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赓如何破解国民党军的中原长蛇阵与洛阳死局
热文

陈赓如何破解国民党军的中原长蛇阵与洛阳死局

2021年04月29日 18:21:08
来源:有历史

原题:陈赓大战洛阳:生俘张灵甫之后最凶悍师长,斩断国民党中原长蛇阵

1948年3月初,南京明故宫机场,一名国军中将即将登机飞往前线,其女友张小倩前来送行,深情款款地说:“阿拉在石头城下等待将军得胜归来。”

该将军故作深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女友一怔,知道他前去的洛阳城不好守,守不守得住两说,但好歹战前不能说死字啊!她杏眼含泪,待要再说几句安慰一下,将军已经决绝而去。

这个口出不吉利之言的将军,就是国民党青年军第206师新任中将师长邱行湘。他后来虽然没死,这八个字却似乎提前揭示了国民党军洛阳战役的结局。

一、中原长蛇阵与洛阳死局

洛阳不好守,当时已是人尽皆知之事,所以邱行湘的女友,一个娇滴滴的妙龄女郎也知道这个情况。

然而就在一年前,河南省还在国民党军牢牢掌握之中,刘邓、陈谢、陈粟三大兵团深入中原,但洛阳、郑州、开封、许昌等大城市,以及中原十字动脉陇海线、平汉线都基本保持畅通。

到1948年年初,形势却发生了急剧变化。黄河以南尤其是豫西被陈赓一顿猛打,国民党军丧师失地,刘邓亦在大别山死死拖住白崇禧,河南、陕西、湖北交界一带建立起大片大片根据地。

华东野战军西线兵团在粟裕亲自率领下,在豫东、豫东南四处转战,一边打一边建立根据地,犹如神龙探海一般,把河南、安徽交界一带打得天翻地覆。

蒋介石的全面进攻和重点进攻相继失败,面对河南全省日渐糜烂之局面,不得不收缩兵力,转入重点防御阶段。他在中原拿出的防御战略,就可以简称为长蛇阵。

在蒋的预想中,要保证郑州、洛阳、西安三大核心城市的绝对安全,在此基础上,确保陇海铁路生命线之安全。

形势到此发生根本性倒转。

在1948年之前,河南的形势是国民党军主导,我军则是寻瑕抵隙,先争角落与两边,即使粟裕曾在豫东战役中袭取开封,不久后也放弃了,盖因当时国民党军在河南尚有强大兵团,而且机动能力远远强于我军。

而到1948年年初,则变我为主、敌为客。

尤其是1948年3月初,彭德怀率西野在宜川取得一场辉煌胜利,歼灭胡宗南部队5个整旅近3万人,对西安制造严重威胁。胡宗南不得不把部署于西安、洛阳之间的裴昌会兵团西调。这种顾头不顾腚的做法,使得蒋介石的中原长蛇阵,首尾之间失去联系。

作为中原长蛇阵的核心枢纽,洛阳城只剩下一个青年军206师防守,兵力仅6个团2万余人,而且其中3000人也是新近在河南抓的新兵,兵力非常虚弱。而陈赓和华野陈唐兵团共有28个团10余万人的兵力,局部已经形成绝对兵力优势。

陈赓敏锐地察觉到,已经到了解决河南国民党军的关键时刻。

二、后起之秀邱行湘

国民党方面对洛阳的死局也惴惴不安。

蒋介石对洛阳的担心,不在于兵力,而在于206师师长人选。

206师是一个整编师,兵力相当于一个军,属于青年军序列。青年军一共有9个师,是陈诚主导、蒋经国实际负责的新编军队,武器精良,又有蒋经国的政治工作加持,战斗力比较强。所以蒋介石对2万人的兵力并不感到担心(实际上这也是蒋的一厢情愿)。

206师师长肖劲是个不成器的怂货。此公乃是黄埔六期生,曾留学过德国。学历经历虽然丰富,但打仗不行,只知道贪污,经常谎报损失,还盗卖武器,连他军中的美制道奇大卡车都敢卖。在这样一个师长指挥下,好端端的206师变得士气不振、战斗意志低下。

蒋介石征询各方意见,在汤恩伯建议下提拔邱行湘为206师师长,取代肖劲。

邱行湘,生于1907年,黄埔军校五期生。1946年当上了第94军5师师长,进步的并不快,相比张灵甫、胡琏、黄百韬、孙立人、邱清泉等人早已当上军长或整编师长,邱行湘属于典型的后进者。

但邱行湘的特点也很明显,极讲政治。青年军在蒋经国的治理下本来就带有浓郁的理想主义色彩,邱行湘本人也在这方面极有悟性,处处以蒋氏父子为做人做事之榜样。蒋介石不蓄发,邱行湘也剃成光头。蒋介石爱披黑色大氅,邱行湘也做了两件,动不动披着。因此人们私地下称其为“小蒋介石”。这样一个人来做青年军的师长,气质上正合适。

蒋介石把邱行湘召到南京,亲自向其交代守洛阳的重任,并嘱咐他说,国府以西安、洛阳、郑州一线为坚守中原的骨干城市,只要他能守住洛阳二个月时间,其他战场情况一改观,必将调大兵入河南,彻底驱逐陈赓、陈士榘。

邱行湘是个职业军人,对军事上还是懂行的。他当面领教了蒋介石的“高明”战略,顿感头皮发麻。西安、洛阳、郑州摆成一字长蛇阵,看似有铁路贯通,两头又有胡宗南和孙元良两部强兵,但实际上防线上达数百里,处处有漏洞,陈赓兵团在晋西南打到河南,从豫西贯穿豫西南,如入无人之境,国军这条长蛇阵,不过徒有其形罢了。

更可怕的是,胡宗南在关中似乎被彭德怀死死拖住了,二十多万人马不仅抓不住彭的主力,还要把裴昌会调回去,要他出力保持与洛阳的联系根本不可能。

东面郑州更是不可靠,孙元良一贯是宁死道友不死贫道的作风,哪怕友军就要完蛋他也敢隔岸观火见死不救。单靠洛阳一城对抗陈赓、陈士榘,这个担子实在是有点沉。

蒋介石怕邱行湘信心不够,还当着他的面,写了封手令,加封邱为洛阳警备司令,把洛阳一切军政警宪特大权都交待给他。邱行湘无可推托,当面表态:“唯有以死报效党国。”

邱行湘出发之前,蒋经国又在碑亭巷曲园酒馆摆宴送行,对他慰勉有加。蒋经国与邱行湘兄弟相称,热情地说:“装备方面,你可以与愚兄我经常联系,逐步调整。现在我们广设失业失学青年招待站,兵源补充不成问题。”

这等于是给邱行湘打了包票,不要有后顾之忧,放心去打。

邱行湘到洛阳之后,马上成立党政军联席会议,根据蒋介石手令,将洛阳全部军政大权收归己有,随后开始了洛阳城战备工作。

洛阳城当时还有城墙,邱行湘以墙体基础构筑了坚固的工事。这个是防守一方的必做功课,倒也不烦多说。

值得一说的是邱行湘的疯狂。

洛阳城墙的范围不大,城墙外有大量老百姓的房屋,还有各种历史悠久的古迹文物。这些民房、古迹以及其他建筑,都有可能成为攻城一方的掩护,阻断城上守军的射界。

邱行湘为保万无一失,下令大面积拆毁城墙外民房,只要挡住一点点射界,就统统拆掉。洛阳东门、东北门外几乎全部拆光,等于踏平了小半个洛阳城区。

西工区是洛阳西面城防重点,邱行湘也是一声令下,拆除半条街。

洛阳城内百姓民怨沸腾,纷纷来警备司令部外请愿。邱行湘派出一队士兵,荷枪实弹将民众拒之门外。邱还放出话来:“与洛阳城防相比,拆几座民房有什么了不起。”

还有更恶劣的行为。

洛阳乃是九朝古都,古墓古迹众多。城北原有晋宣帝司马懿之墓,城西有周公庙,都是一等一的重点保护文物古迹,大兵们修筑工事时,可不管什么墓什么庙,一概拆毁。国民党大佬戴季陶派来的文物保护专员,见他们如此破坏文物,气得跳脚大骂,但仍然挡不住邱行湘的步子。

一座人烟辏集、文化灿然的历史名城,就这样在邱行湘手里成了一座钢筋水泥筑成的、怪兽一般的碉堡。

三、陈郎才气不寻常

国民党军在准备,我军同样紧锣密鼓地加快了进攻洛阳的准备。

中央军委得悉裴昌会兵团西调,于是重拾1948年2月间陈赓提出的战役建议,指示陈赓和华野陈唐兵团合作,迅速择机打洛阳。

既然说是重拾,那就有一个搁置的前情。我们且来回顾一下,感受一下陈赓的先见之明。

其实早在西野还没有发动宜川战役、裴昌会兵团还没有西调、洛阳还没有出现局部空白之时,陈赓已经于2月21日,向中央提出一个建议,先进攻洛阳一线,斩断陇海路,并相机攻取洛阳。

在中央看来,陈赓胆子真大!

陈赓和陈士榘两部合起来只有11个旅28个团的兵力,敌裴昌会所部有7个旅,郑州有孙元良兵团,漯河有胡琏整编11师。以11个旅打敌7个旅,弄不好就是胶着战,到时孙元良、胡琏一拥而上,如何了得?

但又不得不承认,陈赓的眼光精准、算略极其长远。

蒋介石的中原长蛇阵中,洛阳就是七寸,只要打掉这个地方,切断陇海线,西北会怎样且不说,中原局面就立马改观。洛阳以东、徐州以西的国民党军,就将陷入东西两面受敌的危局,中原野战军、华东野战军便可合力包了中原国民党军的饺子。

所以,裴昌会兵团西调之时,中央立即开始部署以陈赓、陈士榘两部兵力合攻洛阳之战役。

党内对陈赓的评价一直非常高,毛泽东也一直把陈赓兵团当成方面军使用,而非中野一个小小的兵团。

陈赓过黄河入河南之时,柳亚子曾赋诗一首,热情地赞扬陈赓:

十载征诛铁裲裆,

陈郎才气不寻常。

中原万里纵横意,

会见红旗下洛阳。

中央决心一定,陈赓立即和陈士榘开始着手进攻洛阳。

开打之前,陈赓向中央建议,由华野参谋长陈士榘统一指挥攻洛之战。

为什么要提这件事呢?

原来陈赓入河南之后,一直与华野西线兵团也就是陈唐兵团配合作战,华野西兵团的领导级别高,兵团首长是华野参谋长陈士榘和政治部主任唐亮。

让他们指挥,一则便于协调两军关系,统一号令。二则推贤举能,专心打仗。

其实两支大军攻城责任平分秋色,并不存在谁高谁低。陈赓推举陈、唐指挥,等于把战后首功让了出来。军内无不赞赏陈赓的高风亮节。

开国上将陈士榘将军

具体的进攻分配上,陈士榘负责打洛阳东面、北面,陈赓负责打西面、南面。

3月8日,两军分别肃清了洛阳外围的卫星据点,并分别出兵切断了东、南、西三面敌人增援的交通要道。

3月10日,陈赓、陈士榘发动了对洛阳的总攻。

一开始打得很顺利,陈赓部队的主力,也就是以386旅发展起来那支老部队,只用了一天晚上就打下了洛阳西关。

但刚打下西关,陈赓发现,上当了!

原来邱行湘修工事留了个心眼。

洛阳城西面,一共设置了三道工事,西工、周公庙和西关关城。四纵没有摸清邱行湘的鬼门道,一上来就打进了西关,马上就陷入腹背受地的危险境地。向内,有国民党军城内坚固的据点,向外,又有周公庙和西工两片据点工事的打击,部队遭遇了很大伤亡。

也就是说,陈赓无意中选择了敌人最强的据点。运气十分不好。

西工国民党也极为残忍,一些解放军爆破手靠近据点实施爆破,不幸被敌人俘虏,带回去后也审讯也不关押,一律就地枪毙。这引起四纵将士们的极大愤慨,大骂青年军真是禽兽。

邱行湘兴奋地向南京发报,宣称共军伤亡惨重,洛阳固若金汤。

蒋介石立即回电褒奖:“以寡胜众,殊堪嘉奖,希激励三军,坚守阵地,配合外围兵团,聚歼来犯之敌。”

青年军初战告捷,背后大头目蒋经国也倍感欣慰,发电鼓励邱行湘继续努力,勇成大功。

陈赓焦急万分,赶紧找陈士榘商量,请求暂缓一下总攻洛阳的时间,待后方部队再集中一些火炮,加强火力后再进攻,否则部队伤亡太大。

陈士榘方面不同意推迟。

倒不是说不体恤陈赓兵团的伤亡。当时郑州孙元良兵团、漯河胡琏兵团,在蒋介石严令之下,已经向洛阳方面运动,两部人马加起来比陈唐兵团总数还要多,单靠阻援部队没有把握挡住他们。

如果推迟总攻时间,肯定会给国民党各部援军造成洛阳固若金汤、战事顺利的印象,国民党军一贯是救胜不救败,洛阳打胜,谁都能分一杯羹,所以孙元良、胡琏肯定支更加积极地向洛阳前进。

如果真的让这两个强大兵团靠近,那么到时就不是部队伤亡大,而是整个洛阳战役失败。这个后果太严重。两害相权取其轻,陈赓只能服从陈、唐首长的指挥,咬着牙命令部队继续进攻。

四、活捉邱行湘

陈赓不顾个人安危,抵达进攻前沿,与各旅旅长商量进攻方案。

商量来商量去,发现邱行湘的防线布置得很严密,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硬攻。硬攻就得靠火炮,但中野部队不像华野,华野早就组建了炮兵团,陈唐兵团有近百门大炮,其中还有威力巨大的美制榴弹炮。而中野部队在挺进大别山的过程中,大量辎重和武器都扔了,陈赓兵团虽然不像刘邓主力那么全扔了,也只有少量便携的山炮。

洛阳这个地方,虽然都是黄土,但是黄土很结实,一炮轰上去只能砸开一个小坑。怎么办?只能强攻硬打了。

不过好在陈赓是个未雨绸缪的人。

1947的8月部队过黄河后,陈赓利用短暂的休整期,让部队总结一下战术战法,其中最有效果的,便是推广了没良心炮。

许多人可能都对《大决战》淮海战役中解放军战士用没良心炮的场景,这种土办法其实很简单,就是用铁皮油筒装上黑火药,把数十公斤的炸药包发射出去,射程不算长,只有200米左右。这种土炮对近距离的工事杀伤力巨大,但炮手也容易遭到敌人重机枪杀伤。

此时在大炮不足的情况下,也只能退而求其次,用没良心炮打洛阳的工事。

3月11日黄昏,陈赓按照与陈士榘约定好的时间,同时对东西南北四个门发起总攻。

华野部队有炮,在东北、北门打得虎虎生风,猛烈的炮火压得敌人抬不起头来。陈赓这边却打得相当艰苦。

为了解除后顾之忧,四纵先打西工和周公庙两片据点,苦战到半夜,付出相当大的伤亡,才将两个据点干掉。

之后开始向西关城墙进攻。打城墙必须要用炮,当时天降大雨,道路泥泞,牲口无法使用,只好人工推炮,一边推,一边要承受敌人城墙上三层火力线的射击。直到天亮时分,才把炮推到西关,对城墙开始轰击。

但西关城墙很是结实,轰不开。陈赓虎着脸亲自督战,大炮轰不动,就让爆破手带炸药包到城下爆破。部队潮水一样一波又一波地冲击,城上敌军渐渐感到吃力,忙向邱行湘呼救。

邱行湘坐着吉普车在城内东西奔走,亲自调兵督战。四纵虽然付出了重大伤亡,但也成功地吸引了邱行湘的注意力,其他三门防守兵力相应削弱了。

双方胶着之时,华野部队攻破东门。四纵十一旅也成功炸开了南门,接着,北门守敌也弃守城门,退入城内。

城内喧声大作,西门守敌军心动摇。四纵十旅向城门发起猛攻,歼灭敌人一个营,苦战十六、七个小时后,终于拿下这个最坚固的外城据点。

邱行湘早就料到肯定会有巷战,他在城中心的洛阳中学构筑了最坚固的阵地,四门被突破后,立即退守洛阳中学。

陈赓、陈士榘指挥部队四面八方围住了洛阳中学,本以为敌人大势已去,清扫最后的残敌不过分分钟的事,没想到打起来却异常艰难。

3月12日中午开始攻击,一直打到14日早上,竟然还没消灭中学内的敌人。

这个情况大出意料。

陈赓当时已经听说孙元良部队、胡琏部队受到蒋介石严令,已经派出援兵靠近洛阳。如果再迟迟攻不下,等到援兵打到,前期付出的巨大伤亡将付之流水。

危急之下,陈赓也顾不上跨野战军指挥的忌讳了,直接给华野三纵司令员孙继先打电话,要他集中所有的大炮猛轰洛阳中学核心区小圩子。

孙继先后来回忆说:“我翻看了一下战斗日记,4天来虽然扫清了敌人外围,占领了大部分市区,但歼灭的只是些敌人的工兵、保安、铁道运输等部队,敌人主力206师还未遭到毁灭性打击。”

用外围部队居然能给解放军造成重大伤亡,战至最后时刻还保有强大有生力量,这个邱行湘的顽固与凶残,完全出乎陈赓意料。

但事已至此,敌人再强,也是瓮中之鳖了。

孙继先集中几十门大炮和100多门迫击炮,把剩下的所有火力全部倾泻到邱行湘最后的阵地。

邱行湘的阵地当时只剩纵横不过百米,大炮轰来,砖石乱飞、硝烟弥漫,阵地内五座大楼被轰塌两座,汽车几乎全被炸毁,一名国军团长当场被炸死。邱行湘也被一块弹皮划伤额头,吓得他赶紧逃入地下室。

阵地内本来摩拳擦掌准备和解放军作拼死一搏的青年军,也被炸得血肉横飞。

人心都是肉长的,国共两军都是中国人,但凡有一点可能,谁也不愿意把敌军全部炸死。但情况逼到这个份上,邱行湘已经杀红了眼,对敌人仁慈就是跟自己过不去。

大炮轰击过后,华野、中野两部冲入小圩子,进行了最后的冲锋。此时206师的青年军已经被炸得七零八落,按理说应该就地缴枪,但令人吃惊的是,这些残兵败将居然仍然抵抗了一个多小时,许多暗堡、地下室里残存几十个人,仍然在拼命抵抗,直到解放军战士冲到近前,他们才不甘心地放下了武器。

邱行湘从地下室里跑出来,想跑,被解放军士兵生擒活拿。

至此,历时七天七夜的洛阳战役宣告全胜,华野、中野共歼敌1.9万余人,全歼国民党军青年军第206师,俘敌师长邱行湘、副师长赵云飞、参谋长符绍基以下军官无数。

最先攻入洛阳的华野某部被授予“洛阳营”荣誉称号

邱行湘的兵不多,却打得相当顽强,不仅给解放军部队造成巨大伤亡,自身阵亡率也相当高,甚至超过了孟良崮战役张灵甫师的死亡率。

洛阳易手后,我晋西南、豫西、豫陕鄂一带解放区连成一片,胡宗南自此被隔断于西北,中原大局也日趋有利于我、不利于敌。壮哉,陈赓将军!壮哉,英勇的中野、华野将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