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故事:我在王府井百货大楼经历的几件趣事
热文

北京故事:我在王府井百货大楼经历的几件趣事

2021年02月21日 07:28:37
来源:孟话历史

百有一用斋 02-21 07:26

贺阳 闲言碎语之贺阳

总经理和售货员(1984.12)

前两天,看到丁东写的“钟沛璋之问”一文,其中说的主要是商业部长王磊在丰泽园饭庄吃饭少交饭费引起的风波。事发的1980年10月,我刚刚从北京市科协调入市政府研究室工作,对发生在市属财贸系统的这件事格外注意。几年后我在王府井百货大楼任职期间,跟包括王磊在内的“达-官显-贵”打过一些交道,其中趣事不少。

1984年11月,我被派去王府井百货大楼挂职锻炼,担任总经理兼党委书记。我到任后不久就听人说,百货大楼是一个“通天的地方”……后来我发现,此话并非空穴来风。

当年12月的一天晚上下班后,公关部的经理朱光来到我的办公室,告诉我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来电话,说是万-里同志的夫人边涛要来大楼买灯芯绒,马上就到。我让小朱把边涛请到外宾接待室。

边涛在国管局副局长冯兰明的陪同下来到大楼。我听说冯兰明调去国管局之前,曾是北京市财贸系统的干部,对北京的情况很熟悉。我向边涛和冯兰明同志问好,没想到老冯当时就跟边涛说,贺阳是老齐齐永胜的姑爷。边涛说老齐啊,那太熟了……这样,我一下子就变成了晚辈儿,当然关系也近了起来。边涛一边聊家常一边说,她来是想给儿媳妇王晓民买江苏生产的灯芯绒。我让办公室拿来样品本给她挑选……从那之后,我们的公关部与万夫人建立了不错的关系,我们的时装表演队在北京饭店西楼表演,都请她来观看;有一次边涛在北京饭店中七楼请客,还把我找去作陪……

过了没几天,侯宝林和侯耀文来了,我还是在外宾接待室接待他们。侯宝林说他也没有什么东西要买,就是听说百货大楼换了一个新经理,想来看看。我陪他们爷俩聊天,发现老爷子有一个习惯,就是一刻不停地嗑瓜子儿,就像有人烟不离手一样……

1985年4月的一天早晨,还没有上班,总经理办公室主任郭志刚来找我,说是王磊部长来电话找总经理,打到他们屋去了。我去办公室接电话。王磊知道我的名字,说我年轻有为,鼓励了我一番。我向他问了好。他问我能不能帮他定制一个钓鱼用的背包,我说没问题,就是不知道王磊同志有什么具体要求,如果能请人画一个大概的草图就更好了……他说我想想……之后就没有下文了。

还是4月份的一天,市委书记李锡铭的秘书马志中给我打电话,说是国家民委的副主任武精华要调去西藏当区党委书记,走之前想定做两套衣服,锡铭同志请他们夫妇来百货大楼(当时我们的服装店为市属特级店)做,让我安排一下。伍精华是彝族人,个子很高,我看有一米九左右。那天他们夫妇来到我的办公室,我把服装厂的厂长周晓华叫来,交代他陪着去量衣、选料、定做。因为正好有其他的事情,我就没有亲自去陪。几天后马志中又给我来电话,说是北京的特级服装店每套衣服的加工费都是55元,你们怎么收了人家75元。我把周晓华叫来了解情况,原来他们看伍精华个子大,就按规定加收了20元的“特体费”。我当时没有采取任何“补救”措施,只是给李锡铭的秘书马志中解释了一下,请他转告武精华夫妇。事后有人跟我说,你也太不会来事儿了,市委书记的秘书亲自来电话,交办这么点事情,你都不能办得让人满意——事后想想,我那时只是照章办事,的确太书生气了。

6月的一天傍晚,快下班时,前市委书记段君毅的秘书给我打电话,说君毅同志和夫人要来百货大楼买鞋。当时我们改造四楼,那几天正赶上换装电梯,老两口在警卫员的陪同下徒步爬了好几层楼,到我办公室时已是气喘吁吁。老太太说要给段老买一双灯芯绒面儿的懒汉鞋,我让鞋帽部按他们说的号码拿两双40号的过来——没想到又高又壮的段老,脚却那么小——段老说小了一点;换成41号的,又说有点大;再换40号半的……在我那里坐了半个小时,鞋子也没有挑好……在此期间,办公室主任郭志刚把我叫出去,说是段君毅的小警卫员拿着一条游泳裤到下面柜台去换,售货员说穿过了不能换,双方吵了起来。我让郭志刚告诉下面,先给他换了,剩下的事情完了再说……

上面讲的,是我接待“大人物”的几件事。下面再说说有关我本人的事情。

我到百货大楼任职时,刚满34岁。社会上不少人认为,这么年轻就当总经理,一定有什么特殊的家庭背景。上任的第一天,就有人谣传我是“贺龙的儿子”——也许是因为姓贺的人中贺龙“官儿最大”。

有一位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来的中年人找到我的办公室,说是他父亲曾在湘鄂西跟着“我父亲”打过仗……我告诉他,我跟贺龙一点关系都没有,贺龙是湖南人,我父亲是山东人;贺龙是元帅,而我父亲只是一名普通的党校教授……可是我怎么说他都不相信,总是欲罢不能。

还有一次,一位相当“有派”的高个儿中年北京人找到我的办公室,说起“贺家的事”,还特别问到“上次薛明阿姨请客,你怎么没有在?”我告诉他,我虽然姓贺,但是跟贺龙和“薛明阿姨”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

事后我想想,这也难怪人家误解,作为一个没有任何特殊家庭背景、有点书生气、又不会钻营的年轻人,我在“官场”中升迁得也的确是快了一点——其实当时百货大楼还只不过是一个处级单位,我要是不下去、留在市政府研究室当副主任,比这个总经理的“官儿”还要大呢……

2021年2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