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6年毛泽东曾乘机遇险:飞机完全失联近40分钟
热文

1956年毛泽东曾乘机遇险:飞机完全失联近40分钟

2021年02月21日 06:59:05
来源:孟话历史

毛泽东多次遇险

人们往往最先看到毛泽东头上那耀眼的光环,岂不知这光环是由千难万险打磨出来的。如果仔细比较即可知,新中国的开国领袖之中,且不说忍饥挨饿、游泳遇险等,仅在地下工作、民主革命战争、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毛泽东遭遇的险境是最多的。

一九二二年五月底,中共湘区执行委员会成立,毛泽东任书记,并在长沙创办湖南自修大学,宣传革命、培养青年、发展组织。军阀赵恒惕甚为恐慌,强令关闭学校。一天,在省政府供职的一位同志跑到毛泽东的住处通报说:“赵恒惕派兵来抓你了,已经快到。”毛泽东收拾好文件,悄悄从后门离去。赵恒惕没有抓到人,当即发出“通辑令”,悬赏一万大洋捉拿毛泽东。后来,赵恒惕的赏额不断增加。因为毛泽东不仅一次次逃脱,而且一次次领导斗争取得胜利。一次,毛泽东在长沙去鲁班庙出席会议时,与两个特务擦肩而过。其中一人在毛泽东背后大喊一声,“毛泽东先生,有人在找你。”毛泽东闻声止步,迎上前去,问“二位找姓毛的吗?他人在哪?我也正找他呢!”特务忙说,“这么说,你认识毛泽东喽,他可能在鲁班庙里,只要你指认一下,定有重赏。”毛泽东压低声音说,“你们在外面等着,我进去看看,只要毛泽东在里面,我就出来喊你们进去,事后别忘了分我点赏银!”毛泽东进去后,立刻带领正等待开会的同志们从旁门迅速转移出去。还不忘派人,把两个特务当作盗贼狠打了一顿。

一九二五年,毛泽东回到韶山领导农民运动。土豪成胥生发现毛泽东在韶山谭家冲一农民家开会,便紧急密报赵恒惕。赵恒惕密令湘谭县团防局,“逮捕毛泽东,就地正法。”在湘谭县政府当收发员的地下党内线郭麓宾看到密电后,急派其侄郭士奎,赶在敌人前面告知了毛泽东。毛泽东转移途中,已能听到团防局兵丁的马蹄声。

一九二七年是中国民主革命的转折年份,蒋介石、汪精卫先后叛变革命。许多高喊忠于革命忠于党的人在生死关头,选择了苟活而脱离了革命阵营。毛泽东则主张武装农工,开展斗争。因此被列入“国民政府”秘字第一号通辑令,“务获归案重办”。七月末的一个黄昏,毛泽东再次路遇特务机智脱险。同年九月,毛泽东在安源准备秋收起义的时候,被敌人抓获。这是毛泽东第一次被捕,也是惟一一次被捕。在押解途中,毛泽东用几块银元买通一个团丁,并寻机钻进山林逃脱。刚刚脱离危险的毛泽东,愈挫愈奋,在九月九日,即领导了震惊全国的湘赣边秋收起义。这与危险一来,即悄悄隐身者,或投入敌人怀抱者相比,诚可谓霄壤有别。而其后秋收起义的部队上井冈山时仅有一百多人,就开创出武装斗争的新天地,毛泽东的坚韧和勇气展现得淋漓尽致。

一九二九年元月二十二日,红军进占赣粤边的大瘐,部队扎营休整时,遭到敌二十一旅突然袭击,不得不撤离。撤离时,毛泽东和朱德也被冲散了,第二天才在广东南雄县的乌远会合。午夜时分,毛泽东突然接到一个地方党支部派人送来情报,敌人正向这里追来。毛泽东当即决定,马裹足,人下鞍,悄无声息地迅速转移。事后,毛泽东曾深有感触地说:“一个地方党支部,一个人、一封信,救了我们的党,救了整个红军。”

这一年的六月二十二日,红四军第七次代表大会召开,毛泽东落选前委书记,一气之下,他离开了这支自己一手创建的军队。不久,毛泽东又身染疟疾,曾一度病危。经傅连璋精心治疗,才逐渐康复。毛泽东因病没有随红军行动,国民党便造谣说“匪徒毛泽东已死”。为此,上海《申报》还在九月二十七日刊登了福建军阀张贞给南京国民党中央的电报“毛泽东在龙岩病故”消息。次年的三月二十日,共产国际据此在《国际新闻通讯》上发表了毛泽东逝世的讣告。

一九三零年十二月三日,红二十军指战员被冤杀的“富田事变”发生。十二月二十九日夜,怨恨毛泽东的人派出刺客……就在刺客扣动扳机的一刹那,毛泽东的警卫员细伢子扑倒了刺客,刺客随即举枪向警卫员射击,闻声赶来的哨兵将刺客击毙,毛泽东脱险,警卫员细伢子牺牲。

一九三四年九月,一个农民被农会划为富农,不仅家财被分,且土地被没收。他把仇恨记在了中央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主席毛泽东头上。白天,他手提一支火枪,隐藏在毛泽东住处的竹林边,趁毛泽东出门时扣动了扳机,但这一枪竟然瞎了火。事后,毛泽东幽默地说,“子弹与我毛泽东无缘”。

一九三五年六月初的一天中午,红军长征强渡大渡河不久,正行军途中,敌机飞临投弹,警卫战士胡昌宝将毛泽东推向一块岩石后面的同时,将毛泽东又扑倒在身下。炸弹在不远处爆炸,毛泽东安然无恙,而胡昌宝却牺牲了。

一九三六年端午节,中共中央所在地的瓦窑堡突然遭敌袭击。敌人从西门进来,毛泽东从东门出去。傍晚,毛泽东和警卫人员刚拐进一条山沟,就发现山沟左侧土峁上走过来敌人的搜索队。毛泽东命令大家分头隐蔽,不一会,敌人就从他们头顶的土坡上走过去了。

一九四一年九月中旬的一天下午,毛泽东在大砭沟青年食堂举行招待宴会,走到食堂门口时,人群中突然蹿出一个青年,向毛泽东抡起了大棒。保卫参谋蒋泽民急速抬起右臂拦挡,警卫员冯永贵飞起一脚踢在刺客的肚子上,刺客被制服。

一九四五年冬,毛泽东高烧不退,冷汗不止,因病卧床。期间,毛泽东又遭煤气中毒,幸亏发现及时,才没酿成大祸。

一九四七年八月,胡宗南命刘戡率领十万之众,向我中央前委——昆仑纵队紧追而来。当时昆仑纵队只有二三百人,且前有黄河阻挡,后有十万追兵。危难之际,不少同志建议东渡黄河摆脱险境。但毛泽东说,“不打败胡宗南决不过黄河。”然而,就在这时,枪声大作,敌人追兵已和我警卫部队接上了火,子弹在头顶乱飞。蓦地,毛泽东立起身,大声说,“跟我走,决不过黄河!”枪声中,毛泽东从容地走上黄河岔口堤岸,顿时敌人的枪炮声戛然而止……最能体现毛泽东勇气和气度的莫过于此!

一九四八年四月十三日,中央机关移驻河北阜平县城南庄。五月中旬的一天,山上的防空警报响了,聂荣臻司令员闯进毛泽东的房间,命令警卫员架起毛泽东进了防空洞。敌机投下的五颗炸弹,有四颗在毛泽东的住处附近爆炸。

一九五六年六月四日下午,毛泽东从广州飞回北京。飞机飞临河北衡水上空时,遇大面积雷雨云。机长决定绕过云团,改向沧州飞行,再由沧州转向正北,经天津飞往北京。因遭到强大的雷电干扰,机上无线电设备失灵,飞机与地面完全失去联系近四十分钟。

一九七一年南巡途中,专列险遭袭击。

晚年则是同疾病作不懈的斗争。

而面对种种磨难,最让人佩服的是毛泽东“任凭风浪起,我自闲庭信步”的从容气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