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迪老仙法力失灵:是谁引爆了印度疫情?
热文

莫迪老仙法力失灵:是谁引爆了印度疫情?

2021年05月03日 09:39:22
来源:冷炮历史

从4月中旬开始,印度的疫情突然大爆发,几乎每天都日增30万以上,这两天更是突破了40万。更可怕的是,由于印度政府的检查能力有限,实际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很有可能大大超过官方统计,世卫组织甚至认为印度可能已有3-5亿人感染,死亡人数也很有可能已过百万。

引爆这次印度疫情的,有两个导火索,一个是选举造势活动,另一个就是印度人最热衷的宗教活动:大壶节。

先说选举,近期印度泰米尔纳德、喀拉拉、西孟加拉、阿萨姆和本地治理五个邦即将举行邦议会选举。莫迪和他的印度人民党全力出击,计划在各地举行上百场展开声势浩大的造势活动。今年年初,印度疫情从日增9万确诊的高峰滑至日增1万人左右,试图连任的莫迪就高调宣称印度抗疫成功,由于拥有全球最大的疫苗研发生产机构印度血清研究所,莫迪甚至还宣布印度将向全世界出口10亿剂疫苗,帮助全球抗疫。

回到印度国内,印度的选举制度大体上照搬英国,是典型的议会民主制,即由在议会占多数的政党组建政府:

印度的立法权分别属于联邦和邦两级议会。联邦议会 (Parliament)由总统、联邦院 (Rajyasabha)和人民院(Lok Sabha)组成。其中总统本人不是议会议员;联邦院相当于西方国家的议会上院,宪法规定联邦院议员总数不得超过250名,由各邦以及中央直辖区立法院议员选举产生,任期6年,每两年改选三分之一;人民院相当于议会下院,共有545个席位,其中除两名议员由总统从英裔印度人中任命外,其余议员均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议员任期5年,即人民院每五年举行一次大选。

在选举制度上印度跟随英国选择议会制,在国家架构上,印度则沿用了美国的联邦制度。除了国防、外交、邦与邦之间的联系、刑事等方面,印度各邦拥有较大的立法自主权,且尽管印度于1948年吞并了海得拉巴土邦,表面上终结了土邦自治传统,但“皇权不下县”的问题仍然极为突出,各乡村往往都由神棍或长老一手遮天,有些邦的地方分离主义倾向也非常严重。故此,地方邦选举尽管比不上人民院选举重要,但对执政的莫迪和他的印度人民党来说仍然相当关键,甚至是下次人民院选举的风向标,会直接影响莫迪老仙的总理连任之路。

老仙自救,却引爆核弹?

这两年由于疫情的缘故,印度经济受到很大冲击,莫迪老仙19年得以续命的法宝之一经济不再管用。那他只能高举另一个“法宝”,即大印度教主义的民族主义大旗。莫迪在自己的家乡古吉拉特邦,就是靠煽动印度教徒和穆斯林的对抗,以及使用超常规手段制裁后者,默许和推动了印度教徒对当地穆斯林的大驱逐甚至大屠杀,为自己在印度教徒中赢得了“口碑”,并走上了总理的宝座。显然,老仙非常擅长使用民族主义的手段来达到目的,如今的他更不会放弃手中的这张“王牌”。

如今回过头看,一系列令人窒息的操作从老仙的角度看十分合理:由于抗疫已经成功(在老仙看来),为重要的邦选举进行大规模造势是“安全”且十分“必要”的,而要赢得票仓印度教徒的选票,自然不能阻止他们参加最重要的宗教节日——大壶节。总不能只让你老仙和印人党搞选举集会,不让我印度教徒拯救灵魂吧,这么搞老仙就是真不想混也没法混了。

什么是大壶节?

要不是这次疫情大爆发,孤陋寡闻的笔者也没听说过大壶节。

先看一张大壶节的某个宣传网站的首页,其上赫然写着:这是一生(最重要)的体验。

看下面这张图,我们可以明白,这句话显然“低估”了大壶节对印度教徒的重要性。

人山人海的大壶节现场。据说由于疫情,今年参加大壶节的“只有”千万级,和最高峰的1.2亿还有较大差距。

大壶节的起源

众所周知,古代印度人很少纪录历史,却留下了汗牛充栋的神话故事。大壶节的源头自然也要从神话中去探寻。

关于此节的最早的神话可以追溯到吠陀时期,传说正神和恶神达成共识,一起寻找源自Ksheera Sagara(宇宙最初的牛奶之河)中的amrit,即长生不死的蜜汁,找到后由所有人分享。

然而,事情肯定没有这么简单。当他们找到了一满壶(kumbh,壶)armit,恶神带着壶跑了,正神赶紧追了上去,在天空中爆发了一场善恶大战。战斗持续了整整12个日夜,相当于人间的12年。在这一过程中,几滴蜜汁滴入了人间的四个地方中,分别是阿拉哈巴德、赫尔德瓦尔、乌贾恩和纳西克。阿拉哈巴德位于恒河、亚穆纳河与萨拉斯瓦蒂河三条圣河(印度有不是圣河的河吗?)的交汇处而格外重要,19年的大壶节就是在该地举办的(还好不是今年)。

也许是为了纪念众神的艰苦战斗,人间的大壶节也每隔12年举办一次。可以想见,如此长的间隔很让虔诚的印度教徒们难熬,他们又发明了每隔六年举办一次的半壶节,每三年还要举行一次小礼,再加上不同地区的壶节都是错开举办,如今几乎每2年都有各种壶节。总之,只要你够虔诚,就不愁去不了大壶节,不愁洗不干净自己身上的罪孽。

从历史的角度看,大壶节的也许起源于优禅尼国(乌贾恩,印度教七大圣城之一)的君主Harshvardhana,他最初举办的目的是赈济贫民,促进信仰等。大壶节可能也是佛教无遮大会的源头之一。

大壶节同时也是全球最大的“裸体狂欢”,因此也吸引了一大批来自西方的天体爱好者。先不要冲动,绝大多数裸体的都是完全没有看头的男性苦修者。

老仙何去何从?

如今的莫迪老仙,你可以说他仙力尽失,也可以说他有了别的“仙力”:传播病毒,印度已经有不少人称呼他为超级传播者:

为了维持经济,莫迪仍表态不会进行像之前那样的全国性的严格隔离,事实上,以目前印度新冠传播的速度和范围,大规模一刀切的隔离除了会造成大量贫民在家中得不到食物而饿死以外,很难达到想要的效果。

莫迪老仙最后的生机,也许还是要寄托在印度教徒的世界观上,锅内g媒也承认,印度人看淡生死,普遍把疫情造成的死亡当作神意和命运而坦然受之:

如果是神的安排,那就怪不到“凡人”莫迪了,老仙想要熬过此关,返璞归真,做回凡人也许是最好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