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孟奇:一束永不熄灭的生命之光!
热文

帅孟奇:一束永不熄灭的生命之光!

2021年04月08日 15:34:13
来源:少年特战训练营

自动播放

1932年,由于叛徒顾顺章的出卖,帅孟奇被捕入狱。在监狱里,敌人对她施用种种酷刑,往她鼻子里灌煤油。灌完一壶又一壶,灌得七窍流血,左眼失明;上老虎凳,给她加了三块砖,又加到四块、五块、六块。她眼前发黑,昏厥了过去。敌人又压木杠子,硬是把她的右腿骨压断了,她的牙齿也被敲掉,后被判了无期徒刑。帅孟奇宁死不屈,始终守口如瓶,保守了党的秘密。直到1936年12月西安事变以后,经李克农多方努力,1937年5月,帅孟奇由她父亲托人取保,才得以入院治病,后被地下党组织护送到延安。

帅孟奇的丈夫许之桢也是大革命时期的老党员,曾任湖北工人运动讲习所所长,后来也被派到苏联学习。本来他俩感情很好,可是一别10年,断了联系,在莫斯科的许之桢从报纸上看到帅孟奇“牺牲”的消息后,另组建了家庭。帅孟奇入狱前,他们有个13岁的女儿,叫许端一,也在孤儿院里被敌人残忍地毒死。帅孟奇表现得非常坚强,她说:我是在特殊的历史环境下,造成没有丈夫、没有女儿的。一个革命者为了革命事业,抛弃个人的家庭利益也是常有的事,不少革命者都是这样,甚至很多人牺牲了个人生命。我们这一代人是注定要多受苦多做牺牲的。

帅孟奇没有再结婚,却享受着革命大家庭的温暖。她收养和照顾了许多烈士子女,从精神上到物质上给了他们许多的爱,也得到他们温暖的回报。李鹏、李铁映、舒炜等一大批烈士后代,她视如己出,用心血抚育他们,以自己崇高的品德和行为影响教育他们。帅孟奇说:“我虽没有亲生的儿女,可我并不孤独啊!我家里逢年过节或假日,许多烈士子女都来看我,还有我的侄儿侄女来来往往,他(她)们就如同我的亲生儿女一样。其实,我是孩子最多的一家。我的家里最热闹了。”

帅孟奇很注意对烈士子女的教育。她总是对他们说:良田万倾,日食一升;大厦千间,夜眠八尺。有的人住那么多房子有什么用?只会脱离群众,害了子女,心里只有儿子、孙子、亲戚,没有人民,人民就会抛弃他!

她的爱心不仅给了烈士子女们,也给了许许多多的困难群众。有一次,她的秘书陈双璧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红塑料布的日记本,扉页上写着“募捐簿”三个大字。从1982年到1991年,大约有60多笔捐款,少则数百元,多则上万元,其中有帮助受灾小学盖校舍的,有资助失学儿童的,有捐给希望工程的……她就像一束永不熄灭的生命之光,征服黑暗,温暖人间。

1997年,帅孟奇百岁寿辰之日,陈赓将军的两个儿子陈知非、陈小建,一个作画,一个题词。题词中写道:“没有孩子,却儿孙满堂;没有视力,却有敏锐的目光;没有权力,却最受尊敬;没有享受,却活得最长。”

1998年4月13日12时03分,帅孟奇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101岁。

帅孟奇(1897年1月3日—1998年4月13日),出生于湖南省汉寿县贫苦农民家庭,青少年时期接受进步思想,追求真理。1926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帅孟奇同志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中国妇女运动的先驱,我党组织战线杰出的领导者,原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中共中央组织部原副部长、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