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袁隆平:粮食安全的守望者
热文

“90后”袁隆平:粮食安全的守望者

2021年03月23日 12:01:58
来源:力量湖南

编者按:2021年5月22日“共和国勋章”获得者、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杂交水稻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袁隆平,因多器官功能衰竭,于2021年5月22日13时07分在长沙逝世,享年91岁。

原标题:“90后”袁隆平:粮食安全的守望者

日前(2020年),袁隆平在《人民日报》撰文《常做思维的体操》中写道:我一生有两个梦想,“禾下乘凉梦”和“杂交水稻覆盖全球梦”。我将继续发扬老骥伏枥的精神,进一步挖掘杂交水稻的产量潜力,为保障我国及世界粮食安全、促进世界和平与发展贡献力量。

这位大半辈子都在与水稻打交道的老人,至今从事杂交水稻研究工作已有57个年头。他最关心的,就是与水稻和粮食安全相关的事。袁隆平是一位真正的耕耘者,他毕生的梦想,就是让所有人都远离饥饿。

图片

图片

袁隆平:中国杂交水稻育种专家,中国研究和发展杂交水稻的开创者,被誉为“杂交水稻之父”。中国工程院院士、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常委,第八、九、十、十一届湖南省政协副主席

2020年9月7日,是“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90岁的阳历生日,这位笑称自己今天正式从“80后”成为“90后”的老人,在湖南长沙家中的生日会上,许下了一个生日愿望:“(第三代杂交水稻两季)亩产3000斤,要早日实现!”

这位大半辈子都在与水稻打交道的老人,至今从事杂交水稻研究工作已有57个年头。他最关心的,就是与水稻和粮食安全相关的事。袁隆平是一位真正的耕耘者,他毕生的梦想,就是让所有人都远离饥饿。

见证我国粮食从弱到强

袁隆平曾和媒体分享学农想法的由来:

我小学在一年级的时候,在武汉汉口郊游,老师带着我到一个企业家的园艺场,是一个庄园,很漂亮,地上有很多花,桃子红红的吊在树上,葡萄是一串串的,我觉得这个好,这是田园游。从小的时候就有这么一个印象要学农。正好那个时候有一个卓别林的电影《摩登世界》,有牛奶、葡萄,使我的印象很深。这个印象深深印记在我脑海里面。(其实)真正到农村去的话,(接触到的都是)贫穷、落后。

法国文学家罗曼·罗兰曾说:“真正的勇气是知道生活的真相,却仍然热爱生活。”袁隆平坚持学农,正是印证了这种勇气。少年时代因田园牧歌式的美好向往而有了要学农的印象,也因为战争年代在颠沛流离中看到沿路举家逃难、面如菜色的同胞,看到荒芜的田野和满目疮痍的土地,让他坚定了学农的决心。

毕业后,袁隆平被分配到湖南安江农校任教。安江农校地处偏远,临行前,学校的领导告诉他,那里很偏僻,“一盏孤灯照终身”,可要做好思想准备。当时他想,能传播农业科学知识,也是为国家做贡献。没想到,去了不久,就碰上三年困难时期,他亲眼见过“路有饿殍”的场景:卧室里、马路旁边、桥底下、田埂上……“我当时想,这么大一个国家,如果粮食安全得不到保障,其他一切都无从谈起,我要为让中国人吃饱饭而奋斗!”

图片

▲1976年12月,袁隆平(右)和同事李必湖在观察杂交水稻生长情况(新华社图)

至此,袁隆平决定研究杂交水稻,他的一生与“粮食”紧紧联系在了一起。事实上,90岁的袁隆平这一路的成就,也是中国粮食由弱到强的故事。

1964年,他率先开展我国的水稻杂种优势利用研究,是我国最先发现水稻雄性不育株,而且指出水稻具有杂交优势的特点,使水稻杂交从理想变为现实。

1972年,他培育出中国第一个水稻雄性不育系,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南优1号。

1975年,他与他的团队一起攻克了杂交水稻制种的技术难关,从此我国成为第一个能够利用杂交水稻优势生产杂交水稻的国家。

1980年,杂交水稻成为我国出口的第一项农业专业技术转让美国,当时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为我国对外交往做出了巨大贡献。

2015年,超级稻第四期实现亩产1000公斤,创造了世界产量最高纪录。

2018年,海水稻首次突破546公斤,远远超出了目标规划300公斤。

2019年,第三代杂交水稻单季亩产达2092.6斤。

如今,杂交水稻解决了全球近10亿人的温饱问题,我国将有2.8亿亩盐碱地能种海水稻,到那个时候我国将可以多养活2亿人。

这里面,有袁隆平的一份大功劳。

同样为主粮付出的,还有开垦北大荒的一代代军人、农民、知青;还有为化肥、器械奔走的一代代企业家、科学家;更有在身后默默支持这一切的国家。无数人前赴后继,只为一个“吃饱饭”的理想。

图片

▲袁隆平在安江农校授课。(新华社图)

这样做的结果,是我们构建了自己的粮食主权护城河。2008年前后,国际资本曾对我国发起粮食战,囤积粮食、哄抬粮价。在主粮问题上,我们不能退让半分。对方疯狂抢购抬价,我们拼命抛售压价。买多少抛多少,抛到国外资本彻底傻眼,丢盔卸甲,落荒而逃。那时,我国已经囤积了整整1亿吨储备粮。

从我国2019年10月发布的《中国的粮食安全》白皮书来看,自2015年以来,我国的粮食总产量一直稳定在6.5亿吨以上,2019年人均粮食占有量更是达到470公斤左右,远远高于人均400公斤的国际粮食安全的标准线。

从路有饿殍到掌握粮食主权,背后是几代人的青春与付出,中国真正实现了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中国人的饭碗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上”“我们的饭碗应该主要装中国粮”。

“粮食安全永远是头等大事”

近日,习近平总书记对制止餐饮浪费行为作出重要指示。他指出,尽管我国粮食生产连年丰收,对粮食安全还是始终要有危机意识,今年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所带来的影响更是给我们敲响了警钟。

袁隆平最看不得人浪费粮食,他曾在一次采访中说道:“我们辛辛苦苦钻研提高水稻产量,每亩提高5斤或10斤都很难,提高之后,又浪费了。浪费不但可耻更是犯罪……”

图片

▲2019年9月29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向“共和国勋章”获得者袁隆平颁授勋章(新华社图)

“一粒粮食能救一个国家,也可以绊倒一个国家。”袁隆平的这句话点透了粮食的重要性。时间再次回到20世纪50年代,粮食短缺是全世界的普遍现象。在法国,人均每天只能领两块面包。得粮食者得天下。美国通过粮食援助钳制苏联。60年代初期,中国也经历了一场天灾人祸的大饥荒,也就是袁隆平亲眼看到的“路有饿殍”的那个时期。粮食带动政治,屡试不爽。

那么今天,为什么还要有粮食安全的危机感?我国的国土面积辽阔,但是耕地面积只排全球第三,排在第一的是美国、其次是印度;但是再看人口呢?我们14亿,美国不及4亿,我们的人口是美国的4.26倍,可耕地的面积却远不如美国。

据相关数据表明,我国每年需从世界各国进口1亿吨左右粮食,是世界最大的粮食进口国。一旦发生突发事件,进口贸易受阻,对我们的粮食安全还是有较大的影响。今年的全球疫情就是明显的例子,各国的进出口通道关闭,对很多行业都造成一定的压力。

在袁隆平看来,粮食安全永远是头等大事。因而,在不同时期,在各个场合,他总是不遗余力地呼吁、强调粮食安全的重要性。他曾以一位长期工作在农业科研第一线的科学工作者名义,向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呼吁:要高度重视我国粮食安全问题,并提出了四点建议—— 一是要坚持自力更生为主的粮食安全战略。二是充分发挥科技对粮食安全的保障作用。三是切实保证一定规模的粮食播种面积。四是切实保护和提高农民的种粮积极性。

图片

2019年7月,即将90岁高龄的袁隆平还在媒体采访中谈道“农民不种粮食就麻烦,问题很大,我总是很担忧的”。袁老还特别讲到要防止农业成为“妇老农业”、要调动农民种粮积极性,最需要的是好政策,他说“有好种子没好政策不行,光有好政策没好种子也不行”。

袁隆平如此呼吁,亦是如此身体力行。他自己掏经费推广农业科学技术,建立了科学成果快速推广的通道。此外,袁隆平还注意培育农业科技人才。一批年轻有为的农业科学家,正在他的指导下茁壮成长,为中国粮食安全储备了人才宝库。

“90后”宝藏爷爷

袁隆平对农业科技人才的培育,尤其注重实践能力。

他说:“我是搞应用科学的,只有实干苦干才能够实践出真知。”他招收学生的条件,也是以此为基准:“你不下田,我就不带。”

不论多大年纪,不论走到哪里,袁隆平心心念念的还是他实验稻田里的超级水稻。

图片

离他最近的那片试验田,就在自家屋后。袁隆平的家是一座带围墙的小院,里面有座二层小楼。整个小院裹在绿色里,种满了冬青和树木,廊子里还挂了两排红灯笼。

袁隆平的卧室就在小楼的二层。“来到窗户旁边就能看到心爱的试验田,甚至躺在床上侧个身子就能看到。”

试验田和家之间,连围墙都没有,只有一道矮矮的铁栅栏。每天清晨就会有这样一幕:还没吃早饭的袁隆平出门,来到田边,看一看、望一望、查一查。

成为“90后”的袁隆平不再带博士生了。至于为何不带博士生,他给出的原因太真实了:“辛苦得很,你要指导他搞试验,要修改他的论文,这麻烦得很,会死脑细胞的!”

2015年,袁隆平卸任国家杂交水稻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职务后,一直以该中心研究员的身份继续指导杂交水稻的科研工作。他和媒体调侃自己现在上下班不用按规矩打卡,脸上挡不住的得意,还给自己贴上“自由散漫”的标签。

这样的袁隆平,近两年频频因风趣幽默的言行冲上热搜,他从上一代人眼中“解决吃饱饭问题”的“神”变成了年轻人眼中自带萌点的“国民爷爷”。他可以前一秒还自诩是个“资深帅哥”,下一秒就因为自己的“不诚实”笑到镜头都模糊了。在讲到健身的秘诀时,他劝大家:“少吃肥肉多游泳,不要变成一个胖子!”

图片

▲袁隆平在安徽合肥超级杂交稻“种三产四”示范基地考察。新华社图

前段时间,袁隆平和他的三个孙女出现在纪录片《时代我》里,孙女们都梳着相似的娃娃头发型,穿着朴素,言谈举止也和爷爷袁隆平一样,幽默中透着质朴和可爱。

当被问到袁隆平是一个什么样的爷爷的时候,她们说:和蔼可亲,有童趣心,会经常在家里藏好零食,让她们去“偷吃”。

的确,袁隆平十分疼爱自己的三个孙女,就连她们的名字都是他亲自取的,并且都和天气有关:

大孙女出生时,雨过天晴,所以叫袁友晴;

二孙女出生的那天节气是雨水,所以就叫袁友清(小名大米);

小孙女降生于星空明媚的夜晚,所以就叫袁友明(小名小米)。

粮食丰收盼风调雨顺,不论是天晴还是下雨,还有她们的小名大米和小米,这些名字的缘由无不昭显着袁隆平毕生守护粮食的愿望。

“一个人一辈子做好一件事,就足够了。”袁隆平将一件事已经做到了极致,相信他再度回味自己曾经说过的这句话,当觉欣慰。

文章原载于《文史博览·人物》2020年第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