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人凤为掩盖一桩暗杀密谋 一把火烧掉军统档案
热文

毛人凤为掩盖一桩暗杀密谋 一把火烧掉军统档案

2021年05月06日 19:59:38
来源:冷炮历史

1949年春节后一天晚上,南京市洪公祠一号的大楼突然发生火灾,当时北风凛冽,风助火威,火刚烧起来,马上就吞没了整栋大楼。消防人员虽然迅速赶到,但已无济于事。一会儿功夫,一座壮观的大楼烧成了瓦砾堆。

一个披着呢子军大衣的国军高官匆匆赶来,急得直跺脚,仿佛里面烧的是他多年的宝藏一般。

这栋大楼不是别家,正是国民党防范最严的保密局总部,而那位急得跺脚的高官,正是保密局代理局长徐志道。

此事传开,各界人士议论纷纷。这世道也是邪了,难道真的有天人感应,国民党统治不行了,这座防范异常严密的保密局大楼也着了天火?

其实哪有什么天火,这场大火,压根就是自己人放的。正当徐志道气得跌脚捶胸之时,保密局真正的大掌柜毛人凤,也就是保密局火灾的幕后策划者,却躲在暗地里窃喜。

毛人凤为什么要烧掉自家的大楼呢?这件事,还要从保密局策划刺杀李宗仁说起。

1948年4月,国民政府进行总统竞选。当时桂系呼声很高,白崇禧坐镇武汉,李宗仁居于中央,联手对抗蒋介石,坊间一度有传闻,李宗仁可以和蒋介石掰一掰腕子。

蒋桂矛盾由来已久,桂系曾经武力逼宫迫使蒋介石下野,双方仇恨势难化解。蒋介石托人带话,要李宗仁放弃参选,李宗仁却不予理睬。李宗仁有自知之明,竞选总统肯定选不过蒋介石,他把目标定在了副总统上,企图一步一个脚印,挖开蒋介石的墙角。

最终,李宗仁成功当选副总统。蒋介石气急败坏,终于动了杀心,指示保密局暗杀李宗仁。

毛人凤和时任保密局云南站站长沈醉共同策划了这项行动。针对李宗仁的活动规律,毛、沈二人制定了周密的行动计划。

计划共分两部分。

1.李宗仁离开南京的暗杀计划。

A.若李宗仁坐飞机离开南京,就由设在南京光华门外机场附近的杂货店——实际上是侦察点,迅速向毛人凤、沈醉报告,毛人凤随时通知空军,用战斗机在空中将李宗仁座机击落。

B.若李宗仁坐火车或汽车离开南京,江南铁路车站和汤山通往杭州的公路,都有侦察点,发现李宗仁出发,立即开车追赶并在途中打死李。为了保证速度,毛人凤给行动组配备了两台速度最快的小汽车,以备急用。

2.在南京暗杀的计划。

这就相对简单了。在李宗仁位于南京鼓楼傅厚岗的住宅外,摆了一个旧书摊子,由军统临澧特训班毕业的特务吴德厚装扮小贩,时刻监视李宗仁的活动。

执行刺杀任务的,则是秦景川、王汉文两个杀手。秦景川是军统看守所中有名的杀手,身手敏捷,十分沉稳。王汉文是东北惯匪出身,一手好枪法,能以手枪射落飞鸟。两人都准备了两支手枪,手枪里随时压满子弹,弹头上都涂有剧毒药粉,随便打中李宗仁身体哪个部位,只要见了血沾了毒,很短时间就会致命,无法解救。吴德厚的小摊上也准备了一支手提机枪和几颗炸弹,以备支援。

为防杀了李宗仁后其他桂系大佬有动静,经过蒋介石同意毛人凤还在白崇禧住宅对面开了一家小酒馆,利用白崇禧的卫士来喝酒的功夫,打探白的行动。关键时刻,也可从这里发动袭击,杀掉白崇禧。

万事俱备,只待命令。

但准备了大半年,迟迟等不来命令。1949年1月20日,沈醉等人突然被毛人凤召集起来,宣布取消暗杀计划。

沈醉等人大惑不解,但谁也不敢多问,于是各自回到原岗位去了。

蒋介石为什么没下命令呢?原来当时淮海战役结束,蒋系军队损失殆尽,只剩胡宗南一部被隔离在西北,能够保卫南京的只剩李宗仁、白崇禧的兵马,此时万万不能杀李宗仁。

而且,美国人对蒋介石的统治越发不满意,不仅拒绝了扩大援助的要求,还在各种公开场抨击蒋介石无能。面对国际、国内的重重压力,蒋介石便想以退为进,把李宗仁推上前台,让他去和中共、和美国周旋,自己却躲在幕后操控。

蒋介石牢牢掌控着国府诸大员,虽然辞去一切公职,但其嫡系大将都直接听命于他,而不听李宗仁的。所以蒋介石高枕无忧,丝毫不担心有什么危险。

毛人凤却不一样,他一天天紧张起来。

紧张原因有二。其一,参与暗杀阴谋的人太多,无法灭口掩盖踪迹,万一哪一天有人不小心透露出来,李宗仁虽然是个有名无实的代总统,要对付毛人凤却绰绰有余。

其二,李宗仁向来不喜欢特务政治,戴笠没死时,军统气焰十分嚣张,与桂系关系很紧张。就算暗杀之事没有暴露,说不定哪天李宗仁下了决心,撤销保密局也不是不可能。

毛人凤旦夕不能安枕,跑到奉化溪口丰犒房,面见蒋介石请示机宜。

蒋介石对特务系统一贯倚重,军统、保密局是他有力打手,他内心是决不肯放弃保密局的。在这一点上,蒋介石和毛人凤的立场高度一致,就是继续维护保密局的地位。

但当时传言李宗仁很快就要对保密局动手,时间不等人,蒋介石就指示毛人凤暂时辞去保密局局长之职。

毛人凤吓了一跳,说这不是主动让权吗?宁可死也不愿意束手就擒。

蒋介石笑道,是假辞而不是真辞,随后说出一个名字:徐志道。

毛人凤这才恍然大悟。

几天后,毛人凤向国防部提交辞呈,并推荐六处处长徐志道任副局长,暂时代理局务。李宗仁欣然接受。

徐志道,1902年生,江苏海门人,黄埔四期生。1936年他任首都宪兵直属部队上校副大队长时,带部下在东郊孝陵卫一山下小庙里找到神秘失踪的日本领事馆外交官藏本,成功挫败了日本借机寻衅发动侵华战争的计划。1944年他调入军统,任别动军少将司令和六处处长。

徐志道不像戴笠及其铁杆心腹那么张扬,是军统中为数不多的性格和善、与桂系关系较好的人物。李宗仁对这个人选倒也满意。

徐志道突然提拔成保密局负责人,心情别提有多高兴了。但等他拿到新一届保密局主要领导及下属人员构成名单时,他突然明白了毛人凤的用心。

这份名单上只有92个人,全是保密局一般文职人员,一个外勤人员和组织都没有。这也就是说,保密局不具备行动能力了,成了个一般文职机关。

更要命的是,毛人凤并不是裸辞,他在保密局还掺了沙子。徐志道当了代理局长,原福建站站长林超当了副站长,另有一个局本部主任秘书,此人叫涂寿眉,是毛人凤的铁杆心腹。主任秘书掌管一切事务,大事小情都是先经过他,再进行上传下达,有他在,毛人凤就能随时掌握新保密局的一举一动。

保密局本部下设两个处,一个业务处,一个总务处,总务处长黄逸公也是毛人凤的铁杆心腹。这样一来,不仅公开事务逃不过毛人凤的眼睛,连保密局的经费运转,也时刻处在毛人凤的监控之下。

徐志道这才明白过来,毛人凤只不过是唱假戏,他也像蒋介石一样,躲在暗地里控制保密局,却让自己在李宗仁面前顶缸受罪,徐志道气不打一处来。

不过,站在上帝视角来看,徐志道看得还是不够深。

毛人凤不仅在新保密局掺了大量的沙子,他在背地里实际上还维持着保密局的基本架构,依然拥有情报侦察、暗杀、绑架等行动能力。徐志道名下的保密局,在毛人凤面前,根本就是个雏儿。

原来,毛人凤提前运筹,把保密局的核心骨干,基本上都撤到了上海,并在那里成了一个办事处,指挥全国特务活动。

为防刺杀李宗仁密谋暴露,毛人凤决定把保密局存档在洪公祠总部大楼的档案全都转移出来。但这项工作太大,太招眼,毛人凤只运出来极少数重要档案,其余绝大部分仍在总部大楼。毛人凤一不做二不休,指示行动处策划了一场纵火案。

这就是开头提到的那场火灾。

保密局原址是明末名列《贰臣传》之首的清两江总督洪承畴的祠堂,规模甚大。1947年底,保密局从城南马道街22号古宅迁到洪公祠,建起四层新大楼,由美国海军工程兵专家休斯中校主持建造,水泥、钢筋等均系美国进口。

墙中嵌有钢板,可防流弹及一般爆炸,坚固异常。四周是高墙,装有电网,还建有十余座小堡楼,戒备森严。现在,一把大火烧了多半,只剩下底层两层楼,断壁残垣,惊心触目,连大院中不少古柏、老松、银杏、杨槐也被烟火烤灼得枯黑半焦。

待火势一息,徐志道赶忙派人到瓦砾堆中查找档案,然而毛人凤干得很绝,所有档案都烧光了,侥幸剩下的一点残纸,也看不出什么信息了。自1931年军统特务组织建立以来,18年多的档案,就此付之一炬,徐志道这个局长,几乎成了个瞎子。

保密局大楼被烧,社会反响强烈,李宗仁指示徐志道和南京警局立即破案。

徐志道虽然知道纵火案有蹊跷,但一时也理不出头绪。过了几天,保密局抓了一个中共地下党员,叫孟凡新。此人在火灾前从保密局后门经过,许多人都看到。保密局用刑逼供,孟凡新承认了地下党员身份,但并不承认纵火。

徐志道料想,区区一个普通地下党,万难潜入戒备森严的保密局大楼,说他纵火,外界很难置信。但一时间又找不到其他线索,而且国共两党正在进行和平谈判,如果把纵火罪的事情扣到中共头上,可以在政治赢得一些主动。因此,徐志道便假戏真做,把纵火罪算到孟凡新及背后的地下党组织头上。

南京法院据此判孟凡新死刑,算是给了各方一个交待。

若是到此为止,徐志道根本想不到事情是毛人凤干的。也是合当毛人凤败露,事情出现令人意想不到的变化。

当时我党在南京警局安插了一个卧底,叫吴天保,是个警官。得知孟凡新判为死刑,他一直设法积极营救。当时孟凡新不断地请求上诉,不承认纵火。吴天保便煽动警察厅领导去翻案,经过一番侦察,吴天保居然真的侦察到线索。

据保密局大楼周边百姓提供的线索,发生火灾前几天,一直有几个神神秘的人,戴着礼帽,穿风衣,把脸部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白天很少出来,火灾当晚也看到他们在大楼附近活动。

吴天保经过一番侦察,把目标锁定到一个50来岁的中年人。准备带人去抓,不料被徐志道得知消息,保密局立即派一批人抢先去抓。不料到场一看,原来那人非是旁人,正是保密局原局长毛人凤。

毛人凤阴恻恻地骂一顿几句前手下,说他们办事不得力,弄得好端端一栋大楼被烧光。几人面面相觑,灰溜溜地逃了回去。

徐志道也立即明白了,这是毛人凤玩得一出绝后计,一把火把新保密局烧成了空壳子,要继续暗中控制自己。不过这毛人凤也真够心黑手狠,军统18年的档案一把火烧光,断得不仅是徐志道的路,保密局的根基也受影响啊!

徐志道气不打一出来,但这事又不好公开往外界说,要不然不仅保密局脸面全无,自己手下这个空壳子保密局也有可能被李宗仁撤了编制。

徐志道打落牙齿和血吞,表面上装得没事人一样,暗地里却动了心思。

他知道,自己手上还攥着两大利器。一个是经费,一个是保密局正印。

保密局经费由国防部拨发,毛人凤之前通过总务处监控经费,每每有经费拨下来,都要求徐志道转给上海办事处,再往各地分发。徐志道此前都老老实实地转给毛人凤,但纵火案之后,随着保密局本部随着国防部迁往广州,徐志道便不再转汇经费,把全部经费都留作己用。

保密局大印也很有用处,徐志道利用这个,重新起步,派出许多人到各地建立新的外勤组织,尤其是大西南,徐志道派人收编了许多土匪武装,分别委任为上校处长之类的官衔,要他们为保密局效力。

这些土豹子见了大印,哪里还会怀疑,纷纷摇身一变,成了保密局的外勤站点。徐志道经过一番经营,倒也弄得有声有色。

保密局内部的“沙子”,徐志道也极尽拉拢之能事,涂寿眉、黄逸公两个人之中,黄逸公相对受冷落一些,徐志道便千方百计把他拉成了自己人。毛人凤的两个内线反水一个,从此无法掌握财务信息,断了粮,不由得大发雷霆。

一时间,国民党系统中出现两个保密局,一个明面上的,一个暗地里的。而且加上李宗仁的支持,徐记保密局大有后来者居上之势。

毛人凤毕竟不是一般人。他决定依靠自身力量筹措经费,指示手下人搞了一个套汇走私机关,从事黑市交易,赚取活动经费。从根子上摆脱了徐志道的束缚。

到了1949年3月,毛人凤又派亲信廖宗泽到广州游说徐志道,要他和毛人凤抛却前嫌,同舟共济。徐志道也不是做事不留余地的人,给了毛人凤一个面子,此后国防部的经费,他同意给毛人凤汇过去一小部分,以求面子上过得去。

至于新保密局发展的外勤组织,徐志道却不松口,仍然坚持和毛人凤的组织并行发展。

毛人凤气得牙根痒痒,但正当解放军大军南下,他也不敢这时搞内斗。

1949年11月,国民党军弃守广州,徐志道不得不带着保密局逃往重庆,他在两广新建立的外勤组织也全都扔了不管了。

之后,重庆解放,徐志道又逃往成都,身边的人越来越少。而且由于基础很浅薄,他所谓的外勤组织全都失去了联系。徐志道成了个光杆司令。而毛人凤暗中掌握的老保密局,却在新解放的各大城市,又撒下了许多卧底坐探,保密局的天下,实际上又归了毛人凤。

成都解放前夕,徐志道不得不向毛人凤示好,表示愿受责罚,请毛人凤重掌保密局。

毛人凤在台北重新出任国民党国防部保密局长兼国民党中央安全委员会副秘书长,重掌大权,继续充当蒋介石反动政权的特务打手。毛人凤于1956年病死于台北,终年58岁,被追授陆军上将。

徐志道也去了台湾,虽然对毛人凤毕恭毕敬,但咬过人的狼焉能留着。毛人凤在蒋介石那儿告了一状徐志道,说此人脑后有反骨,不可重用。蒋介石听了毛人凤的话,命令徐志道改任国防部参议,1952年强制退役,专任国大代表,闲居在家中,按月领工资而已。1984年死于台北郊外乡间,终年82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