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谁?欲用128万侵华日军向蒋介石换自己一命
热文

他是谁?欲用128万侵华日军向蒋介石换自己一命

2021年04月12日 23:00:00
来源:有历史

原题:冈村宁次喝了口茶,教何应钦怎么打仗,《大决战》这一幕是真的吗

1991年上映的电影《大决战·辽沈战役》中曾有这样的一幕,国民党的国防部长何应钦,亲自到冈村宁次住宅,当面请请教他如何对付中共。

冈村宁次的住宅颇为静雅,他摆开茶道,安安静静地呷了口茶,慢条斯理地告诉何应钦,在东北到底应该怎么打中共。

有人不免疑问,冈村宁次这个大战犯,怎么会国民党搞到了一起?这一幕是真的吗?可以肯定地说,历史上真有这么一回事,但细节有一定虚构。

一、愿用128万侵华日军换一条命

冈村宁次先后担任侵华日军华北方面最高司令长官、侵华日军总司令。按照二战结束后的大审判,冈村宁次与东条英机、松井石根、土肥原贤二等人所犯罪行,都属于甲级战犯,但他并没有像东条等三人一样被审判、被处决,而是侥幸逃过了正义审判,不仅没被定为战犯,还悠然自得地以自由之身,活到82岁才一命呜呼,真乃中国人民的一大恨事。

为何冈村宁次能逃过审判,后来还能和国民党眉来眼去,共同谋划对付中共?此事还要从抗战结束时日本投降说起。

冈村在侵华战争末段升任总司令,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后,他手下的128万侵华日军何去何从,一时成了焦点。

冈村自知罪孽极大,早晚难逃公道,一直在想办法开脱罪责。正好当时蒋介石想垄断受降权,却苦于部队都在西南大后方,无法快速到达华东、华北、华南的广大地区受降,蒋介石便要求冈村宁次,维持日军原有驻防,等国民党军开到之后再投降。

冈村精明得很,立即对蒋介石投怀送抱,致电表示绝对服从蒋总统的命令。

冈村多想了一步,他手里的128万日军虽是战败之军,但总实力也非同小可,不妨在这上面做做文章。

做什么文章?倒不是说效法中国古代的军阀,割地自雄,称王一方。日本举国投降,这128万军队不过是釜底游鱼,没有政治支持,在中国绝难维持得下去。

冈村想了一招绝的,想把军队送给蒋介石,帮助其打内战、消灭中共。

国民党方面派来何应钦与冈村接洽投降事宜,冈村秘密透露了这个想法。蒋介石闻讯喜出望外,真要如此,那消灭中共将不费吹灰之力。何应钦代表国府对冈村致以极大谢意,嘉许他对党国的一片忠心。

但此事因为美国的坚决反对,以及国民党高层许多人严重反对,蒋介石终于没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让这支侵略过自己国家的兽军反过头来打内战。

事情虽然没成,冈村却从此在蒋介石心中落了个好印象。蒋介石勉励他,只要肯配合政府,将所占地盘、手中军械装备、物资全部交给中央政府,将免于战犯之惩处。

冈村宁次心领神会,如同吃了一顿定心丸,不管怎么说,这条命是保住了。冈村后来果然信守承诺,命令所有日军就地防守,不向八路军和新四军投降,专门等国民党军到了之后再投降。

二、投降时牛得像主人

1945年9月9日上午9时,中国政府在南京中央军校大礼堂,举行受降仪式。冈村宁次作为日本代表,向中国政府递交降书。就是在这场举世瞩目的受降仪式上,冈村宁次却高傲得像胜利者。

本来,日本军官都佩军刀,尤其是高级指挥官,都视军刀如生命。中国设计的受降仪式上,最具有标志性、也最为大众乐见的,就是冈村宁次向中国受降代表何应钦献刀。

但是,受降那天,冈村宁次却全程肃然,没有献刀。当时许多人看了不解,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一个侵华战争罪犯,怎么弄得像失意英雄一样,意气肃然?

这事说起来真叫人窝火。

蒋介石之前对冈村宁次许了诺,私相授受,赦免了他的战犯罪责,这是冈村宁次神态昂然的根本原因。

还有一个直接原因,何应钦的纵容。

何应钦早年求学于日本东京士官学校,和冈村宁次是校友。何应钦是老牌的亲日派,当年签订卖国协定《何梅协定》的就是他。诸位且莫说他也是受形势之逼迫,不得已抛头露面去签。试问,中国当时没有军队么?何不一战?又问,国民党内大佬,为何别人不去,单只你何应钦去?

这次受降之前,何应钦先派其参谋王武秘密会见了冈村,自降身份地向其表示,参加投降仪式时可以佩带指挥刀,但必须在抵达礼堂、进入投降席之前将指挥刀私下呈缴何应钦,否则就不要带军刀。带与不带,可由冈村宁次自己选择。

冈村当然不愿成为当众呈缴指挥刀的败将,而宁肯当“不带军刀的将军”。后来他进入受降的大礼堂,果然没有带刀,所以整个仪式中,他就无须有什么投降的标志性动作,得以一直保持肃然,或站或立,根本看不出来是败军之将。各界人士观之无不愤然。

更有甚者,还有何应钦有损国格的行为。

按盟军统帅部规定,投降一方向受降一方行三次礼,受降一方均不回礼。然而,当日方的小林参谋总长向何应钦呈交降书敬礼时,一向对日军奉若神明也自甘对日本军人矮半截的何应钦,居然起身答礼,引起一片哗然。

何应钦在受降仪式后与冈村会谈,就中日战争爆发的原因,向冈村宁次袒露真言,发表了一段“高论”,何表示:“我曾说过,中日相战两败俱伤,结果将使共产党势力做大。此事不幸为我言中。我任军政部长以来,就提倡中日合作,但因国内情况未能如愿以偿;而日本军部内,也有不谅解蒋委员长和我等真实意图,因此,遂启战端,诚不胜遗憾之至。”

日军战败,如冈村之徒,为什么心里一直不服气?就在于有何应钦这样媚日之徒,一再做出有损民族尊严的事情,让日本人打心眼里瞧不起。

三、逃过东京大审判

受降后,按理说日本战犯都应关押,进行审判。东条英机、松井石根、谷寿夫、板垣征四郎、土肥原贤二等人都被关了起来,接受盟军和中国法庭审判,唯独这个冈村,却一直逍遥法外。

冈村迟迟没有被关押审判,引起各方面警惕。1945年11月,中共方面提出一份侵华日军战犯名单,将冈村列为头号战犯,并呼吁国民政府赶快将冈村收监,以待正义审判。

当时各地的日军正在陆续退出占领区,向中国军队交接。蒋介石为了稳住局面,一再推拖关押冈村的时间。其实他内心深处压根就没想审判冈村,而是想利用这个特殊的人物,为他的反共大业出力。

1945年12月13日,蒋介石还还亲自与冈村见了一面。据冈村回忆录记载,两人见面的气氛非常和谐,完全看不出曾经厮杀了14年之久的血海深仇。

蒋介石和冈村在陆军总部会面。上午9时半,冈村宁次按时到达,蒋介石面带微笑,对这位降将问候有加。

蒋介石问:“你身体健康吗?生活上如有不便,请勿客气地向我或何总司令提出,尽量给予方便。”

冈村宁次回答“:深感厚情,生活蛮好。”

蒋:“从何总司令处得悉,接收顺利进展,殊堪同庆。日本侨民有何困难,也请提出。”

冈“:目前没有,如发生困难,当即奉告。”

蒋:“中日两国应根据我国孙文先生之遗志,加强协作,实为至要。”

冈“:完全同意。”

冈村在回忆录中还说“:蒋委员长特意安排了这次会见,以好言相慰、和蔼近人,深感敬佩。”感激之余,冈村也深深地明白蒋介石居心所在,念念不忘的是反共。他投桃抱李,利用他当年在华北战场与八路军作战的经验,为蒋介石撰写了一篇《从敌对立场看中国军队》的军事论文,阐述国共军队的战略战术和作战特点,建议国民党军队如何利用共产党军队的弱点,采取特别战术予以应对。

蒋介石本来要的就是这个,但他出于一国领袖的自尊,不好意思开口向敌国降将索要,此时冈村心领神会地写出来,蒋介石自然是极为高兴,要保全冈村、使之为己所用,也就成了蒋介石坚定不移的态度。

蒋这边要保,但盟军方面并没有放过这个大战犯。

1946年1月,盟军在日本东京成立了远东军事法庭,对日本战犯进行审判。冈村是大将级的人物,罪孽大、官位高,远东军事法庭几次照会中国政府,要求尽快将冈村宁次引渡日本,对其进行审判。

蒋介石想了个花招,通过外交途径回绝远东法庭,说日军向中国军队的交接尚未完成,姑且留任冈村为日军驻华善后总联络官,他在南京的官邸、侍从、车辆等一律给予保留,待交接工作全部完成后,再考虑审判之事。

国内军政各界人士得知这个侵华战犯头子,居然受到国民政府宽大优待,无不气愤异常,中共《解放日报》《新华日报》连连发表文章揭露黑幕,指责国民政府罔顾民族大义,包庇日本战犯。上海《申报》、香港《大公报》等权威媒体也都连篇累牍地发文指责政府行为失当,有损国格。

就连蒋介石长子蒋经国,都对此举感到不解,据称他曾向蒋介石吐槽,就算暂时不审判他,至少也应该把他关起来,怎么能还让他安享优越生活,还以日军驻华司令官自居呢。

1948年3月29日,蒋介石迫于各方压力,把冈村转移到上海疗养,被安排住进一所非常幽静的宅院,这所宅院是汪伪政权财政部长王文成的宅邸,日本投降后充了公,里面的条件非常不错。

国府对外绝对保密,淞沪警备司部派出便衣军警,对王宅实行严格保护。看管方还不时提供中国各界对冈村宁次反映的情报,还专门聘请日本医生为其治疗肺结核,可谓关怀备至。

在蒋介石的直接庇护之下,冈村就这么拖来拖去,拖过了远东军事法庭东京大审判。冈村为何应钦指点作战问题,就发生在这一期间。

四、帮助国民党出谋划策

1948年12月。辽沈一役,蒋介石丢了东北。人民解放军紧跟着又发起淮海、平津两大战役。焦头烂额的蒋介石,不得不作退守江南的打算,严饬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周密部署江防。

汤恩伯专门赶赴上海王宅,当面请教冈村,如何应对中共军队渡江进攻。

电影《大决战》中描写的何应钦会见冈村,大概就是基于这次事件,进行的艺术化描写。

汤恩伯当年对日军作战屡战屡败,骨子里对日军有一种惧怕、崇拜之感。所以他能舍得下身份,向败军之将请教战略战术。

一番热情寒暄、互致问候之后,汤恩伯则开门见山地表功,告知冈村宁次,他是如何求蒋为其免罪获准的经过。听完汤恩伯的叙说,冈村宁次一个劲地点头感谢。

接着话入正题,汤恩伯把冈村宁次领到军用地图前,说“:共军渡江,必在长江下游,请就如何固守长江天险,发表高见。”

冈村宁次根据自己长期以来对长江下游军事要地的研究,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毫不客气地操起教鞭,指指点点,滔滔不绝地陈述了有关防守长江的意见。

汤恩伯频频点头,他的参谋人员,则一一用笔记下。谈话约1个小时。1949年元旦,汤恩伯携带礼品前往王宅,向冈村宁次祝贺66岁生日,并再次与之交换了关于江防的战略战术。

当时国民党政府的民心已经丧失得差不多了,汤恩伯也知道大厦将倾,没心思去顾及外界议论,此事做得也不甚机密。这件事很快就传出来了。

请教外人怎么打自己的同胞兄弟,而且还是杀害过中国人民的刽子手,这叫经历了十几年抗战血火考验、背负着血海深仇的中国人民怎么接受得了?

后来经过媒体曝光,各界顿时哗然,纷纷指责汤恩伯没有一点民族自尊、不讲廉耻,对不起国家、对不起人民。汤恩伯惶惶然不敢走出司令部大门一步。

本来已经慢慢沉寂的对冈村审判的呼声,又逐渐高涨起来。

恰好,蒋介石第三次下野,李宗仁上台,冈村惶惶不可终日,怕新政府给他算总账。

谁知,贴心的老朋友蒋介石,早就替他考虑好了后路。

五、逃回日本

当时在各界压力之下,国民政府决定对冈村进行审判。

在此之前,上海的中国军事法庭已经对冈村进行过初审,由于蒋介石一味庇护,法庭歪曲事实,化大为小,没有得出合理的审判意见,在社会各界的指责之下,初审不了了之。

此时再审,蒋介石生怕出意外,为“公审”定了调子,那就是:从反共大局出发,必须宣判冈村宁次无罪。与此同时,蒋介石甚至不顾“太子”蒋经国和其他几位亲信将领的不满,下手令给新上任的国防部长徐永昌,令徐永昌行文给最高军事法庭审判长石美瑜:一定要判冈村宁次无罪。

1949年1月26日,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在上海开庭,于16时由石美瑜庭长宣判。血债累累的大战犯冈村宁次被宣布无罪,当庭开释。

这一判决结果不仅使旁听的记者们大出意外,就连冈村宁次本人也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法庭上顿时大乱,旁听席上一片愤怒的嘘声、抗议声,群起诘责,大呼不公。冈村宁次本要向石美瑜等人鞠躬致谢,见此情景,竟呆立被告席上,不知所措,被一法官趁混乱之机,将其引至后门,送他逃了出去。

这个消息传到了解放区,中共方面立即对国民政府提出严厉抗议,要求代总统李宗仁必须重新逮捕冈村,必须让他接受应有的惩罚。

李宗仁迫于压力,亲自发电让上海方面逮捕。谁料蒋介石已经提前授意汤恩伯,务必要想办法送走冈村。

此时东京大审判已经结束,冈村回国后不会再有人审判他。

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将李宗仁的命令扣押不予执行,而奉蒋介石的秘密旨意,采取紧急措施,迅即将冈村宁次放回国。

何应钦也秘密参与此事,亲自联系了一艘美国轮船“维克斯”号,送冈村回国。

1月29日,在汤恩伯、何应钦的联手安排下,冈村宁次和其他被无罪释放的259名大小日军战犯,安全地登上客轮,驶离上海港,消失在茫茫东海。于2月4日晨抵达日本横滨。

一代大战犯冈村宁次,就以如此“神奇”的方式,从他一手残害过的中国人手里,无罪逃脱了。这样逃避了中国法律制裁而溜之大吉。这真是中国最大的耻辱。

李宗仁闻讯大怒,拿汤恩伯也没办法,只好电令中国驻日本代表团团长商震与麦克阿瑟协商,将冈村宁次逮捕押送中国归案。

然而此一时彼一时,如果冈村一年前回到日本,等待他的必然是正义的审判,以及绞刑架。但此时美国改变了态度,对苏联和中共敌意越来越浓。

美国正欲扶植日本、重新武装日本,以冈村为代表的日本残余军国主义分子,正是他们看中的人物,怎么还能放回去让中国杀了。麦克阿瑟毫不留情地拒绝了李宗仁的要求。

冈村宁次得意地说“:我再次幸免于难,不止一次幸免于难,可谓幸运矣!”

这个罪大恶极的战犯,后来竟然活到82岁才死。思之不免令人遗憾、痛恨,而造成这一耻辱的根源,竟是那群丧失国格的败类,真乃中华民族之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