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军料理物语》锅碗铲勺做刀枪,耳光泪水来下饭:海军炊事兵的苦逼人生
热文

《海军料理物语》锅碗铲勺做刀枪,耳光泪水来下饭:海军炊事兵的苦逼人生

2021年06月11日 11:33:59
来源:牛小切的餐桌

掌管军舰饮食的炊事兵们支撑着舰员的士气和营养,他们的生活绝对不轻松。

海军事务部“主计科”

军队既然也是庞大的官僚机构,就不能与事务工作无缘。

他们要交换无数的文件,做分配预算,筹措必要的物资,做好战斗的准备。如果没有事务员的工作,一发子弹、一粒米都无法到达前线,军队作为一个组织运转,他们的存在时必不可少的。在过去日本海军职务划分中,将这种作为军队支柱的事务方称为“主计科”。

会计、消耗品的筹措支付、战时战斗评报的记录等,是主计科的主要工作,其中负责烹饪工作的主计科下士官兵,在海军中被称为炊事员或炊事兵。在陆军,所有的士兵都轮流进行炊事作业,而在海军,则由炊事兵专门负责炊事作业。

进入海军成为主计兵的人,全员都需要在海兵团(日本海军的志愿兵和征兵进行基础教育的教育训练机构,设置在全国的镇守府和警备府)接受炊事教育,之后在分配的地方从事烹饪炊事工作,因此主计兵全员最初都有炊事作业的经验。如果他们想从炊事工作转到其他职务,必须通过考试,在海军经理学校(海军经理学校是和海军兵学校、海军机关学校并列的海军三校之一,是进行主计科士官候补生和主计科特技兵教育的学校,在东京筑地)接受5个月的专业教育,拿到“掌衣粮兵”、“掌经理兵”的头衔才行。

厨房里的激烈斗争

在进入海军之前是厨师的人,会优先被选为为军官做饭的厨师。大型战舰设有舰长厨房、士官室厨房等几个厨房,在那里可以和军属厨师一起烹煮士官餐食,那种气氛跟一般餐厅的厨房没有什么区别。

而大部分炊事员都分配到了兵员烹饪厨房。海军的传统,上级兵对下级兵施加不必要的严厉体罚是出了名的,其中最受虐的是兵员烹饪厨房的炊事员。曾经是战舰“雾岛”厨师的高桥孟在《海军炊事兵物语》中描绘了这一情景:

“雾岛”的兵员烹饪厨房有25张榻榻米大小,在那里为全体下士官做一日三餐和夜间值班的夜宵。包括食材准备在内,几乎24小时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在烹饪厨房分辨上级兵和下级兵很简单,围裙挂在脖子上,袖子并不穿上的是上级兵,他们穿着长靴;围裙穿着整齐,袖子穿好的是下级兵,长靴也以“太奢侈”为由,不允许下级兵穿。虽然规定要着装整齐,但在那个现场却被无视了。因为下级兵光着脚,轻微烧伤是家常便饭。他们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自己吃饭的时候也是匆匆在饭上放上菜浇上汤汁,胡乱塞进嘴里灌进胃里再回去工作,甚至都无法好好地品尝自己做的料理。

地位低下的厨师们

为什么在兵员烹饪厨房要进行如此激烈的斗争呢?这与炊事兵是舰内地位最低的士兵有关。

“主计、看护是兵的话,蜻蜓、蝴蝶也是鸟”,很熟悉的歌词吧?主计兵们被视为非战斗人员,因而比其他科的人低了一两个等级。舰内等级制度以炮术、水雷和航海等与战斗相关部门的兵种为首,其次是负责周边操作的机关科,他们都负责直接战斗, 与舰艇本身的运作无关的主计科不列入战斗配置,地位最为低下。

但是,炊事员总是被所谓的“银蝇”(日本海军的隐语,指以食品为目标的盗窃行为,语源来自“银蝇”,之后不按正规的程序在舰内得到食品全部统称为银蝇)盯上。在虎视眈眈等待机会的目光包围中,炊事员无论如何也要保护食品不受“银蝇”的攻击。即使他们在等级制度上的地位很低,食品却是他们自己的武器,与尊严有关。一开始为了不被其他科轻视的高昂志气,也在不知不觉中加入了愤怒怨恨,这都成了烹饪厨房的日常。

这样苦逼的厨师生活在大型战舰上随处可见,但在驱逐舰、海防舰等小型战舰上却是另一翻景象。由于这些舰上人手少,生活空间也有限,所以全体船员都和气一团很有家庭氛围,烹饪厨房也不例外。前面提到的高桥,在“雾岛”服役期间获得了掌经理兵的资格,调动到炮舰“武昌丸”的时候,那种氛围让他觉得像家人一样。

炊事兵从饮食方面支撑着海军官兵的士气和健康。 然而,这一形象与“花之海军”的形象相去甚远。 在充满悲哀的海军生活中,仿佛窥见了日本人特有的封闭性,实在令人悲哀。

这期的菜谱来了~

牛舌汤

牛舌汤,听名字是一道汤,汤汁却很少。现实中,很多西式的“汤”在我们看来就是炖菜,肉比汤多,汤汁浓稠,味道浓厚。

材料:(2人份)

牛舌——厚切成2片90克的

牛油——20克

面粉——3大匙

肉汤——2杯

番茄酱——2大匙

胡萝卜——半根(切小段儿)

洋葱——半个(切条)

土豆——1个(切块)

盐和胡椒——少许

做法:

先将牛舌煮过,切去皮,然后厚切,每片大约90克,取两片。

将牛油放入锅里加热溶解,加入面粉,用小火炒至变色。面粉变色后,倒入肉汤,边加边搅拌,不能煮糊了,最后加入番茄酱。

取汤锅倒入汤汁,放入牛舌和蔬菜(洋葱、胡萝卜和土豆)一起煮。等到蔬菜都煮软之后,用盐和胡椒调味。

以前日本的农村生活贫苦,于是不少人为了讨口饭吃而去当兵。 对于他们这种没什么机会接触西洋文化的乡下孩子来说,牛舌这种日本菜里不常用的食材是十分忌讳的。 听到午餐有牛舌汤这道菜的时候,他们异常惊讶: “士官们竟然吃牛舌? ! ”

魔鬼牛肉

这道意大利菜来到法国之后,主材变得丰富多样,除了鸡肉,也会用牛肉或鱼肉等其它肉类来做。

材料:(4人份)

牛里脊肉——600克

月桂叶——1张

百里香——少许

胡萝卜——1个(切碎)

西式泡菜——2片(切碎)

盐和胡椒——少许

制作酱汁的材料:

牛油——20克

洋葱——2个

面粉——1小匙

番茄酱——3大匙

浓汤——1.5杯

做法:

先用半匙盐把牛肉抹匀,腌一下。取平底锅放入黄油,黄油融化之后放入洋葱翻炒,在洋葱变软变透的时候放入整块牛肉,用小火煎香之后取出,放置一边待用,洋葱留在锅里。

在原锅撒一些面粉,用小火炒变色后,再加入番茄酱、浓汤、月桂叶和百里香翻炒,酱汁就做好啦。

做好的酱汁留在锅里,把牛肉再放进来,继续加入切碎的胡萝卜,煮15分钟左右,再加入切碎的西式泡菜,放盐和胡椒调味。

将煮好的牛肉切片摆盘,淋上酱汁就可以了。

这道菜源自意大利托斯卡纳的乡土料理“魔鬼鸡”,有“被处以火刑的恶魔”的意思,原本只是用烤鸡肉搭配番茄酱来做这道料理。到了法国之后被发扬光大,各种食材都可以使用,做法也有改变。

甘蓝卷

甘蓝卷是现代家庭的普通家常菜,从法国奥弗涅的本土料理白菜肉卷发展而来,它的原型据说是西亚料理“多尔玛”。想到这种料理跨越千山万水转一个圈传到日本成为海军料理,真是很有意思。

材料:(5人份,每人2个)

牛肉——350克

洋葱——1个

面粉——2大勺

盐和胡椒——各1/3小匙

牛油——适量

卷心菜叶——10片(大叶子)

制作蘸酱的材料:

肉汤——2杯

番茄酱——4大匙

盐和胡椒——少量

做法:

先做肉馅儿,把牛肉末和切碎的洋葱、面粉拌匀,用盐和胡椒调味。取40克左右的肉团儿用一张稍微烫过的菜叶包裹好,将长圆形的肉团放在叶子前端,先将左右折回,再往前一直卷,最后用牙签固定住。在耐热盘里放面包垫底,摆上刷过一道牛油的甘蓝卷,放入烤箱,调到180度烤20分钟,烤至表面有点焦色。

取锅煮肉汤,加入番茄酱、盐和胡椒,再放入烤好的甘蓝卷一起煮。最后把煮好的甘蓝卷切段儿,摆盘,淋上番茄酱就可以了。

熟悉吧?是咱们亚洲菜传过去~又传回来......就是咱们的包菜卷、白菜卷嘛~匈牙利也有极相似的白菜卷,但白菜叶是用醋腌过的,馅料里加入了大米。欧洲葡萄实在太多了,人们也会用葡萄叶代替白菜叶来包裹肉馅儿,看起来很清气。

咱们地大物博,食材不是一般的丰富,聪明如你也可以自由发挥,做各种卷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