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叫好《叛逆者》,最大的硬伤就是时间线,1936年完全不是这样
热文

一片叫好《叛逆者》,最大的硬伤就是时间线,1936年完全不是这样

2021年06月11日 11:10:20
来源:老周的深度军事

摘要:近日谍战剧《叛逆者》正在热播,播出六集之后,收视率一路高攀,剧情曲折惊险,节奏流畅不拖沓,谍战剧的硬核逻辑线也很清晰,基本上没有硬伤,这在国产谍战剧中也算是佳作了。但是剧中的时间线设定在1936年,复兴社特务处和地下党斗智斗勇,这一点却是最大硬伤。

近日谍战剧《叛逆者》正在热播,播出六集之后,收视率一路高攀,剧情曲折惊险,节奏流畅不拖沓,谍战剧的硬核逻辑线也很清晰,基本上没有硬伤,这在国产谍战剧中也算是佳作了。而且地下党的对手并不是最常见的戴笠军统,而是军统的前身,复兴社特务处,这可以算是一大进步了。但是剧中的时间线设定在1936年,复兴社特务处和地下党斗智斗勇,这一点却是最大硬伤。

1936年已经有军统了,但并不是后来大家所熟悉的戴笠军统,而是整个国民党情报系统的大杂烩,几乎将所有情报保卫特务部门都纳入其麾下。局长是国民党情报系统的元老级大咖陈立夫。戴笠的复兴社特务处也在这个军统局的编制内,正式名称是军统局第二处。毕竟复兴社只是一个社团,不可能有体制内的正规编制和经费保证。所以,当时复兴社特务处在执行任务时,都时以军统局第二处的名义,像剧中那样拿出证件说:“我是特务处的。”显然就不对了。

戴笠系统的特务机关的发展脉络大致是这样的:最早是黄埔军校时期的密查组;1928年改编为军事委员会特别联络组;再到1932年4月扩编为复兴社特务处;1934年9月陈立夫军统局成立,复兴社特务处改称军统局第二处;1938年4月,陈立夫军统局拆分扩编,第一处扩编为中统,戴笠的第二处则直接升格为军统局。

和很多人想象的完全不同,复兴社特务处一直都很寒酸落魄,例如1933年5月惩治正准备投靠日本的北洋旧军阀张敬尧时,复兴社特务处北平站只有十来个人七八条枪,连一部汽车都没有!而在《叛逆者》第一集中,复兴社特务处上海区去抓捕地下党联络员王志时,不但有汽车,甚至还有十轮卡!要知道十轮卡是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后才开始研制的,也就是通用汽车公司CCKW系列卡车,1941年才正式定型开始批量生产。而美国专门为援助中国量身定做的道奇T234卡车更是到1944年10月才开始大批量生产,真正援助到位已经是1945年以后了。剧中1936年居然就出现了。

【本号关联视频号“老周新观察”,可在站内搜索,同时全网各大视频平台同步推出,敬请加关注多支持】

而且复兴社特务处上海区还有好几辆汽车,站长就不用说了,就连王志文饰演的档案室主任顾慎言都配了汽车,如此阔绰,根本不可能。除了汽车,特务处的办公地点也是很气派,是有大院的小洋楼,当年特务处也不可能这样有腔调。说起来很多人都不会相信,当年特处处落魄什么地步,就连自己的无线电通讯系统都没有,各地分支单位有什么情况要汇报,南京总部有什么指示要下达,都要通过中统的前身党务调查科(1934年以后的军统局第一处)的无线电通讯系统来收发。

1932年下半年,复兴社特务处成立上海区,剧中的站长也不知是咋回事,上海区成立之初区本部才5个人,下辖三个组,总共在编人员才30多人,每月办公经费只有区区二百元,这点钱别说租小洋楼,就是像样点的办公室都租不起。整个上海区只有一辆汽车,只有在执行任务时才能用,买部照相机都要好几个月才买成。到1935年才扩大到500人,每月办公经费增加到五百元,还增添了不少无线电设备,这才总算有了点样子。

复兴社特务处在1930年代的真实情况,和剧中表现的情况,简直就是天上人间了。另外,还必须强调一点,复兴社特务处成立后,主要的工作重点是军事情报,主要针对各路军阀,因为特务处的前身是军事委员会的特别联络组,是属于军事系统,早期的核心成员也大都是黄埔军校的毕业生,军事色彩比较浓厚。所以,在1930年代复兴社特务处的主要成绩,就是1934年1月十九路军发动福建事变,正是特处处的出色活动,获取了大量有价值的军事情报,尤其是策反了黄埔一期毕业生,时任十九路军参谋长的范汉杰,得到了十九路军的全部作战计划、兵力部署和通信密码,从而为中央军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就迅速平定福建事变立下了汗马功劳。

而在1930年代主要和地下党斗法的主要就是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党务调查科,后来中统的前身。这是因为一方面是党务调查科成立比较早,1928年就成立了,而且从成立之师开始就是负责针对政党斗争,头号对手自然就是中共了。从1928年到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国共第二次合作,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和地下党展开殊死较量的都是党务调查科。即便复兴社特务处成立以后,在和地下党的斗法中也只是配角,无论是行动的规模和成效都很难和中统相比。不过在《叛逆者》里有一点倒是很真实,1935年初上海淞沪警备司令部侦缉大队是由特务处直接控制,成为特务处的公开单位,所以正如剧中表现的那样,特务处可以随时调动淞沪警备司令部侦缉大队来执行任务。

1930年代上海还要一个特殊之处,就是拥有中国面积最大的租界区,包括公共租界和法租界。在《叛逆者》中,特务处处长陈默群将叛徒王志安置在法租界的大通旅社,还派了几十个特务严密保护。最后地下党乔装成法租界的巡捕以办案为由进入旅社,这才将叛徒除掉。这也是一个大BUG,因为租界是享有治外法权,有自己的治安和司法机构,当时的国民党政府即便知道地下党在租界的具体线索,都是无法直接前去抓捕,一定要通过租界巡捕房,抓到人之后还要办理引渡手续才能交给国民党政府。所以像剧中那样,特务处派几十个特务佩戴武器在法租界执行任务根本不是可能的。即使要将叛徒安排在安全屋,一定也只能是在华界。

1943年3月,日本将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侵占的租界,交还给汪伪政府,作为“把亚洲从欧洲人手里解放出来”的具体体现和成就。因此,美英为了对抗日本“归还租界”的政策,也就和在重庆的国民政府签署条约,取消了所有在华租界和治外法权。但当时这些租界都在日军占领下,要到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中国才乘着抗战胜利光复沦陷区,真正将租界全部收回。

最后再来说说地下党的情况,特别提示,剧中的时间设定是1936年。上海对于中共来说,是有很深的渊源,1921年7月中共就是在上海成立,此后1927年至1933年中共中*央也都在上海,直到1931年6月负责中*央安全保卫的特科领导人顾顺章被捕叛变,由于中*央各机关和主要领导人的住处,顾顺章全部知道,所以他的叛变使得中*央在上海难以立足,不得不于1933年1月撤到江西中*央苏区。接着从1933年到1935年,上海地下党组织多次遭到严重破坏,几乎损失殆尽。也就是说,在真正的历史上,1936年,上海地下党基本上已经全军覆没,根本不可能会像《叛逆者》剧中那样还有严密的组织和行动力。一直到1936年底,才开始制定重建上海地下党的计划,到1937年6月才派潘汉年、冯雪峰、刘晓等具有城市地下工作经验的同志到上海重建地下党组织。

因此,在1936年,上海地下党基本上就没有有组织的活动,那么和国民党特务机关的斗法也根本无从谈起。

所以,1936年这个时间节点,实在错的离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硬伤。一边复兴社特务处也没有这么大的能量,另一边的地下党也不成什么气候,对阵的两边几乎都不存在,所以剧中的情况完全不符合历史。不过,《叛逆者》的剧情还是不错的,逻辑线至少在已经播出的六集中,基本没有什么大漏洞,要是将时间线推迟十年,到1946年,那就一点毛病也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