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身边有一流谋士吗?谁是他的“卧龙凤雏”
热文

蒋介石身边有一流谋士吗?谁是他的“卧龙凤雏”

2021年05月10日 23:22:03
来源:历史研习社

顺时针研习历史,逆时针解毒世界

作者:逆北 审核: 喵大大 编排:C

争天下谁都想有卧龙、凤雏辅助。

蒋介石身边虽然人才济济,却总缺少扭转乾坤的擘画。

在党、军务、财上,蒋介石都能找到合适的人选。

党务上,蒋介石依托陈立夫、陈果夫兄弟在国民党内渗透壮大拥蒋的党员群体。军务上,蒋介石则乐于以“校长”身份自居,网罗一批死心塌地的黄埔生来抓紧中央军。 财务上,蒋介石则先后提拔任用宋子文和孔祥熙两位金融背景深厚的“亲戚”给自己提供稳定的物质支撑。

可唯独在辅佐政事上,蒋介石却一直难找到一个称自己心意的人物,在战略层面每每落于下风。

其实,蒋介石曾拥有过一个 凤雏庞统般 的谋士,只是此人活跃在蒋介石身边的时间不久,在抗日战争前又不明不白死了,犹如彗星划过夜空,没有给人留下太多印象。

这人就是广东茂名人杨永泰。

01

并不“光彩”的过去

杨永泰在国民党内也是老资格了。

辛亥革命以前,他就已经加入了国民党。 不过,别看杨表面上是国民党员,可 他与党内孙中山的支持者之间,关系却是形同水火。

宋教仁遇刺的时候,孙中山举起讨袁大旗,而杨永泰却留恋个人在北京国会内的仕途,刻意同武装起义的孙中山等人保持距离,这让孙中山很不满。

直到后来袁世凯关闭国会,杨永泰才匆匆离开。先赶赴日本,后到上海,屈才干起了报社编辑的职务。

后来,袁世凯称帝不得人心,杨永泰看到讨袁战争为大势所趋,所以又投入广东肇庆的军务院内,为两广反袁阵营的大佬岑春煊料理财务。袁世凯失败,杨永泰误以为局势不会再出现大变动,遂又返回北京竞选议员,顺便参与筹划了以李根源为首的 政学会

也怪杨永泰运气不好,没多久又在北京赶上了张勋复辟,杨永泰只得灰溜溜重返广东老家。

杨永泰返粤后,靠着走地方实力派莫荣新的参谋长的关系,又重操旧业,为当时讨伐段祺瑞的西南军阀筹措粮饷。

当时,率领海军南下的孙中山尝试联合广东军阀发起护法运动,自己担任大元帅职务。结果战争打了一半,自己便被两广地方势力架空,有名无实,杨永泰在掣肘孙中山领导护法大业这件事上也有参与谋划。

这是为当时孙中山的“忠实信徒”蒋介石所知晓且不能容的。

02

蒋桂之战的”密谋”

可是,此一时彼一时,二次北伐后,北洋军阀操纵中国政局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中国历史又进入到了蒋介石和暂时栖身于国民党这块招牌之下的新军阀之间的博弈之中。

杨永泰抓住这个机会, 利用自己的好友黄郛同为蒋介石的亲信这层关系,频频向蒋介石建言献策, 逐渐开始为对方所接纳。

当时蒋介石经历第一次下野后失意的波澜,短时间内又二次复出,急于重建自己的权力核心,玩玩洗牌游戏,把一些靠不住的人边缘化,再补充一些新鲜血液进来。

能力超强的 杨永泰摇身一变成为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的参议。

国民党内复杂的斗争,给了杨永泰施展才华足够的空间。

1929年初,蒋介石与李宗仁、白崇禧的桂系矛盾激化,北伐战争还未取得全面胜利,国民党内的新派军阀之间就开始抢地盘了。

在当时,李宗仁、白崇禧二人的实力与蒋介石不相伯仲,白崇禧更是以军事才华著称,在北伐战争中常常出奇制胜、以少胜多,获得小诸葛的美誉,蒋介石都对白崇禧的才华钦佩不已。

到底能否打败新桂系,用多大的代价打败新桂系,蒋介石也头疼。

杨永泰常年混迹政坛,对于各派人物的底细一清二楚。

论关系就有亲属,新桂系并非铁板一块。当时的局势,广东方面的李济深、陈济棠、张发奎互相不买账。白崇禧在华北而麾下大都是唐生智旧部;李宗仁在两湖可主力第七军里的悍将李明瑞,并不是李宗仁的人,而听命于新桂系中被打压的业俞作柏。李明瑞北伐有功,却被李宗仁刻意压制。

杨永泰想好怎么“洗牌”了。

第一招,请君入瓮定广东。以请广东方面调节蒋、桂矛盾为由,让李济深到了南京软禁起来,扶持 陈济棠任第4军军长兼广东绥靖委员,统领广东海陆空三军,掌握了广东省党政军大权,成为“南天王”。

第二招,反戈一击破白崇禧。既然白崇禧当时的手下是唐生智的旧部,就利用唐生智找新桂系报仇的心理,让其说服了老部下们倒戈反桂,甚至放出狠话还“抓到白崇禧就把他杀掉”, 白崇禧狼狈出逃。

第三招,策反中军败李宗仁。以付出一大笔金钱和把广西交给俞作柏、李明瑞为代价,让李宗仁手下的悍将李明瑞在中央军与桂军大战之际倒戈,两湖的桂军一败涂地。

第四招,釜底抽薪占广西。广西毕竟是李宗仁、白崇禧的老窝,只要广西在他们的手里,就会给他们输送源源不断的兵马钱粮。要打败新桂系,杨永泰把目光放在了广西。

此时,陈济棠的粤军、唐生智的湘军、俞作柏的桂军在蒋介石的指挥下猛攻广西,留守在广西的李、白一派双拳难敌四手,让 俞作柏、李明瑞顺利接管了广西。

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让杨永泰在蒋介石身旁站稳脚跟。

03

崛起的政学系

善于出谋划策的人,往往距权力核心只有一步之遥。

运筹帷幄之中就能决胜千里之外,这样的本事又怎么会安心当个师爷而已?

此时,陈果夫、陈立夫兄弟主导的“CC系”已经成为国民党党务的实际控制者, 管理国民党在全国各地的党组织,什么清党、解散、改组、重建,几乎都是他们说了算。

“蒋家天下陈家党”,让蒋介石如鲠在喉。

中国传统的帝王术讲究制衡,CC系可以大却不能独大,蒋介石就扶持杨永泰的 政学系 与之抗衡。

黄郛和张群是蒋介石的结拜弟兄,杨永泰在二人的举荐下成了蒋介石的军事委员会秘书长,三人主导的政学系也就成为蒋介石制衡CC系的大招。

当陈果夫、陈立夫兄弟在党务系统中呼风唤雨时,不经意发现政学系在1930年代已经在政府系统中培育了相当的势力。

政学系网络的一批留美、留日精英偏向于专业技术官僚,凭借着漂亮的履历在政界互为犄角,

张群先后任国民政府兵工署长,上海市长,湖北省主席,国民政府外交部长,之后历任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秘书长,行政院副院长,四川省政府主席等职。

王宠惠是民国顶尖的大法学家,是民国政府第一任内阁的司法总长,国民政府成立后又是第一任司法院长,共计七次先后出任司法机关负责人。

熊式辉参加过北伐战争,任淞沪警备司令、江西省政府主席。

吴鼎昌任南京政府实业部部长,贵州省政府主席。

张嘉璈是著名经济学家,长期耕耘财经领域,曾任交通部长、铁道部长

……

政学系占据的这些位置可不是虚位,个个都是要害部门,这让CC系都眼红不已。

04

凌厉的“剿匪”策略

杨永泰在干嘛? 这个看起来似乎文弱书生的人,被蒋介石留在身边。

1932年,当蒋介石亲赴武汉指挥对鄂豫皖苏区第四次“围剿”时,杨永泰上万言书,阐述“攘外必先安内”的理论,提出“安内”(即“剿匪”)必须“三分军事,七分政治”的主张,得蒋赏识。

什么是“三分军事,七分政治”?

这是在抨击蒋介石围剿中央革命根据地太依靠军事手段而忽略了政治手段,为什么红军屡次被围剿,屡次遭受重创后都能迅速恢复?在杨永泰看来,正是由于人民群众对红军的大力支持,国民党的军队陷入到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之中,要剿匪谈何容易?

因此,主要精力就要花费在做政治工作上,切断根据地群众与红军队伍的紧密关系。

不得不说,杨永泰的手段往往一招接一招,攻势凌厉而绵密。

红军最吸引人的措施就是打土豪、分田地,杨永泰也照葫芦画瓢。

他主张国民党政府从“革自己的命”开始, 澄清吏治,对贪赃枉法、横行乡里的土豪恶霸绝不姑息,让苏区的老百姓看到国民政府的决心和诚意。同时, 加强对贫困农民的救济力度,想办法提高苏区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只要让老百姓吃饱穿暖,还搞什么革命!

这是软的一手,硬的一手他也有准备。

杨永泰建议在“剿匪区”原有的省和县两级政府之间,增加一级“行政督察专员公署”,加强对社会的控制。而这个所谓的社会控制就是要 实行“保甲制度”, 十户为甲,十甲为保,有为“匪”通“匪”纵“匪”情事者,实行连坐。

蒋介石也为杨永泰这软硬兼施的策略拍案叫绝, 立即擢用为鄂豫皖三省“剿匪”总司令部秘书长,随蒋来汉赴任。

杨在所辖区建立行政督察专员制度,在各县实行“保甲法” 、修筑公路、实行新生活运动等具体政治“剿匪”措施,备受蒋介石青睐。

杨的这些建议中,不乏有些地方流于形式,内容空洞,但其对政治工作和传统文化的重视却深合蒋介石广西的心意。因此,他也越发为蒋所重视。

当中央红军从苏区转移,踏上长征的道路后, 杨永泰更是为蒋谋划如何借助追击红军来消除西南军阀的割据局面。 即便如刘湘这样自恃精明的四川军阀,杨永泰也有积极灵活的应对策略。

杨永泰知道刘湘抵制中央军入川,而蒋介石又不愿意给对方提供经济援助,所以极力劝说蒋先答允刘湘的条件,暂缓中央军入川,同时派驻参谋团到重庆,为日后中央插手西南政务铺路。杨永泰的这番规划,竟也在无意中为重庆成为抗战中的陪都奠定了政治基础。

05

“蒋记天字一号大谋士”的末路

可是,正如史家唐德刚先生所言,杨永泰这个人“长于知人而拙于自知”。他能够掌握包括蒋介石在内的许多国民党大员的心理和习惯,但却对自己在国民政府内应扮演的角色缺乏足够的认识。

在杨永泰担任“秘书长”期间,他联络国民政府内被cc派等排挤的失意政客(其中不乏北洋时代的官员),对于非蒋介石嫡系的地方军,他也为其争取粮饷补给,以扩大自己的影响。

这些自然 让陈立夫兄弟和黄埔军人等感到不快,担心杨永泰有“后来居上,喧宾夺主”的野心, 所以处处向蒋介石揭露杨永泰的“不臣之心”。

蒋介石倒也知道他们这样说难免有添油加醋的成分在内,但为了笼络这些旧部,同时又不让杨永泰轻易脱离自己的控制,遂委任他为湖北省政府主席。没曾想,正是这一任命,让杨永泰踏上了不归的黄泉路。

杨永泰到达武汉三镇后,颇想干出番事业来,如在湖北地方设置直接听命于自己的行政督察专员,让他们监督湖北地方党政工作,在基层,他继续推行之前提出的保甲制度,设立“乡政人员训练所”,以提升地方官员的政治素养。

当然了,杨永泰这样做收效甚微,因为国民党当时内部的腐化败落积弊已久,远非一日便可克服。但即便如此,杨永泰依然较热衷于地方政务,颇想创造出一番新气象来。

未曾想,1936年10月25日下午,当他从美国领事处赴宴归来(也有说法为前往日本领事馆),到达江汉轮渡准备乘船过江时, 一个名叫陈燮超的杀手突然冲出,朝他连开两枪,击中了杨的要害。

巧的是,杨为提防有人刺杀自己,以往出门都要穿防弹坎肩,偏偏这一天因为装坎肩的箱子中发现老鼠而未穿,结果中弹后不到半小时,杨的心脏便停止了跳动。

有人猜测杨遇刺与cc系和复兴社有关,但均难以拿出可靠的证据,而关于刺客背后受谁主使,在当时竟然成为了难以破解的悬案。

杨永泰纵横民国政坛三十余载,仕途显赫,最后 死得却不明不白 ,真可以说是不小的讽刺了。

杨永泰死后,他的亲信好友、政学系旧人熊式辉和张群等人继续在国民政府内任职,但他们与蒋介石的关系,却远不能同杨畅卿(杨永泰的号)相比。而陈布雷等蒋介石身边的秘书们长于舞文弄墨,却拙于出谋划策的特点,更让蒋介石不得不独自去面对复杂的政局变动。

遗憾的是,蒋介石这辈子最大的对手恰恰是一个顶尖的战略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