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国共决战期间被俘的最高级国民党将领?
热文

谁是国共决战期间被俘的最高级国民党将领?

2021年06月02日 08:24:26
来源:清風明月逍遥客

抗日战争胜利后,从1946年6月全面展开起,到1950年5月舟山群岛解放止,历时近四年的解放战争,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全国人民的支援下,经过艰苦奋战,推翻了以国民党蒋介石为代表的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反动统治,建立了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在这场解放战争中,解放军共歼灭国民党军807万人(俘虏458万人,毙伤171万余人,投诚63万令人,起义和接受改编114万余人),投诚、俘虏和击毙旅级或少将以上高级将领1686名。那么在俘虏的国民党高级将领中,谁是最高级的将领呢?

答案是:汤尧。

汤尧,1897年出生于安徽合肥,陆军大学特别班第5期毕业后进入了黄埔军校担任了兵器教官。由于深受蒋介石的器重,担任了军训部教育训练处副处长、第4集团军兵站总监部参谋长、第32集团军参谋长、国防部参事室中将主任、陆军总司令部参谋长等职。1949年12 月9日云南卢汉率第74、第93军起义,汤尧被任命为陆军总司令部副总司令兼参谋长,监督云南军政事务。

当时云南的国民党军队势力仍然存在,第8、第26军试图进攻昆明,与西昌国民党军队相呼应。对此,蒋介石十分赞赏,即派陆军副总司令汤尧从台湾飞抵云南,将上述两个军组编为第8兵团,由汤尧兼任司令官。12月15日,国民党军队第8兵团两个军分别由沾益、宜良两地前出,并于18日对昆明发起进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即令滇桂黔边纵队和卢汉起义部队,进行昆明保卫战。同时,令解放军第五兵团之第49师,乘汽车由滇西向滇东北驰援。22日,解放军第49师进至曲靖、沾益地区歼灭国民党军队一部。国民党军队遂放弃对昆明的进攻,于12月下旬南撤并集结于与越南、老挝、缅甸接壤的边境地区。国民党军队26军位于蒙自、个旧地区,第8兵团部及第8军位于建水、石屏地区,企图控制蒙自机场及通往国境的道路,伺机由空中或陆路逃往国外或台湾。

为歼灭滇南汤尧集团,解放军组织展开了滇南战役。除令入滇驰援昆明的第49师暂停前进外,又令位于广西百色、南宁等地的第四野战军第38军主力第114师、第151师和第二野战军第4兵团之第13军,由第4兵团首长统一指挥,立即向云南进军,决心将国民党残余军队聚歼于云南境内。

此时的汤尧已开始做逃跑的准备。国民党军队第26军全部退集蒙自地区,利用蒙自机场开始向国外空运眷属和重要物资,并在蒙自东北的鸣鹫街派出1个团的警戒部队掩护空运。国民党军队第8军也似有东移迹象。为防国民党军队逃跑,解放军第37师第一梯队先在不等主力到达前,即大胆迂回,迅速隐蔽地绕过国民党军队警戒部队,于15日夜,突然向蒙自机场发起攻击。至次日清晨,占领了机场,国民党军队第92师一部被灭,1200余人被俘,缴获飞机2架、战防炮和山炮11门,及大量枪支弹药和待运军用物资,切断了国民党军队空中逃路。这时,解放军第37、第38师主力陆续赶到,首先攻占蒙自县城,尔后由第38师派出2个团,在边纵部队第1支队1个团协同下,向蒙自东北进击,围歼了鸣鹫街国军警戒团,继而转兵向西继续进击,于17日在开远东侧之大庄地区歼灭国民党军队一部。与此同时,解放军第114师在边纵第1支队1个团协同下,突然攻占了红河下游的主要渡口曼耗,歼灭国民党军队4个工兵连,控制了浮桥,并乘胜向红河上游地区机动;第151师解放了曼耗以东的屏边,主力进至蒙自南侧,完全切断了国民党军队南逃出境的陆上通道,并与右路解放军形成了对开远、个旧、建水国民党军队的钳击之势。解放军这一突然行动,取得了战役的主动权,为全歼滇南地区国民党军队创造了良好条件。

18日,国民党军队第26军开始向西逃窜,第8兵团部及第8军则向南退逃。解放军第4兵团即令各参战部队抓住战机,大胆追击围歼国民党军队。截至19日,解放军各追击部队先后推进至个旧、鸡街、金平及金平以北地区与国军主力接触,尔后大胆楔入国民党军队纵深实施迂回包围,歼灭国民党军队第26军军直、第93师、第161师各一部,第193师残部和第8军第237师大部。国民党军队第8军副军长田仲达见逃跑无望,在建水以东率部2000余人向解放军边纵部队第10支队投诚。

21日,解放军进占建水、石屏,控制了个旧至石屏铁路全线。这时,国民党军队司令汤尧率其兵团部和第8军主力第42、第170师、教导师和第3师1个团近2万人,向石屏西南元江方向逃跑。鉴于石屏至元江一带高路窄,不适宜解放军大部队作战,第四兵团以营或团为单位,大胆对解放军进行多路追击。解放军第37师之第109团第2营,追击至营盘山附近地区,与国民党军队后卫部队接触,为防止国民党军队脱逃,该营以1个连伪装国民党军队,利用夜暗抢占了营盘山制高点,将国民党军队拦腰斩断,尔后全营分路向国军出击,歼灭国民党军队1700余人。此时,逃到元江附近地区的国民党军队,在解放军边纵部队西进支队的截击下,除前卫第170师和教导师一部通过元江铁索桥西逃外,国民党军队教导师主力和第3师第9团纷纷向解放军投诚。

22日下午,国民党军队第8兵团司令汤尧率其兵团部和第42师逃至元江东岸地区,计划渡河西逃,解放军第109团第6连,依托有利地形进行了顽强阻击。23日,解放军担任追击和迂回的各路部队相继赶到,并立即对国民党军队形成合围。24日拂晓,各部队对被围国民党军队发起总攻,第8兵团司令汤尧率残部实施多次反扑和突围,但均被解放军击退。在穿插围歼战斗中,解放军第109团第2营1个班歼灭国军800余人;第110团第1、第2连,分别活捉了陆军副总司令汤尧和第8军军长曹天戈。

由于被俘时汤尧的官阶是国民党陆军副总司令,因此,他也就有幸成为被俘的国民党军最高级别的长官。

沈醉回忆被俘后的接受改造的汤尧:“此人有幽默天才,不仅能文善武,而且曾是一个青帮头子,懂的花样很多。每年春节的联欢晚会上,能表演京韵大鼓、八角鼓、讲相声,真是说唱俱佳、多才多艺。我最爱和他聊天,主要是他说话很幽默、有趣。”

1962年汤尧在功德林监狱中病逝,没能等到获得特赦的那一天,享年6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