骑兵的战术特点。我军一贯以善于在战争中学习战争而闻名,官兵们开动脑筋,迅速摸索出一套克制敌骑的打法。

前线部队组织起三道防线,力气大、会使刀的战士在第一线,多配备一些打太原时缴获的日军战刀,这种战刀非常锋利,放在第一线可以和敌人的马刀对砍,马家军马刀虽然也很锋利,但和日本战刀相比还有些逊色。第二线则是冲锋枪、卡宾枪,第三线是轻重机枪。

这种防线对马家军克制作用很明显。

敌骑兵开始进攻时,持刀的战士冲出战壕,卧倒在地。第三线的轻重机枪从较远距离上就开始射击,既能予以杀伤又能迟滞其冲击速度。等敌人冲到百来米时,第二线的冲锋枪、卡宾枪发挥出最有效的威力,以密集的弹雨大量歼敌。当剩下的敌人冲到阵地前时,第—线战士先是投出手榴弹,再迎着硝烟猛扑上去,同敌人展开白刃格斗。

马家军的刀又短又钝又重,解放军的刀又长又利又轻,以刀对刀,马家军明显处于劣势,很快败下阵去。

不过饶是如此,因为马家军兵力实在太多,而且他们骑马而来,体力战优势,我181师官兵则是连续奔波一个多月,极度疲劳,激战整日,多处阵地被马家军突破。

181师师长王诚汉发挥部队善于近战夜战的特长,天黑后发起反冲击,夺回前沿阵地。激战到14日拂晓,在增援部队的配合下,恢复了咸阳城外丢失的全部阵地。

随着东方露出鱼肚白,硝烟渐渐散去,王诚汉正打算再好好教训教训马家军,却接到侦察队报告,敌人撤退了。

原来是马家军连续苦战,付出重大伤亡,却仍无法取得有效进展。夜战又遭到惨重伤亡,白天取得的阵地全都丢了。马继援自忖这么打下去,白白损耗兵力没有什么意义,就算攻下咸阳城,也无力再攻西安。于是下令各部迅速撤军,至于战前放出的那些狠话,只好当成一股从谷道里放出来空气,任他飘散了吧。

咸阳阻击战,181师大获全胜,以伤亡200余人的代价,毙伤敌2000余人,俘虏29人。此战的意义,不止是守住咸阳、保卫西安,更重要的是戳破了马家军骑兵剽悍善战的假象,让我军官兵对这种落后于时代的旧军队,建立了强大的战术自信,从而开启了西北战场上对马家军骑兵连续胜利的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