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史上的“第一悬案”本能寺之变,可能被一位画家抓住了真相
热文

日本史上的“第一悬案”本能寺之变,可能被一位画家抓住了真相

2021年06月10日 17:28:03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本 文 约 6700 字

阅 读 需 要 17 min

《月百姿》是日本浮世绘大师月冈芳年最重要的作品,他用一百幅浮世绘画作,讲述了一套完整的日本史。作者结合《月百姿》中关于本能寺质变的几幅画作,谈本能寺之变前后的几个大谜团,以及明智光秀变身黑衣宰相,帮德川家康消灭丰臣氏的传说。

秀吉参与了谋害织田信长吗

第74话 功败垂成

既为武士何违命,忍见夏夜月更明。

——明石仪太夫

月夜之下,一个惊天阴谋正在发生。日本战国末年,本应奉织田信长之命西讨毛利的明智光秀,突然以“接受检阅”为名,连夜带兵东征京都。1582年6月2日的凌晨,他渡过桂川,向士兵大喊道:“敌在本能寺!”于是发动突袭,弑杀了织田信长。这场 “本能寺之变”及后续情节充满了谜团,堪称日本历史上第一悬案。月冈芳年明显对此也大感兴趣,于是连画了四幅作品表现明智一族。

最大的谜团是明智光秀为何反叛,世间有十几种不同的说法。概而论之,明智光秀是传统武人,看重封建道德,和织田信长的“霸道” 一直有很深的隔阂。两人之间矛盾的爆发是必然的,只是这其中推波助澜者众说纷纭罢了。信长命丧本能寺之后不久,丰臣秀吉却第一时间从前线返回平叛,神兵天降,似乎早有准备一般,故而有人猜想这个幕后推手就是秀吉。

那么第二个谜团就是这所谓的“秀吉阴谋说”了。单看丰臣秀吉的军事行动,确实有点匪夷所思。当时他在最前线和毛利军激战,正以水淹的方法围困备中高松城。6月3日晚间,他得到了政变的消息, 三天之内,就逼迫毛利家献城讲和,然后开始了著名的“中国大折返”。6 月 7 日他已经回到姬路,11 日到达了尼崎,马不停蹄杀向京都,逼得明智光秀仓促应战。这一反应速度是惊人的,难怪有人要认为秀吉早有预谋了。

但是这一路上仍然有不少插曲。在秀吉回师的必经之路上,有中川清秀、高山右近两支势力,名义上都属于明智光秀的统辖。如果他稍加阻拦,便会殆误战机。但秀吉军打着回师平叛的旗号,占据着 “大义名分”的优势,中川等人权衡再三,不想追随光秀这样的“弑君者”,又禁不住秀吉反复地游说,终于同意加入。饶是如此,秀吉依然在进行一场豪赌,如果和光秀初战不利,让其在中部站稳了脚跟, 这些势力保不齐还是会改换门庭的。

所以秀吉唯一需要的就是速度,以快打快,让光秀也来不及准备!他每天行军 30 公里以上,自己的部队冲在最前面,后头增援不断跟上。在这种冒险冲刺中,又发生了尼崎城的伏击事件。

据传,此时明智光秀的部将四王天政孝、明石仪太夫等人,临时组织七十余人,在尼崎城外的道路上埋伏,正好遇到了一马当先的秀吉。双方短暂交火之后,秀吉单骑逃脱,躲入山中的广德寺。四王天政孝紧追不舍,眼看就要抓住对方主将。幸亏秀吉的贴身大将加藤清正及时赶到,截杀了四王天,秀吉才逃过一劫。接着,明石仪太夫尾随而至,却见到四王天已经被勇猛的加藤斩杀,心知大势已去,只好匆忙逃走。

这边明智光秀也正紧张地布置着防务,明石仪太夫后悔自己没能击杀秀吉,放过了最好的战机,因此在光秀面前请罪自裁。月冈芳年的图画中,他席地而坐,刚刚写好了绝命诗,然后切腹而亡。他写道:“既为武士何违命,忍见夏夜月更明。”——我既然身为武士,就不能珍惜这能看到夏夜之月的生命。在我切腹之后,那月亮恐怕会比往日更加明亮吧?

此诗带有着深深的惋惜之情,画面中的他也是垂头丧气,搁下了笔,拿起了刀。月亮并没有出现在画中,因为明石仪太夫自感不配拥有夏夜之月,只有一头老虎从屏风中瞪视着他,似乎代表了有“虎加藤”之称的猛将加藤清正。老虎有力的逼视,象征着秀吉军如猛虎下山一般的疾风之势,对应明石的懊丧颓唐,这正暗示着,明智一方错过了最好的时机,此后便再也无法阻挡丰臣秀吉的脚步了。

虽然这一故事出自《绘本太阁记》的小说家言,不一定是真实的, 据研究认为,四王天政孝此人也是几天之后才死于大决战中的。但是小说作者和月冈芳年的寓意是很明确的:如果明智光秀能抢先一步, 在丰臣秀吉仓促到达尼崎之时给予迎头痛击,恐怕历史就将彻底改写了。

这场以快对快的战争中,光秀并非全无机会。反过来说,这似也证明了丰臣秀吉并不是那个擘画周密、算无遗策的阴谋家,他只是一个很好的赌徒。

不论如何,秀吉最终占有了先机。他在尼崎汇集人马,逼迫明智光秀决战。6 月 13 日,决定天下命运的山崎合战爆发了,明智光秀能否力挽颓势,击败这突如其来的强敌呢?且让我们看看芳年的下一幅图吧。

明智光秀真的一点机会没有吗

第75话 山崎之战

斋藤利三在洞岭,谏曰:“秀吉大众新来,其锋甚锐,战必无利。不如且避之,退入坂下,以为后图。”光秀怒曰:“天下视右府如鬼神,而吾一击获之,天下谁能敌我?汝速来战!何畏藤吉也?!”利三不得已来会。遂以见兵一万六千。

——《日本外史 卷之十五》

月悬于河上。一位武士策马巡河,身上绣的乃是橙色桔梗花,战国武将明智光秀的家徽。然而此人并不是光秀,却是其麾下的重要将领斋藤利三。整个《月百姿》 系列极其爱惜笔墨,完全没有重复的人物,唯独斋藤利三占据了两幅画作 (另一幅见后) ,可见月冈芳年对此人有极大的兴趣。

斋藤利三就是本能寺之变中的第三个谜团。他不是浮世绘中的常见人物,芳年却大费笔墨来描绘他,正是在提醒我们注意这一隐秘而特殊的角色。

此人出生于美浓斋藤家,娶过“蝮蛇”斋藤道三的女儿, 后来又娶了斋藤家臣稻叶一铁的女儿续弦。第 68 话说过,织田信长灭亡了斋藤家,利三便转投织田,归入明智光秀的麾下 (光秀本人也曾是斋藤家的一员) 。

但是他的影响力不止于斋藤一系内部,他的妹妹嫁给了四国岛的霸主长宗我部元亲,他的女儿“春日局” (斋藤福) 后来是德川三代将军家光的乳母,不仅主掌后宫 (大奥) ,对江户幕府初年的政局也有很大的影响,名盛一时。如此,他复杂的关系网络便引发了许多阴谋论的猜想,比如以下两则:

其一,说长宗我部元亲害怕织田信长的征伐影响其四国的霸业, 唆使妻兄斋藤利三进言明智光秀,这才做下了弑主叛逆之举。

其二,说稻叶一铁(大司马按:斋藤三人众之一)向织田信长请求,企图要斋藤利三为其家臣, 却被光秀断然拒绝。恼火的信长当场殴打了光秀,导致其假发掉落, 信长更嘲笑他的光头,让一向以风雅出名的光秀颜面扫地,怀恨在心。

这些传说都认为,斋藤利三对明智光秀有很强的影响力,正是因为他的推动,光秀才下定决心和信长分道扬镳、痛下杀手。所以,在当时的笔记中,有人直接称斋藤利三为本能寺之变的“主犯” (如劝修寺晴丰《天正十年夏记》) 。芳年似乎也在引导观众重视斋藤利三的作用。

可惜,芳年并不是史官也不是小说家,他只能通过画笔表达自己的暗示,那就让我们先交代画中的剧情吧。

书接前文,明智光秀并没有把握住阻击秀吉的最好时机,兵力组织上也大大落后。他曾试图拉拢中立势力,如和他私交甚好的筒井顺庆等人。筒井象征性地领兵到洞领 (日文“洞ヶ峠”) ,却踌躇不前、驻足观望,私下里和丰臣秀吉交易一番,便偷偷回到了主城。等明智光秀亲率军队到洞领想要会合时,却哪里有筒井的影子?于是,后来“洞ヶ峠”便成为一条日本成语,专指骑墙派,两面下注、暗中观察,选择出形势有利的一方再站边。这边光秀在洞领苦等盟军,那边秀吉却已经布好了堂堂之阵。

此时,斋藤利三作为忠心于明智光秀的大将,当先冲向敌阵进行侦察。月冈芳年的图中,他正隔着円明寺川眺望秀吉军。时在 6 月 12 日拂晓,玉兔未落,晨光熹微,斋藤看着对岸麻麻点点的敌军, 粗略一算,发现对方竟达四万之众,而明智军仅有一万七千人。

他心知不妙,立刻回转大营,劝说明智光秀暂避锋芒、退守坂本城。但是光秀的反应出人意料,他认为连号称魔王的织田信长都被他击败,何惧区区秀吉,于是选择了正面决战!

乍看之下明智光秀是狂妄自大,但其实是不得不战、强撑气概而已。退守就是交出主动权,大概只能慢慢等死,倒不如拼命一搏,杀出一条生路。

次日,明智光秀、斋藤利三便抱着必死的决心加入了这场豪赌。这场“山崎合战”的焦点集中于天王山,秀吉军抢先占领, 明智光秀奋力反扑,但始终未能撼动敌阵。最后,明智军气空力尽, 侧翼被包抄,随即本阵崩坏、一溃如水。

秀吉取得了决定性胜利,从 此走上了征服天下的道路。世人都认为“天王山之战”是秀吉成功的关键一战,所以后来这也变为一条成语,意指极为关键的战斗或比赛。

从山崎合战前后的角力看来,秀吉和光秀两人都像是十足的赌徒,并没有圆熟的计划。双方最终正面交锋,斗了个针尖对麦芒。但是秀吉的反应更快一筹,当他顺利完成“中国大折返”之时,大势已成。而弑君者明智光秀无法团结中立势力,又未能在第一时间截杀秀吉,最后被迫决战,其败亡可知也。

至于斋藤利三在本能寺之变中究竟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则无法确知了,因为他命不久矣,很快就将带着秘密永沉史海。但是,仍有其他的谜团笼罩着之后的故事。

明智一族的覆亡

第76话 明智覆亡

光春骑渡湖水,入坂下,手刃光秀妻孥,火城自杀。斋藤利三亦被捕伏诛。

——《日本外史.卷十五》

月色昏昏,一匹老马气喘吁吁,一名武士披头散发,他拼命逃到此地,已是末路穷途。他正是上一幅画的主人公斋藤利三,当时他还全副武装,戴着头盔、手套, 现在却是丢盔弃甲的亡命之徒了。

在山崎合战失败之后,明智一族的将领随着乱兵各自逃散。斋藤利三离开主君,逃亡近江国乡下的坚田浦。那里住着他儿时的乳母, 他准备躲到乳母家暂避风头。此时正值梅雨季节,他身上负伤,又失了马匹,便在泥泞中跋涉,狼狈至极。

但是,道路上却有一名行人,牵着马从后而来。斋藤利三心想,事已至此,没有办法,为了活命只能当一把强盗了。于是他奔上前去, 二话不说,一刀兜头砍下,结果了行人的性命,然后便翻身上马,往乳母家疾驰而去。月冈芳年的画中,斋藤利三刚刚抵达乳母家门外, 下马来长舒了一口气。但是下一刻,他开门进屋,却会大吃一惊。

乳母以为是自己的儿子回来了,一看却是落魄的斋藤利三,可是再一看,牵来的竟是儿子的马。原来,斋藤在路上所杀的行人正是乳母的亲生儿子!他也是杀红了眼,二话没说就误杀了自己人。斋藤和乳母交谈了几句,很快就意识到了事情的真相,这便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他痛哭道,绝没料到竟犯下如此大错,愿意听凭乳母的处置。

乳母也是泪流满面,但缓了缓情绪,说道:“这乱世中的武人, 本就让人悲伤。今天杀人,明天也就被人所杀。我一介老朽,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儿子,如果再失去了亲手养大的你,那我还剩下什么呢?” 于是,她便扶起了斋藤利三,宽恕了他。

但是斋藤却心绪懊恼,很快就生病了,加上梅雨时节、伤口感染, 终于卧床不起。同时,秀吉的军队正在附近进行大搜捕,这便抓住了重病的他。最后,他被押解到京都的六条河原处死,绝命诗是:“生命短暂的露水,来不及等到天明见到明日的山丘,便在这短夜中消逝了。”他被曝尸于本能寺前,看来时人确实把他当做明智光秀反叛的怂恿者。

不过,前文已经反复说过,光秀和信长的矛盾非一日之寒, 两人分别代表了传统臣子的封建道德和近代君主的绝对权力,其中的路线之争具有历史的必然性,没有必要把“本能寺之变”的责任全部扣在某一个教唆犯或阴谋家的头上。

明智光秀手下还有一名猛将,正是他的女婿明智秀满。此人也在山崎战后逃亡,他准备撤往明智家的重要据点坂本城,但中途不断遭到追杀,一直被赶到琵琶湖边。眼见坂本城就在对岸,秀满却是四面受敌、陷入绝境。于是,他策马一跃跳入湖中,一手握住缰绳,一面离鞍游水。战马趟过了湖面,秀满也一同游了过去,追兵眼睁睁看着却是无能为力,任他逃回了坂本。

这一故事当时传为佳话,也是浮世绘中经常出现的题材。但很快,秀吉军又包围了坂本城,明智秀满自知难以再战,便与秀吉军谈判,交出了城内所有的文物、财宝,然后放火焚城。他杀死了明智光秀的妻子儿女,自己也在大火中化为灰烬。

但是,明智秀满真的死了吗?还有一个关键的谜团没有解开,弑君者明智光秀本人哪里去了呢?他死了吗?且听下一话分说吧。

明智光秀成了德川家康的黑衣宰相

第77话 不死传说

光秀与十余骑溃围北出,驰向坂下。至于小栗栖,土兵四起,自林中以枪刺其肋,坠马死。

——《日本外史.卷十五》

月隐林间,一名农夫手持削尖的竹子,正在暗中窥视着远方的武将。此人专门伏击落难的武士,以抢夺他们身上的财宝,这叫做“落武者狩”。但他并不知道, 这回他盯上的目标可是鼎鼎大名的明智光秀。

正史上记载,明智光秀死在 1582 年。他作为织田信长的得力部将,在这一年却突然发动兵变弑君,然后很快又被丰臣秀吉讨平。从 6 月 2 日本能寺之变,到 13 日山崎合战,他一共只坚持了十几天, 野心和霸业就归于虚妄,后人把这短暂的政权又称为“三日天下”。

山崎合战后,他逃亡到小栗栖,死于当地农民的“落武者狩”, 这正是月冈芳年图画中即将发生的一幕。据说,临死前他写了一首汉诗:“顺逆无二门,大道彻心源。五十五年梦,觉来归一元。”他的文学水平,在当时的武将中,算是不错的了。

在那之后,丰臣秀吉继承了织田信长的权势,也延续着信长的政治路线走下去,最终统一了日本。但是他后来却贸然侵略朝鲜,和大明帝国为敌,陷入海外战争的泥潭,最终忧郁而死。秀吉死后,信长的老盟友德川家康剿灭了丰臣家族,开创了两百多年的江户德川幕府。这一切似乎不关明智光秀什么事了。

但是,历来却盛传明智光秀没有死去,而是默默地活了下来,改名为“南光坊天海”,暗中帮助德川家康对付丰臣家,最终将后者一家赶尽杀绝,一雪前耻。

这一传说并非全然无据,南光坊天海此人真实存在。而且,他是在 1588 年,也即山崎之战后六年,突然出现在关东的江户,然后成为了德川家康的家臣。此人的前半生是个谜。但是他长于文学、富于智谋,又是一位高僧,显然有着显贵的出生和不为人知的过往。所以,人们猜测他其实就是明智光秀。

据说在日本各处寺庙中有种种的证据,显示光秀还在世间。如比叡山饭室谷长寿院的一处石灯上,刻着感谢光秀布施的“奉寄进、愿主光秀、庆长二十年二月十七日”,这一年乃是 1615 年。又比如 1643 年,天海病死之后,谥号为慈眼大师,但是在京都府的慈眼寺竟然也同时祭拜着明智光秀的牌位,其背面正刻着“顺逆无二门,大道彻心源。五十五年梦,觉来归一元”,也即光秀的辞世诗……种种捕风捉影的传闻更是层出不穷,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

这些传说经久不衰,2000 年,日本的一档电视节目还专门就此事进行了调查。他们请鉴别专家把明智光秀和南光坊天海的笔迹拿来 对比,得出了“和本人极像,又或者是亲近的人”的结果。但是,此说的反对者却又认为,只是几个字符有一定的相似度,并不说明什么。

还有一个重要的漏洞,那就是南光坊天海死在 1643 年,而明智光秀大约生于 1528 年,如果他俩是一个人的话,难道他竟然活了一百一十多岁?虽然有文献真的认为天海活了一百来岁,但还是匪夷所思了。

于是,民间又根据笔迹鉴定结果兴起了调和说,那就是南光坊天海其实是明智秀满。他并没有被烧死在坂本城,而是逃到了关东成为一代高僧,他的笔迹接近明智光秀也就可以解释了。而他是光秀的女婿,比之年轻很多,年龄问题也解决了。还有人提出,天海其实是两个人,先是明智光秀,他死后由明智秀满继承了这个名头。

而且,后来斋藤利三的女儿成为三代将军德川家光的乳母,被封为“春日局”, 掌管整个后宫 (大奥 ) ,甚至对幕府政治有着极大的影响,这一切都是天海 (明智光秀或秀满) 安排的结果。这样一来,明智一族不仅没有在山崎合战后灭亡,反而是韬光养晦,最终掌控了整个天下嘛……

当然,这些都是野史,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这里写来图个乐子罢了。但这也反映了部分日本人对明智一族的同情,如果把织田信长放在“魔王”的角色去批判,明智光秀就不是弑君者,而是代表了道德的审判官。

这一理解虽不能说完全正确,但现实至上与道德至上的观念,总是不断在历史中冲突反复,光秀所代表的文化力量是足以和织田信长的绝对现实主义分庭抗礼的。故而,人们同情明智光秀也是很有道理的。

这里就终于讲回了月冈芳年这四幅画的用意,他如此不惜笔墨地表现明智一族和斋藤利三,表现山崎合战的前后,到底想表达什么呢?

或许他也是本能寺之变中某种阴谋论的支持者,或许他也相信南光坊天海就是明智光秀 (在本图中远方的武将才是主角,但却是模糊不清的,这一风格也和另外 99 幅画都不一样) ,他一定有些话想说。但是,他选择了极为克制和模糊化的处理,表现了对本能寺前后阴谋和野史的浓烈好奇心,却又并不点破,留给读者自行思考。

大概用绘画引发对历史的一种“再思考”,这就是月冈芳年的终极目的吧。

END

作者 | 王紫

编辑 | 詹茜卉

校对 | 王用鑫

排版 | 于嘉夫

经公众号 “文史宴” (微信ID:wenshiyan80s)授权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