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第一权术大师之败:恃权术者 终为权术所噬
热文

晚清第一权术大师之败:恃权术者 终为权术所噬

2021年04月21日 23:38:28
来源:历史研习社

顺时针研习历史,逆时针解毒世界

作者:逆北 审核:徐飞 编排:杜大大

李鸿章在晚清可谓权术大师。

身居权力中枢40年,前后遭遇800多次弹劾而不倒,上承曾国藩,下启袁世凯,满汉皆要倚重,海外独获盛誉,不服不行。

可李鸿章并非晚清最厉害的权术大师,终其一生他都拿捏在慈禧太后手里。

别看慈禧在历史上口碑不好,数十年的政治斗争却屹立不倒。身边的男人割韭菜式地换,唯有她把什么洋务派、维新派、顽固派、义和团都拿捏得死死地,就算被八国联军攻陷北京城,丧权辱国的条约接二连三,垂帘听政的骂名不绝于耳,就是没人能撼动她的地位。

01

“不学有术”的西太后

慈禧太后挺受争议。一部分人以为, 慈禧专横野蛮,固守“祖宗之法”,将维新派打入血泊当中,是保守势力的头目,维新运动的领袖康有为在《康南海自编年谱》中,把慈禧骂得狗血淋头。

恰恰是这样一位变法的反对者,却在庚子国变后,一转而为清末改革的支持者,下令废除科举制、命各省试行地方自治、编练新军,甚至派亲贵重臣考察欧美各国政治制度。

近几年的学术研究发现,同戊戌变法提出的政治改革举措相比,清末改革的激进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老顽固慈禧太后,搞起新政来比维新派还猛,与她因循守旧的形象有些格格不入。

另有一部分人认为,慈禧极为开明,如支持李鸿章、张之洞等兴办洋务,还认为她在抵抗外来侵略时也表现得有胆有识,如支持左宗棠收复新疆,抵御沙俄蚕食中国领土。

当法国入侵越南北部、进窥中国西南边疆,慈禧一面摆出同法和谈的架势,一面暗中资助民间的抗法武装黑旗军,“以打促谈”。这样老辣的外交手法,令慈禧的形象变得光辉起来,日本学者加藤徹甚至称其为“大清帝国最后的光芒”。

▲黑旗军

但是,就是这样的“光芒”,竟能说出“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由此可见,慈禧似乎并非坚定的“民族主义者”。

无疑,以二分法来评价慈禧,只会距离其“庐山真面目”越发遥远。真正支配慈禧看似自相矛盾的行为的,正是其对手中权力的维护,也就是她运用的权术。

晚清文人叶恭绰在《遐庵遗稿》中这样评价慈禧:

其人阴鸷、褊狭,不学而有术,但不脱普通妇女性习,故对臣下极操纵驾驭之能事,而不能克展所长,满汉畛域之见, 尤牢不可破,卒至于亡国,非偶然也。

叶恭绰的话,说对了一半,而“满汉畛域之见”,则有失公允。固然,西太后在被八国联军驱逐出北京,历经流离颠沛之苦后,逐步开始有意识地培养宗室的政治素养,并将其大量安插在军政要位上,如载沣、铁良、良弼等,后者几乎垄断了一切权位。

但是,这些都是慈禧晚年所为,在这之前,李鸿章、张之洞、袁世凯等都是 汉人,为何也能得到慈禧的重用?

别的不说,让李鸿章和袁世凯担任直隶总督,把守清廷的心脏,足见慈禧对于李、袁等汉族大员信任程度之深。叶恭绰的评价,不无后来人之偏颇。

不过,其所言前半句,则极为精妙——“不学有术”,极恰当地概括了慈禧的政治素养。下面笔者就分析一下西太后如何以一己之力,把持朝政近半个世纪。

02

打垮恭亲王

慈禧“不学”,乃是客观事实。入宫之前,西太后识得一些文墨,但并不熟悉官文撰写作,至于日后的洋务事业,更是知之甚少。

可是,慈禧似乎运气很好,她还在嫔位的时候,就为咸丰帝生下了他唯一的皇子,即后来的同治帝。母以子贵,恰逢其时地生育皇子后,慈禧连晋两级,进为贵妃。

咸丰帝在热河行宫病逝后,慈禧被尊为太后。凭借太后的身份,她得以利用皇帝的名义操纵朝政,实现政治野心。

可见,慈禧施展权术的前提,是她已经拥有了皇帝生母的身份,皇帝幼小,母亲协助其治理国家,名正言顺。这便为她日后由后宫走向庙堂铺平了道路。

但是,咸丰帝弥留之际指定的肃顺等顾命八大臣,成了慈禧扩张权势的拦路虎。为此,她不得不团结咸丰帝的皇弟——恭亲王奕䜣, 双方内外联合,在返回北京途中将肃顺等一网打尽。

▲恭亲王奕䜣

“好风凭借力”,有奕䜣的配合,慈禧先胜一局。在扳倒肃顺为首的顾命大臣集团后, 慈禧得以垂帘听政,如愿以偿,而奕䜣也凭借之前同英法等国订约 时积累的经验和人脉,成功获得议政王的头衔,总揽内政和外交。

初尝甜头的慈禧并未像多数人那样急于改弦更张、树立自己的权威,而是小心翼翼地维持着清廷的权力格局。

恭亲王继续掌握新设立的权力重心——总理衙门,而之前为肃顺所提拔重用的曾国藩与左宗棠等汉族大员也未受政变影响,继续指挥大军进攻江南的太平天国残余势力。

利用这一难得的过渡时期,慈禧逐渐掌握了清廷权力运作的机制。作为权力欲旺盛之人,她并不满足于既有成果,而是静静等待着扩张权势的良机。

随着同治帝渐渐长大成人,自主意识萌发,他与恭亲王奕䜣在内政上出现了摩擦。慈禧暗中加以诱导,先利用这对叔侄的矛盾给恭亲王沉重的一击,借皇帝诏令剥夺了他所有的头衔, 但是,在发现恭亲王的去职导致总理衙门运转瘫痪后,慈禧随即又假作宽仁,恢复了奕䜣之前的职务,但并未恢复其议政王的头衔。

被慈禧这样一敲打,恭亲王多少有些收敛,但是,他的仕途挫折远没有结束。

中法战争期间(光绪九年至十一年,1883—1885 年),恭亲王领导下的总理衙门决策时对于战和举棋不定,导致越南战事受挫。弹劾恭亲王的折子随即像雪片一般飞来,其中以日讲起居官右庶子盛昱的攻击最为尖锐,他认为奕䜣等“无知人之明, 用所非人,致使前线失利”。一时间,朝廷内部的气氛又紧张起来。

官员们对恭亲王的攻击,正中慈禧下怀。这一次奕䜣可没有上次那么走运了。

在过去的数年时间里,由于盟友东太后与得力助手文祥先后离世,奕䜣已经丧失了反制慈禧的力量,此时只有听天由命,在不甘的谢恩声中被夺去一切职务,赋闲在家。

从此,奕䜣再无政治进取的朝气,即便甲午战争后期又被召回中枢,也无法消弭内心的颓丧。至于取代恭亲王执掌总理衙门和军机处的人选,早被慈禧圈定,那就是她的妹夫醇亲王奕与另一位皇室宗亲礼亲王世铎。

二人庸碌无为,性格也不如奕䜣那般棱角分明,这正是权力欲旺盛的慈禧喜欢的。此时,清廷中枢事实上已被慈禧完全掌握。

03

分化瓦解清流派

打垮恭亲王后,慈禧又操纵皇帝调转枪口,对准了之前一直鼓噪对法开战、抨击恭亲王的清流党人。

晚清政坛中,以李鸿藻、张佩纶为首的一批科举出身的官员相互声援,自诩清流,弹劾权贵, 为人所忌惮,奕䜣去职后,他们也未能保住自己在朝中的势力。

▲清流领袖李鸿藻

到了现在,李鸿藻和翁同龢两位清流党“大佬”因为奕䜣出局,连带被赶出中枢军机处;清流党后起之秀中,船政大臣张佩纶在福建马尾港戒备松散,致使福建水师被法国海军击溃,张佩纶也因此被革职、发戍新疆。

而他的好友、同为清流党健将的张之洞则因调度两广有方,起用冯子材,在广西边境击败法军,从此平步青云。张佩纶的外放削弱了京师清流党的力量,而张之洞虽为清流党但亦与慈禧关系亲近。

因此,从两派斗争中受惠的,唯慈禧一人而已。

慈禧坐收渔翁之利,离不开她对皇权的操纵,同治帝逝世后, 继位的光绪帝也逐渐成年,慈禧不得不宣布光绪帝完婚后撤帘归政,但其对朝政的影响力丝毫不减,例如,光绪帝虽有权批阅奏折,可是,批阅后必须将奏折连同自己的意见交给慈禧过目,这就是“事后汇报制度”

由此可见,慈禧乃是清帝国的“隐形君主”。她干预光绪帝决策时表现出的权力欲,也使得“母子”二人关系日趋紧张,矛盾终于在戊戌年全面爆发出来。

中法战争后,清廷积极致力于发展海军,慈禧亲信、直隶总督李鸿章在维持淮军的陆军之外,另外精心挑选将佐和兵士组成海军,这就是清廷所倚重的北洋舰队(光绪十四年,即1888年成军)。

无奈,清军在甲午战争中惨败,李鸿章的海陆军精锐几乎全军覆灭,李鸿章本人也在一片叫骂声中交出权位,取而代之的,则是慈禧另一位亲信——王文韶。

甲午战争对清廷的震动不小,之前一直被抑制的清流党借机崛起。此时,户部尚书、帝师翁同龢依靠对李鸿章北洋系的攻击,得以迅速崛起,一度有掌控中枢大权之势。

这自然是慈禧不愿看到的,所以她一方面将翁同龢的政敌荣禄调任直隶总督,同时命其掌握新军,另一方面则将之前遭打压的恭亲王重新抬出来参与总理衙门的工作。

几番起起落落,恭亲王虽早已不复往昔的锐气,但制衡翁同龢仍绰绰有余。这是慈禧的又一着妙棋。恭亲王病逝后,新培养的刚毅等人又缺乏城府,眼看无得力人选压制翁同龢,慈禧干脆将其革职,永不叙用,这便又给清流党沉重一击。

04

戊戌变法失败的另一层原因

不过,“无心插柳柳成荫”,慈禧将翁同龢罢黜后,维新派康有为等人恰得良机以弥补其去职后留下的权力真空。光绪帝对这个工部学习主事十分欣赏,用其变法。

一开始,慈禧亲信掌握京师卫戍力量,她自己又把持二品以上大员的任免权,所以她自信“几个秀才(指维新派)闹不起来什么事”。但是,她想错了。

光绪帝在改革上过于急躁冒进,冲击了慈禧主导下的权力平衡。皇帝认为,礼部尚书怀塔布等阻挠变法,将其一并罢黜,同时提拔谭嗣同等为军机章京,后来,光绪帝又将慈禧身边的红人李鸿章赶出总理衙门,这显然触碰了慈禧的底线;而日后伊藤博文前往中国,传出了中外合力变法等传闻,更让慈禧感到自己有被架空的危险。

于是,她将训政的方案付诸实际,光绪帝失去了手中仅有的一点儿权力,而之前变法罢黜的官员也大多回到原来的岗位,他们对慈禧感恩戴德,更强化了慈禧主导下的训政体制。

后来人评价这段历史时,多以慈禧反对变法而下结论,可是, 对于光绪帝挑战稳定的官僚体系的一系列做法(如废除八股、一次性撤礼部六堂官等)缺乏关注。君臣之间矛盾加深,恰恰让慈禧有机可乘。变法失败后,从慈禧对光绪帝的训斥可窥其心意:

天下者,祖宗之天下也,汝何敢任意妄为!诸臣者,皆我多年历选,留以辅汝,汝何敢任意不用!……

——《清廷戊戌朝变记》

很显然,慈禧在这里先以捍卫祖宗之法的面貌出现,光绪帝在名义上自然吃亏,他如何敢对抗祖宗的光环?而在后半句中,慈禧十分信任自己挑选的辅臣,这更反映了其膨胀的权力欲与笼络旧官僚的用意。

年轻的皇帝涉世未深,不明其中道理,空怀一腔热血变法,四处出击,得罪的人不计其数,难免前功尽弃;而太后作为官僚系统庇护人的身份,也在政变后表现得愈加鲜明。

05

恃权术者,终为权术所噬

但是,精于权术的慈禧或许不知道,自己所恃之物,恰也是臣子算计自己的工具。

戊戌政变后,袁世凯因告密而获得重用,先在小站练兵,后出任山东巡抚,庚子国变后旋又接替李鸿章执掌直隶地区。这样一颗政坛新星,自然是慈禧在利用之余,要下功夫提防的。

▲袁世凯小站练兵

可是,袁世凯也有自己的办法。当时官员跪见慈禧时,多不得抬头,这便使他们难以察觉太后对自己的态度变化,但袁世凯并不担心,他买通了慈禧身边的宦官李莲英等作奥援,多得其暗示。

例如,袁世凯向西太后汇报工作时,李莲英即以双脚分合来暗示慈禧心情好坏。因此,袁世凯面见西太后时不多言语,每所言必投其所好,故而扶摇直上,最终接手李鸿章的位置。

袁世凯担任直隶总督后,交结庆亲王奕劻等权贵,又暗中于宫廷内外培植党羽,权势日盛。日渐年老的慈禧终于意识到袁世凯权重的问题,所以在笼络袁世凯的同时,也着力于提携清流党后起之秀瞿鸿等干臣,以制衡袁世凯的北洋系。

例如,瞿鸿指使人弹劾袁世凯亲信段芝贵向庆亲王之子行贿,混得了黑龙江巡抚一职, 即得到了慈禧的默许。臣子之间相互斗来斗去,正是她乐于见到的。

可是,这样的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先是瞿鸿得意忘形,将慈禧暗示要把庆亲王撤职的秘密抖了出去,导致慈禧在外国公使夫人的询问下陷入被动,恼羞成怒,将怒气倾泻到这个刚刚取得自己信任的大臣身上。

瞿鸿没有看到庆亲王倒台,自己反而提前出局,至于他的盟友岑春煊,也因被慈禧怀疑与康有为等有来往而丢官去职。眼下这一切,都是袁世凯暗中促成的,北洋系因此呈现出独霸政坛的趋势。

这些自然是习惯了假作旁观臣子内斗的慈禧不乐于见到的,因此,同当年对付奕䜣、翁同龢类似,慈禧先夺去袁的直隶总督一职,连其军权一并削去,后将其调回中央,以外务部尚书一职笼络之,实则对其进行监视。

丧失实权的袁世凯,面对慈禧灵活的政治手腕,深知不敌,不敢发作,只能认栽。

为了防止他东山再起,慈禧还安排湖广总督张之洞进入中央,与袁世凯搭档。张之洞瞧不起袁世凯非科举正途出身,多有怠慢,袁世凯也是憋了一肚子气,臣僚相互制衡的局面又形成了。

慈禧颇为得意的权术,此时已经走向极端。她担心身后天下难制,于是尽可能将军政大权向宗室权贵手中集中,例如,光绪帝的同父异母弟醇亲王载沣,即于此时期进入中枢,如此种种,不胜枚举。

但是,慈禧看中的这些宗室权贵可没有她那么老辣的手段。慈禧死后,载沣等不断加大排挤北洋系的力度,袁世凯也因为风声渐紧,不得已返乡“养病”,而他对清廷的最后一点儿忠诚,也因此消磨殆尽。

此后袁世凯再度复出时,他已不再是对清王朝忠心耿耿的封疆大吏,而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的掘墓人。当袁世凯训练出的北洋新军抵制清廷号令时,满族亲贵们才意识到,袁世凯隐藏的底牌,足以置他们于死地。

▲外国教官和北洋新军军官

恃权术者,终为权术所噬。

慈禧纵横晚清政坛四十多载,将若干能臣玩弄于掌心,或加官晋爵,或罢黜出局,她千算万算,却始终未意识到,当洋务派、清流党、维新志士等牌被接连推倒后,最后倒下的,就只有她和她的大清了。

1908年,慈禧去世,摄政王载沣接管大清。

四朝元老张之洞见到载沣后,念念不忘天下安危,告诫载沣以后必要善抚民众,但载沣根本不理这一套,说了一句:“不怕,刁民闹事,有兵在呢。”

1911年10月10日夜,武昌城的兵一声枪响, 正式给腐朽不堪的大清帝国宣判了死刑。中国的历史,自此也翻开了新的篇章。

参考文献:

a.【史料】

1. 陈夔龙:《梦蕉亭杂记》,中华书局,2007 年;

2. 苏继祖、梁启超、袁世凯、陈庆年:《清廷戊戌朝变记》,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 年;

3. 叶恭绰:《遐庵遗稿》;

4. 赵尔巽等撰:《清史稿》。

b.【专著】

1. 吉辰:《昂贵的和平:中日马关议和研究》,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14 年;

2. 刘忆江:《袁世凯评传》,经济日报出版社,2004 年;

3. 马忠文:《荣禄与晚清政局》,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 年;

4. 茅海建:《戊戌变法史事考》,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5 年;

5. 茅海建:《从甲午到戊戌:康有为〈我史〉鉴注》,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9 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