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庆德中将起义当红军的坎坷经历
热文

孔庆德中将起义当红军的坎坷经历

2021年06月10日 17:29:05
来源:少年特战训练营

自动播放

1925年秋冬时节,孔庆德家住进一位神秘的客人,身着长褂,据说是做药材生意的。那人虽早出晚归,但似乎并没把心思用在生意上,从没见其带来什么药材。孔庆德的父亲与这位神秘的客人很要好,常在一起聊到很晚,还代其向地主家借了十几吊钱(后折合两三块银元,竟成孔庆德家还不清的阎王债)。神秘客人离开不久,地主就来催债,不容孔庆德的父亲请求宽限,便以“私通土匪、窝藏土匪”的罪名,令乡兵五花大绑把他父亲抓走了。

孔庆德想不通,借钱总是要还的,父亲可以做工还债,为什么非要抓人呢?他痛恨地主不仁不义,同为孔姓竟不讲一点情面。至于那神秘的客人,孔庆德确信不是坏人,否则不会被地主骂作“土匪”。

父亲被抓,家里犹如塌了顶梁柱,日子更艰难。地主以“父债子还”为由不断催逼,哥哥一气之下跑出去当了兵,不久死于军阀混战中。父亲被抓走后,经由曲阜转押省城济南,不许家人探视,后告知已死在狱中。母亲忧伤难抑,时常以泪洗面。少年孔庆德心中种下了对地主的仇恨。夏天的一个晌午,户外日晒人少,孔庆德悄悄钻进地主家庄稼地,挥起锋利的镰刀,对着高粱嫩嫩的穗头,刷刷刷地削掉一大片,痛痛快快地出了一口气。

1928年春,国民革命军陈调元部第四十六师在曲阜招募新兵。孔庆德萌生当兵念头,“想学点本事,争取当个班长,带人枪回村杀掉地主报仇雪恨。”刚16岁的孔庆德在招兵处没费事就通过了。

国民革命军实由军阀掌握的军队,既有出自讲武堂之类的军人,也有出自黄埔军校的军人。孔庆德当兵后,受到旧式、新式混杂的训练,既有耍大刀、打套拳、摆战阵,又有队列、刺杀、单双杠等。孔庆德适应很快,一招一式学得认真练得刻苦,身体素质及军事技能均获提高。几个月后,孔庆德被补入第四十六师第一三八旅第二七二团二营六连,担任连部传令兵。

一次,营长叫孔庆德来问话:“你们是在议论独山打仗的事吧?弟兄们都怎么说的?”营长叫魏孟贤,是个黄埔生,平日很和蔼、人缘好。孔庆德不知道魏孟贤是中共秘密党员,出于好感和信任,他直言回答了营长的询问,和盘托出士兵们的各种议论,如对吃不饱饭和受上司打骂、欺诈有怨气,对上司拖延克扣军饷不满,等等。魏孟贤又问了信不信红军杀俘虏和怕不怕当红军的俘虏等问题,孔庆德壮着胆说出了不信、不怕的心里话。魏孟贤很满意,让他以后常去汇报士兵们的各种反映。

一天晚上,魏孟贤与第六连连长柴洪儒(又名蔡凤玉,中共秘密党员)秘密召集了紧急会议,决定利用红军不断取得胜利和在其俘虏政策影响下本营已军心动摇,以及反动军官克扣军饷数月已引发士兵强烈不满的有利时机,举行年关起义。

1931年2月15日,魏孟贤率部紧急集合来到六安城南关,举行起义,孔庆德自此加入了红军。

孔庆德(1911年2月14日~2010年9月29日),山东省曲阜市保宁村人,孔子73代后裔;1927年参加国民革命军,1931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红军团长、师长,八路军第一二九师团长、冀南军区第三军分区司令员,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二纵队旅长、第十纵队副司令员兼桐柏军区副司令员,第五十八军军长,中南军区炮兵代司令员,武汉军区副司令员等职。曾兼任鄂豫两省三线建设总指挥和中共湖北省委书记。先后参加鄂豫皖苏区反“围剿”、川陕苏区历次反“围攻”和长征,率部参加山城堡、百团大战和上党、邯郸、定陶、鲁西南、邓县、襄樊等战役。他作战勇敢,治军从严,雷厉风行,真抓实干,光明磊落,廉洁奉公,对党的事业忠心耿耿。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曾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和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王南方,安徽岳西县人,1983年入伍,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记者协会理事,网十大博客博主之一,《北京晚报》、《东方少年》杂志专栏作家。现为少年特战兵训练营总指挥,志在为培养优秀少年做贡献。出版的作品有散文集《明星360度》、《情感私语——走进名人的亲情世界》、《苦恋树》、《八荣八耻——辛勤劳动篇》、《中小学课本里的“星火燎原”》,报告文学集《神龙汽车团》(与人合著),绘本《捉迷藏》等。报告文学《星火燎原》曾获解放军文艺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