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警卫团前战士:我见过的主席华国锋
热文

中央警卫团前战士:我见过的主席华国锋

2021年02月22日 12:15:24
来源:战友之家

编者:2月20日,纪念华国锋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王沪宁出席并讲话,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出席。华国锋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一生。值得一提的是华国锋同志担任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期间,对基建工程兵部队特别关心,曾经在春节假期视察基建工程兵基层连队,接见基建工程兵工作会议代表,为《基建工程兵报》题写报头等。我们基建老兵怀着崇敬的心情,追忆华国锋同志为中国革命做出的重要贡献。今天,我们把中央警卫团8341部队,曾在中南海服役的刘自强战友一篇忆文《我见过主席华国锋》推送给大家,以此为念。

我见过主席华国锋

刘自强

在一九八〇年四月份的时候,正值春暖花开时节,阳光明媚,中南海内到处鲜花盛开,鸟语花香,海边的柳树正发芽吐蕊。海面一阵阵微风拂面而来,使人心旷神怡,流连忘返。

走进中南海西大门,有一处清朝老宅,叫怀仁堂,房子不高,门口有两扇厚重的红漆大木门。每边大门上,各有九九八十一颗黄色圆木钉,象征着皇权至高无上,一言九鼎。有茶杯那么大一个,门中间还各有一个虎兽扣,穿过龙虎鼻梁,用两个铁环紧紧扣在一起,寓意所有皇权被皇帝一人所掌握之中。

这里的今天,是个特别日子,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此召开,大门两边摆满了鲜花,五颜六色,姹紫嫣红,煞是好看。上台阶处摆放了多个用陶瓷桶种植的铁树盆景,树中心还开出了一个圆柱形黄色花球,这就是难得一见的铁树开花。

两边还各有一棵迎客松,通过人工精心栽培,枝繁叶茂,层层叠叠,平缓伸展,葱翠欲滴,朝阳处呈白绿色,背光处呈暗黑色。敞开怀抱,迎接着今天最重要、最尊贵客人们的到来。

一九七九年底,我从中南海东门换防到西门。还是第一次参加如此重大的警卫和服务任务。从没有服务和保卫过这么多中央首长,这样盛大而又隆重的会议场所。真像新娘子上轿是头一回。虽说我当兵也有几年,看见过很多中央领导,也算阅历无数吧,但真正这么近距离地去观察,去服务,去保卫首长的人身安全,还真是第一次,不免心中有点忐忑不安,神情紧张。

头一天的晚上,刚接到通知时,既兴奋又害怕,兴奋的是可以这么近距离的去观察、体会、聆听伟大领袖华国锋主席的声音,去看一看华主席的尊容。心情无比激动,久久不能平静。害怕的是,自己不能有任何闪失和差错。思前想后,碾转反侧,彻夜未眠。

头一天,我们都洗了个干净的热水澡,洗了又洗,搓了又搓,生怕有什么异味留下来,会让首长们闻到,影响首长的心情。

脱下军装,穿上工作服那刻起,还不忘擦上一点雪花膏香粉,使自己散发出阵阵微香,把头发理掉,整理干净,还偷偷抹上一点猪油,使头发锃光发亮,比出席婚礼还庄重严肃。

(中南海新华门)

我们早早来到怀仁堂,服务处的美女和我们一道,打扫收拾会场,一切准备停当,迎接最亲爱的首长来临。 只见厅内,灯火辉煌,如同白昼。开着通风暖气,适时调节气温,保持在27度左右。

这是一幢全部用金丝楠木修建而成的老房子,价值不菲。清朝是专供帝王的议政厅。具有冬暖夏凉之功效,还可以起到抗震和隔音之作用。桌椅干净明亮,一尘不染,无处不散发出一股股幽香,就连厕所都是香气扑鼻,沁人心脾。 我们沏好茶端上桌,把首长用的公文纸和铅笔一起摆放整齐,随时恭候首长们的到来。

准时八点整,总书记胡耀邦,从中海边的书记处办公兼住地走路过来了。最早一个到达怀仁堂大门口,他个子不是很高,只有一米六多一点。红光满面,健步如飞。瘦小的身材很结实健康,留着大背头,穿一身灰白色中山装,但他从不迈过门槛,在门外恭候其它领导的到来。

不一会,从西大门驶进三辆轿车,其中一辆大保险红旗轿车特别耀眼,门窗上的铝合金是加宽加厚的,车身是加长的,玻璃防弹的,轮胎防爆抗震的,底盘也有防爆炸装置。

有开道前卫车,有随后警卫车,鱼贯而入,三辆车嘎然而止停在了怀仁堂正门口,先后从两警卫车内下来七八个警卫战士,紧接着从中间保险红旗车内,先下来一个贴身卫士长,然后又下来一个人,此人身高在一米八 以上,天庭饱满,地角方圆,两眼炯炯有神,有伟人之气派,有领袖之风范。

蓄着整齐的大背头,嘴唇偏厚,洁白的牙齿,配上将相之脸,那简直是绝配,无一多余。两只眼晴都是双眼皮。只可惜,有神的眼眸中闪过点点忧伤,略带着点点忧愁。

下车就看到了台阶上的总书记胡耀邦,他操着浓浓的山西口音,刚开口喊了一个“总…"字,就被胡耀邦总书记抢先喊了一声"华主席早!"

紧跟着华国锋主席补上一句:"总书记先到,算我迟到了",胡耀邦边迎向华国锋主席边说;“哪里,哪里,我前脚到,您后脚就跟来了。"一起搀扶手挽着手,有说有笑,将华主席送进了大门内。

随后又来了几辆保险红旗轿车,分别是军委副主席叶剑英元帅,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邓小平 。还有副总理万里、陈永贵、谷牧、副委员长,彭冲、吴桂贤、阿沛阿旺晋美等,都是乘坐的普通红旗轿车,或乘坐皇冠轿车和其它品牌轿车而来。

住在附近的总理赵紫阳,副总理薄一波、陈云、余秋里,副委员长彭真都是走路过来的。他们有的只有一墙之隔,有的步行三两分钟即到,陆续相继到达。

只有一个人特例,她是副委员长蔡畅,腿脚不方便,只能由外孙李勇用轮椅推着来开会。 最后一个进去的才是总书记胡耀邦。

中央领导的进出都是很有讲究的。论资排辈,井然有序,既不能迟到,也不能早来,早到有抢风头夺头彩之嫌,晚了有摆谱不尊重人之说。

首长的司机和秘书,都要精准计算,拿捏好时间,选择最佳路线,最短的路程,一路上都要保证畅通无阻,一切才会按部就班地进行。一路上的交警都接到了通知,所有岗亭都是畅通无阻。我们分别被固定在一个方位警戒和服务,不允许随便走动乱窜。

一天下来,虽说站立了几个小时,感觉有点腰酸背痛,确实有点累。但收获颇丰,中餐或者晚餐一定能吃到首长们剩下的饭菜,那可真是美味佳肴,不管是在部队,还是在家里,都不能吃到如此可口的饭菜。普通人连做梦都别想,即算是中央警卫团的战士,也是屈指可数,寥寥无几,才能享受如此待遇。因为我们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再加上千载难逢的关键时刻。两者缺一不可,此机会不可多得,一生一次足矣,何况我还经历了数次。

散会后,还能收集到首长不要的公函信纸数本,高级铅笔数支。运气好还有钢笔眼镜之类。

特别是那印有头函的中共中央办公厅信纸,可以几个月不用买,只有八元钱一个月的我们,也能节省一笔不小开支。还可以拿着这些信纸去唬别人,给自己脸上贴粉。至今回想起来,这种自欺欺人的小聪明,实在是可笑至极。

最惬意的是每天能领取八毛钱补助费,相当于十分之一的津贴收入,这都是每个战士梦寐以求的,只可惜一年为数不多。

虽然没有和华国锋主席照一张像,也没有和他握过一次手,只是聆听了华主席讲话作报告,他那宏亮的声音,很有磁性,那高大的身躯,给人以亲切厚重感。

就像一首歌词中唱的那样:"管它那世界谁与谁?管它那是非谁错谁对?"我只是普通一兵,普通的老百姓,只要亲眼近距离看到华国锋主席和总书记胡耀邦,就知足了,是一生的荣幸,一世的骄傲,很值得回味终身,虽不能当饭吃,也不能当钱花。这种殊荣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

1980年至1982年这段时间,我在怀仁堂旁边的8341部队,下属一个警卫中队服役。

金秋十月的北京,中南海内早已进入深秋,让人感觉阵阵寒意,摇曳的树木,被冷冷无情的秋风,吹得枝折叶落,阵阵狂风,卷起那些金黄色的树叶和枯枝败柳,四处翻飞乱窜。管理中队是负责搞后勤保障工作的,一天到晚,卫生清扫都搞不赢。尤其是一夜狂风大作,一个晚上下来,地上落叶足有半尺厚。

站在那掉光树叶上的乌鸦,“鸹,鸹"叫个不停,让人心烦意乱,毫无心情,很难休眠入睡。

清晨的中南海,已被浓浓大雾紧锁,地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白霜。深秋已至,冬天也不在遥远。皑皑白雪也将很快降临,到那时,中南海内将白茫茫的一片。除了坚守岗位的警卫战士外,路上行人稀少。海面上都会结成一层厚厚的冰,可以行走于冰面之上,随意横穿中海和南海水面。怀仁堂屋顶房檐上的飞禽走兽,正静默无声地等待,等待着凛冽无情的寒风来袭。

有诗为证:

绵绵细雨天转凉,

亲们别忘添衣裳。

秋丰秋实果满树,

风吹落叶满地黄。

秋熟秋硕农事忙,

秋风秋雨秋草黄,

秋愁秋怨多秋事,

秋藏只因满地霜。

怀仁堂是中央政治局会议场所。门前鲜花仍然盛开,可是,没了从前的妖艳和美丽,随着冬季的临近,被阵阵秋风无情地摧残着,渐渐成为了一些无人观赏的残花败柳。

很多蜜蜂抢在冬天来临之前,正拼命的采食着花粉,享受着冬天来临前的最后晚餐。无数蝴蝶在花丛中上下翻飞,追逐喜戏,有的相互残杀,有的正寻觅伴侣,追寻着昔日的辉煌,有的还在欢歌笑语,有的激动得手舞足蹈。这世间千姿百态,让它们尽情表演,舞弄着这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的缤纷世界,永远不断的演释着精彩故事。

门前那两棵迎客松,一成不变的姿势,永远迎接着尊敬的客人们,只是门前那几棵铁树,再也没有碰到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铁树开花。也不知道下一次开花,会要等到何年何月。

1981年6日27日至29日,在北京召开了十一届六中全会。前后在怀仁堂召开了多次政治局会议。

中南海的每张大门,时时刻刻是敞开的,怀仁堂的大门,只有开会或有演出活动时,才会偶尔向人们开放。才会让你一窥它的芳容真貌。

我有幸多次被抽调参加警卫和服务工作。车,还是那些车,人,还是那些人,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央首长也增加了不少新面孔,有些原来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今天有幸逐个将他们对号入座,搞清楚了他们的职务在变化,人事在变动。谁要是进入政治局,才能有资格参加怀仁堂会议。如果升格成常委,才有资格乘坐高级保险红旗轿车,免检查进出中南海。否则,一定要接受严格的检查,获得批准,或有上级特别指示时方可放行。

大门守备森严,警力配备整齐。警卫战士个个身手敏捷,练得一身硬功夫。

2008年8月20日12时50分,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共产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曾担任党和国家领导人重要职务的华国锋同志,因病医治无效,在京逝世,享年87岁,一代伟人从此与世长辞。您的光辉业绩,举世创举,对党对人民,对毛主席的一片赤胆忠心,将名垂青史,光照后人。

图文来源:退伍老兵御林军

本文推荐:郭维远

作者简介:

刘自强‖湖南湘潭市人,一九五八年出生,高中文化,一九七八年至一九八二年在中央警卫团8341部队,中南海服役,笔名御林军,湘潭市网络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有《军旅记实》四十集。在湘潭市红网百姓呼声,《湖南省湘潭市网络作协刊》《新时代文学刊》等刊物发表作品一百多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