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瞎指挥 孙立人违令做何事保全下精锐部队
热文

蒋介石瞎指挥 孙立人违令做何事保全下精锐部队

2021年02月18日 15:30:00
来源:冷炮历史

文/双尾猫

说到中国远征军,前些年一些影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中国远征军》等,让中国远征军逐渐被大众熟知。

远征军将领比较著名的有孙立人、郑洞国、杜聿明、戴安澜等。戴安澜在入缅甸作战初期壮烈牺牲,后期远征军将领中起主要作用的是杜聿明、孙立人、郑洞国等人。

其中孙立人号称东方隆美尔,过去在网络上孙立人有太多光环,许多人觉得有溢美的成分。不过拨开那些网络光环,孙立人在抗战中的贡献也是有目共睹的。

孙立人在行事作风方面和其他同僚有很大差别,在入缅甸作战期间曾有一次大胆行动,那就是违抗顶头上司杜聿明的命令,擅自把部队撤往印度。正是这一次大胆的抗命行动,挽救了数万远征军士兵的性命。

一、孙立人其人

相对于其他国民党军王牌部队将领,孙立仁不属于黄埔系,而是属于海归派。

孙立人是安徽省庐江县金牛镇人。7岁时,孙立人开始入学,拜宋执中为师。后随父亲去青岛,9岁时入德文小学学习。 1913年冬,因为清华学校招生,孙立人回到安庆报考,因为成绩优异(在近千人的考试中,名列榜首)。在1914年,孙立人正式入清华学校读书。

从他的经历来看,就是读书的材料 。

到了1924年,孙立人从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毕业,又凭着自己的能力考取公费留学的资格。前往Purdue 大学(美国著名国家大学,十大联盟创始成员,美国大学协会成员校,被誉为公立常春藤)三年级加修土木工程学,1925年取得学士学位毕业。

之后在美国桥梁公司任工程师,但是和当时许多进步青年一样,看到当时中国的状态,所以在当了4个月的工程师后,毅然决定从军报国,考入号称和西点军校齐名的美国维吉尼亚军校(Virginia Military Institute)学习。

1927年,学成毕业之后游历欧洲。直到1928年6月,孙立人抵达大连,坐海轮经上海回到家中,在国民党中央党务学校(今国立政治大学),任中尉军训队长。

1930年,入陆海空军总司令部侍卫总队任上校副总队长。

1932年,调财政部税警总团任第二支队上校司令兼第四团团长,而这个财政部是归宋子文管的。1932年,“一·二八”抗战的时候税警总团以第88师独立旅的身份参战。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9月税警总团开拔奔赴淞沪会战前线,并负伤,1938年2月,孙立人伤愈后又率部参加了武汉保卫战。1941年12月,缉私总队改编为新编第三十八师,孙立人晋任少将师长。

在进入缅甸后,又派遣刘放吾团长带领113团解救七千英军,取得著名的仁安羌大捷

从孙立人的经历可以看出,他和黄埔嫡系的经历不一样,因为他一开始就不在蒋介石控制的部队里,所以他也不像黄埔系将领那样,不仅把蒋介石当成长官,还对蒋介石有一种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愚忠。

大军出国征战,杜聿明等黄埔系将领对蒋介石是事事请示,事事等中央命令,孙立人看不上这种做法,思想中颇有些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自由习气,这也为后来的违抗军令埋下伏笔。

二、悲壮的野人山行军

野人山行军是一场被动的撤退。

中国远征军入缅后,虽然一开始远征军上下齐心作战英勇,但是耐不住英军太坑。外加当时缅甸人昂山等听信日军的谎言给日军带路结果缅甸局势恶化,当时畹町、芒市、龙陵等地被日军占领。面对即将被日军合围的局面,史迪威将军下令将中国远征军撤往印度。

1942年5月6日,杜聿明向蒋介石报告,史迪威和罗卓英指示他率领部队退入印度。

蒋介石担心军队撤到印度后不受他的控制,也认为史迪威是想为自己获取利益,所以要求远征军撤回国内。

当时归国要道密支那已经被日军占领。但是杜聿明当时还不知情,直到后来才发现密支那被占领了。没办法,只能走野人山方向了。

但那里又是军事上的绝地,怎么办?

思来想去,杜聿明选择服从蒋介石的坑爹命令。

杜聿明是黄埔军校出身。杜聿明在1924年就进入了黄埔军校,属于黄埔一期。作为黄埔军校出身的军官自然是蒋介石的嫡系,他们对蒋介石也是看待上级加师长的关系。所以蒋介石的话杜聿明不能不听也是不敢不听。

当时杜聿明的计划是:“九十六师在右翼掩护,并于孟拱附近占领掩护阵地,使主力经孟拱以西以北进入国境,与敌作游击战。”(来自杜聿明的回忆录)

杜聿明原本打算在雨季来临前回国,但是因为敌人的严密封锁,很难走大道。结果不得不走进了野人山区。

野人山交通不便,人迹罕至,中国远征军进入这一区域,终于摆脱了日军的追击。但是杜聿明根本没有料到野人山有多么的险恶。

这里要先说下野人山,根据公开资料的说法:野人山又名克钦山区、库门岭、胡康河谷山,位于中国和缅甸、印度交界处,位于缅甸最北方,再北是冰雪皑皑的喜马拉雅山,东西皆为高耸入云的横断山脉所夹峙。方圆五六百公里,为迈立开江和亲敦江上源各支流的分水岭。最高点本帕本山,海拔 3,411米。为缅甸少数海拔超过3,000米的高峰之一。

这些数据似乎只能说野人山地区面积很大,海拔很高不能说明野人山有多凶险,那么看看当地人怎么评价的吧,这个地方在缅甸语被称为“魔鬼居住的地方”。当时远征军士兵开始不理解直到后来才明白。

野人山一带因为海拔高道路崎岖很不好走,导致行军速度很慢,遇到了缅甸的雨季,更要命的是那个地方还是个迎风坡,每天被雨淋。除此以外,长时间行军还闹起了粮荒,造成大量非战斗减员。

还有更吓人的。野人山气候潮湿,森林密布,毒蛇毒虫特别多。

按照中国远征军老兵郑子煊老人的说法,当时野人山的蚂蟥和毒蚊子特别多。经常一不注意就被叮得全身是包。被吸血和叮咬还不算什么,更严重的是被毒蚊子叮咬过后会出现发热等症状。不少远征军士兵是被咬后感染病毒病死的。

杜聿明本人也曾在打洛患了回归热,昏迷两天,不省人事。结果他这一昏迷弄的全军群龙无首。更加耽误了行军进度。

野人山死亡行军,战斗减员特别严重。据杜聿明回忆录记载:部队3个月时间才翻越野人山,整个部队兵力损失惨重,仅以第五军为例,入缅作战时有42000人,战斗死亡7300人,但是翻越野人山时死亡14700人,最后剩下20000人。

而且不少部队当时也没有回国还是转去了印度,比如22师。到达印度的22师就剩下2000人。

杜聿明回忆:“官兵死亡累累,前后相继,沿途尸骨遍野,惨绝人寰。”后来远征军老兵路过野人山还忍不住落泪。

三、孙立人违令

孙立人没有听从杜聿明的命令,而是在保护主力撤退后,向着反方向打破日军的包围,在付出一定的伤亡后,最终在1942年5月27日走出林区,安全到达印度。

当时杜聿明还吐槽说:“命令下达后,各部队均遵令转进,独新三十八师未照命令,而是照史、罗命令一直向西,经英普哈尔入印度。”

孙立人有自己的考虑。

按照当时史迪威的地位,此人虽是美国人,但他是盟军在中国战区的参谋长,中国驻印军总司令,全权拥有指挥中国远征军的权力,孙立人听史迪威的命令,并没有错。

再加上孙立人本身见多识广,也知道按照杜聿明的走法,八成会出事。

所以就有了违令之举。

孙立人带了多少人撤到印度呢?网上一些人说孙立人撤到印度实际上损失大半,得不偿失。

黄道炫在《缅甸战役蒋介石史迪威的失败责任》中的说法是这样的:

“以该军实力较强的新三十八师为例,该师入缅后,除仁安羌一战外,未进行大的战斗,而仁安羌一役,该部死亡、失踪者仅200 余人。 此外即撤退途中该部担任掩护时遭受一定伤亡,5 月12 日阵亡200 余人,次日突围时续有伤亡,加上其中一团遭敌包围经激战始脱险,伤亡较大。总计作战伤亡数当在2000 左右。但该师在顺利撤至印度后却仅有3000 余人。”

这里似乎对38师颇有微词。网络上一些论调也来自这里,觉得孙立人不听军令,导致在突围过程中遇到严重伤亡。

但是38师原本就不超过6000人,112团和113团两个团加起来都没超过3000人。新38师底下就三个团,算上直属部队,也不会多到哪去。

一些人对38师各团编制分析,也认为38师到缅甸时只有5000人,所以伤亡还在可承受范围内。

也有说法是到达缅甸后是4000人,根据《林蔚报告书》的说法,撤入印度的部队中“新38师约4000人”和黄先生的说法接近。

当然还有另一种说法,根据蓝姆迦训练中心的记录:1942年9月中旬,进入缅甸的中国军队来到印度的撤退完成了。这个时候大约有总数9000人来到印度,其中5000人是新38师的,2500人来自新22师,还有1200人师第五军的其他单位的人,如少数来自96师、200师和28师的幸存者。这五千人可能算上了沿途收容的散兵,也说明当时的驻印军主体是新38师。

可以说,孙立人的决策至少救了3000以上具有丰富作战经验的士兵,为之后在缅甸的反攻保留了有生力量。之后在印度的中国远征军被改编为新一军。

在印度的中国远征军更换了美式装备,各种后勤供应标准相比较国内有了质的变化又经过整训,在第二次入缅甸作战中新一军取得辉煌战绩,在此不细说。

可以说虽然孙立人抗命(其实是听史迪威的没听杜聿明的)看似有违军人天职,但是他的作法确实为日后反攻保留了有生力量。当然孙立人后来也为他的行事作风付出了代价,这是后话了。

而杜聿明呢?后来在淮海战场的时候又受到蒋介石的将从中御的影响,频频错失战机最终被俘进了功德林。