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非洲有多少将军是石家庄毕业的?
热文

揭秘:非洲有多少将军是石家庄毕业的?

2021年02月19日 18:26:49
来源:凤凰周刊

在远离河北省8000多公里外的古老非洲,没人数得清有多少将军会说石家庄话。

作为当地一项传统的军事技能,这是辨别部队高级将领的重要线索之一。

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一些国家参军,要是没到过中国军校进修,晋升都显得没那么名正言顺。

从整理内务到三三制再到知兵爱兵考核,都是首先要掌握的前置技能。

在这一点上,石家庄的教官们基本做到了桃李满非洲。

〓 2018年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步兵学院石家庄校区,举行的“淬火-2018”野外综合演练

一到开学季,非洲各国军事精英就会准时前往石家庄报道,对他们来说这里比西点军校更有吸引力。

你可以把这看作是华北平原对人类诞生地的一种回溯,一直都有人认为中国正在秘密帮助非洲打造瓦坎达。

“以前在石家庄老火车站候车时看到过两三次成群坐火车的黑人,当时还纳闷看样子也不像外教或者来旅游的。”

“直到有次去陆军学院找朋友玩,看到教官在教一个非洲军人怎么用汽车轮毂埋地雷。”

〓 在陆军步兵学院石家庄校区试用95式步枪的非洲外训学员 图片来源:铁血社区

一位在部队家属院里长大的朋友说,他第一次见到的外国人就是跟着他爸训练的黑人。

从小他就觉得非洲人有当侦察兵的绝对优势,如果在没有照明条件的黑夜里执行任务,等敌方军营反应过来时,已经被3000多名黑人士兵包围了。

当然非洲远不是石家庄军事智慧的辐射边缘,《侣行》节目中还曾出现过阿富汗的石家庄步院毕业生,面对镜头当场拿出了自己的毕业证书。

〓 石家庄机械化步兵学院,现在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步兵学院石家庄校区,当地人一直称作陆军学院

石家庄是全国唯一没有211也没有985的省会城市,但这里拥有一流的军校。

活跃在非洲各国政坛和军队的高级将领多数都曾在这受训,已经成为传统,有人透露其中还包括坦桑尼亚总参谋长。

也可以说坦桑尼亚军队都是石家庄指导的,早在70年代以前他们就派军官到这里学习,至今仍使用魔改级59式坦克,是东非地区少有能做到“步坦协同”不压死自己人的部队。

“他们可能是目前唯一拥有全型号59式坦克的国家,作为第一代坦克,我国现役的都快凑不齐型号了。”

〓 坦桑尼亚军队被称为“东非解放军”,陆军坦克以59坦克为主,空军战机以歼-7为主

“以前我在蚌埠装甲兵学院学习过一段时间,那老班长面对比他高一头的坦桑尼亚黑人军官,被子叠不好了上去就是铲两巴掌,看的我一愣一愣的。”

要知道他们当时连饭前唱歌都学回去了,之后就把学习成果汇报在了乌坦战争里。

根据维基百科的介绍,1978年10月,通过军事政变上位的乌干达总统阿明突然对坦桑尼亚宣战,导致卡盖拉区在几天之内全面沦陷,并声称该区自古以来就属于乌干达。

11月4日阿明公开邀请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上擂台比拳击,要是尼雷尔赢了,就将占领的土地全部归还。阿明表示尼雷尔年老体弱,自己愿意在比赛时绑住一只手,两腿再加铅块,用单手应战。

〓 时任乌干达总统的阿明,人称“吃人恶魔”,除了在国内搞出许多屠杀事件,还曾把与自己情妇偷情的男子煮熟吃了

本来没人看好坦桑尼亚,直到他们一路反打进了乌干达首都。

坦桑尼亚政府深谙群众基础的重要性,几个星期内动员超过6万人入伍,11月底就挡住了对方攻势,到了12月,所有乌干达军队都被驱逐出境。

依靠从中国学回的作战技术,联合28个反乌干达组织成立全国解放阵线,坦军攻入对方首都坎帕拉,路上又吊打了对方拥有苏联装备的援军卡扎菲,直到乌干达选出新总统才撤离。

行军讲究阵容规整,不拿群众一针一线,面对贯彻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坦桑尼亚部队,坎帕拉人民基本都是跳着舞迎接的。

〓 乌坦战争至今在乌干达还被称为解放战争,此后乌干达也派人到中国军校培训

在非洲大陆另一次长达20多年的战争里,同样也能找到他们对中国军校的热忱。

第二次苏丹内战时,北苏丹军队由中国国防大学一手调教,而南苏丹的中高级将领几乎全是石家庄的毕业生,他们最高司令官都是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毕业的。

这就类似于国防大学和石家庄军校之间的校园群架,也有军迷管这叫对抗性答辩,据说那段时间两边军校的教官最关心的就是南北苏丹战事。

“当时我们国家还调停过,他们非要打,有人建议应该请双方的教官出马制止。”

〓 最终结果是南苏丹独立成功,石陆指并入国防大学,现在是国防大学联合作战学院

“当年苏丹的坦克兵也是在蚌埠学习的,演练坦克作战科目时,随着教官一声令下,装有导航的12辆坦克,竟然被开往了四个不同的方向。”

“之后非洲学员的训练标准改成了只要能独立开出25公里不偏离方向,就算合格。”

难免也就有人说非洲各国打仗,其实就是各大中国军校的师兄弟们掐架,作为全国第一个被解放军收复的城市,红旗将从石家庄插遍全世界。

“某次石陆指新生报道,两个外籍留学生差点干起来,一问才知道两国真打仗呢。”

〓 图片来源:解放军报,王建臣摄影

厄立特里亚跟埃塞俄比亚打的独立战争,埃塞俄比亚军队师从石家庄,熟练掌握迂回战术,厄立特里亚的总统是南京陆军指挥学院毕业,还会唱《团结就是力量》。

而之后的埃塞俄比亚总统穆拉图,曾在北京语言大学进修。

〓 在穆拉图总统的留学生卡上可以得知,总统的家庭成分属于地主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非洲群雄割据有点像是一场“留学生战争”。

在媒体的报道中,南京陆军指挥学院属于总统岗前培训的第一梯队,单是这里就给非洲培养了5位总统

纳米比亚总统努乔马、坦桑尼亚总统基奎特、刚果(金)总统卡比拉、厄立特里亚总统伊萨亚斯、几内亚比绍总统维埃拉。

〓 这里的学员还包括且不限于韩国、新加坡,以及巴西、智利等拉美国家

其中努乔马在1964年到南京陆指进修后,回国靠着打游击和农村包围城市的战术,成功带领本地人民脱离南非完成独立。

可以说国防大学、石家庄陆指、石家庄机步院和南京陆指,共同构成了非洲各地军方或政府领导人才的培训基地。

所以如果你在军校里碰到了非洲留学生,那他很可能是某个国家的高级储备干部。

“当年有个人跟我一起在教导队挨训,那货回国后成了总统,再看到他都是在新闻联播上。”

长久以来,非洲军人们不远万里来学习,回国又继续为自己的国家效力,掌握话语权后再派出新人,不断形成了某种循环。

其中有位军官曾说自己最喜欢的教材是《孙子兵法》,他从中理解了什么是“不战而屈人之兵”,也理解了战争的本质,永远都应该是“止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