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化历史研究】蜗牛与乌龟的赛跑:意大利的技能溢价与早期工业化(1861-1913)
热文

【量化历史研究】蜗牛与乌龟的赛跑:意大利的技能溢价与早期工业化(1861-1913)

2021年05月04日 09:20:04
来源:量化历史研究

1963年,费鲁吉欧·兰博基尼创建兰博基尼汽车品牌

(图片来源:兰博基尼官方网站)

人力资本对于现代经济增长而言,犹如跑车的发动机。在工业生产中,使用相同的设备和原材料,熟练工人相较于非熟练工人拥有更高的生产效率;熟练的技术工人可以操作更复杂的技术;技术工人可能比非技术工人更具创新精神。工业化初期的人力资本是否得到了足够重视?高技术工人是否会获得更高的报酬?Giovanni Federico, Alessandro Nuvolari, Leonardo Ridolfi, Michelangelo Vasta发表在Cliometrica上的论文“The race between the snail and the tortoise: skill premium and early industrialization in Italy (1861–1913)”从长期视角关注了意大利从1861年统一至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的技能溢价变化情况,重新评价了工业化早期技能溢价的变动及其决定因素,提供了一个不一样的答案。

技能溢价是经济学和经济史研究中用来度量人力资本投资回报的常见指标,一般使用技术工人和非技术工人的工资比率来进行测算。技能溢价取决于技术劳动力的供给和需求。有技能倾向的技术变革或向技能密集型行业转型会增加对技术工人的需求,从而增加技能溢价。教育水平的提高会增加技术工人的供给,从而降低技能溢价。因此,技能溢价变动的实质在于教育和技术的竞争。虽然象征速度的兰博基尼跑车是意大利现代高水平制造业的象征,作者研究后却发现,作为后发工业国的意大利,在其工业化早期,由于教育和技术的发展相对有限,再叠加人口外流因素,犹如蜗牛和乌龟进行慢速赛跑一样,技能溢价长期停滞,甚至下降。

作者首先收集和整理了意大利年度统计、国家公共工程工资调查、月度工资数据等一系列官方来源的历史数据,获得了涵盖不同年份、部门、区域和职业的14500组工资数据。作者采用了Clark(2005)估算英国长期工资时开创的回归法,计算出意大利技能溢价的长期序列。作者发现意大利技能溢价在19世纪80年代末之前基本保持稳定,但在19世纪80年代末出现了大幅下降——从1876年的1.94下降到1882年的1.25,之后才有所回升(详见图一)。

图一 1861-1913年意大利技能溢价变化情况

为了探究技能溢价变动的原因,作者结合意大利的具体历史背景,对教育、移民、资本存量、劳工运动进行了具体考察(详见图二)。在教育方面,作者将其细化为能够阅读和进行计算的“初等教育”和能够使用工具或机器的“技术教育”,分别使用识字率和工人技术培训情况来度量。在移民方面,作者使用每万人移民数和非技术移民比例来度量人口外流对技能溢价产生的影响。在资本存量方面,作者使用工人人均物质资本(机器和设备)和进口机械占比来度量对技术工人的需求程度。在劳工运动方面,作者使用了农业和工业罢工次数,并且结合了技术工人、非技术工人和罢工者的工资情况,来考察集体行动对劳动力市场议价的影响。作者认为:1861-1888年,初等教育的逐步普及降低了技能溢价,但技术进步带来的人力资本需求提升弥补了其造成的影响;1888-1903年,识字率上升和人口外流则使得技能溢价有所下降。

图二 1861-1913年意大利教育、移民、资本存量、劳工运动情况

在此基础上,作者分行业考察了技能溢价,通过对建筑业和制造业技术工人的工资进行测算,二者之间的差异主要体现了制造业内部高技术工人和低技术工人的区别。图三a反映了意大利技能溢价的行业差异较大,制造业技能溢价较低且稳定,建筑业技能溢价高于制造业,但在最后阶段技能溢价趋势与制造业趋同。由图三b可以看出,与非技术工人相比,高技术工人的技能溢价变动趋势与低技术工人相似,大体呈现了“倒U型”的变动特征。作者结合意大利经济发展史实,认为:第一阶段,由于“技术教育”的相对落后以及资本存量的增加,使得技能溢价有了显著的上升;第二阶段,伴随“技术教育”普及,以及生产技术存在偏向性,意大利企业家普遍采用低技术工人的技术,技能溢价开始回落。

图三 1861-1913年意大利建筑业和制造业的技能溢价

与此同时,作者也从区域视角对技能溢价进行了考察(详见图四)。意大利西北部、东北部、中部和南部之间技能溢价的初始差距可以用人力资本的初始禀赋(识字率)差异来解释。从19世纪90年代开始,意大利南部、东北部的技能溢价开始与西北部趋同,这主要是由于向海外移民导致的:大多数移民海外者属于非技术的农业工人,从而抬升了本地非技术工人的工资,使得技能溢价下降。

图四 1861-1913年意大利各区域的技能溢价

为了度量人口外流对意大利技能溢价的影响,作者收集了移民的具体数据,从长期看,一共有610万非技术工人和70万技术工人流出意大利。采用反事实分析,在长期不存在移民海外的情况下,意大利的非技术工人将增加80%,技术工人将增加19.5%(短期为35%和10.5%),与此同时,非技术工人和技术工人的工资分别会降低43%和17.3%,而技能溢价将会提高39%。由此可见,人口外流对意大利国内技能溢价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远超于教育发展和技术进步。

总的来看,作者使用了详实的资料全面估计了意大利工业化初期的技能溢价,并解释了其演变过程。虽然由于数据受限,作者没有进行正式的计量检验,但在充分考虑意大利历史背景的情况下,仍然得到了一些初步结论:作为后发工业国的意大利,在其工业化早期,结构转型尚未开启,人力资本和技术水平的发展相对有限,犹如蜗牛和乌龟赛跑,使得技能溢价长期停滞,甚至呈现下降趋势。反而是移民对技能溢价产生了重大影响,使得非技术工人的工资比所有技术(高、低)工人的工资都要高,使得早期的工业发展并未带来应有的成效。

轮值主编:蒋 勤 责任编辑:彭雪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