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打年年停 以色列为何无法彻底消灭哈马斯?
热文

年年打年年停 以色列为何无法彻底消灭哈马斯?

2021年05月28日 21:25:45
来源:爱看历史

哈马斯一名高级官员伊札特当地时间18日否定了以色列媒体有关双方即将停火的消息。这名官员在一份声明中说,一些敌方媒体报道称哈马斯同意于20日停火,这是假的。目前没有关于停火的协议或具体时间。声明指出,目前由联合国、埃及、卡塔尔和其他国家进行的停火调停仍在进行中。

(一)政策效果:事与愿违

起初,以色列试图利用哈马斯来抗衡巴解组织,但没有成功。后以色列把哈马斯定性为恐怖组织并予以严厉打击,对哈马斯政府也不承认,实行严厉封锁,使哈马斯政府运转困难,损失惨重,还导致无辜的巴勒斯坦民众受到牵连,频遭封锁与集体惩罚。但总体来说,以色列对哈马斯政策的效果并不理想,根本原因在于哈马斯与以色列的斗争是两个民族的权利之争。

正如剑桥大学研究哈马斯的一流专家哈立德.赫鲁卜(Khaled Hroub)所指出的:“只要以色列占领继续,抵抗方案的声望就不会减弱。摧毁作为一个组织的哈马斯不是不可能,但要摧毁作为显示巴勒斯坦人反抗愿望的哈马斯是不可能的。

只要巴解组织在巴勒斯坦人权利上妥协与失去抵抗的意愿,哈马斯将上升,而巴解组织就会下降。如果哈马斯遵循同一道路,一个新的抵抗组织将出现。在所有情况及阶段,新的抵抗运动将成功,因为它们坚持抵抗占领的逻辑,而失败的组织是由于放弃了这一逻辑。”

以色列不仅未能消灭哈马斯,甚至有时还帮了它的忙。1992年底,以色列把大批哈马斯和伊斯兰圣战组织成员驱逐到黎巴嫩南部,促成哈马斯与真主党建立联系,其势力也扩大到黎巴嫩南部的巴勒斯坦难民营。

2005年,以色列从加沙单边撤离,此举也大大提高了哈马斯的威望。

在2005年3月和9月的巴勒斯坦民意调査中,75%的受访者认为沙龙的单边撤离计划是“巴勒斯坦武装斗争的胜利”,撤离前夕这一数字上升到84% ,而在该计划提出前,只有40%的人相信哈马斯与这一胜利有关连。时任利库德领导人的内塔尼亚胡也称:“以色列的单方面撤离增强了哈马斯的胜利。”以色列的封锁、打击政策与行动对哈马斯产生了重要影响。

首先,增加了哈马斯在巴勒斯坦人中的合法性。以色列的打击提高了哈马斯在巴勒斯坦人中的威望。如对2003年的定点清除浪潮,《纽约时报》就称“以色列的每次暗杀似只增加了哈马斯在大街上的欢迎度”。

以色列发动的“铸铅行动”,也使哈马斯的支持率上升,还增强了哈马斯在巴勒斯坦人中的领导角色。一名巴勒斯坦官员说:“在和平环境中,支持哈马斯的巴勒斯坦人不到5%,但在以色列的镇压下,支持哈马斯的巴勒斯坦人达到95%。”

其次,使哈马斯、加沙巴勒斯坦民意更加激进。每当有哈马斯领导或其他巴勒斯坦同胞遇害,哈马斯就会动员一场大示威。加沙青年奥马尔(Omar)称:“我们这里每个人都是哈马斯,人人心中都有颗炸弹,随时准备做烈士;但我们没有导弹、没有战机、没有坦克,这是一场不平等的斗争。”以色列新闻记者也注意到,以色列一次次试图摧毁哈马斯,但该组织都一次又一次“长出新芽,催生更多的暴力”。以色列2005年9月撤离加沙被哈马斯视为自己胜利、以色列失败的例证。

此外,以色列封锁、打击哈马斯,还促使该组织转向伊朗,与伊朗形成战略联盟关系,而这是以色列不愿意看到的。以色列官员也认识到这一点。如辛贝特局长尤维勒?迪斯金(Yuval Diskin) 2007年3月就称孤立哈马斯却增加了伊朗的威胁:“孤立哈马斯的坏果实之一是使他们更加接近伊朗。我们认为比任何武器更危险的是伊朗承诺培训哈马斯。我们知道,哈马斯已送承诺受训的数百人中的数十人至伊朗进行几个月甚至数年的培训。我视此为比任何偷运武器更严重的战略挑战。你们需要练习使用武器。从长期结果来说,伊朗的培训是危险所在。”

(二)对以色列的影响:安全隐忧、政治议题、国际压力

第一,造成以色列人员伤亡,增加了以色列固有的不安全感。哈马斯对以色列发动自杀性袭击和发射火箭弹,造成了以色列的人员伤亡,引起了以色列社会的高度关注。

哈马斯2011年12月14日发表的声明称,该组织成立24年来,喀萨姆支队总计发动1 117起针对以色列人的行动(包括87起自杀性袭击),共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弹11 039枚,造成1 365名以色列人死亡,6 411名受伤另据以色列方面的信息,2000 ~2008年,哈马斯在约旦河西岸、加沙地带和以色列共杀死373名以色列人,包括48名以色列安全部队人员。哈马斯的袭击对以色列军民的威胁和心理影响巨大。以色列南部不少城镇在哈马斯土火箭的射程之内,当地居民无法正常生活。与火箭弹的性能和射程同步提升的还有哈马斯发射火箭的方式与阵地。

在以军发起“铸铅行动”时,哈马斯最大的吃亏之处在于火箭弹刚刚架起来,就被以军的战机或无人机发现并摧毁。吸取这一血的教训后,哈马斯开始将加沙地带的地下通道、下水道、秘密地道串起来,部分扩充成可以行驶小型轨道车辆的地道网,再将出口隐蔽在不为人知的居民楼群、商场或者学校附近,一旦需要就能迅速架起火箭弹向以色列开火,然后迅速转移。整个过程都在地下进行,除非依靠人力情报,否则以色列战机和无人机根本拿它们没有办法。

第二,影响以色列经济、国内政局,并使其承受国际压力。出于封锁、打击哈马斯的需要,以色列常年维持高额的国防预算和军事支出,这影响到以色列的经济发展。另外,以色列经济与巴勒斯坦经济关系密切,巴勒斯坦是以色列重要的劳动力资源,是以色列商品的重要市场,而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特别是哈马斯控制的加沙地带的经济封锁,使巴勒斯坦工人无法在以色列就业,巴勒斯坦经济瀕临崩溃,也间接影响到以色列经济的发展。

哈马斯还影响到以色列的政局。在1996年以色列大选中,佩雷斯以不到0. 5%的差距输给了内塔尼亚胡,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在此次大选前哈马斯的系列自杀性袭击使以色列民众的安全忧虑上升,这使内塔尼亚胡的“以安全换和平”主张获得更多支持。

但针对哈马斯发动的袭击间接帮助内塔尼亚胡赢得1996年选举的指控,哈马斯发言人予以反驳:“当我们决定袭击时,我们不关心是内塔尼亚胡还是佩雷斯在掌权,我们关心的是如何保卫我们自己和实现我们人民的目标。以色列暗杀阿亚什,应当为此负责。我们以自杀性袭击来报仇。对我们来说,工党和利库德都是一样的,他们是同一硬币的两面。”

在2006年3月的以色列大选中,哈马斯成为重要议题。2009年初的议会选举前,以色列发动了 “铸铅行动”,为当时的奥尔默特总理和国防部长巴拉克加分不少。

以色列之所以对哈马斯大打出手,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哈马斯的强硬反以立场和行动。哈马斯坚决不承认以色列的生存权,主张圣战为解决巴勒斯坦问题的唯一途径,主张在历史上的巴勒斯坦建立一个伊斯兰国,这等于否认以色列国的合法性,是以色列所无法容忍的。当然,以色列也不希望全盘摧毁哈马斯机构。如果哈马斯失去了其机构,以色列就不能阻止它。如果哈马斯崩溃,那可能会导致比索马里还混乱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